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與重生》 - b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救贖與重生》 - b(Session)


(上一篇:《救贖與重生》 - a

【安德娜】:「就這樣完結了嗎...可是裏面似乎...?」
【ドGM】:(你們可以繼續互動)
【挪索】:(今天羊可能一個cact都不用@@/)
【菲莉西亞】:讓綁著四肢的繩子,隨著發揮不了作用的內褲一起鬆脫到地上,菲莉西亞全神看著棺內的觸手,「費貝……?」
【ドGM】:(OTL這次太易了嗎?)
【安德娜】:(還有第二場吧,不過這場對三人來說是易的w)
【挪索】:「本尊…還在更深的裏面嗎?」挪索看著那堆仍然在活動的觸手,心裏面有點發毛。「還是只是繩子而已…?」
【ドGM】:觸手慢慢縮回棺木之內,並且逐漸使得藏在內裡的存在顯露在你們的眼前。
【ドGM】:在重重觸手之下的,是一個白哲的少女軀體。她的身上一絲不掛,而觸手則是從四方八面纏繞著她的身體,並且不時抽插著她沒有任何體毛的下體以及後庭。
【ドGM】:在最後一團觸手縮回棺木後方以後,你們看到了軀體主人的臉孔,也就是費貝的臉。看起來應該不過二十歲的她,面無表情地以琥珀色的雙瞳靜靜地望著你們。
【ドGM】:(OK)
【挪索】:(今次跟上次不同的是有兩個dd…而菲莉西亞tune過之後消耗和dealing能力都變強了吧)
【安德娜】:安德娜使用CACT:<貞潔的純情>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的其實只是因升級多了4點,再因烙印解放而多了3點)
【安德娜】:「那些觸手...在幹甚麼?」對性事完全沒有概念的安德娜看到不時抽插著少女的觸手,突然被本能所衝擊,呆立在當場。
【ドGM】:隨著觸手的抽插加劇,透明的黏液從費貝被填滿的私處和後庭滴出,可是費貝就像是沒有感覺到一樣,只是繼續以麻目的表情望著你們。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看見觸手下的費貝之後,菲莉西亞忽然忘我地奔跑上前。
【挪索】:挪索將安德娜拉後了一步,說。「小心不要被捉住、不然…」說時遲那時快,菲莉西亞已經猛跑上前。
【ドGM】:棺木內的觸手應聲伸出,並且擋在菲莉西亞的身前,將她的身體用力往後推了一下。
【安德娜】:在呆立當中,安德娜的雙手,不知不覺的也伸向了自己的私處與後庭。
【ドGM】:「……變強了呢。」費貝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在這空間裡迴響。
【菲莉西亞】:(運動判定?)
【ドGM】:(不用,只是將她推後而已,沒有效果)
【菲莉西亞】:(挪索應該捉得著菲莉西亞的啦)
【ドGM】對【挪索】說:「為甚麼要破壞我的安身之所呢……?」費貝緩緩說道。
【挪索】:(唔…該管誰好呢…)
【安德娜】:「為甚麼...我的身體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是因為妳嗎?」安德娜自言自語道,但是雙手都沒有動作。
【安德娜】對【挪索】說:(暫時不會w)
【菲莉西亞】:(抱著菲莉西亞來與費貝對話嗎?)
【挪索】對【ドGM】說:(費貝是跟羊說還是菲莉西亞說?)
【ドGM】:(沒有,觸手在將菲莉推後後就收回了)
【ドGM】對【挪索】說:(向你們說)
【ドGM】:(另外,費貝的四肢也被藏在觸手之中)
【挪索】:雖然來不及拉住菲莉西亞,但挪索仍謹謹夠扶著被推開的牛族少女。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菲莉西亞摸著自己項上的頸環,「……妳忘記了厄德加子爵大人了嗎?」
【ドGM】:「……記得。」費貝閉上雙眼。
【挪索】:挪索站後了一步。靜靜的看著兩人的交流。
【菲莉西亞】:「子爵大人在城中等待著妳啊,為了妳的緣故,子爵大人變得非常憔悴呢。」
【安德娜】:(安德娜注視觸手中)
【ドGM】:「……這已經和我無關了。」費貝稍稍張開雙眼望著菲莉西亞。雖然如此,可是菲莉西亞還是看得到她雙眼的悲傷。
【ドGM】對【安德娜】說:觸手並沒有留意到你們,只是繼續在費貝的身體之上滑動,以及侵犯著她的身體。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沉默了一下,「費貝小姐還是愛著子爵大人的吧?」
