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與重生》 - a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救贖與重生》(Session)


前言:參照上一章:《幻之森的大宅、一》

GM:
Reno


【ドGM】:在經過一片相當廣闊,並且幾乎沒有任何植物的灰色平原以後,你們來到了佩斯帕。
【ドGM】:雖然佩斯帕在這地區算是相當重要的貿易商隊中轉站,可是在進入這個同樣是灰色的市鎮時,景色卻和你們所想像的不太相同。
【ドGM】:街道上只有疏落的人們,而他們大多不是正在收拾行裝離去,就是已經在馬車上往東方的方向出城。他們的臉孔上並沒有笑容,並且大多看起來也像是失眠了相當長時間一樣。
【ドGM】:在到達佩斯帕中心的廣場以後,你們看到一名牛族的女生,站在市鎮中心之前,並且望向你們。
【ドGM】:(子爵在早一點前請你到市鎮中心迎接兩人,並且給了她們的畫像給你)
【ドGM】:(子爵給你的額外工作是帶她們到書房接受委託,然後負責帶路到大宅)
【安德娜】:(菲莉看到一個銀髮的小魔女接近中)
【安德娜】:(雖然說是小魔女,但也比152CM的牛高上一點w)
【菲莉西亞】:「請問…你是安德娜小姐嗎?」看見銀髮少女的前來,菲莉西亞主動走到她面前,與她打招呼。
【安德娜】:「啊...啊...妳好,我是魔法使安德娜!」
【菲莉西亞】:「妳好,我……咦?」剛好看見另一名羊族少女的到來,牛族少女有點忙亂的也向著她說,「那位該是挪索‧撒加斯小姐吧?」
【安德娜】:「牛小姐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難不成妳是發出任務的人?」
【安德娜】:「而且還有一位羊小姐呢...」
【挪索】:隨著牛族少女的目光,看到一名羊族女性原來也剛抵達廣場中。「是的。」她簡短的回答道。
【菲莉西亞】:「妳們好,我是佩斯帕的厄德加子爵的臨時代理人,叫我菲莉西亞就好,我是來為妳們帶路的。」
【安德娜】:「啊!好的,麻煩妳了!」
【挪索】:「請帶路。」
【菲莉西亞】:如是者菲莉西亞帶著二人走進了市政廳中。雖然菲莉西亞身穿的是見習僧侶的服飾,不像是市政廳的職員,但當中也沒有守衛阻撓她們的進入。
【ドGM】:菲莉西亞帶著你們進入了市鎮中心,並且走到位於二樓的書房。
【菲莉西亞】:「請各位稍等一下。」菲莉西亞彎了彎腰說道,然後輕輕敲門並且進入了房間。
【安德娜】:(一路上東張西望,但是有乖乖跟著。)
【菲莉西亞】:一會之後,菲莉西亞從房間出來,並且向你們再度鞠躬。「請各位進來。」說罷,她就將門拉開,並且引領兩人進去。
【ドGM】:子爵的六角形書房並不算是很大,不過組成其中四面牆壁那些放滿書和文件的書櫃,讓你們感到自己變得渺小起來。
【ドGM】:在你們的正對面,子爵背向窗戶,並且坐在書桌後方望著你們。這位年約三十並身穿黑色禮服的男子,看起來有點憔悴。
【ドGM】:……不過也比匯報時的他好了不少。
【菲莉西亞】:(照抄了前人所作的~~)
【ドGM】:「各位聖女你們好,在下是佩斯帕的厄德加子爵,這座小鎮目前的管理人,以及這次委託的委托者。」子爵從椅子上站起來說道。
【安德娜】:「厄德加子爵你好!」安德娜彎了彎腰。
【挪索】:挪索點了點頭,說了句「幸會」。
【ドGM】:「那麼,在下就不說客套話,直接進入主題了。」子爵說道。
【ドGM】:「也許冒險者工會的轉介者,或是菲莉西亞已經和你們說了,本鎮近來一直受到幻象所害,使得居民們一直也活在恐懼之中。」
【安德娜】:”耶!第一次看到真的貴族呢!緊張緊張~”
【ドGM】:「在下希望你們能夠到達森林裡的大宅,並且將幻象的源頭……」子爵望向窗外,停頓了一下後說道:「……清除。」
【安德娜】:「那麼子爵大人,幻象的源頭...要由我們找出來嗎?」
【ドGM】:「不,幻象的源頭已經大致確認了。」子爵的表變變得有點不自然。「幻象是由瘴氣所組成,而控制瘴氣生成幻象的,則是……某一隻魔物。」
【ドGM】:「只要將那隻魔物清除的話……」子爵停頓了一下。「幻象就會一同消失了。」
【安德娜】:「所以...我們的任務,就是把魔物清除了嗎?」
【ドGM】對【安德娜】說:「……是的。」
【菲莉西亞】:「子爵大人……」菲莉西亞站在一旁,欲出聲但卻自己閉上口不再插嘴說話。
【ドGM】:「菲莉西亞她曾經和那隻魔物交手過,所以……她對那魔物應該會有相當的認識。各位聖女們可以請教她。」
【安德娜】:「那麼明白了,我們會盡快把魔物清除,讓居民回復平靜的生活的!」
【ドGM】:子爵以無奈和有點悲傷的眼神望了你一眼,然後繼續向你們說話。
【挪索】:挪索一直都在子爵的言語之中聽到不協調的停頓。「先生,是不是有甚麼不想說的?」
【ドGM】:「謝謝你們,只是也請你們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子爵點了點頭說道:「在下相信各位的能力,只是這隻……魔物的力量似乎相當強。」
【安德娜】:(熱向無腦新手冒險者一號w)
【安德娜】:熱血*
【ドGM】對【挪索】說:「……在下最近精神不太好,請不要在意。」
【安德娜】:”第一次就會遇到強敵了嗎?不過我是不會輸的!”
