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德加子爵書房之夜》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MS]《厄德加子爵書房之夜》《CC》



參與者:
GM:RENO
菲莉西亞


聊天內容在 ( 21-Dec-2009 00:54:41 ) 開始紀錄

【菲莉西亞】 : 菲莉西亞因為看到子爵的那個模樣,決定留在佩斯帕幫忙。只不過內務文書方面的工作她並不擅長,所以只能幫忙一些打雜的工作。
【菲莉西亞】 : 後來,菲莉西亞也幫忙處理一些抄寫記錄的工作。
【菲莉西亞】 : 因為太過專注的關係,在市政廳的人都回家休息了之後仍然留下來工作。
【菲莉西亞】 : 只有一個人的大辦公室,只有數座燭台還亮著燭光。菲莉西亞舒了一口氣,站起來走到窗邊,伸展一下彎了太久的腰部。
【子爵】 : 雖然街道已經被午夜的深藍完全填滿了,可是從窗戶中看到,子爵的房間仍然透露出微弱的燭光。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也是還在工作啊?」
【菲莉西亞】 : 或許是在孤兒院幫忙照顧孩子的習慣反應,在弄熄了其他的燭光之後,菲莉西亞拿起了最後的燭台,離開大辦公室,穿過只有月光照著的走廊,前往子爵的房間。
【子爵】: 你看到子爵房間的門外放了一個籃子,內裡放了一些麵包。這也許是法塔為子爵準備的食物吧?
【菲莉西亞】 : 「法塔是個好女孩呢。」在敲門之前,菲莉西亞稍稍屏息,聽聽會不會打擾著子爵的工作。
【子爵】: 子爵的房間除了偶然的紙張被捲起和摺疊的聲音,以及羽毛筆在紙面疾走的聲音外,就只是一片寂靜。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還在努力中啊……」菲莉西亞提起了法塔為子爵準備的麵包籃,在門上敲了兩下,靜待子爵的回應。
【子爵】: 菲莉西亞並沒有聽到任何的回應。從房間裡傳出的工作聲音來看,子爵似乎沒有聽到敲門的聲音--就像她們剛回來匯報時一樣。
【菲莉西亞】 : 門靜靜的被打開,菲莉西亞為了不打擾子爵,拿著籃子小心翼翼的走進房間之中。
【子爵】: 在昏暗的房間裡,子爵仍然和菲莉西亞剛回來時一樣,坐在一堆文件前低頭不斷在紙上寫上密麻麻的字。他似乎並沒有留意到菲莉西亞已經進來了,只是在繼續工作著。
【子爵】: 也許是燭光的關係,子爵的臉色看起來有點憔悴,而通紅的雙眼似乎暗示著他很久沒有休息,或是曾經因為甚麼哭泣過。
【菲莉西亞】 : 菲莉西亞把手中的燭台放在門旁的小桌上面,把門關上以免晚風吹進房中,便提起籃子走到子爵的桌前。「子爵大人……」
【子爵】: 「……請問怎麼了?」子爵有點沙啞的聲音低聲說著。他仍然是低著頭,並且專注在工作之上。
【菲莉西亞】 : 看到子爵的模樣,菲莉西亞忽然內心湧起了情感,「我…我是來看能不能有什麼幫得到子爵大人的……」
【子爵】: 「……抱歉,在下現在不太想說話……」子爵還是繼續像機械一般處理著文件。他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地失落。
【菲莉西亞】 : 「那…先吃一點東西吧,」菲莉西亞走到房間的一邊,把籃子放在小几之上,在籃子中拿出碟子與麵包,「大概法塔小姐知道子爵大人沒有吃飯而準備了大人的晚餐吧。」
【子爵】: 「……在下不餓。」雖然這樣說,可是他有點凹陷的腹部,加上法塔那籃麵包應該已經放了數個小時來看,子爵應該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飽肚,甚至是離開座位了。