【ドGM】:「……」費貝沒有回應。
【安德娜】:在不知不覺間,安德娜兩性的器官都變得興奮起來了,奇異的感覺讓她緊夾著雙腿。
【挪索】:「不能用口來回答,就用幻象來回答吧。妳做得到的。」
【ドGM】:費貝也沒有回應挪索。
【挪索】:「如果妳覺得沒必要讓外人去破壞妳的現在,妳沒必要給我們看妳過去的事。」
【ドGM】:「……你們不是來清除我的嗎?」費貝說著:「要的話就快點動手吧。」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啊,妳還是喜歡子爵大人的吧,」菲莉西亞再次挺起身來,一步步走向費貝所在之處,「子爵大人也在想念妳,我也在想念妳,我們都在等待著妳一起回去的啊。」
【ドGM】:「……我說過,已經太遲了。」費貝緩緩說道。同時,觸手亦從棺木伸出,並且阻擋著菲莉西亞的路。
【菲莉西亞】:「為什麼已經太遲了?能說清楚嗎?」菲莉西亞無視觸手的阻擋,語氣也強硬了起來,「不能一直都只說太遲來封閉起自己啊。」
【ドGM】:觸手構成了一道高牆,使得菲莉西亞完全不能繼續往前。
【ドGM】:「……我只是一隻邪惡的魔物而已。」
【菲莉西亞】:「費貝真的很邪惡嗎?」菲莉西亞把一隻手按在觸手牆之上,「妳在討厭自己嗎?」
【ドGM】:「……」費貝停頓了一下。「難道我對你們所造的事,還不夠邪惡嗎?」
【菲莉西亞】:這一番話讓菲莉西亞回想起以前的事起來,一個星期以來的事、在更之前的事……
【ドGM】:說著,填滿了費貝私處的觸手再次將黏液注入她的體內,並且使得部份的黏液沿著觸手流出。
【挪索】:聽到費貝的回應,挪索立刻轉而集中精神,感應著費貝身上瘴氣的真正位置,與她本體是否有著差異。
【挪索】:(enermyscan)
【ドGM】對【挪索】說:(進行檢定吧)
【ドGM】2D6+(+10)⇒6+3=19
【挪索】2D6+(+7)⇒3+3=13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展開溫柔卻悲哀的表情,「……大家都有他們的苦處,才會行邪惡的事啊。」
【ドGM】對【挪索】說:你感覺到整個棺木也是瘴氣,可是不能判斷它的確實來源。
【ドGM】:「……」費貝將視線從你們的身上移開。
【安德娜】:在兩人的對話當中,安德娜慢慢的回過了神來,回想起菲莉說過的話,她突然問道:「費貝小姐,妳這樣子覺得很幸福嗎?」
【ドGM】:「……無論如何,一切都太遲了。」她悲傷地說著:「告訴厄德加,他所認識的費貝已經死了。」
【ドGM】對【安德娜】說:「……這是匹配我的幸福。」費貝說著模稜兩可的答案。
【安德娜】:有點感到不理解,安德娜決定繼續問下去:「所以妳是想讓其它人陪伴妳嗎?」
【ドGM】對【安德娜】說:「……」費貝沒有回應,可是纏繞著她的觸手卻在動著,顯示著它們的存在。
【菲莉西亞】:「但姊姊我現在面前的費貝還活著啊!」菲莉西亞開始在拉開面前的觸手,「不要鬧脾氣了!妳就不能清清楚楚的把問題說出來嗎?」
【ドGM】:「……我就說了,我只是一隻作惡多端的邪惡魔物而已。」費貝似乎不太願意對話。
【挪索】:「這不對。」挪索也踏前了一步。「如果妳覺得虐待自己、令自己承受痛苦就可以令別人幸福的話,這是在侮辱關心妳的人。」
【ドGM】對【安德娜】說:「……不是。」費貝否定。
【ドGM】對【挪索】說:「……我不值得被關心。」
【安德娜】:「那麼...妳有辦法停止瘴氣對其它村民的攻擊嗎?」
【挪索】:「我也試過追尋著看似虛幻的幸福,令身邊的人苦苦憂心。但有人用一巴掌打醒了我。」
【ドGM】對【安德娜】說:「……不是沒有停止的方法。」費貝唸著:「把我殺死就能夠停止這一切了。」
【ドGM】對【挪索】說:費貝沒有回應。
【安德娜】:「真的只有這一個方法了嗎...」安德娜退後了一步。
【ドGM】對【安德娜】說:「你還在猶豫甚麼?在你的心目中,我只是故事書中那些邪惡怪物呀。」
【安德娜】:「但是...但是明明妳...妳明明是一個活著的人...妳跟它們不同!」安德娜的語氣十分的肯定。
【ドGM】對【安德娜】說:「……」費貝的眼神轉而變得悲傷。「這只是我欺騙你們的幻象而已。」
【安德娜】:「妳會覺得悲傷,就是最好的證明了啊!不要把自己跟邪惡的魔物相提並論!」
【ドGM】對【安德娜】說:費貝試著板起嘴臉。「你只是被我騙了而已。」
【安德娜】:(試著?)