【安德娜】:(””內是內心說話)
【ドGM】:「而且因為大宅已經被瘴氣包圍,即使各位被魔物擊倒的話,在下也不會派出任何的支援或是拯救隊的。」
【ドGM】:「這點希望各位可以體諒。」子爵向你們鞠躬。「請問還有甚麼不清楚的事?」
【安德娜】:”嗚...是這樣的嗎...如果被打敗了就要等真正的勇者出現了嗎?”
【ドGM】對【安德娜】說:「是的。詳細的情況,各位可以詢問菲莉西亞。」
【挪索】:挪索將視線移到菲莉西亞身上。「原來妳也是聖女?那麼…可以告訴我幻術攻擊是甚麼回事?」
【安德娜】:「安德娜明白了!」露出自認最有自信的笑容,安德娜對子爵舉起了姆指
【ドGM】對【安德娜】說:子爵以有點無力的微笑回應著你。
【菲莉西亞】:「那個…」菲莉西亞小聲的對挪索說,「容後路上時我再仔細一點告訴妳們吧。」
【ドGM】:「在離開本鎮後沿著廢棄道路往西走,入夜後應該就能夠到達大宅了。那麼就麻煩各位了,祝各位好運。」
【安德娜】:「那麼!我們出發了!請你我著我們的好消息吧!」
【安德娜】:等著*
【ドGM】:子爵沒有回應,只是轉頭望向窗外。
【菲莉西亞】:「子爵…我們現在就起行了,請……」臨出門外的菲莉西亞,對像子爵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挪索】:「……?」看到菲莉西亞好像有點畏怯的樣子,挪索露出不解的表情,不過她還是轉身跟著菲莉西亞離開。
【ドGM】:子爵並沒有回應你們,只是輕輕搖了一下頭。
【安德娜】:(熱血無腦新手冒險者在等著帶路)
【ドGM】:(當然,要的話菲莉也可以暫時回書房和子爵對話)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還是覺得不好意思啦)
【ドGM】:(那麼就帶她們去吧,沿路可以大家說話一下w)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一路帶著安德娜與挪索離開市政廳,「兩位小姐,請問妳們準備好出發的行裝了嗎?」
【安德娜】:(興奮的跟著,滿腦子都是被騙的小孩的幻想。)
【安德娜】:「安德娜隨時都能出發了!」
【菲莉西亞】:看著安德娜的活潑,菲莉西亞展露出溫柔的笑容。
【ドGM】:在離開了佩斯帕向西前進後,沿路的土地逐漸由灰色變成暗黃色的麥田,可是在視野範圍內,你們都沒有看到自己以外的人,甚至連動物也幾乎沒有。
【菲莉西亞】:「因為瘴氣的影響關係,我們只能以徒步前往目的地,所以我們需要儘早的出發,大家準備好的話我們就起行囉。」
【ドGM】:.
【菲莉西亞】:(GM繼續)
【ドGM】:在離開了佩斯帕向西前進後,沿路的土地逐漸由灰色變成暗黃色的麥田,可是在視野範圍內,你們都沒有看到自己以外的人,甚至連動物也幾乎沒有。
【挪索】:「沒問題,我沒有特別的行裝。」雖然這樣說,但挪索的大背包和槌子也不能說是輕盈的行裝。
【ドGM】:隨著你們越來越遠離市鎮,你們開始感受到瘴氣從西邊盡頭的森林傳來。
【ドGM】:(OK)
【安德娜】:「是邪惡的氣息...怪物就在前面了嗎?」
【菲莉西亞】:一路上,菲莉西亞向安德娜及挪索說出上一次進入大宅的遭遇,也直接提及她們的失敗與遭難。
【安德娜】:(嗯嗯...會直接說出被侵犯之類的說話嗎?)
