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森林的睡公主們》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薔薇森林的睡公主們》(Session)


GM:meowdee
任務:薔薇森林的睡公主們
任務目的:調查薔薇森林,找尋失蹤的聖女們
屬性:
[催淫]◎[爆乳]×[尿意]×[排便]×[産卵]×[雙性]×[觸手]×[黏液]×[獸姦]×[近親]×[輪姦]×[NTR]×[純愛]○
其他推薦、NG事項:由於對手全部不是生物,需要對手的cact全部禁用
PC數量:2~3(GM選取,意者留CHARSHEET)
時間:2-1-2010星期六晚上25:00至完結

前言:
在某個尚算和平的邊境小鎮旁邊,突然出現了似乎是瘴氣暴發的狀況,很奇怪地,這次瘴氣暴發基本上並沒有傷亡
不過,冒險者公會派出調查的聖女們並未回來,而妳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調查發生瘴氣暴發的地點,以及找尋失蹤的聖女們…



【MD】:如前言一般,妳們到達了那個邊境小鎮,居民們似乎因為並沒有甚麼危機,並不很在意。
【MD】:目標的森林就在附近,看起來除了有點恐怖外沒啥特別
【安德娜】:「好平靜的小鎮呢...這裏真的是出了問題嗎?」
【小純】:「……不知道,不過這兒既然有報告指出有大量瘴氣出現,那就一定要查清楚.....」
【小純】:「因為一時的平靜而不去理會,到了出事的時候就太遲了……」
【小純】對【安德娜】說:「……走吧,我們的目的地不是這兒......」說罷,小純先行向著森林前進
【小純】:感受著四周異常的寧靜,小純開始戒備的前進
【安德娜】:安德娜跟著小貓前入森林。
【安德娜】:「奇怪了...這裏的瘴氣竟然濃得會在地上生成結晶...為甚麼還會這麼平靜的...」
【小純】對【安德娜】說:「......看來這兒的瘴氣的濃度,已經達到能夠自行結晶的地步呢……」
【安德娜】:「真的如妳所說...一點也不能放鬆呢...」
【小純】對【安德娜】說:「……之前遇過數次的狀況,都沒有像這次的……就像是一個大型的儲水缸......」
【安德娜】:(笨蛋是不會研究的w)
【小純】對【安德娜】說:「......不管怎樣,先找出瘴氣的源頭吧。」說罷,小純再度規避前進
【安德娜】:(不要望我,小純擲吧)
【小純】對【安德娜】說:(gm的對白沒有記下來......)
【小純】2D6+(+5)⇒6+1=12
【MD】:=3=;
華忍@home:【01:26:27】【MD】:目標的森林就在附近,看起來除了有點恐怖外沒啥特別
華忍@home:【01:26:34】【安德娜】:「好平靜的小鎮呢...這裏真的是出了問題嗎?」
華忍@home:01:27:51】【安德娜】:(有多恐怖w)
華忍@home:【01:28:18】【小純】:「……不知道,不過這兒既然有報告指出有大量瘴氣出現,那就一定要查清楚.....」
【小純】:(按"更新"的話,就要再click儲存格了)
華忍@home:【01:28:31】【MD】對【安德娜】說:妳感覺到森林的瘴氣似乎很濃
華忍@home:【01:29:23】【小純】:「因為一時的平靜而不去理會,到了出事的時候就太遲了……」
華忍@home:【01:30:21】【MD】對【安德娜】說:濃得有點奇怪,似乎瘴氣是積在森林內,並沒外流
華忍@home:【01:31:12】【小純】對【安德娜】說:「……走吧,我們的目的地不是這兒......」說罷,小純先行向著森林前進
華忍@home:【01:33:10】【MD】對【安德娜】說:進入森林的話,妳們會發現這森林異常地寧靜
華忍@home:【01:33:41】【MD】對【安德娜】說:似乎沒有甚麼生物
華忍@home:【01:35:12】【小純】:感受著四周異常的寧靜,小純開始戒備的前進
【MD】:ok,現在是3人team
華忍@home:【01:35:12】【安德娜】:安德娜跟著小貓前入森林。
【安德娜】:(還好來得及手動copy,但是大家請常時留意右下角儲存的狀態w)
華忍@home:【01:36:59】【安德娜】:「奇怪了...這裏的瘴氣竟然濃得會在地上生成結晶...為甚麼還會這麼平靜的...」
【安德娜】:(我
【小純】:(其實主要是dee的對白)
【安德娜】:(我有抄下來,忍待會一口氣整理吧?)
【小純】對【安德娜】說:(麻煩你了)
【MD】:暫時妳們走了大約半小時,沒啥發現
【小純】:(瘴氣的濃度沒有加密的跡象嗎?)
【安德娜】:(瘴氣變成zip檔了)
【MD】:但偶爾會看到比較大塊的結晶
【小純】:(又或者瘴氣其實有方向地流動著的?)
【MD】:暫時沒有
【MD】:死寂一片
【MD】:只有比較大型的結晶附近比較濃
【小純】對【安德娜】說:「......很詭異……就像是在墳場似的……」
【MD】對華忍@home說:starting在team
【小純】對華忍@home說:(快轉名==/)
【MD】:遠點似乎有一些大的比較離譜的結晶
【安德娜】:「墳場嗎...」
【安德娜】:(有半個人那麼大嗎?有的話要快逃w)
【挪索】:挪索向那巨型結晶一指,示意要過去那邊看一看。
【MD】:有半個人那麼大
【安德娜】:(不過那句要逃是說笑的)
【MD】:過去看的人知力check
【挪索】:(enermyscan發動可以嗎?)