【安德娜】:(就是拙劣得一下就看出來那種嗎?)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啊,妳再這樣困著自己的話,我們要硬來的了。」
【ドGM】對【安德娜】說:(即是雖然看似無表情,不過還是看得出悲傷)
【安德娜】:「我才沒有被騙呢...被騙的...只有妳自己吧...」
【ドGM】:「反正你們的目的也只是討伐我這隻魔物而已。」費貝說著:「來吧。」
【ドGM】對【安德娜】說:「……」費貝無視安德娜。
【ドGM】:(要開打了嗎?)
【菲莉西亞】:(破壞擋著的觸手如何?)
【挪索】:(開打吧)
【安德娜】:「真是個笨蛋...讓我來教訓妳吧!」
【ドGM】:(可以,不過不一定要開打)
【挪索】:(開幕:enemyscan+assultformation)
【ドGM】:(那就開打吧?)
【ドGM】Scan2D6+(+11)⇒1+1=13
【安德娜】:「比我還要笨的笨蛋!」
【ドGM】:(囧)
【安德娜】:(scan跟AF只能用其中一個)
【菲莉西亞】:(目的是要走到本體面前)
【ドGM】對【挪索】說:HP:125/125,防:9,魔法:《暗闇之纏繞》《魔氣》《隔離攻撃》《神鳴》《迂迴攻擊》《ALLHEAL》《DARKNESSHIT》
【ドGM】對【挪索】說:[知力]基準的效果/達成值+1[魔力]基準的效果/達成值+1《HI-MAGIC》
【ドGM】對【挪索】說:你不知道是否寄生,可是觸手和費貝的關係似乎相當接近。
【ドGM】:IV:費貝>挪索>安德娜>菲莉
【菲莉西亞】:(要突破面前的觸手陣走到費具的面前的話,應該怎樣做了?)
【ドGM】:(攻擊費貝(砍開觸手)後,劇情上就到棺木前了)
【菲莉西亞】:(那攻擊吧)
【ドGM】:「……」瘴氣開始重新集中到費貝的身上。她琥珀色的雙瞳發出微光,並且望著菲莉西亞。「不要再接近我了!」
【ドGM】:(挪索回合)
【挪索】:(攻擊目標觸手2d6+17(冰)
【挪索】2D6+(+17)⇒2+4=23
【挪索】:得悉菲莉西亞的意圖,挪索立刻揮槌將觸手轟開。
【ドGM】對【挪索】說:(費貝:111/125)
【挪索】:(ok)
【ドGM】:隨著挪索的攻擊,菲莉西亞眼前的觸手被轟開大半。折斷了的觸手快速回到棺木之中,而侵犯著費貝的觸手亦加快動作,並且將更多的黏液注入。
【ドGM】:(安德娜回合,然後菲莉回合)
【安德娜】:安德娜不再言語,貫注著魔力的魔杖敲向了觸手。
【安德娜】火2D6+(+20)⇒6+1=27
【ドGM】:(費貝:93/125)
【挪索】:(說起來…這隊真是打擊系戰隊耶@@;;;)
【菲莉西亞】:觸手縮回棺中之後,菲莉西亞便走到費具的跟前,到達能互相觸摸之處。
【ドGM】:魔力所引發的烈火將更多的觸手吞沒並燒成焦炭。也許是因為私處的觸手變得越來越暴力,費貝似乎顯出了一點痛苦。
【ドGM】:雖然走到了最接近費貝之處,可是巨大的棺木,使得你最多只能碰到她一直被侵犯著的私處而已。
【ドGM】:費貝的四肢也被觸手覆蓋並束縛著,使得你不能夠觸碰到。
【挪索】:「砍斷下面的!那是觸手和她的連繫!」挪索大喊。
【挪索】:(只能賭了><)
【菲莉西亞】:聽到挪索大叫,菲莉西亞即甩起法杖,打向侵犯著費貝私處的觸手。
【ドGM】:雖然這樣說,可是要是失誤的話,那麼菲莉西亞的攻擊就會直接命中費貝的私處或是大腿。
【菲莉西亞】:(主動《AURABLADE》mp5、2d6+15+3)
【挪索】:(要不要用potential?)
【菲莉西亞】:(先要看失誤的定位在何啦)
【ドGM】:(其實不會,只是恐嚇玩家而已)
【菲莉西亞】:(把觸手拉出來再破壞?)
【挪索】:(aurahand?)
【安德娜】:(w)
【ドGM】:(沒分別的,所以儘管做吧w
【菲莉西亞】:聽到挪索大叫,菲莉西亞即甩起法杖,運起全身的魔力,全力插向侵犯著費貝私處的觸手。
【安德娜】對【挪索】說:(請期待安德娜lv2或3吧w)
【菲莉西亞】:(主動《AURABLADE》《POTENTIALx7》、9d6+15)
【ドGM】:(囧)
【菲莉西亞】:(主動《AURABLADE》《POTENTIALx7》、9d6+15+3)
【挪索】對【安德娜】說:(あたしのこの手が真っ赤に燃えているよ♪)
【菲莉西亞】9D6+(+18)⇒2+4+6+5+4+5+2+2+5=53
【ドGM】:(血)
【ドGM】:(費貝:49/125)
【菲莉西亞】1D6+(0)⇒5=5
【安德娜】對【挪索】說:(勝利をつかめと轟き叫ぶ!)