【菲莉西亞】:(也有提及這部份)
【安德娜】:安德鄉會對菲莉西亞提及有關性的部份表示不理解。
【安德娜】:娜*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以客觀角度去描述整件事,並沒有提到當時三人的各自想法。
【安德娜】:如果沒有再特別補充說明,她會把這些東西當成壞人奇怪的行為,並表示憤怒。
【挪索】:「幻覺陷阱…和子爵的未婚妻嗎。」挪索在腦裏面盤算著敵人的生態,不過聽到最後,她還是搖了搖頭。
【安德娜】:至於那個女孩所說的很幸福,會理解成妖魔誘惑的謊言。
【菲莉西亞】:對於性的部份,菲莉西亞還是免不了地把它視為負面的東西,雖然每每說到那些部份的時候都會紅起臉上來。
【菲莉西亞】:同時間,也會不期然的摸著自己頸項上的不明頸環。那頸環怎看也不是見習僧侶服的一部份。
【ドGM】對【安德娜】說:(請安德娜進行任意判定)
【挪索】:「與受瘴氣影響的魔物戰鬥,少不免也會碰到這些事情…要保住貞潔是不容易的。」
【安德娜】沒特別說明的話就魔力吧2D6+(+7)⇒5+4=16
【ドGM】對【安德娜】說:突然,你感到腳下地底的瘴氣濃度突然升高,就像是有些甚麼怪物要從地底撲出來一樣。
【菲莉西亞】:「……謝謝…只不過我的貞操……還好啦,謝謝挪索的鼓勵啊,姊姊我覺得很開心~~」
【挪索】:「?!?!?」正當挪索還想對菲莉西亞說些甚麼時,突然地底傳來一片騷動。
【ドGM】對【安德娜】說:一條條尖銳的觸手從地底突然冒出,並且幾乎將安德娜從下而上貫穿!
【安德娜】:感到地底下的異樣,安德娜誇張的突然跳起了來。
【ドGM】對【安德娜】說:可是,在你能夠對它作出反擊以前,觸手就像是霧氣一樣,化成黑煙並且消失在空氣之中。
【ドGM】:(OK)
【安德娜】:「地地地地地底...好像有些甚麼東西耶!」安德娜誇張的叫著。
【挪索】:(啊等等,我們看不看到的?)
【ドGM】:(全都看到)
【菲莉西亞】:「安德娜!」雖然完全是遲了的,菲莉西亞看到這樣的情景,便奮不顧身的撲向安德娜。
【挪索】:「就是這樣的東西嗎…」看到菲莉西亞抱著安德娜滾得老遠,挪索看著完全沒有破土痕跡的地面。「妳們沒事吧?」
【ドGM】對【安德娜】說:隨著你被菲莉西亞撲倒,你的分身亦不其然充了一點點血,不過還是在自己的理性控制之中。
【ドGM】:(繼續)
【安德娜】:「呼...好像消失了...這就是那些幻象了嗎?」
【安德娜】對【ドGM】說:(不,安德娜是完全沒有認知的...目前為止w)
【ドGM】自言自語地說:(OK)
【ドGM】對【安德娜】說:.
【菲莉西亞】:因為緊張的關係,菲莉西亞並沒有為意到身下的安德娜的異樣變化。
【ドGM】:(繼續吧,大家也沒行動就跳到森林了)
【安德娜】對【ドGM】說:(所以可能只是出現了奇怪的感覺w)
【挪索】:(可以對觸手的位置使用enermyscan嗎?)
【安德娜】對【ドGM】說:(OK)
【ドGM】:(OK)
【ドGM】對【挪索】說:(甚至也看不到)
【挪索】:挪索踏了踏爆出觸手的位置,然後道。「是幻象,這裏甚麼都沒有。」
【安德娜】:「嚇了我一跳呢。」
【菲莉西亞】:只不過剛才菲莉西亞有提過,在大宅內卻曾被這樣的幻象確實的攻擊過。
【挪索】:挪索一把將兩人都拉起來。拍拍她們背上的灰塵。「虧妳還避得過。」
【挪索】:「如果被刺中的話…就會像妳所說的那樣吧。」挪索問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遲鈍地推倒安德娜、被挪索拍著塵土,菲莉西亞紅著臉的覺得不好意思。
【安德娜】:「呵呵...」雖然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的生活,但是頭腦簡單的安德娜沒有再去想太多。
【ドGM】:(大家還有行動嗎?)
