《逃出幻之大宅》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逃出幻之大宅》


喜好一覧:
[催淫]◎[爆乳]◎[尿意]◎[排便]×[産卵]×[雙性]×
[觸手]○[黏液]◎[獸姦]○[近親]×[輪姦]×[NTR]×[純愛]×
其他推薦、NG事項:

[GM]:Reno
[PLAYER人數]:3人或以下
[SESSION性質]:逃脫

[注意事項]:此章節只接受參加了《幻之森的大宅》並失敗了的角色報名。不過參加了《幻之森的大宅》並失敗了的角色並不是強制要參加這個章節。如果不欲參加的話,這些角色將會以CC帶過逃離的過程,並且不會與參加者在大宅中碰面。
這場章節將由一場戰鬥與一場CC組成。戰鬥的難度將會調低以增加成功的機率。另外,角色在章節開始前,所有的數值也會完全回復,不過將會在開始時得到不定的不良狀態(具體狀況與角色的設定和GM的心情有關)。

登場角色(及其不良狀態):
菲奧娜:[催淫][爆乳][泳衣]
時風 純:[爆乳][刑具][泳衣]
菲莉西亞:[尿意][緊綁][泳衣]

[劇情背景]:在被魔物擊倒以後,你們的身體和靈魂也被封鎖在本能之棺內裡,並且在淫毒和觸手的攻擊之下,陷入了不見天日的無盡快感之中。可是在某一天,封鎖著你們的本能之棺突然停下來,並且將你們從快感之中解放出來。現在,你們就要靠著自己的能力,從這座大宅之中逃離。
相關篇章:《逃出幻之大宅.匯報》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的是深入子宮的震蛋吧。
【菲莉西亞】:報數:(HP:43/43、AP:8/6/1、MP:11/13、CP:0、SP:15、BS:[乳汁][刑具][泳衣])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的頸項上同樣有掛上項圈,但關鍵的是子宮內被塞了東西,常時傳出震動刺激著菲莉西亞。
【ドGM】:準備好了嗎?@@/
【菲莉西亞】:可以了。
【ドGM】:這兩項的描述請玩家自行描寫(被拖走)
【ドGM】:好,那麼首先~放帶@口@/
【ドGM】:在被封鎖在本能之棺內裡後,你們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狹小空間之中,一直被無數的觸手以及黏液玩弄著身體。
【ドGM】:在經過連續的高潮虛脫失神後,每一次回復意識,也是因為纏繞著身體,並且在各個洞口中抽插的觸手,將你們強行喚醒的結果。
【ドGM】:這一次也不例外,隨著觸手玩弄著身體各處的感覺,加上各種淫毒的影響之下,你們的身體被快感緩緩喚醒。
【ドGM】:也許是察覺到你們的意識已經回到棺木之中,一直插在你們嘴中,並且抵到喉嚨深處的觸手,開始流出溫熱的黏液,並且將你們的口腔填滿。
【ドGM】:黏液中的淫毒進入了你們的身體,並且讓你們再次感到欲火焚身的感覺。
【ドGM】:纏繞著你們身體的觸手,這時亦加快活動起來,並且有規律地抽插著私處以及後庭。緊縛著身體的觸手,亦配合著扭動,並且磨擦著你們身體各處的敏感帶。
【ドGM】:(想先被本能棺玩一下的話可以開始描寫,沒人寫的話就跳到爆棺了@@/)
【菲奧娜】:「啊啊…很舒服…不要停啊…」菲奧娜也不知道自己到達了第幾次的高潮了,一直維持著亢奮狀態的她,已經把其他東西都給忘了,只是享受著觸手給予她的快樂。
【菲莉西亞】:「……叔叔們不要…不要再……」因觸手的刺激而從夢中醒來,菲莉西亞再次回到不能用語言拒絕的凌辱地獄。
【菲莉西亞】:但持續的抽插刺激及淫毒的影響,讓她逐漸分不清現實與虛幻了。
【菲莉西亞】:(可以了)
【菲奧娜】:(ok了)
【ドGM】:突然,纏繞著你們身體的觸手抽蓄了一下。在將體內剩餘的大量白色黏液注滿並塗滿你們的身體後,那些觸手全都失去了力量並垂下。
【ドGM】:然後,隨著觸手堆倒下,原本怎樣也推不開的棺木蓋輕易就被推開,並且將滿身穢物的你們推出去。
【ドGM】:雖然還是在室內的環境,可是恍惚在黑暗中渡過了無數時間的你們,還是被突然的光線刺激得不能張開雙眼。在模糊之中,你們互相聽到了對方的聲音。
【ドGM】:隨著光線漸漸變得柔和及昏暗,你們開始能張開眼睛,並且看到了同樣披滿白液的同伴。
【ドGM】:你們發現自己和對方的頸項上也繫著一個頸圈。這些頸圈上繫了一個黃銅色的鎖將它鎖住,另外亦將一塊黃銅色的名牌穩固地扣在你們的頸項之上。
【ドGM】:……就像是被戴上了頸圈的寵物一般。
【ドGM】:你們亦留意到自己的身體上多了一件緊身的泳衣,幾乎完美地貼緊你們的身體,亦將那些白液緊緊地夾在肌膚之間。
【ドGM】:隨著相對新鮮的空氣慢慢進入你們的肺部,菲奧娜開始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在淫毒的影響下開始發熱,並且不時挑逗著她的欲望。
【ドGM】:同時,菲莉西亞感覺到子宮內被塞了東西,並且常時傳出震動刺激著她。另外,她們兩人的胸部亦開始分泌乳汁,並且使得原本已經相當豐滿的雙乳變得更為腫脹。
【ドGM】:除此之外,一條約有手指般粗的麻繩纏繞著小純的身體,並且以龜甲縛緊緊地綁住了她的身體,使得她的身軀被迫要維持在稍稍挺起胸部和臀部的誘人姿勢。
【ドGM】:(OK)
【小純】:「嗚……很緊……」小純慢慢的爬了起來,才剛回復知覺的那一刻,她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著緊繃的拘束感
