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幻之大宅.匯報》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逃出幻之大宅.匯報》




在逃出大宅以後,你們沿著來程的道路回到佩斯帕。儘管身穿泳衣並戴著頸圈,你發現向你們行注目禮的行人比想像中要少得多。在回到市政廳的途中,你們留意到大多的鎮民也在收拾包袱,或是已經準備好離開這裡了。

在回到市政廳後,法塔很快就認出了你們,並且急忙拿出三件披肩,將你們的身體勉強遮住。

「您們已經失蹤快一個星期了,真的沒想到您們還能夠逃出來!」說罷,法塔就帶著你們到子爵的辦公室。「這幾天的事讓子爵閣下相當困擾,請您們先行向他匯報吧。」

在進入房間裡後,你們看到子爵正坐在堆了不少文件的桌子前不斷寫著一些甚麼。在法塔提醒後方察覺到你們存在的子爵,緩緩放下了羽毛筆,並且抬頭以有點憔悴的表情望著你們。

「啊……歡迎你們回來。」子爵說道:「辛苦你們了。雖然在下很想讓你們立即休息一下,不過請你們先向在下匯報一下,大宅內到底發生甚麼事。」

(雖然說子爵本人已經對費貝的事不再期望…)
(可是……的是這樣嗎……)
小純決定先看看二人的反應,再找機會補充。

從大宅離開後一段路上,隨著瘴氣的消退,菲奧娜身上的淫熱和從乳房流出的乳汁也漸漸消失。唯一在她身上留下曾經造訪大宅的證據,便只有身上的泳衣和頸上的皮製狗環。雖說如此,但菲奧娜並沒有將狗環脫下來,也沒有因為穿著泳衣朝見子爵而感覺到怕羞,也許在大宅的日子,她已經習慣了這種坦蕩蕩的裝扮了。

現在令她感到困窘的,不是她自己以什麼樣子去跟面前的這個男性談話,而是談話--應該說是匯報--的內容。

從大宅的對話中,菲奧娜理解費貝已經獲得了她所期望的幸福,因為這可是她自己親口說出來的。既然是這樣子的話,那道理上菲奧娜不應該阻止費貝享受自己的幸福。但是當她看到子爵那憔悴的樣子後,她又想起了子爵跟費貝的關係。

(那子爵的幸福呢…?)菲奧娜想的,困窘的,是面前這個男性是否幸福的問題。

「在匯報之前,可以先問你一個問題嗎?子爵大人」

菲奧娜決定鼓起勇氣,嚥下一口唾液後,問道:
「請問子爵大人,對你來說,幸福是什麼?」

菲奧娜有點迷茫地看著子爵的雙瞳。
「……幸福?」子爵對於菲奧娜突然的問題感到些許意外。

「在下認為,所謂的幸福……就是看到自己所愛、所關心的人快樂吧?請問為什麼會這樣問?」

「既然是這樣子的話…」菲奧娜眼神轉為堅定,說:「那請子爵大人你可以安心,現在費貝小姐相當幸福,子爵大人便再不用為她擔心了。」她故事回避將整件事實報告出來,因為對她來說,只要當時人覺得幸福,一切便足夠了。

「甚……甚麼?」可是,子爵的反應卻和菲奧娜所想的不太相同。他幾乎立即提起了精神,並且望著菲奧娜詢問著。

「你們找到費貝了?她怎麼了?」子爵起初這樣問著,可是在停頓了數秒後就重新克制著自己,並且以平淡的聲音發問:「不……請問大宅裡到底有些甚麼?」

「簡單來說…費貝小姐已經…也許說成是子爵大人所認識的費貝小姐已經消失了比較貼切…」菲奧娜還是希望子爵不要再追問下去,「但是請子爵大人你相信,現在的費貝小姐非常幸福。至於在大宅內有些什麼…」

菲奧娜沒有再說下去,只是把身上的披肩脫下來,將自己被泳衣緊縛的肉體:一雙被乳頭從泳衣內堅挺地凸顯出來,在泳衣外也可以清晰地看到整個乳環的輪廓、下體也露出了整個女陰的形狀、以及多餘出來的恥毛、以及和頸上的狗環等等,展示給子爵看,說:「相信不用我多說,子爵大人可以自己用肉眼確認。」