【安德娜】:(沒有了)
【挪索】:「總而言之…我們已經進入了別人的地方…小心一點吧。」
【挪索】:(沒有了()
【菲莉西亞】:(GM繼續吧)
【ドGM】:你們一直沿著甚麼也沒有的舊道路走著,終於在黃昏的時候到達了森林的邊緣。
【ドGM】:一片一望無際的墨綠色森林,在你們的眼前無限伸延。也許是瘴氣的關係,樹幹不少都扭曲,並且顯出像是棺木的形狀。
【ドGM】:在小道的盡頭,你們看到一間藍綠色的大宅。這間大宅雖然看起來沒有甚麼異樣,可是大宅的窗戶和其他門也被觸手或是尖刺封住,只有大門稍稍被打開。
【安德娜】:「這裏有點可怕呢...但是我不會退縮的」
【ドGM】:(OK)
【安德娜】:「就是這裏了嗎?」
【菲莉西亞】:「與之前的一樣呢,因為正門被封著,當時我們只能從另一邊的墓穴進入大宅。」
【挪索】:「妳們離開的時候也是從那兒走嗎?」
【菲莉西亞】:「只不過那裡的魔物也是不容小看的。」到達大宅的前面,菲莉西亞不免緊張起來。
【菲莉西亞】:「離開時倒是從大門出去的,所以……是哦,這大概是費貝小姐刻意封著的吧!」
【安德娜】:「所以我們現在是...?」
【挪索】:「…原來如此。那請指路吧。」挪索將槌子從身上解下來。「到墓穴去。」
【ドGM】:(大門沒有封住)
【菲莉西亞】:大概是回想起之前的遭遇,菲莉西亞有點卻步。雖然理應是要進去的,大門也打開了,但動作就是遲滯了起來。
【挪索】:(啊啊對不起()
【安德娜】:安德娜也揮動了一下手上的金屬魔杖,魔杖閃過了一點微弱的火光。
【挪索】:(我改改
【菲莉西亞】:(不好意思被我誤導了……)
【挪索】:(除掉到墓穴去一句就行了)
【挪索】:「不過進去之前…可以答我嗎?為甚麼妳要回來?」挪索一面跟著菲莉西亞,一面問道。
【菲莉西亞】:「唔唔……姊姊我進去了……」菲莉西亞集中起精神,硬著頭皮的起步走了進屋子之內。
【菲莉西亞】:進去了後,菲莉西亞停下了步,但沒有轉頭過來,「……我…我想救救費貝小姐……」
【ドGM】:大宅的大廳還是和原本一樣,雖然昏暗可是還是能看到室內簡單的擺設。除了樓梯上的閣樓有一道打開了的門外,其他的門也被樹木和岩石封住了。
【ドGM】:(那請菲莉進行任意檢定)
【菲莉西亞】:「或許是我自以為是的想法,但我覺得她並不如自己所說的喜歡留在這裡的……」
【安德娜】:安德娜緊隨而入。
【菲莉西亞】1D6+(0)⇒1=1
【菲莉西亞】2D6+(+7)⇒4+2=13
【ドGM】:突然,地面冒出大量的尖刺,並且幾乎插中你的身體。
【ドGM】:可是那些尖刺並沒有碰觸到你,並且很快就再次消失了。
【ドGM】:……恍惚就是費貝給你的警告一樣。
【ドGM】:(所有人也看到)
【菲莉西亞】1D6+(0)⇒6=6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是費貝小姐嗎?!」菲莉西亞向著無人的黑暗叫道。
【ドGM】:你唯一得到的回應,就是自己叫喊的回音。
【安德娜】:「菲莉西亞妹妹,妳沒事嗎?」
【挪索】:「還是直接去問問她吧。」「安德娜,妳站中間好嗎?」看到安德娜那身打扮,挪索想起以前曾經同行的那個小小魔法師…雖然安德娜身上發出的氣質不一樣。
【ドGM】:(趁現在排一下前後吧,然後就可以往閣樓的門繼續了)
【菲莉西亞】:回過頭來,菲莉西亞帶著落漠的表情,但還是向著她們微笑起來。「我們繼續前行吧。」
【挪索】:(菲莉西亞想站前還是後?)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也是前陣的哦)
【安德娜】:(安德娜也是前陣的w)
【菲莉西亞】:(那菲莉西亞以帶隊的形式前進吧)
【挪索】:(其實三人都是前陣的…不過羊不在前陣會沒戰力的)
【安德娜】:(只會在快要被擊倒時才會退到後陣,盡力用Shield支援)
【ドGM】:(OK)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是因為責任感的關係而站了在前面的)
【安德娜】:(所以安德娜還是會在中間的)
【挪索】:「沒事嗎…?」菲莉西亞強作堅強的表情還是很容易看得出。
【安德娜】:(不過開戰大概三人同時是前/後陣)
【ドGM】:(OK?)