【安德娜】:「這...這麼大的瘴氣結晶...跟本就是只有故事裏會出現的寶石嘛...」
【MD】:ok
【安德娜】:(每人都有嗎)
【挪索】enermyscan2D6+(+7)⇒6+3=16
【安德娜】笨蛋Check2D6+(+1)⇒3+5=9
【MD】:各自check
【小純】2D6+(+5)⇒1+6=12
【小純】對【挪索】說:(一樣w)
【挪索】normalintcheck2D6+(+7)⇒5+2=14
【小純】:(其實如何一邊打字一邊擲骰子?)
【MD】:在大家過去看的時候,安德娜很順手地摸了摸那塊結晶
【小純】:(喔,明白)
【MD】:在挪索想說有危險時已經來不及了...
【小純】:「?!」
【挪索】:「這樣的結晶…不可能在聖女體內生成的…別碰…!」
【安德娜】:(回去又要被羊罵笨蛋了w)
【MD】2d6+41D6+(0)⇒6=6
【小純】:(笨蛋中招\囧/)
【安德娜】:(次序反過來了?)
【MD】1D6+(0)⇒1=1
【小純】2d61D6+(0)⇒3=3
【小純】test2D6+(0)⇒6+6=12
【挪索】:(羊昨晚作夢時罵笨蛋已經罵到飽了~)
【MD】:trap發動奇襲,人人有份,侵蝕effect
【MD】2D6+(+4)⇒4+4=12
【小純】:(小純反制奇襲,有冇對抗?)
【安德娜】:(應該是隱藏屬性trap?)
【MD】對【安德娜】說:yep
【小純】:(==)
【挪索】:(羊被動:guarding,-6,魅魔之鎧ap26-)12-6)=20)
【挪索】:(啊,侵蝕是不計甲?)
【安德娜】:(雖然應該是被她們發現了...但是沒關係照食)
【安德娜】:(不計甲,傷減完直Dealhp)
【挪索】:(羊被動:guarding,-6,hp=38-6=32)
【小純】:(要將減完的dmg除半才入hp)
【MD】:對抗--體
【安德娜】:(被動:Shield,[12-9]2=1.5rounddown=1,HP40/41)
【小純】:(被動:avoid,hp:26-(12-7)/2=2)
【安德娜】:(對...傷減後除半rounddown)
【小純】:(被動:avoid,hp:26-(12-7)/2=24)
【MD】:受傷的人獲得[催淫]狀態
【挪索】:(羊被動:guarding,-6,hp=38-(6)/2=35)
【小純】:「嗚......這是......淫毒?!」
【挪索】:(對方的attackform是?)
【MD】:在一陣瘴氣過後,妳們覺得身體開始發熱,似乎這些瘴氣結晶並不穩定
【小純】:(trap是不是只有一下?)
【MD】:不是
【安德娜】:(話說,現在安德娜本來是銀色的長髮,現在大概變得通紅了,有留意的就留意到吧w)
【小純】:(那麼要報IV嗎?還是說大家各自一ROUND拆TRAP?)
【MD】:這瘴氣結晶並未碎掉,但似乎可以來硬的打碎它
【安德娜】:(照報IV吧)
【挪索】:「不好…很濃的瘴氣…」挪索欲掩面掩蓋,不過似乎身體已經不聽使喚,體內絲絲的慾火燃點起來。
【MD】:大家各自拆TRAP,敵人只有一個trap
【挪索】:(羊iv=9,開幕發動《assultformation》,全體iv+6,突破+2)
【小純】:(小純IV12+6=18)
【安德娜】:(安德娜IV2+6=8)
【小純】:(主動:突破,DMG:2D6+4)
【MD】:...直接突破吧?
【安德娜】:(擲吧~)
【小純】小純的主動突破2D6+(+4)⇒5+5=14
【安德娜】笨蛋敲擊[BS-1d]1D6+(+9)⇒3=12
【挪索】:「別讓它繼續發出來…毀了它!」淫毒很快的侵襲著全身,挪索忍著下體穌麻的感覺,指揮著兩人攻擊。
【MD】對【小純】說:妳忘了扣dice
【小純】1D6+(0)⇒5=5
【安德娜】:(是直接擲少1d)
【MD】:well,trapbreak
【小純】:(bs-1d.忍服+1d)
【挪索】:1d6+6#體力突破
【MD】:在一陣暴力亂打之後,瘴氣結晶應聲變回瘴氣
【挪索】體力突破1D6+(+7)⇒1=8
【小純】:「嗄.....嗄……嗚!!」將結晶擊碎後,小純的下體亦因為激烈的動作而更加磨擦,下體亦開始濕潤起來
【MD】:well,大家怎樣?繼續前進?
【安德娜】:(要先就地解決BS還是前進?)
【挪索】:「安德娜,記得不要亂碰…」將晶石毁掉之後,挪索走過去像抓小貓般抽住了安德娜的衣領。不過安德娜也感覺到她正在顫抖中。
【MD】:似乎走進一點的話,那種瘴氣結晶也會變多
【小純】:為了壓止身體的淫毒,小純不自覺的開始撫弄著下體(cact:自慰)
【MD】對【小純】說:ok,goforit
【挪索】:「…這種狀況…似乎會一直維持著…」看著四周的氛圍,挪索也不急嗲嗦一下。「先…休息一下吧…」
【安德娜】:在提起安德娜的同時,挪索也發覺她已經開始在愛撫著自己的身軀
【小純】:「嗚......啊……喵……」身體在受過多次的凌辱後,已開始慢慢習慣這種感覺,她亦因此而舒服的叫著
【小純】:「喵.....不行......停.....停不下來……喵~......喵~~……」
【挪索】:聽到小純已經開始發出歡愉的聲音,而安德娜也在自己的目前撫慰起來…「妳自己可以了嗎…」一邊擔憂的說著,一邊已經將手伸到私處去。
【小純】:隨著指頭的撫弄變成對下體的抽插,小純的快感亦不斷的傳到全身,她的叫床聲亦愈發高昂
【安德娜】:「挪索姐姐...是妳教我的呢...」一邊坐到了地上,安德娜脫掉了自己的內褲。
【小純】:「喵~~!!不行......不行了.....!!喵....要......要.....要去了!......喵~~~~~~~!!!!!」
【MD】對【安德娜】說:是否使用cact:自慰?