【菲莉西亞】 : 「不能不吃晚餐的哦!肚子不餓也要吃一點的!」忽然的強硬起來,菲莉西亞一隻手支起腰來,以教訓孩子的語氣對著子爵說話。
【子爵】: 「……在下有更重要的事要處理。」子爵以同樣的低落語氣唸著,並且繼續無意識地將手上寫滿字的紙接好,然後封進信封之內,再拿另一張紙重覆著行動。
【菲莉西亞】 : 「餓壞肚子的話,工作也會幹不好的!」菲莉西亞邊說邊在籃子之中拿出了刀子,把麵包切開了數塊後,再拿出果醬塗在上面,「在忙的話就更加要吃晚餐的。」
【子爵】: 「不要再煩我了!我現在沒有心情休息!」子爵突然大聲叫道。
【子爵】: 在經過短時間的沉默以後,子爵重新以剛才的低落語氣小聲說道:「……抱歉,在下的狀態不太好……」
【子爵】: 說罷,他就重新提起羽毛筆,並且以有點顫抖的手繼續書寫。
【菲莉西亞】 : 被子爵的吼聲唬了一下,過了一會,菲莉西亞把麵包放回籃子內,走過去子爵的身旁。
【菲莉西亞】 : 「就聽姊姊的話,暫時休息一下啊,」對著比自己年紀大上一倍的子爵,菲莉西亞卻像安慰孩子一樣,以雙手放在子爵的肩膀上,「不要太過催迫自己呢。」
【子爵】: 「……在下不能休息。」子爵緩緩說道:「在下的臣民正受……幻象所苦,無論是作為統治者,還是作為……」
【子爵】: 「還是作為費貝的未婚夫也好,在下也有責任要繼續工作。就當作是為了她而贖罪吧?」
【菲莉西亞】 : 「但是子爵大人現在也在受苦……那我應該怎樣才能讓子爵不再痛苦呢?」
【子爵】: 「……在下也不知道。」子爵的手停止了動作。「不過……要是在下沒有遇上費貝的話,也許這一切也不會發生。」
【子爵】: 「要不是我的話……」子爵的頭越來越低了。
【菲莉西亞】 : 菲莉西亞從後溫柔地抱著子爵的肩膀,「費貝小姐也是愛著子爵大人的,所以不要太過責難自己啊。」
【子爵】: 「費貝……」子爵按著自己的額頭。「到底為甚麼費貝會變成這樣……是因為我做了甚麼嗎?」
【子爵】: 「要是我及早發現的話,也許我能夠拯救她啊……」也許是日積月累的壓力,加上受到費貝狀況的打擊,子爵似乎開始鑽牛角尖起來。
【菲莉西亞】 : 菲莉西亞忽然從後把子爵拉直腰背,「好啦好啦!不要再這樣想下去啦,再這樣想下去就誰也救不到的了!」
【子爵】: 「我不知道……」子爵的聲音有點嗚咽。「我也覺得很痛苦呀……只是無論怎樣也好,我也不可以把感覺都宣洩出來……」
【子爵】: 「因為我是子爵大人呢……」
【菲莉西亞】 : 「不要太過壓抑自己啊,」菲莉西亞走到子爵的右邊,雙手捧著子爵的臉,「有什麼痛苦的事,就盡量宣洩出來吧,姊姊我會在這裡陪你渡過的!」
【子爵】: 子爵的臉雖然還是沒有甚麼表情,可是兩道淚痕已經顯示出他心底裡的感情。
【子爵】: 「啊……」就像是突然看到了甚麼一樣,子爵張大了雙眼望著菲莉西亞被照亮的臉孔,並且以有點顫抖的身體站起來。
【子爵】: 站起來了的子爵,在燭光的映照之下,身影顯得比菲莉西亞巨大。除了比她高一個頭的身高以外,他的身軀似乎也算是強壯。
【菲莉西亞】 : 「太過疲倦又未吃飯的話,就是容易亂想東西的,」菲莉西亞一時間沒察覺到子爵的異樣反應,繼續對著子爵說,「所以,子爵大人就先吃晚餐吧。」見到子爵終於肯離開案前,菲莉西亞便轉過身去為子爵
【菲莉西亞】 : 見到子爵終於肯離開案前,菲莉西亞便轉過身去為子爵準備籃子中的麵包。
【子爵】: 在背對子爵取麵包的時候,菲莉西亞留意到燭光被子爵的身體遮蓋著了。
【子爵】: (有反應嗎?還是繼續拿麵包?)