【小純】:包括了緊身泳衣與及纏緊在身上的麻繩的觸感
【菲莉西亞】:抹乾了眼淚,鎮靜下來之後,菲莉西亞感覺到自己的下體被塞入了東西,嘗試把東西挖出,但笨拙的手完全摸不著問題的源頭。
【小純】:小純再度注意力轉移在周圍,發現菲奧娜跟菲莉西亞也離開了本能之棺了:「……你們……你們沒事吧?」
【菲奧娜】:「嗄…嗄…可惡…我的身體…已經離不開這些觸手了嗎…」難得從觸手的淫玩中被解放,但身體發身的淫熱教她對剛才的淫行念念不忘。
【ドGM】對【菲莉西亞】說:隨著菲莉西亞的動作,震動和快感再次從小腹傳出。
【菲莉西亞】:聽見同伴們的聲線,菲莉西亞坐地了身,四處張望,發現小純後便立即爬到她的所在地。
【小純】:看見菲莉西亞爬過來,小純亦向著菲莉西亞爬過去
【ドGM】:這間房間看起來似乎是地下室,除了一度束縛著你們的棺木以外,這間石製的昏暗房間就只有一些空的石製棺木。
【菲奧娜】:「大…大家也沒事…才怪,看來還有事呢…啊啊!!」菲奧娜一邊確認自己同伴的狀況,一邊用自己的手指不斷無撫著自己那濕潤到極點的淫穴,發出嬌艷的氣息。
【ドGM】:你們留意到,本能之棺對面的牆壁上掛了數塊等身高的鏡子。在鏡子的反映之下,你們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身體現在的模樣。
【菲莉西亞】:「…前…前輩妳還…好……呀…嗚……」受著子宮傳來的刺激,讓菲莉西亞站也站不穩,說話也說不清。
【小純】:「我……我沒大礙……只是……只是被那些臭東西玩弄太久……身體還是麻麻的……」看見菲莉西亞的狀態不大妥似的,小純反問道:「……你怎麼了……沒事吧?」
【小純】:「……菲奧娜……妳的臉……很紅……沒事吧……」
【ドGM】對【菲奧娜】說:雖然不斷地愛撫著自己敏感的私處,可是在淫毒的影響之下,你發現這些愛撫只是讓自己的身體變得更加渴望被侵犯而已。
【菲莉西亞】:「…下面…裡面好像有東西…嗚……」菲莉西亞以手蓋著小腹的位置,以表示刺激感覺的來源地。
【菲奧娜】:「啊啊…一直自來也沒法看清楚…原來自己的這裡是這樣漂亮的…嗚啊!!」菲奧娜一邊看著從鏡子反映著的自己,一邊加速手指磨擦的速度。
【小純】:「……你等等……我幫你看看……」看著菲莉西亞按著自己的小腹,心想可能有東西殘留在子宮,於是爬到菲莉西亞的胯下,小心翼翼的拉開陰道看看:「可能會有點痛,忍著……」
【ドGM】對【菲奧娜】說:看著鏡子中那個戴著紅色狗頸圈自慰著的自己,墮落和羞恥在淫毒之下化為更多的快感,繼續刺激著你的身體和意識。
【菲莉西亞】:在再次失去平衡之後,菲莉西亞才發現自己爆滿的胸脯正不斷的滲出乳汁,讓胸前的布料濕了一大片而變得更貼身更透明。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在小純觸及你的私處一刻,你感到小腹的震動變得更為劇烈,而雙乳亦繼續分泌更多的乳汁。
【ドGM】對【小純】說:你看到的就只有不斷流出淫水的肉壁,似乎並沒有甚麼異物。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隻手掩臉,羞恥的張開了雙腿,讓小純給她檢查。
【菲奧娜】:同時,菲奧娜也用另一隻手擠壓著自己一邊乳房的乳頭,乳汗隨即噴灑而出,「不行!又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菲奧娜高潮之聲傳遍了整間房間。
【小純】:看著菲莉西亞的肉壁不斷流著淫水,小純才感受到自己的膀胱脹脹的……
【ドGM】對【菲奧娜】說:雖然不少的淫慾,與大量透明的淫水一同噴灑而出,可是淫毒仍然在你的身體中發揮作用,讓你的意識還是被一定的快感煎熬。
【小純】:「嗚……不行……看不到……」小純忍耐著強烈的尿意,可是仍是看不到異狀……
【ドGM】對【菲奧娜】說:同樣,雖然胸部在噴出乳汁後稍稍回復,你仍然感覺到內裡還有很多的母乳,而且也有種想繼續玩弄自己,以至同伴身體的欲望。
【菲莉西亞】:「…不…不要!…依呀呀呀呀!!……」受著漸漸增大的刺激,菲莉西亞雙眼瞪大,舌頭伸出,腰肢被刺激得向後拉至極限的痙攣著。
【ドGM】對【小純】說:隨著小純的手指深入菲莉西亞的私處,兩人小腹裡不同的刺激亦變得越來越強烈。
【菲莉西亞】:雖然明知道對方沒意,但菲莉西亞卻有被小純強暴著的感覺,淚水與鼻水再次滲出來。
【菲奧娜】:「嗄…嗄…可惡…這是什麼狀況…為什麼身體老是這樣亢奮著的…」看到小純看起來好像在玩弄著菲莉西亞的身體,菲奧娜的淫慾又再度爆發出來。
【小純】:看見菲莉西亞的痛苦狀,小純只想儘快找出異狀的源頭,一時間沒注意到自己的下腹,尿液便由自己的私處流出……
【小純】:「嗚……糟了……」由於下身的強烈尿意,令小純不能集中精神幫助菲莉西亞,變得兩面受罪了....
【菲奧娜】:說罷菲奧娜便爬到小純身旁,直接用舌頭舔著小純那抬起來的女陰。
【ドGM】對【小純】說:在你還沒有察覺到以前,溫暖的淡黃色液體就從你的泳衣裡緩緩流出,並且將你的大腿再次沾濕。
【菲奧娜】:「唔…唔…」舔舐著小純陰部的菲奧娜,口腔不斷發出吸啜的淫聲。
【菲奧娜】:「…好喝…暖暖的黃金水…好像甘泉一樣…」菲奧娜暴力地吸啜自小純陰部流出來的尿液。
【菲奧娜】:感覺到另一種亢奮感。
【ドGM】對【菲奧娜】說:苦中帶點甘甜的特殊味道,引起了意料之外強大的快感,並且刺激著你的身體。
【小純】:「嗚?!菲……哇呀~~~~~!!」被菲奧娜突然的舔著自己的下陰,小純的身體一時軟了下來,下半身的黃金水隨即激射而出!!