【安德娜】:(cact:自慰、雙性射精)
【MD】對【安德娜】說:ok,goforit
【小純】:高潮過後,小純累倒在二人的旁邊,身體的快感亦漸漸遠去
【MD】對【挪索】說:看著正在自我安慰中的兩人,挪索感到有點不妥
【安德娜】:雙手放在自己的私處,安德娜一手摸上了自己的小肉芽,另一手卻抓住了自己小巧的肉棒。
【挪索】:挪索本來想將視線別過去,可是當安德娜那小小的陽物在眼前展現出來,挪索便不自覺的將目光都放在上面。本來已經濕潤的小洞在手指的刺激下無意識的不斷抽搐著,腦裏面開始出現一些無謂的幻想。
【MD】對【挪索】說:知力checkpls
【小純】:漸漸的回復清醒的小純,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安德娜下身的棒狀異物!!
【挪索】1D6+(+7)⇒1=8
【挪索】:(看棒腦殘中)
【MD】對【挪索】說:妳也用cact就不用roll,當miss了
【安德娜】:(羊果然陷入幻想了w)
【小純】:「這.....這是......」看著眼前的景象,小純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安德娜
【挪索】:(不…我是用擬似action解bs)
【MD】對【挪索】說:..ok,當miss
【挪索】:(雖然是羊教安德娜自慰…可是羊的list中沒自慰orz)
【安德娜】:一邊愛撫著自己的肉芽和陰唇,安德娜握著自己肉棒的手也開始迅速的來回抽動著。
【小純】:被眼前的景象吸引的小純,開始將手伸到安德娜握著的肉棒的手上
【安德娜】:「啊啊...小貓也想...讓安德娜覺得舒服嗎?」
【小純】:「......這......這樣.....會舒服嗎?」
【小純】:小純開始模仿著安德娜的動作,以自己的雙手按摩著眼前的肉棒
【挪索】自言自語地說:一股不祥的感覺在挪索的腦海中一閃而逝,不過卻抵不過眼前安德挪的吸引力。「等…等等…」看到小純似乎想染指安德娜的「東西」她也三步併作兩步的走到安德娜身邊。
【安德娜】:在詢問小純的同時,安德娜的自慰也沒有停下來,一邊用拇指按著自己的小肉芽,一方將中指伸進陰道裏摩擦著。
【小純】:可能是第一次接觸的關係,小純似乎比較用力的按摩著
【安德娜】:「啊啊...這樣好舒服...」
【小純】:看著安德娜舒服的樣子,小純回想起以前被強行口交的情景……
【安德娜】:肉棒被小純接過了,安德娜便開始雙手一起愛撫著自己作為女性的部份。
【小純】:於是再度嘗試將肉棒放到口中含著......以自己笨拙的舌頭,去按摩著肉棒......
【安德娜】:雙方的快感讓安德娜的腦中空白一片,口中只有不斷的嬌喘以及淫叫。
【安德娜】:(羊也要插手嗎w)
【小純】:在跟安德娜口交的同時,小純感覺到體內慢慢的熱起來
【MD】對【挪索】說:看著一片片百合(?)花開的兩人,挪索的下半身感到有點失落
【小純】:為了讓安德娜感到更舒服,她開始將口腔與及舌頭的速度加快
【挪索】:「等等啊…啊…」看到小純將安德娜的都奪過去,挪索走到安德娜的身後抱住她。「也…也讓我…」挪索抓走了安德娜的手,往自己尤如白板一般,沒有絲毫體毛的私處摸去。
【安德娜】:(安德娜變成了大家的好玩具了w)
【安德娜】:安德娜被抓到挪索私處的手,開始胡亂的探索著...
【小純】:(追加cact:官能的指尖==+)
【安德娜】:「嗯啊...我快不行了...」被小純所刺激著的小肉棒,開始一抖一抖的分泌著數滴苦澀的液體,似乎快要到達極限了
【挪索】:「唔…唔……」意識到安德娜幼細的手指正深入自己的私處,挪索本能地追求著黏膜的交流。她輕輕抱著安德娜的頭,渴求地將嘴印在她的唇上。
【安德娜】:(使用CACT:初吻)
【小純】:可能是因為有好一段時間被費貝的觸手不斷開發的關係,小純將另一隻手,伸到安德娜的私處,並與安德娜的指頭一同探索著私處的內部......