【菲莉西亞】 : 「子爵等一下吧,很快就可以弄好的了。」
【子爵】: 突然,菲莉西亞感受到背後有一道強大的力量將她推倒。在她能夠反應以前,子爵就已經將她按倒在地上,並且面對面和她四目交投。
【子爵】: 「費貝……」子爵的樣子變得有點奇怪,就像是在長久的分離後與愛人重遇一般。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一時之間,菲莉西亞仍然沒攪懂發生了什麼事。
【子爵】: 「費貝……妳終於回來了。」子爵說道。「我很想念你啊……」
【子爵】: 在這時候,菲莉西亞感覺到頸圈似乎在發出微弱的瘴氣。
【菲莉西亞】 : 「咦?」
【子爵】: 說罷,子爵就將頭低下,並且向菲莉西亞的嘴唇吻下去。
【菲莉西亞】 : 雙唇忽然被封著,讓菲莉西亞嚇了一跳,身軀因為突然而來的驚慌而僵硬起來。
【子爵】: 子爵慢慢伸出舌頭,並且侵入菲莉西亞的嘴裡,然後開始舔著她的舌頭。與此同時,他的雙手亦將菲莉西亞的身體固定在地上。
【菲莉西亞】 : 舌頭的滑漏感在菲莉西亞的口腔內攪動著,令她不知所措,沒為意自己已經被人家按著了。
【子爵】: 子爵的舌頭輕輕地舔舐著菲莉西亞的舌頭和口腔,並且不時吸吮著。同時,子爵的雙手亦沿著她的雙臂滑動,並且遊走到了她豐滿的胸部之上。
【菲莉西亞】 : 「…鳴…唔……」一對巨乳忽然被對方的雙手抓著,菲莉西亞才開始意識到危機的來臨。
【子爵】: 子爵將雙手伸入菲莉西亞的上衣之中,一邊愛撫著雙乳,一邊以舌頭繼續舔著菲莉西亞的舌尖。
【菲莉西亞】 : 在意識到自己即將被人侵犯,恐懼感漸漸湧現出來。菲莉西亞的小嘴被子爵的舌頭塞著而說不到話,雙手慌亂地嘗試推開子爵的壯健身軀。
【子爵】: 子爵沉重的身軀完全壓制住菲莉西亞的身體,無論她如何掙扎也好,他也不為所動,只是繼續吻著菲莉西亞,並且愛撫著她的雙乳以及櫻桃。
【子爵】: 出於菲莉西亞意料之外,子爵相當溫柔地輕輕挑動著她的乳頭,並且以十指輕輕地按摩愛撫著,就像是真的在為愛人調情一般。
【菲莉西亞】 : 乳頭被扭動讓菲莉西亞情急起來,本來已經紅起上來的臉頰變得更為通紅,快感的刺激更讓她開始思考不能。
【子爵】: 在感覺到對方的乳頭已經因為興奮而開始充血後,子爵終於放開嘴巴。「你還是一樣喜歡這樣呢,費貝。」說罷,子爵的十指就繼續愛撫著菲莉西亞的乳頭以及雙峰。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請不要……」胸前兩團乳肉被揉著的菲莉西亞並不能想出適當的回應,只能勉強的表示害怕。
【子爵】: 子爵似乎沒有聽到菲莉西亞的要求,只是伸出舌頭輕舔著她的嘴唇。同時,他的左手亦放開了菲莉西亞的胸部,並且沿著她的纖腰遊走到大腿內側。
【菲莉西亞】 : 雖然恐懼著將要來臨的侵犯,但乳頭已經因充血而直立,秘處亦不能自制的開始濕潤起來。
【子爵】: 子爵將左手伸進菲莉西亞的裙擺之中,並且以五指輕輕愛撫著她已經濕潤的私處。「這位大小姐真好色呢。」子爵挑逗著說道,並且同時愛撫著菲莉西亞的乳頭和陰核。
【菲莉西亞】 : 「嗚嗚嗚嗚!」秘所感覺到男性手掌粗糙的觸感,菲莉西亞反射性的猛烈扭動下半身,雙腿亂踢,但卻變成鬆開了雙腿防禦的狀態。
