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ir et Blanc‧一》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Noir et Blanc‧一》(cc)


參與角色:
嘉露兒
艾婭

相關篇章:
《送牛奶的男孩‧一》(cc)

背景:

艾婭當守衛的最後一天,早晨時間,嘉露兒說日來接應艾婭準備之後在瘴氣研的工作。

【嘉露兒】 「咦?艾婭收到了什麼啦?」這時才姍姍來遲的嘉露兒出現在艾婭的後頭。
【艾婭】看著牛車駛去的艾婭回過頭來,回應著嘉露兒:「是嘉露兒啊,早上好,這是那位少年送我木彫刻,看來是某人的人像....」艾婭嘗試辨認出小木牌的臉孔,可是看來似乎是不可能的....
【嘉露兒】「人家送的東西要好好保存啊,」嘉露兒從身後拿出了一個小籃子出來,裡面有四瓶果醬,「這個是給妳的轉職禮物。」
【艾婭】在同一時間收到兩個人為自己所準備的禮物,雖然不是很特別的東西,不過艾婭的心裡充滿著甜美的感覺「真是感謝你呢,嘉露兒。」艾婭會心的微笑著... 這對旁人來說是有點誇張....
【艾婭】「雖然說人家送的東西要好好保存... 但是果醬也不能放太久呢,待會吃早餐時一起吃吧。」艾婭笑著和嘉露兒說。
【嘉露兒】 「食物的話就要好好保存到肚子中啊,」嘉露兒笑著的托了一下眼鏡,「可不要讓它們變成七彩果醬。」
【嘉露兒】 「雖然是不能放太久,但還是能放一陣子的,一會就先開芒果的那瓶果醬來試試吧。」
【嘉露兒】 四瓶果醬分別是芒果、草莓、藍莓及蜜桃,能一目了然是因為瓶子上貼著畫了該樣水果的圖,而那些圖與那些研究紀錄用圖沒什麼差別。
【艾婭】「芒果,聽你說是遠東來的水果啊,不知道是甚麼的味道呢。」看著嘉露兒精心製作,精美的用小籃子剛好的裝著四瓶果醬,艾婭真的不捨得就這樣吃掉....
【艾婭】「話說,你何時學會做果醬的啊?」艾婭好奇的問嘉露兒
【嘉露兒】 「前陣子向研究書借了一堆草藥書回家,不知為何會夾著了一本食譜,便拿了來作睡前書看。」
【嘉露兒】 「不像徹斯特圖那邊,呂塞的水果賣的便宜得多,而剛好身邊又有器材,便買了一堆水果自己弄來看看。」
【嘉露兒】 「那個芒果的甜美,可是會讓人不想再回去徹斯特圖的啊。」
【艾婭】「那待會就真的要嘗試了。唔,聽說如果要成為別人的好妻子,怎樣做吃的技巧的也一定要學好沒錯呢。」
【艾婭】「草藥書中夾著了食譜,可能是某種預兆呢。」
【嘉露兒】 「上次在某個前輩房中的書堆找醫學書時,也夾了本格鬥技的書,也試過借哲學書時借到了笑話集呢。」
【艾婭】「也對,可能只是因為書本雜亂無章的亂放了....」艾婭想了一會,果然看到嘉露兒就會令自己放鬆,連工作和禮貌也忘記了....
【艾婭】「啊,對呢,今天要麻煩你為我轉職的事到來了,天氣也有點冷,先回到公社裡面慢慢說吧,也要讓我給你熱茶。」
【嘉露兒】 「真的很冷啊,妳看我的手指也冷得發白了嘛。」嘉露兒把她那原本就已經白得異常的手掌伸到艾婭的面前,開玩笑的說。
【艾婭】「對不起呢。」艾婭二話不說的用自己溫暖的雙手把著嘉露兒的手掌,然後再放到自己頸胸前,嘗試令她的雙手溫暖過來「待會讓我泡些溫茶招呼你吧。」
【艾婭】艾婭她肯定是誤解了些甚麼....
【嘉露兒】 「不是啦,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嘉露兒把臉別過去一邊,不想讓艾婭看見她這一刻的表情,「但我也想快一點到艾婭的家,一起吃早餐呢。」
【嘉露兒】 「與徹斯特圖的風雪相比,這樣的天氣才不算得是什麼。」嘉露兒說著,同時也拉一拉自己的那件白色厚身斗篷。
【艾婭】 看著嘉露兒,就如看著帛白色,如雪霜般純結的漂亮少女,「徹斯特圖之象牙」這個稱號看來真的是名不虛傳。
【艾婭】 「嗯,為甚麼一開始我會讓你暫在這兒呢,自己就是不懂何謂對客人的殷勤....怎樣也好,先進來吧,嘉露兒。」拖著嘉露兒的手,艾婭帶領她回到自己在公社下層的房間內。
【艾婭】 艾婭的房間就在守衛室旁邊的小房間內,這房間是一個狹小的空間,裡面放滿厚重的書本,雜物,也有一兩瓶牛奶放著,房間內只有一個小型的小油燈作照明,東西還算是放得還整齊,清潔的被舖也散發出被舖也散發出淺淡的花香味。