【安德娜】:正在嬌叫著的安德娜一下子就被挪索奪去了嘴唇,挪索感到她的身軀似乎竟然因此而敏感地顫抖著。
【小純】:相比起安德娜較為胡亂的探索,小純卻是較有系統的探索著安德娜的私處,就像是小小的觸手在探索著敏感的部位般
【安德娜】:(會進入比較深的地方嗎?安德娜還沒破處的w)
【MD】對【安德娜】說:我想declareCACT:初吻發動失敗,這現實不怎麼悲慘XD
【小純】:(那麼小純會輕輕玩弄安德娜的處女膜w)
【安德娜】:(那個favortext不要緊啦~這個始終都是初吻啦~)
【挪索】:挪索的舌頭不斷的翻攪著,或輕舔或交纏,挑動著安德娜的情緒。一邊手還在引導安德娜深入自己,另一邊卻探進了她的袍子內,更進一步的作肌膚接觸。
【小純】:同時,原本還有點笨拙的舌頭,亦漸漸有系統地玩弄著肉棒
【MD】:ok,whatever=3=
【安德娜】:挪索感到安德娜的手指的動作變得激烈,而呼吸也變得急促了。
【小純】:肉棒與私處的動作互相的配合著,令快感一沒又一沒的侵襲安德娜
【小純】:一波又一波
【安德娜】:而被小純玩弄著的私處雖然因為象徵著處女的脆弱肌肉被玩弄著而感到微弱的痛覺,但是快感仍然佔著上風,淫液正滿佈著兩人的手指。
【小純】:(可惜不能找G點=3=)
【挪索】:深吻咋然停止下來,挪索的右手開始逗弄著安德娜的小小乳尖。少女姣好形狀的胸部因為激動而稍稍增長,挪索邊搓動著,邊在她的耳邊道:「安德娜…也比我大啊…」
【安德娜】:兩人的刺激讓安德娜被快感所佔據,正墮入了高潮的邊沿。
【小純】:被淫液弄污的小手,令小純更輕易的探索著安德娜的私處
【小純】:同時亦令小純的動作再度加快了
【挪索】:挪索亦不自覺的撐起了安德娜的身體,讓安德娜的腰肢浮起,任由小純繼續她的「活動」。
【安德娜】:嘴唇被放開後,安德娜深深的呼吸化作了一聲又一聲的嬌喘,被撐起的身體也漸漸的弓起了來。
【小純】:配合著弓起來的身體,小純更集中的侍奉著肉棒,就像是要將肉棒裡的東西吸出來般,小純開始將口腔緊縮....
【安德娜】:「啊啊...好舒服...要來了..來了啊啊...」終於遲到了極限,安德娜兩性的器官同時達到了高潮,一邊在小純的嘴裏射出滾熱的精液,陰道也一邊收縮著流出了大量淫液...
【安德娜】:達到了*
【小純】:「唔~~~~?!!?!!!」滾燙的液體突然從肉棒噴出,並充滿著小純的口腔裡
【挪索】:挪索咪著眼睛,看著安德娜到達了高潮。讓他的頭枕著自己身前。
【安德娜】:但是與此同時,安德娜在挪索私處的手的動作卻減慢了下來。
【小純】:小純緩緩的將肉棒從口裡抽出,奶白色的絲線就這樣被拉了出來,部份的白色液體亦在抽出肉棒時流到小純的咀角
【小純】:強烈的腥臭味充滿著口腔,原本想將精液吐出來的小純,這時卻看到挪索的寂寞的樣子......
【挪索】:挪索深呼吸了一口,將安德娜的手從自已的下面抽出。
【小純】:她將感受著安德娜抽搐中的私處的手抽出,更開始爬到挪索的身邊……
【安德娜】:把頭枕在挪索的身上,安德娜緩緩的喘息著。
【小純】:她用雙手托著挪索的臉龐,在她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吻各挪索的櫻唇
【小純】:向
【安德娜】:一臉幸福的安德娜,似乎還在享受著高潮的餘韻。
【小純】:並且將還有口中的精液,推到挪索的口中……
【挪索】:挪索看著安德娜滿足的表情,原本想按捺住自己的情慾,然後繼續行程,不過小純的一吻卻將她帶回情慾的世界。
【小純】:當大部份的精液都傳到挪索的口裡後,小純才離開她的櫻唇
【小純】:「......分給妳的。」
【挪索】:混和著少女的體香以及雄性的氣味,挪索腦裏浮現出兩個不同的情景(flashback)。兩種費洛蒙混在一起仍然有著令人熟識的感覺。
【小純】:然後,小純慢慢的站起來,並向二人伸出手,示意拉她們起來
【小純】:「好了......兩位,要做正事了……」
【安德娜】:(安德娜還是半閉著雙眼享受著,有人要提起她嗎w)
【挪索】:挪索還在迷茫著的時候,終於聽到小純宣告結束的鐘聲。她替安德娜抹了抹額上的汗珠,把她扶了起來。
【MD】:還差一點的挪索發現了一個問題--為甚麼其他兩人身上會粘到了瘴氣結晶的碎片,而又沒化掉的?
【挪索】:(即是現在是沒發現到?)
【挪索】:(啊啊啊)
【MD】對【挪索】說:younoteit,&othertwonot
【安德娜】:「嗚...我還想要呢...」有點迷糊的安德娜還是乖乖的站了起來。
【挪索】:(其他兩人身上都有瘴氣結晶的碎片在?在甚麼地方?)
【挪索】:「…!!!」
【挪索】:(挪索自己身上沒有?)
【MD】對【挪索】說:身上沒衣服又沾到地上的地方有一點,仔細看的話妳也有
【MD】對【挪索】說:沒那麼多和明顯
【小純】對【安德娜】說:小純拍了拍安德娜的臉,續道:「別忘了我們還有需要做的事。」
【小純】對【挪索】說:「……怎麼了?」當小純雪在幫安德娜整理的時候,小純留意到挪索的樣子有點奇怪,於是問道
【挪索】:挪索發現小純和安德娜身上明顯地沾著瘴氣結晶的碎片。由於剛才沒有得到滿足,挪索仍然在欲求不滿的狀態,可是自己跟兩人身上的瘴氣結晶相比,自己的明顯少得多。「…不好…妳們…不要再想關於情慾的
【挪索】:的事。
【挪索】:「無論待會發生甚麼事…都不要再做…在這兒。」挪索開始四顧。「不然…」挪索指向兩人肩上的結晶碎片。「瘴氣會化不開。」
【挪索】:「哈嗚…」被大動作所牽動,剛才已然進入狀態的小穴正不斷自律活動著。「我們…快走,找出瘴氣的源頭,然後離開。」
【安德娜】:(被挪索指出了,兩人會因此發現了吧?)