【子爵】: 乘著對方下身防衛鬆懈下來,子爵將手指慢慢侵入菲莉西亞的私處。「看來你真的很喜歡我呢,費貝……」說罷,子爵一邊輕輕抽動著手指,一邊挑逗著菲莉西亞的身體。
【菲莉西亞】 : 少女的肉穴被男性的手指侵犯著,菲莉西亞急得雙眼也濕潤起來,雙腿也徒勞地夾著子爵的手臂。
【子爵】: 忽略著菲莉西亞的反抗,子爵只是將更多的手指逐隻插入,並且有規律地抽動到愛撫著。同時,頸圈所散發出的瘴氣,並稍稍強化了愛撫所帶來的快感。
【菲莉西亞】 : 但在子爵的不斷刺激之下,菲莉西亞漸漸用不上力,雖然一直都在掙扎,但卻只有刺激子爵慾望的反效果。
【子爵】: 「想要了嗎,我可愛的費貝?」子爵的臉上露出了微笑,同時繼續以十指從上下不斷挑逗著菲莉西亞的身體。
【菲莉西亞】 : 「……子…子爵大人……嗚……呀…呀……」身體被挑逗著,菲莉西亞已經不能表達出自己是在享受還是在抗拒。
【子爵】: 「還不說的話,我就會繼續欺負你了喔。」似乎沒有意識到對方的真正身份,子爵只是繼續加快挑逗著菲莉西亞的身體。同時,子爵亦低下頭,開始舔著菲莉西亞的頸項。
【菲莉西亞】 : 「…呀…嗯……嗯…不要…不…呀…呀!呀啊!」極度的快感忽然湧出來,讓菲莉西亞的全身痙攣著,子爵的手指也覺得淫水一下子噴發出來。
【子爵】: 「單是手指已經高潮了呢,小費貝真好色喔。」子爵笑著說道,並且將沾滿淫水的手伸出,然後放在菲莉西亞的嘴前。同時,他亦將手從胸部拿開,並且伸向自己的褲襠之處。
【菲莉西亞】 : 高潮過後,菲莉西亞的身軀變得無力,雙腿也不雅地癱軟分開著。
【子爵】: 隨著子爵解開褲襠,已經硬挺起來的陽具亦顯露在菲莉西亞的眼前。也許是因為光線的映照,子爵的陽具看起來相當粗大。
【菲莉西亞】 : 強烈的餘韻仍然陪徊在菲莉西亞的腦中,一時間並未能對即將來臨的侵犯作出反應。
【子爵】: 「也許會有點痛喔,不過我會好好痛惜你的,費貝。」子爵的陽具輕輕磨蹭著菲莉西亞濕潤的私處。
【子爵】: 「因為你是我最愛的費貝呀。」子爵的臉上露出了菲莉西亞從未見過的笑容。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我怕……」透過朦朧的雙眼,菲莉西亞以微弱的聲音說出斷續的片語。
【子爵】: 「不用害怕,我會很溫柔的。」子爵低下頭,在菲莉西亞的耳邊輕聲說道。同時,他巨大的肉棒亦慢慢推進她的陰道之中。
【子爵】: 與此同時,也許是為了安撫對方,子爵的雙手亦停止愛撫,並且溫柔地抱住了她的腰部。
【菲莉西亞】 : 始終仍對於被侵犯有恐懼感,菲莉西亞喪痛的叫了起來,眼淚亦從雙眼流出。
【子爵】: 「對不起,弄痛妳了嗎?」子爵輕吻著菲莉西亞,並且抱住她的腰部輕輕拍著。同時,他亦停止了推進,只是以剛進入的末端輕輕磨擦著陰道口。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子爵大人!……」她的情緒因恐懼與快感混在一起而變得混亂,肉穴也因為痛苦與刺激而不斷收緊,雖然子爵沒在動,但卻以脈動給予肉棒擠壓感。
【子爵】: 「不用害怕,我就在這裡……放心吧,我不會離開你的。」子爵在耳邊輕聲說著,然後輕吻著菲莉西亞的嘴唇。同時,他的肉棒亦重新開始,一邊輕輕抽動,一邊慢慢推進著。
【菲莉西亞】 : 從來未經歷過溫柔的性行為,子爵從嘴唇傳來了親蜜的感覺,抱著自己的一雙膀臂給予她安全感,貫穿著自己的肉棒散發著熱力,