【艾婭】 從隔壁的守衛室拿了些麵包,乳酪,茶具,溫水,和自己的茶葉,簡單的弄了一個早餐讓嘉露兒享用。
【艾婭】 「空間不太寬闊,請嘉露兒先屈就一下呢。」
【嘉露兒】 「我喜歡這種隨意的空間,每一處都表現出主人的靈魂所在呢。」嘉露兒悠悠地拿起茶杯,閉起眼細心品嚐寒天中貼心的熱茶。
【艾婭】 「還算是一個安樂窩了,不過一般人住在這樣的空間,一定會抑鬱下來呢。」艾婭把嘉露兒的果醬抹到一片麵包上,放到她的碟子上,然後為自己同樣的做了一片。
【嘉露兒】 「“不能獨居也不應獨居”,是說那些喜好走在人群之中的人,給他們再大的房間一個人住也是會抑鬱起來的。」嘉露兒看著杯中的茶,「這個香味…是什麼茶葉來的?」
【艾婭】 「茉莉花花瓣加上蘋果、山楂等果干製成的北大陸药茶....」艾婭拿起繫在裝著茶葉袋子上的標籤讀著,是那種"有花無茶"的北方人茶。
【艾婭】 「唔.... 本來想買真的茶葉,為甚麼我會買了這樣的東西的。」艾婭看來是對茶沒有甚麼研究,或者根本就是不講究...
【嘉露兒】 「但這個清香的味道也很有艾婭的感覺,會讓人煥然一新呢。」說著,嘉露兒已經喝下了半杯茶。
【艾婭】 「很有我的感覺嗎...」艾婭自己也嘗了一口,是那種花香太盛,強得有一點令人感到澀酸的味道.....看著嘉露兒把餘下的茶喝完,艾婭就問「那嘉露兒感覺的味道,會是怎樣的呢?」
【嘉露兒】 被這樣一問,嘉露兒陷入了沉思的姿態中,「我嗎?…是白開水嗎?還是前天的五十三號?又或者是消毒酒精?……」
【艾婭】 「嘻。」聽著嘉露兒的解答,艾婭亦從心裡笑出來「除了白開水之外,其他的也不能喝啦。」
【嘉露兒】 長期感受著艾婭光華四射的魅力,嘉露兒倒是會忘了自己的性別,就像艾婭能補足到自己的不足之處。
【艾婭】 「如果讓我形容呢,不就是這樣嗎?」艾婭給嘉露兒再添一杯熱茶,不過這一次,也加入了一定分量的牛奶和一點黃沙糖在熱茶裡面。
【艾婭】 那是一種在濃郁的奶油香甜味中加上清淡的撲鼻花香的味道....澀酸的味道完全被香甜味蓋過了
【嘉露兒】 接過艾婭給的茶,嘉露兒有點不解的聞著那甜甜的香味,卻也讓她精神為之一振,立即嚐了一口。「這…很好喝呢!」
【嘉露兒】 「艾婭很厲害呢!我完全不知道茶與牛奶可以有這個喝法的!」
【艾婭】 「嗯,嘉露兒喜歡就好了,濃郁甜美中帶清淡的香味就是嘉露兒的感覺呢,就像我每一次見到你的感覺。」艾婭心裡很感激嘉露兒對自己的照顧和關懷,她只希望著自己的心意可以就此傳達到嘉露兒的心裡
【嘉露兒】 「怎會呢…我…」被艾婭這樣的形容下,嘉露兒害羞的微微低下頭,嘴唇還貼著杯子,「這茶…也有艾婭的味道呢。」
【艾婭】 「嗯,那個是缺陷的味道呢,只有強烈不實的,令人的舌旁澀酸的味道...」艾婭說到這兒亦不禁苦笑起來「不過這不重要,最重要是有嘉露兒在,如果沒有你,我可能還會是一年前那樣封閉著自己。」
【艾婭】 「我很感謝你,只想讓你知道,如果你有需要我的時候,我也會在你身邊的,我承諾妳了。」
【嘉露兒】 「…我才要感謝艾婭呢,」嘉露兒臉紅起來,「有著艾婭給予我的勇氣,我才會學會走出學院,學會要親身去接觸這個世界的。」
【艾婭】 「嗯,這兒真的充滿了令人面紅耳赤的氣息呢。」看著臉紅起來的嘉露兒,艾婭亦不知道怎樣回應,而最後,她選擇了在嘉露兒泛起的紅暈的臉上輕吻了一下。
【嘉露兒】 艾婭這個直接的舉動讓嘉露兒的臉變得更紅了,「婭…艾婭這…呀,我失禮了…」嘉露兒挺直了腰,讓自己覺得有在冷靜下來。
【艾婭】 雖然感激之情是要表達,但是艾婭亦不希望自己做得太過火,她對著嘉露兒微笑著說「之後的日子,艾婭也要受你的照顧了。」
【嘉露兒】 「我才要受妳的照顧呢,」嘉露兒稍為把身子靠著艾婭,「就像這杯茶一樣。」
【艾婭】 「如果你喜歡,不單止是奉茶,任何的事我也樂意為嘉露兒做啊。」感受到嘉露兒的體溫,艾婭亦不期然的安心起來「不過今天呢,關於新入職的事項也要拜託嘉露兒你了。」
【嘉露兒】 「是呢,以後也要艾婭多多關照了。」日光從窗外照進寧靜的房間中,嘉露兒感受著充滿艾婭氣味的平和感。
【艾婭】 「我們,一個穿得像初雪的潔白,一個穿的像烏炭那樣漆黑,映照著著大家的光影,互補著大家所不足的光采,感覺作為同伴會是很合襯的一對。」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