【小純】對【挪索】說:「....!!!」被挪索指出瘴氣在自己的身上結晶,小純也覺得很吃驚
【MD】:yep,妳們身上都沾上了一些米粒大的瘴氣結晶碎片,挪索身上的只是大一點的砂子般
【小純】對【挪索】說:「……說得是呢,不然我們也可能會變成結晶的生成工具……」說到這兒,小純的背脊亦感到了一絲寒意......
【挪索】:「不要久留…快走。」帶著比平時緩慢的步伐,挪索拉了兩人的手前進。
【安德娜】:「真的不可以了嗎...」雖然對快感仍然有著渴求,但是經過了挪索的教導,安德娜還是明白不能無時無刻都被欲望所控制著。
【小純】對【挪索】說:(飛片==/)
【MD】:妳們開始繼續向森林深處進發...
【挪索】:「不要碰到結晶…小心四周…哈呀…」一邊走,挪索就覺得氣力不斷從涼涼的下體流失著。
【MD】:暫時以推論而言,看到的結晶大小是方向是否正確的指標,但這同時代表著更大的危險...
【挪索】:(兩人都是會一直跟著挪索跑?)
【安德娜】:被拖著手當然跟著了w
【小純】:(嗯)
【MD】:在再過了半天之後,妳們終於找到可能是其中一名失蹤者的人--在一顆足以關著那人的大小的結晶之中...
【挪索】:(被關著的她現在是甚麼樣的狀態…還有在做著甚麼姿勢?)
【MD】:被關著的她似乎像是在沉睡一般捲著身體,而兩手皆是伸向自己的私處
【小純】:看著眼前的那個失蹤者,小純的第一個想法是:「結晶生成器」......
【MD】:那兒像是被結晶撐開一般開開的
【小純】:想到這一點,小純背脊的寒意愈加強烈……
【小純】:「......太過份了……」
【MD】:安德娜像著那塊結晶,倒是作出了不同的結論
【安德娜】:看著失踪者的姿勢,安德娜不自禁的把手伸向了自己的私處,但是回想起挪索的說話,安德娜的背脊升起了一陣寒意。
【MD】:(不對,這不是結晶生成器)
【安德娜】:(疑疑...那麼等GM先說)
【挪索】:「……」挪索雙腿不住的抖顫著,腰不安地轉換姿勢,以抑制著將指頭肆意塞進私處的慾望。「要快點找出源頭…」
【MD】:知力checkpls
【安德娜】笨蛋Check2D6+(+1)⇒3+5=9
【MD】:安德娜有限的魔法知識告訴自己,這不是結晶生成器,更不是瘴氣的源頭
【安德娜】:(但是有沒有其它結論?)
【MD】:但在安德娜想再進一步思索之時,結晶突然動了起來(youfailthecheck,&then找人roll對奇襲check)
【小純】:(我來吧)
【MD】2D6+(+4)⇒6+3=13
【小純】2D6+(+8)⇒2+4=14
【MD】1D6+(0)⇒5=5
【挪索】:(小純開幕hide打一次反奇襲吧)
【MD】:ok,奇襲失敗
【小純】1D6+(0)⇒6=6
【小純】:(嗯)
【安德娜】:(OOPS工展會入的Snackit快吃完了w)
【小純】:(開幕:hide)
【挪索】:(安德娜也在吃嗎w)
【MD】:妳們看到結晶似乎因為妳們身上的活性魔素而開始活性化,而且慢慢形成人型
【小純】小純的奇襲vs對方的知力2D6+(+7)⇒3+5=15
【MD】:內裹的她似乎也因為活性化而開始動起來
【MD】2D6+(+4)⇒3+3=10
【MD】:奇襲成功
【安德娜】:(而且慢慢形成人型...而小純連忙抓緊了時間躲了起來...好XD的場景)
【挪索】:(小純可以做一個freeround了)
【小純】:(對了,奇襲成功的話,是只有我一個打,還是三個人也有得打?)
【MD】:只有一個打
【挪索】:(只有小純)
【小純】:(ok)
【挪索】對【安德娜】說:(「這是殘象」=w=)
【小純】piercing+twister4D6+(+10)⇒5+6+1+2=24
【挪索】:(天地骰w)
【MD】:monstershieldformbreak,新turn,monsteriv4...
【小純】1D6+(0)⇒5=5
【MD】:但留意,overkillmonster會傷到內裹的人
【小純】:(有多少個敵人?)
【安德娜】:(挪索Check吧)
【小純】:(這兒真的要用enemyscan了)
【MD】:暫時一個
【挪索】:(enermyscan…不過現在羊的enermyscan性能應該令人很絕望…)
【小純】:(小純IV12)
【挪索】:(開幕:enermyscan,1d6+7)
【安德娜】:(安德娜IV2)
【MD】對【挪索】說:rollcheck
【挪索】enermyscan1D6+(+7)⇒6=13
【挪索】:(握拳)
【小純】:(可以在主TURN自己摸走催淫嗎?)