【菲莉西亞】:「…前…前輩…還是不…不要了……」帶著哭聲的菲莉西亞軟弱地懇求著。
【ドGM】對【小純】說:在沒有意料到地將不少的尿液都排到菲奧娜嘴裡以後,雖然你感覺到膀胱的壓力減少了,可是卻還像有不少的液體不肯離開你的身體。
【小純】:身子軟下來後,原本伸了進去菲莉西亞的手亦隨著淫液滑了出來,小純軟軟的趴在地上……
【菲莉西亞】:在時風純停手了之後的一段時間,菲莉西亞只能像被輪姦過後般無力地躺在地上,緩和著自己的呼吸與情緒。
【菲奧娜】:待小純把尿液排光之後,菲奧娜滿足地舔了舔嘴唇,便停了下來,望著另外兩人。
【菲奧娜】:「雖然這樣下去好像也不錯…不過…我們也應該考慮一下離開這鬼地方了…」菲奧娜滿面通紅地說。
【小純】:「嗄……嗄……」感受著突如其來的刺激,小純只能維持著急促的呼吸,待身體將強烈的快感慢慢消退
【小純】:「……你……你這傢伙……剛才在做什麼了……」
【ドGM】:(真像是淫亂的母狗母貓們呢。)看著自己在鏡中的模樣,你們的腦海突然響起了這一句說話。
【菲莉西亞】:(是母狗母貓不是母牛哦~~)
【ドGM】對【菲莉西亞】說:說罷,菲莉西亞腹中的異物突然震動了一下。
【小純】:「嗚……是……是誰?!」聽到腦海裡傳來別的聲音,小純勉強的爬起身子叫道
【菲奧娜】:「母狗…啊…我是母狗…」淫毒在菲奧娜身上不斷發作,已令她的意識開始朦朧起來。
【ドGM】:你們並沒有發現任何其他的生物在這房間中,而這道聲音亦不再浮現。
【ドGM】:這間房間看起來似乎是地下室,除了一度束縛著你們的棺木以外,這間石製的昏暗房間就只有一些空的石製棺木。
【ドGM】:你們發現,除了衣服以外,你們所有的裝備也散落在棺木之中,似乎沒有受到額外的損傷。
【ドGM】:在你們的旁邊,是這房間唯一一個可見的出口,也就是一道半掩的破舊石門。
【菲莉西亞】:在虛脫的身體上給予再一次的刺激,讓本來因聲音而想坐起身的菲莉西亞再全身痙攣著。
【小純】:「……菲奧娜……別再像……像動物般發....發情了……我們……要快點離開……了……」
【菲莉西亞】:顧不得流出的口水,菲莉西亞也體會到現在是個逃走的好機會,「…我們…要…要趁著現在…快點離開這裡吧……」
【小純】:為了讓菲奧娜回復理智,小純在菲奧娜的小腿骨上用力打了一下
【菲奧娜】:「嗚…!」本來想再捉弄小純的菲奧娜,冷不防小純一腳踢過來,不過隨受帶來的痛楚,菲奧娜的意識也稍稍回復過來。
【小純】:「……菲莉西亞,妳可以自行起來嗎……?」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勉強自己站了起來,四處張望,撿回像是自己的武器,便轉過頭來扶起菲奧娜與時風純。
【小純】:「……菲奧娜也是……頭腦醒了點沒……?」
【菲莉西亞】:面對著時風純,菲莉西亞只能紅著臉的默默點頭。
【菲奧娜】:「嗯…雖然身體還是覺得很熱…不過…謝謝你呢,小純。」菲奧娜也拾起了自己的武器。
【小純】:「……謝謝。」小純被菲莉西亞扶起後,亦找了找周圍,撿起屬於自己裝備,開始整理自己……
【菲莉西亞】:(忽然想到……)
【小純】:「……你要振作起來啊……就這樣讓淫毒支配著自己……你甘心嗎……」話雖如此,小純的下半身仍是緊合的狀態,深怕自己的尿液會再被放出……
【菲莉西亞】:(其實應該說是大家都全身赤裸,但就在房間中找到一些像是泳衣一般質料的衣服……)
【菲奧娜】:「那我們走吧…這裡不宜久留…」
【小純】:加上龜綁用的麻繩夾在陰戶的中間,令她行動上更為不便……
【菲莉西亞】:(要飛帶嗎?)
【ドGM】:石門後的是一條往上的狹窄樓梯。由於完全沒有光源的關係,你們幾乎看不到梯級,只是看到上方的盡頭似乎有一點點的燭光。
【ドGM】:沿著石階往上走,你們越來越接近光源,而一直纏繞著你們身體的快感亦似乎稍稍減緩了。
【小純】:小純沒再說什麼,只是像是半拐般的步行離開
【ドGM】:在走到盡頭後,你們發現自己身處在一條昏暗長廊的盡頭。這裡唯一的光源,就只有掛在天花的燭台所發出的燭光。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也是默默忍著從子宮而來的刺激,跟在時風純的後頭。
【ドGM】:長廊上所有的門也緊緊關上了,只有旁邊一道紅色的門打開,像是在引誘你們進入一樣。
【菲莉西亞】:大概是懷著想儘快離開的心情,菲莉西亞想也沒想的就進入了那紅色的門。
【菲奧娜】:「看來…是母狗母貓的主人召喚的時間呢…」菲奧娜從腰間拔出劍來,慢慢步往紅色的門去。
【小純】:小純叫也叫不住,就看著菲莉西亞走進去,沒辦法之下,小純也跟了上去
【ドGM】:門的後方是一間相當大的房間。從這間房間的佈置看來,這裡應該是給大宅的重要成員居住的單人房間。
【ドGM】:房間似乎沒有甚麼異樣,只有一張每一個少女也希望擁有的鬆軟大床,以及化妝櫃和衣櫃等等傢俱,顯示著房間原來擁有者的身份。
【ドGM】:你們留意到地面上躺了一張未完成的畫像。畫中分別有一男一女的掃瞄。雖然描線已經開始褪色,不過你們還是能看出畫中的人就是子爵和他的未婚妻。
【小純】:「這兒……難道是……子爵未婚妻的房間嗎……」
【菲莉西亞】:看見那幅畫之後,菲莉西亞便上前撿起那幅畫。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在你碰觸到畫的一瞬間,瘴氣就像是從四周的空間注入了這裡一樣,使得你們身體突然被快感強烈卻短暫地刺激了一下。
【小純】:「嗚....什麼?!」
【ドGM】:隨著瘴氣的濃度升高,你們眼前漸漸浮現出子爵和他未婚妻的半透明身影。
【菲奧娜】:「…哼!大家小心!」
【菲莉西亞】:受到這樣的一下刺激,菲莉西亞手一鬆,畫像再次跌回地面上。
【小純】:「子爵?!……不……他本人不可能在這兒的……」