【子爵】: 也許是感覺到菲莉西亞稍微安心了下來,子爵的肉棒亦繼續向內推進,並且不時抽動一下,為菲莉西亞帶來刺激和快感。
【菲莉西亞】 : 讓菲莉西亞的心中浮現起一股陌生卻又像一直渴望的情感。
【子爵】: 「會覺得不舒服嗎?」子爵稍稍鬆開一下嘴唇並輕聲問道。
【菲莉西亞】 : 「……嗯……」肉體的快感與精神的幸福感慢慢增大,第一次有這樣的體驗,菲莉西亞彷彿進入了半夢半醒的狀態。
【子爵】: 子爵對菲莉西亞微笑著,然後重新吻著她。同時,他的陽具亦漸漸深入她的身體,並且填滿了她的陰道。
【菲莉西亞】 : 雖然雙手仍然本能地在反抗的推著子爵,但雙腿卻慢慢的自己分開,讓子爵的陽具更能深入她的私處。
【子爵】: 隨著子爵的肉棒越來越深入,子爵的氣喘聲,以及肉棒的抽動速度亦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同時,擁抱著菲莉西亞的雙手亦抱得越來越緊。
【菲莉西亞】 : 「……嗯…不要…呀…呀……」菲莉西亞仍然表現出恐懼,但已不知道是對於被侵犯的恐懼,還是對於陌生的幸福感而恐懼。
【子爵】: 也許是聽到了菲莉西亞的叫喚,子爵停止了推進,只是溫柔並有規律地緩緩抽動著。同時,他亦再一次深吻著對方。
【菲莉西亞】 : 這一次的熱吻,朦朧中的菲莉西亞像回溯到嬰孩時代那樣,主動的吮吸著子爵的舌頭,並發出幸福的聲音。
【子爵】: 子爵亦配合著菲莉西亞的動作,輕輕舔著和吸吮著她的舌頭。同時,他的肉棒亦再次慢慢深入她的身體。
【菲莉西亞】 : 注意力集中在接吻的交合點,連帶著被重覆充塞著的陰道也像產生出幸福感。
【子爵】: 也許是感受到菲莉西亞的幸福感,子爵漸漸將肉棒剩餘的部份也推進菲莉西亞的體內。下體被填滿的感覺亦因而變得越來越強烈。
【菲莉西亞】 : 讓子爵藉著侵犯自己的身體來獲得快感,菲莉西亞開始為其覺得幸福溢然。
【子爵】: 「會覺得舒服嗎?」子爵輕輕放口,並且溫柔地問著。同時,他亦輕輕抽動一下。
【菲莉西亞】 : 「嗯…嗯……」菲莉西亞沒有回答,但隨著子爵的每次插入,都回應著漸漸增大的呻吟聲。
【子爵】: 子爵繼續抱著菲莉西亞的腰部,並且慢慢加大抽插的力度。
【菲莉西亞】 : 「…嗯…嗯…啊…呀…呀…」隨著力度的加大,菲莉西亞漸漸進入忘我的狀態,臉頰也因著興奮而顯出紅暈。
【子爵】: 「看來你很喜歡這樣呢……那就好了。」子爵再次微笑著,並且繼續加大侵犯的力度。
【菲莉西亞】 : 一雙巨乳隨著抽插而彈動著,肉穴也源源不絕的流出愛液滋潤著子爵的陽具。
【子爵】: 「呼……呼……」在愛液的潤滑下,子爵的抽插變得越來越用力,讓菲莉西亞感到了子宮受到衝擊的快感。
【菲莉西亞】 : 「……啊…嗯…啊!…啊!…呀!…啊!……」子宮受到陽具的撞擊,給予菲莉西亞非常強烈的衝擊,本來朦朧的雙眼睜大,舌頭也逐漸外伸出來。
【子爵】: 「如果受不了的話……呼……要說喔……」子爵一邊抽插一邊說道,並且亦伸出舌頭舔著菲莉西亞的舌尖。
【菲莉西亞】 : 刺激與快感之下,菲莉西亞的肉穴變得更為夾緊,汁液隨著陽具的進出而飛濺出來。
【子爵】: 「呼……呼嗯……費貝……要去了嗎……」子爵的陽具隨著抽插變得更為巨大和溫暖,而他的雙手亦抱得更加緊。
【菲莉西亞】 : 隨著肉穴傳來的脈動,菲莉西亞的身軀開始失控,準備進入臨界點。