【MD】2D6+(+4)⇒1+2=7
【MD】1D6+(0)⇒4=4
【安德娜】:(有+7不絕望了w)
【MD】對【小純】說:youusedthecact
【小純】:(CHAT神顯靈=w=)
【小純】:(我是問挪索)
【安德娜】:(平均11VS10.5...其實勢均力敵)
【安德娜】:(要用fullround,不太值)
【小純】:(嗯......)
【小純】:(那我先做野了)
【挪索】:(那…現在挪索先喊出對方的真身吧~)
【MD】對【挪索】說:成功,hp168,def6,《堕落《純血》》《瘴氣之化身》《超甲殻》《ARMOR》《淫毒》《侵蝕攻撃》《SHIELDFORM》《ARMY》
【挪索】:(好、好硬…)
【小純】:(主教級?!)
【小純】piercing+twister4D6+(+10)⇒6+1+1+4=22
【MD】對【挪索】說:mob名:瘴氣石魔像
【安德娜】:(哇靠是主教~)
【挪索】:「是…石魔像,由瘴氣形成的…很堅硬,而且會使用淫毒、」
【MD】:mobhp-16,152left
【安德娜】:(ARMY的話安德娜就會不客氣地出範圍技了w)
【小純】:(侵蝕石魔象,有夠難打的……)
【MD】對【安德娜】說:它只是一個unit
【安德娜】:(不過最危險還是純血墮落啊w)
【挪索】:(安德娜有沒有開幕?沒有就小純入正turn
【小純】對【挪索】說:我入左正turn,打埋了......
【安德娜】:(ARMY特性是吃範兵一次當兩次嘛)
【挪索】:(羊iv9)
【挪索】對【安德娜】說:(armor減兩次?)
【MD】:當2個unit計
【MD】:忘了說,這東西似乎持有ca...
【挪索】對【安德娜】說:(啊、ok
【MD】:要知就要scan入面果個
【MD】:要知需要scan入面果個
【小純】:(好過份?!)
【挪索】coldedge+heavyattack(冰屬性)1D6+(+17)⇒5=22
【MD】:hp-16,136left
【挪索】:(剛才羊是不是count沒declare過任何cact?)
【挪索】:(啊我說cact啦)
【小純】:(過去的影像啊......)
【挪索】:(本來是打算declare白板和flashback的…不過混亂了所以最
【挪索】:最後好像沒用_)
【安德娜】對【挪索】說:(也是ARMY的效果)
【安德娜】對【挪索】說:(ARMY效果:防-6,攻擊變成範兵,被範兵打吃兩次)
【小純】:(被動:AVOID+POTENTIAL:CP1)
【挪索】:(羊:無防御,hp35-(11/2=5)=30)
【小純】:(即是要擋兩擊?)
【安德娜】:(我們只是每人吃了一擊,她吃範兵就要吃兩擊)
【小純】POTENTIAL效果1D6+(0)⇒1=1
【安德娜】:(被動:Shield,傷害[11-9]/2,HP39/41)
【安德娜】:(BS:[淫毒])
【小純】1D6+(0)⇒2=2
【安德娜】:「嗚...剛才的感覺又來了...」
【小純】:(HP:24-(11-7-1)/2=23,BS:[淫毒]_
【安德娜】:(怪物行動完了安德娜就打了~)
【小純】:「可惡……又來了……」
【安德娜】:對方的體形讓安德娜覺得只要加快速度,就可以作出兩次攻擊,激發起體內的潛能,安德娜快速的踢了魔像兩腳。
【安德娜】:空手+SWORDMASTER+AuraBlade+FlameEdge,1d6+22(火,接近戰範圍)
【安德娜】ARMY食兩倍~1D6+(+22)⇒4=26
【安德娜】:(使用CACT:<秘密的花園>)
【MD】:SWORDMASTER無用,實際上沒"另一個unit"
【安德娜】:快速的動作讓安德娜的短裙被揚起了,露出了稍微濕潤的內褲。她發現的時候,連忙用雙手把短裙按了下來。
【安德娜】:(因為有MasterGet的緣故,是直接變成範兵...)
【MD】:呀,ok...
【安德娜】:(而對方是ARMY,只要是範兵就要看作兩個Unit來吃兩擊...)
【MD】:CACT:<秘密的花園>失敗,除了自己人沒人看
【安德娜】:(後面兩人不行嗎...=3=)
【MD】:敵hp92left
【MD】:剛剛才吃完,看到有差喵?=x=;
【小純】:(小純TURN)
【MD】:round2start
【小純】PIERCING+TWISTER,BS-1D63D6+(+10)⇒2+6+6=24
【MD】:hp74left
【MD】:...wait
【MD】:3d6?
【挪索】:(有差…羊沒吃飽…orz)
【安德娜】:(剛幹完穿好衣服後,她也不一定會隨便再讓你看啦~)
【小純】1D6+(0)⇒6=6
【挪索】:(現在羊還是很可憐的水溜溜…)
【小純】:(TWISTER+2D6,BS-1D6)
【MD】:...ok,繼續
【小純】:(只要對方的IV是低過自己,DMG就可以+2D6)
【MD】:現在全員也水溜溜=3=
【小純】:(沒有聖水嗎?)