【挪索】對【ドGM】說:(血應該是冰棺吐的哦~~)
【菲莉西亞】:(這一擊有子爵份的~~)
【ドGM】:強大的魔力隨著菲莉西亞的攻擊被注入觸手之中。完全不能抵受這種強烈攻擊的觸手,幾乎立即就被魔力吞噬了大半,亦使得費貝的下身在短時間內完全沒有觸手接近。
【挪索】:(子爵兒子的份兒~)
【ドGM】:只是,旁邊的觸手很快就重新填滿這個空間,並且以更為粗暴的方式強行插入費貝的私處,使得她痛苦地叫喊著。
【ドGM】:突然,一道金黃色的雷光從天而降,並且將菲莉西亞的身體吞沒。強大的痛楚立即填滿了菲莉西亞的身體。
【挪索】:(說起來…)
【挪索】:(可以給她的下體用shield嗎?w)
【ドGM】神鳴2D6+(+25)⇒3+6=34
【ドGM】對【挪索】說:(會被觸手接收)
【安德娜】:(確實爆partsw)
【菲莉西亞】:(是指魔法的shield吧?)
【挪索】:(應該是會被當成魔素吸收掉之類?)
【菲莉西亞】:(被動:沒有、胸AP:0)
【挪索】:(髑手有變得疏落嗎?)
【ドGM】對【挪索】說:(似乎沒有)
【ドGM】:在那一瞬間,費貝似乎察覺到些甚麼。雖然模糊得幾乎看不到,不過一滴眼淚似乎從費貝的眼睛流下來了。
【挪索】:(!!!)
【菲莉西亞】:「呀呀呀呀!!」被落雷打中的菲莉西亞,衣裙的上半完全爆了開來,劇痛貫穿全身,但仍然嘗試伸手去阻止觸手再度侵犯費貝。
【ドGM】:(第二回合)
【挪索】:(開幕:assultformation)
【ドGM】:(IV:挪索>費貝>安德娜>菲莉)
【挪索】:(可以搶過她的iv嗎?)
【挪索】:(唔…也只有羊…)
【菲莉西亞】:(讓我慢慢寫)(CACT:<乳辱>)
【ドGM】:(OK)
【安德娜】:「費貝小姐,妳明明是在悲傷啊,為甚麼妳不願意承認!即使我們不一定能幫妳,妳也應該說出來啊!」
【ドGM】對【安德娜】說:「你們幫不了我的!」費貝叫著。和剛才幾乎完全沒有感情相比,費貝的叫喊似乎混雜了悲傷和憤怒。
【菲莉西亞】:被雷爆開了上半身的衣料,菲莉西亞胸前那傲人的巨乳完全展現了在眾人面前,雷電的刺激就像在乳房內胡亂地劇烈跳動,特異的刺激讓她的乳頭羞恥的站立了起來。
【安德娜】:「妳不是壞人!只要不是壞人,就一定有辦法走出悲傷的結局的!」這個時候,安德娜表現出的已經完全是天真。
【挪索】:(主動:heavyattack,攻擊目標:棺木2d6+11)
【挪索】:「我們救不了妳,那,就自己走出來!」挪索見攻擊觸手立刻會有所填補,便轉為以打碎棺木為目標。
【挪索】2D6+(+11)⇒5+5=21
【ドGM】對【安德娜】說:「我不是壞人的話,難道你們是壞人嗎?」
【ドGM】對【挪索】說:(費貝:37/125)
【ドGM】對【挪索】說:在挪索的大鎚落下前的一刻,棺木中的觸手伸出,並且抵擋住了大鎚。
【ドGM】:「反正大家也只是騙我而已……爸爸是這樣……厄德加也是這樣……」費貝喃喃地唸著,發出微光的雙瞳繼續盯著眼前的菲莉西亞。
【ドGM】:(繼續)
【菲莉西亞】:「費貝小姐!請不要放棄!姊姊我現在要來救妳……」菲莉西亞一邊破壞棺內的觸手,一邊讓自己身陷棺內。
【安德娜】:(費貝還是神嗚嗎?)
【ドGM】:觸手一邊緊緊包裹著費貝,一邊盡力將菲莉西亞推出去。
【ドGM】對【安德娜】說:(嗯嗯)
【菲莉西亞】:(安德娜完成了行動了?)