【ドGM】:少女的臉上掛著有點異樣的微笑,並且抱住子爵的手臂。雖然你們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可是你們大概知道他們正在快樂地說話。
【ドGM】:在畫像跌落到地上後,子爵的幻影消失,而少女臉上的笑容也變成了無表情。
【ドGM】:看起來沒有感情的少女,穿過了你們的身體,並且離開了房間。
【菲莉西亞】:「……咦?」看見這樣的情景,菲莉西亞再次撿起地上的畫像,把畫象再細看一下。
【ドGM】:她緩緩走到長廊其中一道黑色的房門前,並且伸手拉開了門。詭異的是,看起來相當實在的門,在這個幻覺的動作之下被順利地打開了。
【小純】:「嗚……!!」感受著冰冷的感覺穿過身體,小純下意識的轉身追上去
【ドGM】對【菲莉西亞】說:畫像看起來並沒有甚麼變化,只是少女臉上的微笑消失了。
【ドGM】對【小純】說:少女在門前轉頭望向你們,並且在招了招手後就進入了房間。
【小純】:小純走到黑門前,看著少女的招手後,轉頭看著二人:「……要進去嗎?」
【菲莉西亞】:看見眾人追了上去,菲莉西亞急忙把畫像放好在床上,也隨著她們而行。
【菲奧娜】:「這到底是什麼…」菲奧娜看到整個過程,內心也吃了一驚。
【菲奧娜】:「我們應該沒有選擇的權利…進去吧。」
【菲莉西亞】:「……我們也進去吧。」
【小純】:聽到二人的答覆後,小純便伸手推門進去
【ドGM】:在黑色的門後方的,是另一條陰森的石壁長廊。你們看到少女的幻影正在繼續往前走,並且消失於盡頭的石門前。
【ドGM】:你們看到地上躺著一個信封。信封上的地址雖然變得模糊,不過你們隱約可以看到地址是「呂塞」。信封裡沒有信件,只是有一塊細小的紫色鵝卵石。
【小純】:看見少女的身影再度消失,小純追了上去,撿起了信封
【小純】:「……這是……」
【菲莉西亞】:「好漂亮的鵝卵石……是給她的禮物嗎?」
【小純】:「……不知道……先收起來吧……」小純將信封與及鵝卵石分別收好後
【ドGM】:(要打開石門嗎?)
【小純】:小純便去檢查石門了
【ドGM】:(石門並沒有上鎖,看起來可以推開)
【小純】:看過石門沒有上鎖,在得到二人的許可後,小純便推門進去
【菲莉西亞】:(快推快推)
【ドGM】:在打開石門後,門後的景像讓你們不禁停頓了一下。
【ドGM】:這間房間被堅厚的石牆包圍,除了門以外就完全沒有離開的的路徑。房的正中間放了一張破舊的床,床單上沾了一些暗紅色的液體痕跡。
【ドGM】:最讓人吃驚的是,牆上掛滿了鐐拷、十字架以及各種用刑或是調教的工具。而在你們的正對面,則是放了兩個相當眼熟的棺木--本能之棺的棺木。
【小純】:「什……什麼?!」看著這令人意外的石室,小純腦海只想到兩個字……「調教」……
【菲莉西亞】:看到這個情景,讓菲莉西亞嚇了一跳,「這房間是……」
【菲奧娜】:「又來了…!大家預備戰鬥!」菲奧娜嘴巴是這樣說,不過下體又分泌出期望的淫汁了。
【ドGM】:在你們察覺到以前,後方的石門就像是最初一樣緊緊地閉上了。
【ドGM】:(另外請隊伍代表進行知力判定~)
【ドGM】(魔力)2D6+(+6)⇒3+1=10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知力=1)
【小純】:(誰的知力較高?)
【菲奧娜】對【小純】說:(指
【小純】:(我有5,拘束會否在這兒-4?)
【菲莉西亞】:(時風純最高)
【ドGM】對【小純】說:(是的)
【菲莉西亞】:(那就菲奧娜的4吧)
【菲奧娜】:偶-1d6
【小純】:(即是我的知力等於1……)
【小純】:(算了,我來就我來……)
【菲莉西亞】:(2d6+1、1d6+4,那個比較好?)
【小純】2D6+(+1)⇒1+1=3
【菲莉西亞】:(咳)
【小純】:(chat神好過份orz)
【ドGM】:隨著瘴氣的濃度提升,眼前的床上再次浮現了少女的幻影。
【ドGM】:這次少女身上一絲不掛,並且露出了還未完全發育完成的幼嫩軀體。
【ドGM】:她的四肢也被鎖鏈和鐐拷固定在床的四角,她的嘴巴則是被黑色的布條封住。
【小純】:「這……這是……難道……」
【ドGM】:少女眼泛淚光並不斷地搖頭,而床下則是緩緩伸出一條條黑色的觸手,並且開始在她白哲的身體上磨擦愛撫著。
【菲莉西亞】:看到少女的這個模樣,菲莉西亞嚇得只能用手掩著自己的口。
【菲奧娜】:菲奧娜只是定睛看著面前所發生的事。
【小純】:「……過去的景象……嗎……」
【ドGM】:而在房間的牆邊,一個個成年人的模糊身影似乎是在圍觀著一般站著。
【ドGM】:隨著觸手開始挑逗著少女粉嫩的乳頭和光滑的陰部,你們的身體亦再次被注入快感。
【ドGM】:(請隊伍代表進行知力判定~)
【菲莉西亞】2D6+(+1)⇒6+5=12
【ドGM】:儘管少女不斷地扭動身體和搖頭,觸手仍然肆意地纏繞著少女的身體,並且開始嘗試侵入少女的身體之中。
【小純】:「嗚……這……這是……」
【ドGM】:在觸手插入少女私處的一瞬間,幻象突然化為黑霧,並且向你們襲過去!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把掩著口的手蓋得更緊,強忍著下體傳來的刺激所產生的快感,但雙腿開始發軟,兩雙漸有淚光。
【ドGM】:可是,那些瘴氣並沒有直接向你們襲來,只是鑽進了你們所站立的地面之上。雖然氣息很微弱,可是你們還是感覺到某些東西正在你們的腳底生成。
【ドGM】:(攻擊的話請向地下敲~)
【菲莉西亞】:(鈍牛的直覺)
【ドGM】:(IV:小純>菲奧娜>菲莉西亞>墮落穿刺(陷阱)*3)
【小純】:(三個陷阱嗎……)
【菲莉西亞】:「前輩!下面!」忽然感覺到地下面有魔力的異樣,菲莉西亞大叫讓同伴警介突然而來的異變。
【ドGM】:(突破可用任意能力)
【菲莉西亞】:(大家一起擲,之後再算出結果吧?)