【挪索】masterget+iceedge(冰屬性)1D6+(+11)⇒3=14
【安德娜】:(挪索沒有,安德娜未用)
【挪索】:(masterget兩回攻擊)
【MD】:66left,myturn
【MD】2D6+(+4)⇒5+4=13
【小純】:(SAVINGGRACE)
【小純】:(發動CA:(SAVINGGRACE))
【MD】2D6+(+4)⇒6+1=11
【小純】:(請GM再擲一次攻擊骰)
【MD】1D6+(0)⇒5=5
【MD】:ed
【小純】:(嗯……)
【安德娜】:(很好...每人吃少一點w)
【挪索】:(羊無防御,30-(11/2)=25)
【小純】:(AVOID,HP:23-(11-7)/2=21)
【安德娜】:(被動Shield:傷害1點,HP38/41)
【挪索】:(很不錯了)
【安德娜】:(三次都是吃一點w)
【MD】對【安德娜】說:yourturn
【小純】:安德娜TURN
【安德娜】:安德娜turn:空手+SWORDMASTER+AuraBlade+FlameEdge,POTENTIAL1點2d6+22(火,接近戰範圍)
【安德娜】重創吧!2D6+(+22)⇒2+1=25
【安德娜】:囧....(小純有支援嗎)
【小純】:(SAVINGGRACE)
【小純】:(還有,你用了聖水嗎?)
【MD】:28left,新turn
【安德娜】再來一次2D6+(+22)⇒2+6=30
【MD】:18left
【安德娜】:(還沒...因為不確定接下來會不會用到)
【MD】:小心overkill
【小純】PIERCING+TWISTER3D6+(+10)⇒5+6+2=23
【小純】:差1HP?!
【MD】:1left=3=;;;
【安德娜】:(剩1XD...不過還是等羊打吧)
【MD】:overkill確定\==/
【小純】:(普攻吧)
【挪索】:被瘴氣的風暴所侵襲,挪索原本雪白的的皮膚都漲紅起來,身上冒著不自然的汗水。
【小純】:(不!羊用拳頭打吧!!)
【安德娜】:(overkill一兩點很難避免...不過還是看羊的骰子了)
【小純】:(1D6)
【挪索】1D6+(+6)⇒1=7
【安德娜】:(1d6破不了防啦...)
【小純】:(可以不用劍啊~~~)
【安德娜】:(這反而剛好w)
【小純】:(啊......對哦.....剛剛好)
【挪索】:在漸見迷糊的意識下,挪索揮出了一槌…
【MD】:《INVINCIBLE》發動
【小純】:囧?!
【挪索】:(罠か!!)
【MD】:在差不多要打倒魔像時,陣黑光把攻擊完全反彈了回去...
【MD】:一陣黑光...
【挪索】:「聖…女…」
【MD】:myturn,《FINALSTRIKE》發動
【小純】:「……卑鄙!!」
【MD】7D6+(+4)⇒2+4+5+1+5+4+1=26
【MD】1D6+(0)⇒6=6
【安德娜】:(w...)
【MD】:嘩...好粉
【小純】:(這個數......飲左佢比較好......)
【小純】:AVOID,HP:21-(26-7)/2=12
【安德娜】:(還是上次那兩味對吧)
【小純】:(現在他沒有防的……)
【MD】:yep,one&onlyone
【挪索】:(羊被動:guarding,-6,25-20=5)
【安德娜】:(被動Shield[26-9]/2=8Rounddown,HP30/41)
【挪索】:(啊、還有浸透的嗎?25-10=15)
【MD】對【安德娜】說:yourturn
【小純】:(1D6擊倒~)
【安德娜】空手無印1D6+(+3)⇒2=5
【挪索】:(要拿穿dr的修正啊~)
【挪索】:(savinggrace?)
【MD】:nodmg,新turn
【安德娜】:(1d6已經最好了,1/6機會justmade)
【小純】:(嗯.....)
【安德娜】:被突然爆發的瘴氣所嚇倒,安德娜的攻擊顯得有點軟弱~
【小純】空手無印+11D6+(+3)⇒4=7
【小純】:(點到即止==+)
【挪索】:(weldone~)
【小純】:(關節技可不是蓋的www)
【安德娜】:(justmake的獎勵是打多件?w)
【小純】:「嗄......嗄……成....成功了……」
【小純】:(耶?為什麼?)
【小純】:(囧)
【小純】:(有冇特殊效果?)
【小純】小純的不幸(?)1D6+(+1)⇒2=3
【小純】:(呼......冇事......)
【挪索】:(獎隻就是羊和安德娜打小純嗎=w=;;;)
【小純】:(原來如此......6+的話,我就成了另一隻魔像的核心……)
【小純】:(好毒啊!!)
【挪索】:(剛才讓羊打爆不就好了~)
【安德娜】:(w)
【小純】:(為什麼囧)
【挪索】:(那就可以跟羊打騙exp了~)
【小純】:「嗚......」
【挪索】:(未到boss…)
【小純】:「......啊!?我......我方才發生什麼事了?」
【安德娜】:(大家的想法呢?)
【挪索】:「沒事…剛才妳差點被瘴氣結晶的瘴氣活埋了。」
【小純】:(我prefer撤退,因為既然有人救了出來,那就以她的安全為最優先)
【安德娜】:(安德娜除了CP存量不高外,戰鬥力讓保存得很好)
【小純】:「......是嗎……」
【安德娜】:安德娜關切的看著醒來了的女性。
【小純】:「對了!!那個女孩現在怎樣了?」
【小純】:(......MacrossF?)
【小純】:「......我們是聖女,奉命來調查這兒的。」
【安德娜】:(接任務時有沒有提及失踪聖女的名字?)
【小純】:「帝皇領?你指的是......這個森林?」
【挪索】:挪索點了點頭沒說話,身子靠了在安德娜身上。
【挪索】:「不…這裏是…薔薇森林。」
【小純】:「......看來有些事必須搞清楚呢……」
【小純】:(即是多久以前?)