【ドGM】:(還沒)
【安德娜】:「即使被大家所欺騙,也不能放棄自己啊!」安德娜含著淚,奮力的再作出攻擊。
【安德娜】:Aurablade+FlameEdge+2CP
【安德娜】火4D6+(+20)⇒6+4+3+6=39
【菲莉西亞】:(呃)
【ドGM】:(費貝:0/125囧)
【ドGM】:(唔,不是)
【ドGM】:(費貝:7/125)
【安德娜】:(這樣接下來菲莉不粉骰就可以了)
【安德娜】:(啊..粉骰也不怕了,請表演吧)
【ドGM】:烈焰再次將觸手吞噬,並且將更多的觸手燒成灰燼。可是,這也使得剩餘的觸手更加用力地抽插著費貝,使得更多的黏液隨著她的慘叫聲溢出。
【菲莉西亞】:在安德娜與挪索的助攻下,菲莉西亞乘著觸手的空檔,奮力一躍,擁抱著費貝。
【ドGM】:雖然菲莉西亞成功擁抱著費貝,可是身邊的觸手卻很快就將她們重重包圍,並且試著將兩人拉開。
【菲莉西亞】:「沒有騙妳!姊姊我是為了救費貝而來的!」
【ドGM】:「……!?」也許是被菲莉西亞突然的行動嚇到,費貝只是睜大雙眼,毫無反應地被抱著。
【安德娜】:(放兩個1出來都有16度,遵例擲一下吧w)
【菲莉西亞】:「費貝就跟著姊姊我一起走吧!」
【挪索】:(這段我覺得先跑role比較好…)
【ドGM】:(先寫一下怎清掉剩下的觸手吧)
【ドGM】:(也可以)
【挪索】:(反正要用的話…說全身aurablade狀態也可以>w<)
【ドGM】:「……那麼,『姐姐』那晚在和厄德加做甚麼呢?」費貝說著,同時伸手將菲莉西亞推開。
【ドGM】:也許是已經到了極限,觸手們在最後一次將大量的黏液注入費貝的身體以後,就像是被魔力吞噬一般化為白色的光芒,並且消失在空氣之中。
【ドGM】:同時,巨大的棺木也像是積木一樣土崩瓦解,並且在將兩人隔開以後粉碎並倒到地上。
【ドGM】:身上已經沒有觸手拘束的費貝,有點不穩地站在地上,並且和菲莉西亞她們保持了約五公尺的距離。
【菲莉西亞】:「費貝!!」菲莉西亞不顧一切的衝過去,緊緊抱著費貝。
【ドGM】:「別過來!」說罷,一道雷擊落在兩人之間,將她們隔開。
【ドGM】:同時,費貝亦蹣跚地往後退了數步,讓她們的距離變遠。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不顧被雷擊中,硬是要抱著費貝。
【ドGM】:在觸碰到費貝的那一刻,另一道雷擊落在兩人的身上,強行將菲莉西亞擊開並打倒在地上。
【ドGM】:……相對地,費貝在被擊中時亦發出了慘痛的叫聲。
【菲莉西亞】:「妳想怎樣對我也沒關係!但子爵一直都叫著費貝的名字啊!」
【ドGM】:「不……不要過來……」費貝一邊喘息一邊叫著,透明的黏液隨著她往後退,從她的私處不斷漏出。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掙扎起身後,仍然執意走過去費貝之處。
【ドGM】:「不要再說了!」費貝大聲叫著,雷擊同時落在兩人之間。「要是這樣的話,那麼他為甚麼會對你做了那種事!」
【挪索】:挪索趕緊走上前,扶起被轟倒下來的菲莉西亞。
【ドGM】:「一切也是謊言……爸爸也是這樣……厄德加也是這樣……你們也是這樣……」
【菲莉西亞】:「…………」這個時候,菲莉西亞忽然想通了,「這是因為費具妳對子爵大人的思念的緣故啊。」
【ドGM】:「……」費貝只是繼續盯著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雙手扼著自己的頸環,「這個,這個就是妳的思念,是這個讓妳的思念傳給了子爵大人。」
【ドGM】:「……」費貝的表情變得有點怪異。「你不會認為,我會天真得相信這種話吧?」
【菲莉西亞】:「費貝給我的這個頸環,讓我為妳傳達了妳對子爵大人的心,所以子爵大人才會把我當作費貝……」
【ドGM】:「不要再說了!」費貝掩著雙耳叫道:「我不想再聽這種謊話了!」
【菲莉西亞】:「所以子爵大人沒有說謊,他仍然是愛著費貝妳的!」
【ドGM】:說罷,更多的雷擊落在兩人之間,並且在地上擊出坑洞。
【菲莉西亞】:「我也是為了妳,才回來這裡的!」
【安德娜】:「唉呀呀...怎麼突然會變成情愛故事的...」安德娜在眾人的後方,用小得沒人聽見的聲音抱怨著。
【ドGM】:「你們是為了殺死我而來的,不是嗎!」費貝轉而向其餘兩人叫道:「那麼就快點動手吧!我已經不想再被騙了!」
【安德娜】:「吶吶...我們才不是壞人呢...妳也不是。」安德娜只是這樣回應著。
【ドGM】:說著,費貝張開雙手,讓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毫無防備顯露在你們的眼前。
【菲莉西亞】:趁著這個空檔,菲莉西亞奮力撲向費貝身上。
【安德娜】:「雖然我還是不太懂,但是總覺得妳們比我還笨呢...」
【ドGM】:一道雷擊正正落在兩人身上,使得菲莉西亞撲了個空,並且被拋到費貝的後方。
【ドGM】:……也使得三人剛好包圍著她了。
【菲莉西亞】:(順便)(HP:39/40、AP:0/0/1、MP:12/12、IV:0、CP:1、SP:23、BS:)
【ドGM】:.