【ドGM】:(都可以)
【菲莉西亞】:(突破:魔力2d6+8)
【小純】:(主動:突破,目標:墮落穿刺A,DMG:3D6+8)
【菲莉西亞】2D6+(+8)⇒3+5=16
【菲奧娜】:(沒催淫真好w)
【ドGM】:(三個陷阱分別在三人的腳下)
【小純】:「……先下手為強!!」小純一個衝刺便衝向其中一個陷阱了
【小純】:(修正攻擊值)
【小純】:(是3D6+4才對)
【小純】3D6+(+4)⇒5+5+5=19
【菲莉西亞】1D6+(0)⇒1=1
【菲莉西亞】:(等GM寫出確實發生了什麼事、怎樣解決的好了)
【小純】:(啊....可以追加補助嗎?)
【ドGM】對【小純】說:(可)
【ドGM】對【菲莉西亞】說:(等菲奧娜扑完地板再回應)
【小純】:(補助:CACT《失禁》)
【菲奧娜】:(其實真的要打地板嗎?www)
【菲奧娜】:(主動:突破,目標:墮落穿刺b,DMG:1D6+6)
【ドGM】對【小純】說:(請問可以等被攻擊時才用嗎?囧)
【菲奧娜】1D6+(+6)⇒5=11
【ドGM】對【菲奧娜】說:(陷阱在地底,請用自己的方式去驅散它的瘴氣)
【小純】:(GM希望的話,可以)
【ドGM】:(OK)
【菲莉西亞】:(突破的話不是以「突破」來應付了避了就是的?要解拆哦?)
【ドGM】:(突破是拆TP,所以我的理解應該是要破壞陷阱的?)
【菲莉西亞】:(沒關係啦沒問題沒問題。)
【菲莉西亞】:(GM請繼續描述)
【ドGM】:在你們的攻擊之下,原本在腳下積聚的瘴氣立時減弱了很多。可是,你們均仍感覺到自己的正下方,仍然有相當的瘴氣集中。
【ドGM】:突然,那些瘴氣集中成數個細點,並且形成了一條條尖銳的長條,從你們的腳下伸出,並且向你們的私處插去!
【菲奧娜】:「嘿啊!」菲奧娜也揮劍朝另一個陷阱插下去。
【ドGM】:(《侵蝕攻撃》、《七色之淫毒》、《多重攻擊》、《誘惑》,目標:三人,DMG:2d6/2,直接套用HP)(每人吃兩擊)
【ドGM】2D6+(0)⇒5+6=11
【菲莉西亞】:在瘴氣攻至之前,菲莉西亞趕急使起魔力向地面發放,希望能減低瘴氣的攻勢。
【ドGM】:(2d6+2才對OTL)
【ドGM】:(每人吃兩次13點的攻擊,侵蝕攻撃)
【小純】:(發動「閃亮的眼鏡」)
【小純】:(請GM重擲攻擊骰)
【ドGM】2D6+(+2)⇒2+1=5
【小純】:(==+)
【菲奧娜】:(等等閃亮的眼鏡不能apply到攻擊骰子上的)
【小純】:(是這樣嗎?)
【菲奧娜】對【小純】說:一般判定後に使用する。判定のダイスを一度だけ振り直す。>>指名是一般判定
【小純】:(即是說,一般判定不包括戰鬥中的判定嗎?那麼一般判定包括什麼?)
【ドGM】:(=w=+)
【菲奧娜】對【小純】說:(就是非戰鬥行為的判定)
【小純】:(OK)
【菲奧娜】對【小純】說:(你可以理解為d&d的skillcheck)
【小純】:(比預想中要廢呢……)
【ドGM】對【小純】說:(如果你萌眼鏡娘的話就不廢w)
【菲莉西亞】:(是眼鏡的話也合理呢)
【小純】:(那麼,多重攻擊的狀態下,能否用多次被動來回避攻擊?)