【安德娜】:(其實未有確切設定...不過不會太久)
【安德娜】:(大概以數年來計)
【挪索】:「帝皇領在很多年前已經因為瘴氣爆發而變成沒有人住的地方…現在的年份是xxx年。」
【小純】:「......可以,但這兒仍很危險,先離開到安全的地方再說吧。」
【MD】:「...那麼,妳們有沒有看到安她們?」
【MD】:「她們是我的同伴」
【小純】:「......除了妳之外,我們未見到有其他的人。」
【MD】:「...那麼」她想了想,之後站了起來「我必須要找回我的同伴」
【挪索】:「我們也不知道她們會不會在這。另外…我叫做挪索,她們是小純和安德娜…未請教。」
【MD】:「我叫卡娜」她召喚出了一套禮服鎧甲「是一名騎士」
【小純】:(PLAYER底力MODE中……)
【MD】:我還未開hypermode=_,=
【安德娜】:「妳是第一個我們在這裏發現的人...」 (補紀錄)
【挪索】:「如果妳真的是在這裏沉睡了xx年…我想妳也不要太急救妳的同伴…回去告訴公會妳所遇到的事…這樣會比較好。」
【MD】:「但是...我擔心安公主她...呀,不,沒事」她似乎有點臉紅
【挪索】:「安公主…」看到卡娜表情上的微妙變化,挪索繼續道。「我們也可以陪妳前進…不過要注意這裏瘴氣的影響…還還有一有危險就要離開。」
【MD】:「...說起來,妳們知道"聖王亞格斯"嗎?」她似乎是指某隻王級魔物
【MD】:「...其實,如無意外的話,我們的對手將會是他」
【安德娜】:「妳是說...這裏附近有王級魔物的存在?」
【MD】:「沒錯,在我被他打倒之前他曾經自報姓名,但王級的魔物是...?」她似乎不太明白分級,應該是時代問題吧?
【安德娜】:「王級的魔物...指的是具有壓倒性的力量...即使多名聖女一同討伐也難以戰勝的存在...」
【MD】:「那麼,他應該是王級的吧...至少他比龍難應付」
【MD】:「那麼,我想我先需要找回萊拉她們」
【安德娜】:「如果是這樣的存在,以我們的實力...跟本不可能戰勝的吧...要賭他不在這附近嗎?」安德娜帶著詢問的神情望向挪索。
【MD】:「...不過我想,我們先需要補給也說不定...」接著,突然傳來一陣肚餓聲
【MD】:(是不是撤退?)
【安德娜】:(等她們回應)
【MD】:粉人粉掉~
【安德娜】:「畢竟已經XX年沒吃過東西了嘛...」安德娜微笑著拿出了少許食物遞了給卡娜。
【MD】:卡娜露出了一點苦笑收下食物,但吃下了之後肚餓聲似乎變的更大了...
【安德娜】:(看來他們都倒下了...反正一來多少也找到點情報,二來又帶著剛救出的人,撒退吧)
【MD】:ok,收到,但中途retreatcountquestfail嗎?
【安德娜】:(看GM判斷這個任務的結果了)
【MD】:華忍忍掉...
【MD】:...應該算count失敗,cc繼續
【MD】:沒魔物烙印和魔素就是
【安德娜】:(魔素也沒有嗎@@")
【MD】:暫時一人30xp
【MD】:只是沒extra魔素
【MD】:魔素8吧?
【安德娜】:正常Count失敗就是8點了,外加SP取得的一半
【安德娜】:XP是基本(失敗20)+怪物&陷阱經驗+CP取得量
【MD】:沒有外加SP取得的一半..吧,原則上妳們沒敗
【安德娜】:(所以endgame要各player報CP/SP)
【MD】:少掉的扣起當下次bonus吧?
【安德娜】:那個魔素理解上是只要進行了糟糕行為就會產生了...就算CC也會產生的
【MD】:cp+exp自己來吧
【安德娜】:勝敗判定產生也是定番的...不過兩方的比例是比較怪沒錯
【MD】:...脫離的話迷宮會跑掉xd
【MD】:那sp/2,沒那8點吧?
【安德娜】:因為那個其實不是實物,而是在聖女體內的能量=w=
【MD】:怎也好,魔物烙印肯定是沒有,又或者是"睡魔的烙印"?xd
【安德娜】:不過這場要解釋的話,也可以說成是在瘴氣區域中停留的影響...吧
【MD】:所以魔素我不會給足的
【安德娜】:(不過即使是當作成功也有四點呢...)
【MD】:當是米粒影響吧=3=
【MD】:沒sp/2呀
【MD】:...呀不
【MD】:...怎也好,當是米粒影響也好,扣起當下次bonus也好先這樣吧
【安德娜】:(我自己的想法是不要輕易overrules...不過算了=w=)
【MD】:不,我倒是相反意見
【MD】:butwell,pause就要至少下星期,不是就當成功,我開下個session算?
【MD】:王是eventbattle
【MD】:boss是2只golem+trapxN
【MD】:其2實那隻王只是用來出storyline
【MD】:打不倒的
【MD】:實質上這次是不分勝負,rules沒judge
【安德娜】:我想應該不是pause game的了...
【MD】:不,event無敵
【安德娜】:(除非說非要戰個勝負來才行嘛...)
【安德娜】:主觀的判定成功失敗是可以的啊...因為重點不在這吧
【MD】:算了,我不想煩,count quest clear算了,反正可以多騙一次xp
【MD】:主觀的判定是失敗
【MD】:不過算了,不然真的出睡魔烙印?
【安德娜】:(如果打出關鍵一擊的魔物不存在,那麼就那一項被逼留空了吧)
【MD】:so,先打住吧,我也要睡了
【安德娜】:/
【MD】:留空烙印不也是over rules?煩...
【MD】:我先postreplay,其他之後再算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