【安德娜】對說:「能強行抱走嗎?」
【安德娜】對說:(囧?)
【菲莉西亞】:被雷擊得異常狼狽的菲莉西亞,全身破爛並沾滿塵土,但還是儘力一步一步的接近費貝。
【ドGM】:「……」費貝一步步往後退著。
羊@firefox:挪索皺著眉,但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菲莉西亞】:「費貝啊……」
【安德娜】:「要強行把她抱走嗎?」頭腦簡單的安德娜,只想到比較直接的方法。 (補記錄)
【ドGM】:「……不殺了我的話,幻象就會持續了。」費貝轉向兩人叫道。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還是鍥而不捨的,走過去要用雙臂捉著費貝。
【安德娜】對羊@firefox說:「但是她正在退向這邊呢...」安德娜稍稍的想要走到費貝的背面把她抱著,但是卻被突然轉過來的費貝嚇了一起。
【ドGM】:費貝向前走著,並且避開了菲莉西亞。
【安德娜】:嚇了一跳*
【安德娜】:(變成小孩子鬧脾氣了 囧)
羊@firefox:「如果妳真的想死的話,我可以成全妳。」
【ドGM】:「那就快點動手吧。」費貝轉身走向挪索,並且雙開雙臂等待著。
羊@firefox:「不過我行使勝利者的權利。妳告訴我妳成為魔物的原因。」
【ドGM】對羊@firefox說:「……」
【ドGM】對羊@firefox說:費貝垂下了雙手,並且低下了頭。
【菲莉西亞】:(要菲莉西亞先暈倒在一旁嗎?
【ドGM】:(菲莉西亞先在一旁看吧)
【ドGM】對羊@firefox說:「……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媽媽就逝世了。」
【ドGM】對羊@firefox說:「我的爸爸……」費貝停頓了一下。「他很愛媽媽,也想媽媽回到這個世上。」
【ドGM】對羊@firefox說:「他聽說過……瘴氣能夠創造出生命。」一滴滴剛才被注入的黏液,繼續從費貝的私處漏出。
【ドGM】對羊@firefox說:「可是為了讓媽媽的靈魂能夠回來,一定要有人作為媒介。」費貝將雙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
【ドGM】對羊@firefox說:「所以,爸爸就把我放進本能之棺……希望能夠讓媽媽復活。」費貝重新抬起頭,並且以悲傷的眼神望向挪索。
【ドGM】對羊@firefox說:同時,一滴滴的眼淚亦從金黃色的雙瞳漸漸流出。
【安德娜】:「但是後來...有成功嗎?」安德娜在這個時候插上了嘴。
【ドGM】對【安德娜】說:「……」費貝搖了搖頭。
羊@firefox:「………所以妳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
【ドGM】對羊@firefox說:「……是的。」費貝望著挪索,並且重新張開雙臂。
羊@firefox:「那麼,伯爵他本人呢?」
【ドGM】對羊@firefox說:「……爸爸在瘴氣爆發時去世了。」費貝唸著:「那是因為我才會發生的呢……」
【安德娜】:「這不能算成妳的過失吧...這樣看來,不是任何人的錯呢...」
【菲莉西亞】:(安德綁借個肩膀來搭搭)
【ドGM】對羊@firefox說:「要是我中用一點的話……爸爸就不用不斷增加魔素……也就不會爆發了……」費貝斷斷續續地唸道,並且望向挪索。
【ドGM】對羊@firefox說:「……請你快點動手吧。」
【安德娜】:「笨蛋...費貝其實很善良呢...妳叫我們殺死妳,我們怎麼下得了手...」
【安德娜】:「一定還有方法的...」
【菲莉西亞】:(想問問其實GM還有沒有想過其他的end法的?)
【ドGM】對【安德娜】說:「我已經不是費貝了。我只是看起來像是費貝的魔物而已。」
【ドGM】:(這要看角色的反應如何,雖然要說服費貝很難,不過不是沒可能的)
【菲莉西亞】:(忽然有點想用「肉體語言」呢。)
【安德娜】:「這樣子的費貝,要說像是魔物才是騙人的吧!妳在是這裏最善良的人呢。」
【ドGM】:(用吧w)
【菲莉西亞】:(另外擔心的是,方法不斷的轉換,會不會讓劇情看起來很奇怪?)
【ドGM】:(不會啦,因為菲莉是在用任何方法試著拯救她的)
【ドGM】對【安德娜】說:「……」一道雷擊落下在安德娜的眼前。
【菲莉西亞】:(要巴掌還是要推倒了?)