「……正確來說,她已跟一隻叫『本能之棺』的魔物融為一體……」就在菲奧娜正準備脫下披肩之際,小純制上了她的羞恥行為,更直截了當的將事寊告訴子爵。

「甚……」雖然子爵似乎想要追問下去,可是也許是察覺到菲奧娜的想法,或是對費貝能夠感到幸福而感到滿足,他把自己的疑問硬生生吞下去。

在那一瞬間,子爵幾乎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睜大雙眼,並且以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望著小純,並且以明顯變得響亮的聲音開始問著。
「魔、魔物?融為一體?這……這是真的嗎?」子爵從椅子上有點不穩地站了起來,並且按壓著桌子望向小純和菲奧娜。

「她說的是真的嗎!」受到這個突如其來的事實刺激,原本精神已經不太好的子爵,以幾乎是質問的語氣問著菲奧娜。「要是這樣的話,你說的快樂又是怎麼的一回事?」

站在菲奧娜與時風純後頭的菲莉西亞仍然不敢說什麼,只是低著頭聽著他們的對答。

「……這是費貝小姐以僅餘的意識,向我們表達的意思。」面對著子爵以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與及強烈的聲音質問著小純,她仍是面不改容的回答著:「除此之外,我們在大屋裡見到數個不同的影像,包括費貝小姐在一眾男性面前,被觸手強迫侵犯……都是非常慘不忍睹的影像……」

儘管小純知道事實是多麼難令委託人接受,但是在這件事裡,子爵是絕對有權去知道整個過程……

「費貝被……」也許是因為小純的反應相當冷靜,加上她所說出的情報越來越震撼,子爵的聲線逐漸減弱,而且也似乎失卻了剛才的衝動。

「這……這不可能的……」拒絕接受這個事實的子爵,身體無力地倒回在椅子上,並且搖著頭喃喃自語。

「……那麼,為甚麼你要說費貝很快樂呢?」在稍稍回復過後,子爵重新抬起頭望著菲奧娜問著。

「因為我直接問了她,子爵大人。」菲奧娜其實一直害怕子爵因會接受不了這事實而沒有將實情說出來,不過既然小純已經說了出來,那隱瞞下去也沒有意義。

「我直接問了現在的她是否幸福,她是肯定的。因此我剛才先問及子爵大人,對於你來說幸福是什麼。既然子爵認為所愛的人能獲得幸福便覺得幸福的話,那我認為子爵大人現在也應該很幸福。」菲奧娜將自己的邏輯向子爵說明。

「至於剛才吞吞吐吐的,我只是怕子爵一時間接受不來而已。不過既然子爵也冷靜下來的話,也應該會明白費貝小姐的用心。」

「不……這樣不對……這太荒謬了……」雖然這樣說,可是子爵還是按著自己的額頭喃喃自語說著。

「……」也許是稍稍壓制住了自己的感覺,子爵無力地抬頭頭望著你們。「……可以告訴在下,費貝她到底怎樣了嗎?」


「正如小純剛才所說的,她已經變身成為一隻名為「本能之棺」的魔物了。」

「……本能之棺?那是怎樣的魔物?」

菲奧娜說到這裡,頭輕輕地垂下來,說:「因為我們的能力不足,我們不能成功將她討伐,不過這樣看起來也不是一件壞事呢…」

「……可、可是被變成魔物的話……」子爵的樣子看起來有點怪異,並且有點無神地抱著頭。

「……」子爵低下頭,並且按著自己的額頭。「是嗎……」

在經過一會的沉默以後,子爵繼續低下頭,並且有點斷續說道:「……辛苦你們了。你們先離開吧……」

「子爵大人你沒事嗎?」看到子爵好像有點受不了,菲奧娜關心地問道。

「……對不起,在下不想說話,請離開吧。」子爵拒絕和你對話。

「…那我們先退下吧。」菲奧娜示意其餘兩人離開,同時自己也向子爵行了個禮後,轉身步出房間。

待大家步出房間後,菲奧娜轉身問及兩人,說:「那你們…之後打算怎樣做?」

「……我還有其他的事要做, 現在就會離開。」小純乾脆的回答道。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