【菲奧娜】對【小純】說:(只花你5點魔素你想怎樣,正式的再投骰子可是ca來的呢)
【小純】:(我知道,我有學到)
【菲奧娜】對【小純】說:(可以)
【小純】:(OK)
【菲莉西亞】:(被動:SHIELDx2 (13-10)/2=1、(5-10)/2=0)
【小純】:(不是5啦,5那個是眼鏡的重擲,所以兩下都是13dmg)
【小純】:(因為眼鏡發動無效)
【菲莉西亞】:(好好)
【菲莉西亞】:(HP:41/43、AP:8/6/1、MP:11/13、CP:0、SP:15、BS:[乳汁][刑具][泳衣])(CACT:<後面的處女>)
【ドGM】:雖然知道這些穿刺只是幻覺,可是在被它從陰道貫穿你們的身體時,恐懼和快感還是不自覺地從幻覺中注入身體。
【菲奧娜】:(被動:guardingx2、hp=46-[(13-2)/2*2]=35,bs催淫、乳汁、泳衣、cact:<秘密的花園>,<灼熱的蜜壺>)
【小純】:(被動:《AVOID》x2,hp:26-(13-7)/2x2=20,BS選擇:[尿意],CACT:<失禁><灼熱的蜜壺>)
【菲莉西亞】:(餘下的shield給菲奧拿一下吧)
【菲莉西亞】:(那樣的話有一擊可以只有1傷害。)
【ドGM】:雖然你看到尖刺直接穿過你的身體,並且從你的胸部或是喉嚨伸出,可是你們實際感受到實物的,就只有插進子宮和後庭的尖刺。
【菲莉西亞】:雖然菲莉西亞以魔法屏障擋下了大部份的威力,但餘下的瘴氣尖刺卻改了道,直直插入菲莉西那未經人事的後門。
【ドGM】:而且感覺也不像是被長矛之類的插入那種痛苦的感覺,反倒像是被觸手或是巨大的陽具侵犯,使得你們的身體感到意外的快感。
【ドGM】:在瘴氣被注入身體時,少女的聲音在你們的腦海中響起。
【ドGM】對【小純】說:「吶……為了我,你們可以永遠留在這裡嗎?」
【ドGM】對【菲奧娜】說:「如果你們願意留在這裡的話,我能夠讓你們永遠也快樂喔。」
【ドGM】對【菲莉西亞】說:「為甚麼……為甚麼要連我最後的安身之所也要破壞呢?」
【ドGM】:隨著少女的聲音不斷在腦海響起,你們身體內的淫毒亦變得更為活躍,像是想要把你們的身體佔領一般。
【ドGM】對【菲莉西亞】說:雖然只是幻覺,可是在淫毒和瘴氣的影響之下,你感覺到自己的後庭,就像是被粗壯的觸手或是肉棒強行插入一般。
【菲奧娜】:「嗚啊啊啊!好爽!好爽啊!!」受著體內淫熱的影響,菲奧娜一直抑制著自己差不多達到極點的性慾,但是在回避穿刺的侵襲時,她那緊迫的泳衣將她整個私處也露了出來。而早已變得濕潤的陰道也歡迎地迎接著尖刺的擺動,令她又再回到剛才在本能之棺內的狀態。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後庭的陽具以及子宮的震盪器互相迴響,並且有規律地交錯震盪和抽插著你的下體。
【菲莉西亞】:「嗚呀呀呀呀!……」緊窄的菊門被擠開至極限,下半身像被撐滿,後門第一次痛楚卻是伴隨著奇妙不能理解的快感而來。
【菲莉西亞】:(說起來,其實如果今次只有這個敵人的話,大家的AP也不用回滿呢。)
【ドGM】對【菲莉西亞】說:(OTL這點就算了吧)
【菲莉西亞】:(繼續下一回合?)
【菲奧娜】:「啊啊!我要!幹我吧!狠狠地幹我吧!啊啊嗚啊!!」菲奧娜就連回應腦內聲音的能力都失去了。(end)
【ドGM】對【菲奧娜】說:也許是感受到了菲奧娜的欲望,侵犯著她下體的兩支尖刺開始交錯地拔出和重新插入,每一擊也對她身體的深處造成強大的快感,而瘴氣亦一同被灌入她的體內。
【小純】對【ドGM】說:「嗚?!」被觸手貫進私處的瞬間,小純方才被自己尿液弄濕的陰道亦沒有太大的阻礙,令觸手能夠輕易的貫主子宮
【ドGM】對【菲莉西亞】說:(還差小純)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另外也看大家要不要邊被插邊回應少女的聲音w)
【小純】對【ドGM】說:「糟糕……哇呀呀呀~~~~」這一下突如共來的衝擊,令陰道旁的尿管很快便再度鬆弛下來,尿液便隨著被觸手塞滿的陰道流出……
【菲莉西亞】:「…嗚…是費貝小姐嗎?……」邊忍受著下身強烈的刺激,菲莉西亞在意起腦中的那把聲音起來。
【小純】對【ドGM】說:「可能是才剛放過尿的關係,尿液沒有流出太多,只是一直沿著觸手慢慢流下
【ドGM】對【菲莉西亞】說:「這裡是我唯一能安身的場所呢……為甚麼要破壞它呢?」
【ドGM】:(大家都反應完後就可以第二回合敲地板了)
【小純】對【ドGM】說:「嗚……又再尿出來了,真羞恥……」
【菲莉西亞】:「……破壞…為…為什麼要破壞了?……」對於少女的聲音,菲莉西亞有點不理解。
【菲奧娜】:「又要去了!又要去了!!!」受不了數次抽插,菲奧娜又到達了不知道第幾次的高潮了。
【菲莉西亞】:(呀又忘了剛才的被動-4,shield的效果每擊要再+2……)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少女的聲音暫時靜下來了,只是以一次強烈的穿刺衝擊菲莉西亞的後庭作為回應。
【小純】對【ドGM】說:此時,小純聽見少女的聲音,想到自己剛才的醜態,自己一時也難以冷靜,只是想向著唯一的對方大罵:「如果這是請求的話,就別做這種令人厭惡的行為啊!!」
【菲莉西亞】:「呀~~!!」被追加的一擊,衝擊得菲莉西亞一時間再說不出話來。
【ドGM】對【小純】說:「嫌惡……可是你的身體不是也很享受嗎?」
【菲莉西亞】:(更正:HP:37/43、AP:8/6/1、MP:11/13、CP:2、SP:17、BS:[乳汁][刑具][泳衣])<後面的處女>
【小純】對【ドGM】說:「我……我才沒有……享受……」感受著私處傳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就連小純自己也不能直接的反駁對方
【菲莉西亞】:(新一回合了沒?)
【ドGM】對【小純】說:「請不要壓抑著自己真正的想法呢……只要一起放開束縛的話,我們就能夠一起永遠地快樂呢。」小純私處的觸手,配合著少女的每一個音節用力衝擊著小純的私處,就像是它在一起游說一般。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大家也回應完就可以新回合了)
【菲莉西亞】:(主動:陷阱突破[魔力] 2d6+8)
【菲莉西亞】2D6+(+8)⇒3+3=14
【小純】對【ドGM】說:「嗚呀~~不行……別再……呀啊……」
【菲奧娜】對【菲莉西亞】說:(1d6啊你-1d6的)
【ドGM】對【小純】說:少女的聲音沉默下來,只是觸手仍然在不斷侵襲著你的身體。
【ドGM】對【菲奧娜】說:(其實沒分別)
【小純】對【ドGM】說:(主動:突破[運動],DMG:3D6+4)
【菲奧娜】:(主動:陷阱突破[體力] 1d6+6)
【菲莉西亞】:(有催淫效果嗎?)