【子爵】: 感覺到菲莉西亞也已經到達極限,子爵抱緊她的腰,並且將自己粗大的肉棒插到她的最深處,並且將積壓已久的大量白液全數注入對方的子宮深處。
【菲莉西亞】 : 「嗚呀呀呀!!」感受到塞著下體的陽具變大而熾熱的感覺,菲莉西亞在子爵射精的同時,因著痙攣而令腰肢向後彎,在極度的快感與被精液充滿的幸福感下失去了知覺。
【子爵】: (請進行懷孕判定~)
【菲莉西亞】 2 D 6 + (+1) ⇒ 6 + 4 = 11
【子爵】: (真要用的話其實可以用)
【子爵】: (囧)
【菲莉西亞】 : (再來多一發~~)
【菲莉西亞】 : (CACT等完事之後再看看能用在那裡吧)
【菲莉西亞】 : (漫漫長夜)
【菲莉西亞】 : (子爵積存的也不止一發吧)
【子爵】: 雖然已經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可是一直以來也壓抑著自己的子爵,肉棒依然沒有軟化的跡象,只是繼續衝擊著菲莉西亞的子宮。
【菲莉西亞】 : 在子爵的不斷衝擊底下,菲莉西亞再次醒過來,腦筋也開始有點清醒了。
【子爵】: (菲莉西亞沒反應嗎?)
【子爵】: 子爵一邊吻著菲莉西亞,一邊抱緊她的腰,並且不斷地抽插侵犯著她。
【菲莉西亞】 : 再次體會到自己被子爵侵犯著,及剛剛高潮快感與幸福感的餘韻,讓菲莉西亞羞恥得雙手掩面,卻沒有阻止子爵的抽插動作。
【子爵】: 「不……呼……不用覺得害羞的……費貝……」子爵輕聲說道:「因為我們是相愛的呢……」
【菲莉西亞】 : 「…子…子爵大人…我…我…」菲莉西亞再次慌亂起來,不知所措的回答著。
【子爵】: 「放心吧……呀嗯……沒事的……」子爵溫柔地說道。同時,他的肉棒亦再次變得粗大和溫暖,顯示著子爵再次到達極限的邊緣。
【菲莉西亞】 : 受著強大的刺激,菲莉西亞改為用雙手掩著口,彷彿讓那羞恥的呻吟聲不會被人聽到似的。
【子爵】: 「要去了喔……你願意嗎?」子爵突然放慢動作,並且輕聲問道。
【菲莉西亞】 : 「…………」仍然掩著嘴的菲莉西亞沒有回應,但臉著明顯紅起上來,包著子爵陽具的肉穴也緊窄起來。
【子爵】: 像是理解了甚麼,子爵向著菲莉西亞微笑了一下,然後就開始用力地衝擊著她的子宮。
【菲莉西亞】 : 「…嗚…嗚…嗚!嗚!嗚!……」受著子爵的不斷插入,菲莉西亞雖然強忍著,但徒然的仍被一步步推往臨界點。
【子爵】: 受到菲莉西亞夾緊的私處刺激,子爵再一次將大量的精液注入菲莉西亞的子宮之中。
【菲莉西亞】 : 「…啊…噢!…呀!呀!依呀呀呀呀!……」再一次的高潮,痙攣讓菲莉西亞失控的鬆開了手,腰肢更是向後彎至極限,忍著而崩潰的強烈快感讓她即時昏厥。
【菲莉西亞】 : 昏死過去的菲莉西亞完全無力的癱軟在子爵的懷抱之內。
【子爵】: (擲了再昏吧w)
【菲莉西亞】 2 D 6 + (+1) ⇒ 3 + 5 = 9
【子爵】: (雖然我覺得不擲也可以就是)
【子爵】: (耶~)
【菲莉西亞】 : (剛才也在想,其實是不是應該擲「全滅表」~~)
【子爵】 : (ww)
【子爵】: 在將壓抑已久的所有欲望,全都注入在懷中的菲莉西亞以後,子爵終於漸漸回復清醒。
【子爵】: 「……菲、菲莉西亞小姐?」察覺到自己一直在交合的並不是費貝後,子爵有點驚訝地問道,並且將她從地上抱起。
【子爵】: (菲莉西亞短時間內會醒來嗎?)