羊@firefox:「那好。我現在就給妳解脫。」挪索放下了巨槌,活動了一下手指骨骼。「不過如果妳是認同妳父親讓母親復活的行徑的話,妳是最沒資格責怪子爵的人。」
【安德娜】:「而且劇本也不對呢...被魔物囚禁著的千金小姐應該乖乖的被救走才對呢。」
【ドGM】:(先讓羊不會殺掉費貝再決定吧)
【ドGM】對羊@firefox說:「……」費貝沒有回應,只是張開雙面迎向挪索,並且閉上雙眼。
羊@firefox:(anyonewannastopme?)
【菲莉西亞】:《保護》
【安德娜】:「如果是魔物的話,就會直接打到我的身上了。」即使是安德娜,也看得出費貝沒有傷害別人的意願。
羊@firefox:「菲莉西亞。」挪索看著眼前想保護費貝的人。「讓她早點得到解脫比較好。」
【菲莉西亞】:「挪索小姐……」菲莉西亞並沒有想到什麼好的辯解方法,就只是站在她們兩人之間。
【ドGM】:「……」費貝張開雙眼,並且望著菲莉西亞。「請不要這樣……我不值得你這樣做。」
【菲莉西亞】:「我沒有挪索小姐那麼聰明,也不知道該怎樣才能拯救費貝,但我就是希望費貝能真正獲得幸福,才再次回到這裡來的!」
羊@firefox:「好。那妳回答我。如果妳的處境跟她剛好倒轉的話,妳會怎麼辦。」
【ドGM】:費貝望著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我不知道…我不想放棄希望……」
【菲莉西亞】:(知力1好像不適合雄辯的說。)
【ドGM】:(單純的感性有些時候會比大道理更有效)
羊:(唔呀…其實也不一定雄辯啦~~有些很直接的心意也可以說出來嘛~~)
【安德娜】:「如果是我的話,我一定會乖乖的被救走的...可惜如果我被抓走的話,大概也沒有人會來救吧。」
【菲莉西亞】:(其實還是覺得有點情報不足……費貝這個狀態還是會弄出廣域幻象的吧?)
【ドGM】:(是可能的)
【菲莉西亞】:「但是…但是…我也希望不要死的!」
羊:「希望…需要自己爭取的。不是光等就會有。」似乎是熱完了身,挪索重新背起她的大槌。
【ドGM】:「……那麼告訴我,即使我繼續生存又怎樣?」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轉過頭來,「費貝真的想……不不,是的,這是姊姊我自己的自私。」
【ドGM】:「……」費貝以悲傷的眼神望著菲莉西亞。「為甚麼呢?」
【菲莉西亞】:「我喜歡子爵,也喜歡費貝,所以姊姊我希望妳們兩人都能獲得幸福,那我也會覺得幸福。」
羊對【安德娜】說:「放心,安德娜有事的話,我會來救妳。不過妳得要讓我救。」
【ドGM】:「……我不值得的。」費貝唸著,並且望向挪索,示意她快點了結這一切。
【菲莉西亞】:「這個不是妳能決定的啊!」菲莉西亞叉著脹,「姊姊我就是希望妳能幸福快樂的,至少要沒有遺憾地過完自己的人生。」
【菲莉西亞】:叉著腰
【ドGM】:「……」費貝眼角含淚望著菲莉西亞。「我只是不想再痛苦下去而已……我已經不敢再奢望任何事物了……」
【安德娜】:「真的好笨耶!妳一直不值得不值得的,是在說在為了妳努力的大家,還有在為妳擔心的子爵通通都是笨蛋嗎?」
【菲莉西亞】:「所以,姊姊我會幫妳一起找尋解決的方法,不放棄希望的話,總會找到方法的。」
【ドGM】:「可是……我做了很多不能彌補的事……一切都太遲了呢……」淚水再次從她的雙眼漸漸流出,並且滴落在地上。
【安德娜】:「那麼妳還要再錯下去嗎?如果覺得做錯了,就好好的活著補償還能補救的東西吧!妳的命不是妳自己一個人的。」
【菲莉西亞】:「姊姊我呢,子爵大人呢,大家呢,都會幫妳一起去彌補的。」菲莉西亞抱著費貝。
【ドGM】對【安德娜】說:「可是這是不可能彌補的……」
【ドGM】:微弱的電流穿過菲莉西亞的身體。「……」
【ドGM】:「為甚麼……要這麼關心我呢……」費貝嗚咽著說:「我明明只是一隻魔物呀……」
【菲莉西亞】:「那是因為妳是費貝啊,」菲莉西亞輕聲的說,「姊姊我也不知道,喜歡是沒有原因的吧?」
【ドGM】:說到這裡,費貝已經壓抑不住眼淚,使得淚水不斷滴落在菲莉西亞的肩上。
【ドGM】:「可是……厄德加不會接受我的……」費貝試著推開菲莉西亞。
【安德娜】:「像我這樣遲鈍也知道,子爵還是需要妳的啊!只要回到他的身邊就可以了。」