【菲奧娜】1D6+(+6)⇒1=7
【小純】3D6+(+4)⇒3+6+3=16
【菲奧娜】對【菲莉西亞】說:(啊沒有偶搞錯)
【小純】對【菲奧娜】說:(只有你有催淫啊)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再度召起魔力,再一次嘗試用自身的魔力來壓制從地下而來的瘴氣攻擊。
【ドGM】:隨著你們的攻擊,攻擊小純和菲莉西亞的幻象,均隨著瘴氣被驅散而消失於虛空之中,下體的填充感亦漸漸消失,只剩下殘餘的淫毒繼續留在你們的下身。
【ドGM】對【菲奧娜】說:可是被驅散的魔力漸漸集中在攻擊菲奧娜的穿刺中,使得它們更加用力地侵犯著她的身體,甚至讓她有種要被真的貫穿的感覺。
【ドGM】對【菲奧娜】說:【ドGM】:(《侵蝕攻撃》、《七色之淫毒》、《多重攻擊》、《誘惑》,目標:菲奧娜,DMG:2d6/2,直接套用HP)(吃兩擊)
【ドGM】對【菲奧娜】說:(《侵蝕攻撃》、《七色之淫毒》、《多重攻擊》、《誘惑》,目標:菲奧娜,DMG:2d6/2,直接套用HP)(吃兩擊)
【菲莉西亞】:「菲奧娜前輩!」菲莉西亞在自己脫險了之後,立即關心起尚未脫險的菲奧娜。
【ドGM】2D6+(+2)⇒6+1=9
【菲莉西亞】:她舉起了手中的法杖,使出魔法障壁,幫助菲奧娜阻擋瘴氣的入侵。
【菲莉西亞】:(呀呀呀剛才我竟然只用了一個CACT……)
【菲奧娜】:剛剛過了高潮的菲奧娜,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只白白看著菲莉西亞為自己擋下了幻想的穿刺。
【菲莉西亞】:(被動:《SHIELD》x2、(9-6)/2=[1])
【菲奧娜】:「抱…抱歉…菲莉西亞】…要你幫助了…」
【ドGM】對【菲奧娜】說:「來吧……只要你願意留下來的話,你就能夠和我一起永遠享受這種快感呢……」少女的聲音仍然微弱地響著。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請妳停手吧!」菲莉西亞一邊使用魔力,一邊喊道。
【ドGM】對【菲莉西亞】說:「……為甚麼呢?我只是想讓大家也快樂呀……」少女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失落。
【ドGM】:雖然是這樣說,可是攻擊著菲奧娜的穿刺還是化為瘴氣,並且消失在虛空之中。
【ドGM】:(放心,這個穿刺還是判定為被打爆)
【小純】對【ドGM】說:「!!」看見苳奧娜再度受襲,小純立即反駁少女的說話:「你究竟想怎樣呀!既要我們去親身感受你自己受過的痛苦,又要我們為了快樂留下來!!我看你本身已經成為魔物了!!」
【小純】對【ドGM】說:*菲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
【菲奧娜】對【ドGM】說:「…聽…聽起來很誘人的邀請呢…不過…我還有主人留下來的使命…我不能…永遠留在這裡的…」菲奧娜隱約感受到少女的落莫,猶如自言自語地回答道。
【ドGM】對【小純】說:「……快樂其實是痛苦用水稀釋而成的呢……難道你沒有察覺嗎?」
【ドGM】對【小純】說:「你不是也在本能之棺裡感受到快樂嗎?和我一樣……」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妳在這裡嗎?」菲莉西亞還在嚷著。
【ドGM】:「在這裡,你們永遠也不用再理會塵世的事了喔……這裡是我甜美的夢境呀。」
【小純】對【ドGM】說:「那又怎樣?你想我們知道你的痛苦,卻沒打算要我們去幫助你,只是一廂情願的將快感不停貫輸給我們,那有什麼意思?!你只不過想我們成為你一樣罷了!」
【ドGM】對【菲莉西亞】說:你感受到這房間的瘴氣似乎在有意識地流動。
【ドGM】對【小純】說:「……已經太遲了呢。」
【ドGM】對【小純】說:「而且……我只是想要有更多的朋友,更多的同伴呀……」
【小純】對【ドGM】說:「啊……?」原本以為少女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可是少女突然的放棄,一時間小純不知如何回應才好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如果妳能出來的話,能與我們見面嗎?」
【菲奧娜】對【小純】說:「小丫小純…不要故意刺激對方…」菲奧娜本來希望令小純冷靜下來,不過看來一切也太遲了。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少女唯一的回應,就只有你小腹中突然變得強烈的震動。
【小純】對【ドGM】說:「……那麼你要跟我們一起離開嗎?」聽見少女的願望,小純反過來向少女說。
【ドGM】對【小純】說:「為甚麼我要離開我的理想鄉呢?」小純感覺到束縛著自己身體的麻繩像是被拉緊一樣,使得私處的刺激變得強烈。
【ドGM】對【小純】說:「只有在這裡……我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快樂呢。」
【小純】對【ドGM】說:「……理想鄉?」
【菲莉西亞】:「但是…外面還有愛妳的人在等待妳啊!」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別說笑了。」雖然少女的語氣還是一樣平淡,可是她的感受,明顯地從你小腹變得相當強烈的震動反映出來。
【ドGM】對【小純】說:「只有在這裡……我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快樂呢。」
【ドGM】對【菲莉西亞】說:「一切也是謊言……」
【菲莉西亞】:「嗚……我們就是受到還愛著妳的人的拜訪,才來這裡找費貝小姐妳的啊!」
【菲奧娜】對【ドGM】說:聽到菲莉西亞的話,菲奧娜立即從懷中取出那張畫上應該是少女的繒圖出來。
【小純】對【ドGM】說:「如果你認為這個只能浸淫在無盡的快感之中的地方,那副只屬於死人的棺木是你的理想鄉的話,我真的替一直擔心著你,掛念著你的子爵感到難過呢……」
【ドGM】對【小純】說:「……」
【菲奧娜】對【ドGM】說:「佩斯帕的厄德加子爵……你還記得這個人吧…」
【ドGM】:包圍著你們的瘴氣突然消散,而你們後方的石門亦應聲被打開。
【菲奧娜】對【ドGM】說:「正如小純所說…子爵的心還在記掛著你的呢…」
【小純】對【ドGM】說:「……究竟他一直以來,是抱著什麼想法去等待你?」
【ドGM】對【菲奧娜】說:「……不,我也有……我的使命呢……」少女的聲音明顯變弱。
【ドGM】:「……你們回去吧。告訴他,你的未婚妻已經死去了。」
【菲奧娜】對【ドGM】說:「…使命?」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
【小純】對【ドGM】說:「……」
【ドGM】:「費貝已經死了,不會再回來了。」
【菲奧娜】對【ドGM】說:「我不明白…到底有什麼使令較自己的幸福更重要…?我不明白…」這不是反問,而是出自菲奧娜的真心。
【ドGM】對【菲奧娜】說:「……這是爸爸的理想,也是我的希望呢。」
【菲莉西亞】:「但費貝小姐還在的話,我們不能夠告訴子爵大人妳已經死了的啊……」
【菲奧娜】對【ドGM】說:「…到底是什麼…?可以告訴我們嗎…你父親的理想、你的希望。」
【ドGM】對【菲莉西亞】說:「……不,他所認識的費貝已經死了,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
【ドGM】對【菲奧娜】說:「……對不起。」少女的語氣似乎有否定的意思。
【小純】對【ドGM】說:「……那麼,現在跟我們訴說著的聲音,又是誰?」
【菲莉西亞】:(先在這裡一問,GM是打算讓聖女們死心的吧?)