【挪索】:(那就當成並肩而行好了?)
【菲莉西亞】:(順便問一下,安德娜的hp是32吧?)
【挪索】:(32吧…42的話比lv2的羊還要高…)
【安德娜】:(啊是32才對)
【菲莉西亞】:(那大家上閣樓了吧)
【ドGM】:在進入那道門以後,你們到達了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的盡頭有一道黑色的門,除此之外整條路就甚麼也沒有。
【ドGM】:突然,附近的瘴氣濃度升高,而兩個半透明的人影亦浮現在你們的眼前。他們分別是一個身邨貴族服,頭髮已經開始斑白的老年男性,以及看起來不足十六歲的費貝。
【ドGM】:「費貝過來吧,媽媽要回來了。」老人說道。
【ドGM】:「真、真的嗎!」費貝高興地叫著,可是很快就疑惑地問著:「可是媽媽不是……那個……已經逝世了嗎?」
【ドGM】:「……是的,不過只要費貝努力的話,就能夠看到媽媽了喔。」
【ドGM】:「那、那麼……」費貝想了一下後就高興地叫道:「費貝會好好努力的!」
【ドGM】:說罷,兩人的幻影就手牽手,一起穿過盡頭的黑門。
【ドGM】:(OK)
【安德娜】:「她就是...費貝小姐了嗎?」
【挪索】:(費貝今年多少歲?)
【ドGM】:(大家也不知道)
【菲莉西亞】:「……是啊,費貝小姐在告訴我們她以前所遭遇的事。」
【ドGM】:(繼續的話去開黑門)
【安德娜】:「既然菲莉西亞妹妹想把她救出來的話,我們就繼續走吧。」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走到了黑門之前,猶疑了一下,便把黑門推開。
【挪索】:(繼續吧)
【ドGM】:在黑門後的,的是一個相當寬敞的半圓形房間。數行排成半圓型,並且一行比一行高的座椅和桌子,填滿了這房間的部份空間,剩下半徑約十公尺的半圓型空地。
【ドGM】:從你們剛穿過的門,倒塌了的閣樓形成一條像是斜台的路,讓你們到達空地之上。
【ドGM】:在你們的正前方約十公尺處,一座最少高三公尺的木製棺木吸引了你們的注意力。雖然蓋子緊閉,而且整座棺木也被一層冰塊封住,可是你們仍然感受到大量的瘴氣從中冒出。
【安德娜】:「只要把它破壞,就能把費貝小姐救出來了嗎?」
【ドGM】:「……為甚麼要回來呢?」只有你聽到的聲音在你的腦海響著。
【菲莉西亞】:看到曾經挑戰不果的魔物,菲莉西亞浮現出絕望的感覺,一時間說不了話。
【挪索】:「…」挪索開始分析著從棺木冒出的瘴氣成份。(enermyscan)
【安德娜】:說著安德娜就緊握著魔杖,準備凝聚著魔力,她銀色的長髮也漸漸染上了一點淡淡的紅色。
【ドGM】對【挪索】說:(請進行知力檢定)
【ドGM】2D6+(+8)⇒1+5=14
【挪索】2D6+(+6)⇒3+2=11
【ドGM】對【挪索】說:你唯一得知的是,這個棺木非常堅固,幾乎不可能直接用武力破壞。
【菲莉西亞】:強迫自己鎮靜下來,菲莉西亞對著那冰棺喊道,「費貝小姐!請跟我們回去見子爵吧!」
【ドGM】:「……給我離開,你們不受歡迎。」一道女性的聲音響起。
【挪索】:(菲莉西亞在腦袋中聽到的,跟這聲音是一樣嗎?)
【ドGM】:(一樣的)
【挪索】:(菲莉西亞有沒有話要說?)
【菲莉西亞】:「子爵大人為了妳變得很悲傷的,他還是希望妳能回去見他的!」
【ドGM】:「……」一個正常大小的木製棺木,在你們的前方冒出。同時,兩道瘴氣亦開始集中在你們的腳下。「給我離開。」
【挪索】:「看來未必有這麼簡單了、」挪索拿著槌緊盯棺木隨時備戰。
【ドGM】:(要開打了嗎?)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才要跟姊姊我離開這裡!不要再給大家麻煩了!」不知道什麼緣故,菲莉西亞的情緒變得有點反常。
【ドGM】:IV:挪索>冰棺>本能棺>安德娜>菲莉>穿刺*2
【挪索】:(開幕:assultformation)
【ドGM】:「……」你唯一得到的回應,就只是打開並露出觸手的棺木。
【挪索】:(全體iv+6)
【ドGM】:(冰棺沒打開)
【ドGM】:IV:挪索>安德娜>冰棺>本能棺>菲莉>穿刺*2
【菲莉西亞】:(不動如菲莉……)
【安德娜】:「結果還是要先打一場才能說服她了嗎?」
【挪索】:「將瘴氣消除,然後找出她真正本尊來問吧。」挪索道。
【ドGM】:(穿刺是陷阱,棺木是魔物)
【安德娜】:(魔物的排位是?)