【菲莉西亞】:菲莉西亞不讓她掙脫,「子爵大人不會忘了妳的,他不接受妳的話,姊姊我會想辦法讓他接受妳的!」
【ドGM】:「真……真的嗎……」費貝的說話已經變得模糊起來了。
【菲莉西亞】:「子爵大人真的很喜歡妳的啦。」
【ドGM】:「可……可是我現在這樣……」
【菲莉西亞】:「沒問題的!有問題的話我們再想辦法也不遲不是嗎?」
【ドGM】:「可是……」
【菲莉西亞】:「不要再“可是”了!」菲莉西亞拍著費貝的後腦,「前路就是踏出了去再算的,不踏出去的話就解決不了問題的啊。」
【ドGM】:「……」雖然眼淚仍然繼續流著,可是費貝的臉上重新露出了微笑。「也許姐姐說的是真的呢……」
【菲莉西亞】:「姊姊我不會騙妳的啦。」
【ドGM】:「……嗯!」費貝輕輕點了點頭。
【菲莉西亞】:「那麼,」菲莉西亞轉過頭看著挪索與安德娜,「妳們覺得我們應該怎麼辦了?」
【ドGM】對羊說:費貝從菲莉西亞的懷抱暫時脫離,並且走到挪索的面前。
羊:當兩人回頭看向原本在當劊子手的挪索時,卻發現她跟安德娜已經在一旁大口吃飯團大口喝水了。「唔呣?」「嗄啊?」
【ドGM】對羊說:雖然沒有說話,不過她對挪索彎腰鞠躬一下。
【ドGM】:費貝站在菲莉西亞的身旁,並且等候著她的決定。這時候,她們才發現原本裸體的費貝,身上已經披上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而菲莉西亞的服裝也回復完好了。
羊:挪索對費貝點了點頭,舔了舔手上的飯粒,就站起身來。
【安德娜】:(那天子爵的不安,其實是收到了來自法塔的死亡恐嚇,甚麼都不吃其實也是這個原因 大噓)
【安德娜】:「啊啊...可以要走了嗎?」
【ドGM】:費貝點了點頭。
【安德娜】:「那麼大家出發了!千金小姐也救到手了,任務大成功!」
【菲莉西亞】:(忽然間想,費貝有多高?)
【ドGM】:(145)
羊:挪索看著安德娜亢奮的樣子,微微一笑,便跟著他一道先行了。
【安德娜】:安德娜的年齡我沒填...我不想填違心的東西上去w
【菲莉西亞】:「費貝,我們一起行吧。」菲莉西亞向費貝伸出了手。
【ドGM】:費貝點了點頭,然後牽著菲莉西亞的手。
【ドGM】:在回到市政廳後,你們回到了子爵書房的門外。
【ドGM】:在你們進去時,子爵也是坐在書桌後等待你們。可是在費貝也一同進來的那一刻,他幾乎立即站起來,並且以不敢相信的眼神望著費貝。
【安德娜】對羊說:(會間中提一提直到有人回答或者被明確拒絕...應該是這調子)
【ドGM】:「費、費貝,真的是你嗎?」子爵立即走到她的面前,並且緊緊地抱著靦腆的費貝。
【ドGM】:費貝微笑著擁抱子爵,並且望向對方,然後輕輕地接吻著。
【菲莉西亞】:「好了好了,我們就出去避避吧。」菲莉西亞輕聲的與挪索與安德娜說。
【ドGM】:「請各位稍等。」子爵暫時放下懷中的費貝,然後兩人一起望向你們。
羊:「菲莉西亞…」挪索似乎有點擔心的看著她。
【ドGM】:「在下……真的不知道該怎樣感謝你們。」子爵笑著說:「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話,希望你們能夠暫時留在敝鎮數天休養一下吧。」
【菲莉西亞】:忽然被子爵叫著,本來準備離開的菲莉西亞卻忽然不知怎樣回頭的好。
【ドGM】:說罷,子爵向你們鞠躬,而費貝亦微笑著點頭。
【安德娜】:「那麼謝謝了!這幾天我不會客氣了哦~」
羊:挪索拍了拍菲莉西亞的肩膀,然後對子爵說。「謝招待。」
【菲莉西亞】:大概呆了一下,菲莉西亞轉過頭面向他們,微笑著,讓另外兩人代她回答子爵。
【ドGM】:-章節完成:成功-
【ドGM】:請各位報告獲得的CP和SP@@/
【安德娜】:使用CACT:<貞潔的純情>CP2SP2
【ドGM】:大家也獲得:名聲1,全部PC人脈,費貝人脈,子爵人脈
羊:使用cact:無
【ドGM】:【挪索】CP:0 SP:0 EXP:54 魔素:4
【ドGM】:【安德娜】CP:2 SP:2 EXP:56 魔素:5
【菲莉西亞】:<秘密的花園><沒穿內褲><乳辱>(懷孕)cp:8sp:4
【ドGM】:【菲莉西亞】CP:8 SP:4 EXP:62 魔素:6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