【菲莉西亞】 : (短時間會啦)
【菲莉西亞】 : (先讓子爵處理一下呃)
【子爵】: 「在下剛剛竟然……」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做了甚麼事,子爵將自己漸漸軟化的肉棒抽出,並且拿布替菲莉西亞抹掉從私處流出的愛液和精液。
【子爵】: 在稍稍清理兩人的性器以後,子爵替菲莉西亞整理了一下亂掉的衣裝,然後將她抱到自己房間裡的床上安放好。
【菲莉西亞】 : 不一會,菲莉西亞再次醒過來,看到在床邊的子爵,再想起剛才的事,立時羞得翻過身向另一邊,並抓著被子遮著自己的臉。
【子爵】: 「……真的很抱歉。」
【菲莉西亞】 : 「……子爵…子爵大人……我…我……」菲莉西亞再次變得很慌張,但聲音中並不是在怪責子爵,反而是有點怪責她自己的感覺。
【子爵】: 「在下……不知道為甚麼,把小姐錯認為……費貝了,所以就不自禁地……很抱歉。」感到相當尷尬的子爵以斷續的句子嘗試解釋著。
【菲莉西亞】 : 「…對…對不起子爵大人……」菲莉西亞仍然不敢望向子爵,「…雖然剛才讓子爵大人…那個…作那個……但我卻…卻覺得……」
【子爵】: 「為甚麼你要道歉呢?這明明就是在下的錯誤……」
【菲莉西亞】 : 本應要說的沒說得出口,菲莉西亞的臉變得紅通通的。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請不要…再怪責自己……沒問題的…我沒問題的……」
【子爵】: 「可是在下擅自對你做了……那種事……」
【菲莉西亞】 : 忽然,菲莉西亞扭轉過頭面對子爵,通紅的臉帶著一副怪責的表情,便一頭塞到子爵的懷裡,不讓子爵再次看到她的臉,「請不要再說了……」
【子爵】: 「!……」雖然對菲莉西亞突然的動作感到驚訝,可是子爵還是伸手抱住了她。
【菲莉西亞】 : 「是我說要讓子爵大人宣洩的……子爵大人也令我覺得很……」
【子爵】: 「可是……」
【菲莉西亞】 : 「所以…所以子爵大人想再要的話……」說到這裡,菲莉西亞更加緊緊拉著子爵的衣服,想讓臉更加堆得不讓人看到。但漲紅臉頰的熱力,大概傳到子爵的懷中吧。
【子爵】: 「但是……」雖然這樣說,可是子爵在發洩過後,精神似乎真的好了一點。
【菲莉西亞】 : 「只不過……我……對不起費貝小姐……」
【菲莉西亞】 : 「所以……子爵大人要繼續把我…把我當作費貝小姐……也…可以的……」
【子爵】: 「……這不是你的錯。」子爵輕撫著菲莉西亞的頭。
【子爵】: 「不,在下……我不能這樣做。菲莉西亞就是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
【子爵】: 子爵沒有說任何話,只是繼續抱著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剛才…我…覺得…很幸福……所以沒關係……子爵大人想幹什麼都可以……」
【子爵】: 「……真的嗎?」子爵在菲莉西亞的耳邊輕輕問道。
【菲莉西亞】 : 「…………」菲莉西亞的矜持讓她回答不了,但子爵也開始理解她的想法了。
【子爵】: 「……我明白了。只是我想你也累了吧?所以先休息一下吧。」子爵的臉上露出了帶點苦澀的微笑。
【菲莉西亞】 : 「子爵大人……」
【子爵】: 子爵輕撫著菲莉西亞的頭。
【菲莉西亞】 : 就這樣過了一會,菲莉西亞漸漸的在厄德加子爵的懷中睡著了,帶著幸福的睡臉。
【子爵】: 擁抱著菲莉西亞的子爵,亦漸漸與懷中的她一同入眠。這麼久以來,這也許是他最為安心的一晚吧?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