【菲莉西亞】:「嗯,現在唯有這樣了,」菲莉西亞也準備好戰鬥,「不過大家請小心,那個冰棺非常的硬,上次我們很難才傷得到它一點。」
【ドGM】:(冰棺後排,其他全是前排)
【安德娜】:「噁心雖然不明白觸手的用途,但是安德娜還是覺得它們很噁心。
【安德娜】:「很噁心的怪物...」雖然不明白觸手的用途,但是安德娜還是露出了一個厭惡的表情。。
【挪索】:(對了…隊中是沒有專門對trap的人?)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不是)
【安德娜】:(安德娜也不是w)
【安德娜】:(打算先對付那個?)
【挪索】:(想問問穿刺外觀是怎樣的?一看就知道是陷阱嗎?)
【ドGM】對【挪索】說:(穿刺還在地底,你們只感覺到瘴氣的集中)
【挪索】:挪索似乎感覺到些甚麼,她朝著一旁的位置丟了一個肉包,然後掄起槌衝過去(追加開幕:enermyscan)
【挪索】1D6+(0)⇒1=1
【挪索】:(@@/;;;;)
【挪索】:(穿刺a@@)
【挪索】:(1點tp傷害@@)
【挪索】:(有沒有其他開幕追加@@)
【ドGM】對【挪索】說:雖然鎚擊將一點點的瘴氣驅散,可是除此之外就完全沒有效果。
【菲莉西亞】:(可以烙印解放的嗎?)
【安德娜】:(對了,兩個陷阱有沒有大型的,沒有的話應該是會有一個PC作為目標的?)
【挪索】:(穿刺的突破判定數值是?)
【挪索】:(如果任意的話羊就用知)
【ドGM】:(穿刺是任意)
【ドGM】:(穿刺分別攻擊羊和安德娜)
【ドGM】:(可以解放)
【安德娜】:(好的)
【挪索】:挪索掄起巨槌,向她所拋的肉包位置大力揮去(2d6+6(知)+2(assultformation)+1(狼耳)))
【挪索】2D6+(+9)⇒2+4=15
【挪索】:(同樣攻擊穿刺a)
【ドGM】對【挪索】說:在挪索強大的攻擊之下,大半的瘴氣也被立即驅散,可是她還是感覺到一點點殘餘的瘴氣正在蓄勢待發。
【挪索】:「這邊交給我!」挪索喚了一聲,並示意其他兩人不要接近這兩團不明的瘴氣。
【ドGM】:(安德娜回合)
【安德娜】:(其中一只指定了安德娜的話,她只有自己用突破了,其它人用支援會很慢的.)
【安德娜】主動行動:對自己身下的穿刺進行突破2D6+(+9)⇒5+4=18
【挪索】:(安德娜被target了?)
【安德娜】:感覺到自己身下瘴氣的集中的集中,安德娜集中著自己的魔力,試圖將瘴氣驅散.
【安德娜】:【ドGM】:(穿刺分別攻擊羊和安德娜)
【菲莉西亞】:(理論上陷阱一出現就是target了的)
【ドGM】:大部份的瘴氣也在魔力的影響之下被驅散。可是安德娜的腳下還是有一點點的瘴氣徘徊著。
【挪索】:(唔唔)
【ドGM】:(安德娜沒其他行動了嗎?)
【安德娜】:(沒有了)
【ドGM】:本能之棺伸出大量的觸手,並且開始向菲莉西亞襲過去!
【ドGM】:(2d6+2,侵蝕攻擊,拘束)
【ドGM】2D6+(+2)⇒6+3=11
【安德娜】:(菲莉要不要留MP,安德娜能幫忙Shield)
【菲莉西亞】:(一下的還能自己應付。)
【安德娜】:(那麼兩人需要時請說吧,安德娜的Shield值8點.)