【ドGM】對【小純】說:「……就如你所說的,我只是一隻邪惡的魔物呀。」
【ドGM】對【菲莉西亞】說:(是的)
【菲莉西亞】:(但似乎三人都沒打算死心的哦)
【小純】對【ドGM】說:「……我會將費貝小姐的說話,一字不漏的告訴她的未婚夫。」
【ドGM】:「……請你們離開吧,門已經打開了,也不會再有魔物阻撓你們。」
【ドGM】對【小純】說:「……隨便你吧。」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必要的話少女會直接拒絕對話)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
【小純】對【ドGM】說:「……那麼再見了,本能之棺。」說罷,小純頭也不回的離開。
【菲奧娜】:「……」菲奧娜聽到這裡,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流下淚來。
【ドGM】對【菲莉西亞】說:少女只是以你腹部的震動來回應。
【菲奧娜】:「費貝小姐…既然如此…請你解放我們吧…我們身上的道具,已經不再需要吧…」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菲莉西亞已經不在乎下體的震盪,激動地一而再喊著費貝小姐的名字。
【菲莉西亞】對【菲奧娜】說:(這個討價還價好像好沒品?)
【ドGM】對【菲奧娜】說:「……這要等你們遠離這裡才可能呢。」
【菲奧娜】對【菲莉西亞】說:(實利為先w)
【小純】對【菲奧娜】說:(而且很樣衰囧)
【菲莉西亞】:(反正一回去就能拆的啦)
【小純】對【菲奧娜】說:(作為人造人的你,為什麼會懂跟別人討價還價的囧囧囧)
【ドGM】對【菲莉西亞】說:每一次的叫喚,唯一的回應就只是變得越來越強烈的震動,以及越來越多乳汁在淫毒影響之下被分泌。
【菲奧娜】對【小純】說:(偶這不是一般的人造人哦~love&peace~)
【菲莉西亞】:(忽然間想用<乳辱>……)
【菲奧娜】對【ドGM】說:「最後想問費貝小姐一個問題…請問現在你幸福嗎?」
【ドGM】對【菲莉西亞】說:(摸自己吧w)
【菲莉西亞】:(沒hp損害就還是不要了)
【菲莉西亞】:(這樣問的話會繼續loop的哦)
【ドGM】對【菲奧娜】說:「……」少女的聲音在十來秒後才重新響起。「這是我能夠享有的,最幸福的時刻。」
【菲莉西亞】:(現在就只有少女斷線才能完的吧)
【ドGM】對【菲奧娜】說:「如果你們願意留下來的話……也許會更幸福的,只是我也不想再威迫你們。在我這隻邪惡的魔物改變心意前,回去吧。」
【菲奧娜】對【ドGM】說:「既然如此…我明白了。我們離開這裡吧。」說罷菲奧娜也跟隨小純的腳步離開了。
【菲莉西亞】:在數次得不到回應的叫喊之後,菲莉西亞也只好跟著菲奧娜與時風純一起離開這房間。
【ドGM】:沿著長廊走著,你們回到了大宅的大廳之中。和先前不同,這次唯一沒有被封死的,是通往屋外的大門。
【小純】對【菲奧娜】說:小純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向著大門離開
【ドGM】:站在大門前的,是費貝的幻影。雖然暗陰和半透明的幻象使得你們看得不太清楚,不過淚水似乎從她的雙眼流出。
【ドGM】:在你們能夠反應錢,幻象就消失無蹤了。
【ドGM】:大門外的森林,和你們進來前並沒有甚麼分別,還是一片有點暗的綠色。
【小純】對【菲奧娜】說:看著流淚的少女,小純一直線的離開,可是,一滴又一滴的眼淚開始從小純的眼睛流出……
【菲莉西亞】:(基本上是播帶退卻了)
【菲奧娜】:(這個可以用版來玩=3=)
【小純】對【ドGM】說:小純只是加快著步伐,為的是不想別人看見她在流淚……
【菲莉西亞】:(要CC路上的還是回到去的?)
【菲莉西亞】:(先回去吧,等結算過後讓奈要睡的話就可以去睡?)
【菲奧娜】:(嗯)
【ドGM】:-章節完成,勝利(吧?)-
【ドGM】:請各位報告得到的CP和SP
【菲奧娜】:<灼熱的蜜壺>,<秘密的花園>cp2sp1
【菲莉西亞】:CP=2 SP=2 CACT:<後面的處女>
【菲莉西亞】:(忘了是兩根,早知用多一個CACT……)
【小純】對【ドGM】說:CP:2,SP:3,CACT:<失禁><灼熱的蜜壺>
【ドGM】:OK
【ドGM】:菲奧娜:CP:2 SP:1 EXP:46 魔素:4.5
【ドGM】:菲莉西亞:CP:2 SP:2 EXP:46 魔素:5
【ドGM】:小純:CP:2 SP:3 EXP:46 魔素:5.5
【菲莉西亞】:(在走之前,要大概寫寫會怎樣匯報給子爵聽嗎?)
【ドGM】:另外各得到名聲1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