【菲莉西亞】:(被動:《SHIELD》(11-9)/2=[1])
【挪索】:(啊…折半…)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急忙召起魔法障壁,阻擋觸手的侵襲。
【ドGM】:雖然大部份的觸手也被擋住,可是還是有少數的觸手突破防禦,並且將菲莉西亞的四肢捲起。
【ドGM】:(要用CACT嗎)
【菲莉西亞】:但不知為何,菲莉西亞發現自己的能力有點失準,讓觸手還是能乘虛而入。
【ドGM】:(另外,菲莉回合)
【菲莉西亞】:(CACT:<秘密的花園>)
【安德娜】:安德娜使用CACT:<貞潔的純情>
【菲莉西亞】:因著四肢被拉著而跌倒,讓裙子下包著羞恥之處的內褲展露在眾人面前,
【安德娜】:(等等...還是先不用)
【菲莉西亞】:儘管意識到沒有男性在場,但仍讓她覺得非常難堪。
【ドGM】:(OK)
【菲莉西亞】:回想起冰棺給予的凌辱,及被本能之棺所監禁的日子,那股恐懼感讓菲莉西亞湧出了力量來面對眼前的敵人。
【菲莉西亞】:掙扎了一下,菲莉西亞運起魔力,灌注在手中的法杖之上後,便引杖一揮打在本能之棺上頭。
【菲莉西亞】:(目標:本能棺 主動《AURABLADE》mp5、2d6+15+3-4)
【菲莉西亞】2D6+(+14)⇒4+2=20
【ドGM】:菲莉西亞強力的攻擊,使得本能之棺的木板上立即浮現出多條的裂縫。可是在觸手的維繫之下,棺木仍然保持著它原本的樣子。
【菲莉西亞】:(烙印解放了所以會有+3)
【菲莉西亞】:(到下一位)
【ドGM】:這時候,挪索和安德娜腳下的瘴氣突然成形,並且形成大量的觸手從地底冒出,並且襲向沒有防備的兩人的兩腿之間!
【挪索】:「!!」看到菲莉西亞竟然不顧一切捨身攻擊棺木,挪索不禁一驚。自從進入這大宅之後,她的情緒就好像很不穩定的樣子。
【挪索】:(挪索沒mp@@/)
【ドGM】(目標:挪索和安德娜 《多重攻擊》《七色之淫毒》《侵蝕攻撃》)2D6+(+2)⇒1+4=7
【ドGM】:(每人被插兩次,侵蝕,[催淫][乳汁][尿意][刑具]自行選擇一項)
【安德娜】:(每人只有一擊嗎?)
【菲莉西亞】:(給挪索一個防9的shield)
【安德娜】:(每人被兩個7嗎?)
【ドGM】:(每人兩擊)
【ドGM】:(嗯嗯)
【安德娜】:安德娜放3個8點的Shield,全防禦所以BS不能生效
【菲莉西亞】:(目標:挪索 被動:《SHIELD》(7-9)/2=[0])
【挪索】:(安德娜擋自己優先吧)
【挪索】:(果然是盾隊@@)
【菲莉西亞】:(共四次防,全擋下了)
【安德娜】:(安德娜能放3個,加上菲莉一個,全擋下了)
【ドGM】:(第二回合,IV:挪索>冰棺>本能棺>安德娜>菲莉>穿刺*2)
【菲莉西亞】:(開場)
【挪索】:(大家還需不需要assultformation?如果不要的話就不放了)
【菲莉西亞】:(其實只有安德娜能受惠~~)
【安德娜】:「危險!」察覺瘴氣突然形成觸手,安德娜連忙連用魔力阻擋它們大部份的侵襲,加上菲莉西亞的幫忙,兩人毫髮無傷。
【安德娜】:(其實是突破+2呢不過1d6看看有沒有辦法解決一個比較實際)
【挪索】:「好險…在那邊!」挪索指向安德娜腳下的一個位置,那兒似乎是瘴氣的核心。(enermyscan,穿刺b)
【挪索】1D6+(0)⇒6=6
【挪索】:(剛才忘了狼耳對enermyscan效果+1…是7)
【挪索】:(安德莉那個破了沒?)
【ドGM】:(現在破了)
【挪索】:(那我不開assultformation了,開幕完結)
【ドGM】:安德娜腳下殘餘的瘴氣,很快就在挪索的攻擊之下完全消失,並且回到冰之棺的冰霧之中。
【菲莉西亞】:(開幕其實只能一回用一次哦~~)
【安德娜】:得到撕索的指示,安德娜發現腳下餘下的瘴氣已經不能構成威脅,便轉頭專心的面對眼前的魔物。
【安德娜】:挪索*
【ドGM】:(挪索回合)
【挪索】:(咦是嗎?)
【挪索】:「去幫她!」見安德娜解開了瘴氣的威脅,挪索立刻向著地面再重重的敲了一下。(突破2d6+6)
【挪索】2D6+(+6)⇒1+6=13
【ドGM】:隨著大鎚落下,殘餘的瘴氣隨即被驅散,並且消失在越來越冷的空氣之中。
【ドGM】:與此同時,冰之棺開始放出大量的寒氣,並且使整個空間也鋪上一層薄薄的冰。
【ドGM】:突然,冰冷的寒氣從冰棺之中釋出,然後像是暴風雪一樣將你們重重包圍著,冰冷的空氣使得你們的身體都幾乎凍結。
【ドGM】全體,冰2D6+(+2)⇒5+3=10
【挪索】:「這…到底是甚麼…」
【ドGM】:受到魔力和寒氣的刺激,更多的觸手從本能之棺中伸出,並且襲向行動已經受到限制的菲莉西亞。
【ドGM】侵蝕攻擊,拘束2D6+(+2)⇒1+3=6
【安德娜】:Shield下了8點,腰AP6>4
【安德娜】:「好冷...」
【菲莉西亞】:(目標:冰棺 被動:《SHIELD》10-9=[1])
【ドGM】對【安德娜】說:嚴寒使得安德娜的短裙結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使得它變得脆弱起來。
【菲莉西亞】:(目標:本能之棺 被動:《SHIELD》6-9=[0])
【安德娜】:安氣的流動讓安德娜沒有握著魔杖的手拉扯著裙子,而寒冷讓她不小心稍微用力過頭了一點...
【安德娜】:(這樣會不會比較好玩w)
【菲莉西亞】:(HP:38/40、AP:8/6/1、MP:12/12、IV:0、CP:5、SP:20、BS:拘束)(目標:冰 CACT:<沒穿內褲>)
【安德娜】:空氣*
【菲莉西亞】:(更正)(HP:39/40、AP:8/5/1、MP:12/12、IV:0、CP:5、SP:20、BS:拘束)(目標:冰 CACT:<沒穿內褲>)
【ドGM】對【安德娜】說:(都可以)
【ドGM】:(還差羊)
【菲莉西亞】:雖然擋下了大部份的寒冰攻擊,但裙下內褲綁繩的部份卻因而脆裂,讓內褲順著菲莉西亞包著長襪的大腿滑了下來。
【菲莉西亞】:意識到裙子內的胯下已經赤裸裸的毫無遮掩,菲莉西亞的臉頰變得通紅,但又因四肢被拉開而不能用手去拉著裙子。
【挪索】:(guarding10-5=5,hp38-5=33)
【ドGM】:(OK@@/)
【ドGM】:(然後是安德娜和菲莉西亞)
【挪索】:挪索運動著身體抵抗寒氣,不過在薄薄的體毛上也還是染了一層冰霜。
【ドGM】:(安德娜>菲莉西亞>(第三回合)羊)
【菲莉西亞】:四肢仍被觸手附著,但菲莉西亞仍然提起灌注魔法的法杖,奮力地打撃著本能之棺。
【菲莉西亞】:(目標:本能之棺 主動《AURABLADE》mp5、2d6+15+3-4)
【菲莉西亞】2D6+(+14)⇒2+4=20
【安德娜】近戰火屬性2D6+(+20)⇒6+3=29
【安德娜】:(AuraBlade+FlameEdge)
【安德娜】:目標:本能之棺
【ドGM】:強大的魔力隨著攻擊被灌入本能之棺中,使得它在兩人的聯合攻擊之下破裂,然後起火燃燒起來。
【菲莉西亞】1D6+(0)⇒3=3
【菲莉西亞】:(本能之棺是什麼屬性的?)
【ドGM】:(怕[雷]、對[火]抗性強)
【ドGM】:隨著整個棺木陷入火海,觸手脫離了棺木,並且變回普通的麻繩,束縛著菲莉西亞的四肢。
【安德娜】:「你這魔物,放開菲莉西亞妹妹!」安德娜閉著雙眼將魔力貫注在自己的魔杖上,然後向著本能之棺...用力的敲了下去。
【菲莉西亞】:(第三回合的羊了)
【ドGM】:(不用了)
【挪索】:(不使用開幕)
【挪索】:(本能之棺是只有一個嗎?)
【ドGM】:在幻象已經全被破壞後,包圍著本能之棺的冰霜逐漸消失,剩下被冰包圍著的巨大棺木。
【ドGM】:(羊還是敲一下吧)
【挪索】:「喝呀!」身上帶著冰霜,挪索也運用起她體內的魔素,全力向本能之棺突擊。
【ドGM】:(不用燒CP也行w)
【挪索】:(目標本能之棺,主動:heavyattack補助iceedge2d6+17)
【挪索】2D6+(+17)⇒6+3=26
【ドGM】:隨著挪索的攻擊,龜裂從大鎚落下的位置開始蔓延,並且很快就佈滿整個冰之棺。
【ドGM】:隨著清脆的聲音,冰塊化成無數的雪花,灑落在整個房間之中。
【ドGM】:失去了支撐的棺木,厚重的石門緩緩落下,並且重重地著陸在地上。
【ドGM】:在棺木之中,你們看到內裡完全被觸手所填滿。
【ドGM】:(第一場戰鬥完結)

(下一篇:《救贖與重生》 - b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