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y after combat - White Dream》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The day after combat - White Dream》





聊天內容在 (02-Nov-2009 22:32:56 ) 開始紀錄

【挪索】:不知過了多久,就在兩人享受了浪漫的片刻之後。
【挪索】:「聖女、聖女們回來了!」外面突然響起村民的呼喊聲,不過聽起來並不是歡迎的歡呼,而是驚叫。
【挪索】:遠遠望去,兩名不久前與艾蘿和露比並肩而行的少女被村民團團圍住。不過兩個人的情況並不樂觀。滿身都是重重的淤痕與割傷,原本穿在身上的裝甲都幾乎破壞殆盡。
【挪索】:本來只穿護腰的挪索更只靠著一塊披肩掩護著下身。看來她們是經過一場激戰之後才回到來。
【挪索】:村民們正在鼓燥中,他們關心著自己各自的女兒、愛人、妻子,怕她們成為下一個餌食,所以他們對於討伐魔物的聖女抱著非常大的期望。不過兩人的疲乏而沈重的表情似乎未能給予他們滿意的答案。
【挪索】:「聖女、我我我女兒怎樣啊!」「你們輸了嗎?輸了還敢回來?!」「到底是贏了還是輸了妳們出句聲啊!」
【挪索】:原本還是很寧靜的村莊,忽然變得非常吵鬧。
【菲奧娜】: 「請大家靜一靜聽我們說!」此時,菲奧娜一聲一喝,將原本吵鬧的村民靜了下來。
【露比】 對【挪索】 說:(棕色羽翼下的紅色帽子 如何)
【菲奧娜】: 菲奧娜一路上其實也對整件事深感內疚:讓魔物逃走之餘,又讓她擄走了一名不知名的女孩子。不過她也明白,現在首先做的是耍安撫村民的情緒。
【菲奧娜】: 「首先向大家報告一件好消息是:我們在大家習慣汲水的河流遇上了那魔物,並成功將那魔物擊退了!」
【菲奧娜】: 村民聽到魔物被擊退的消息,一時間亢奮起來,再回復吵鬧的狀態。
【菲奧娜】: 但是菲奧娜很快地便再阻止村民的吵鬧,讓她能繼續說下去:「不過那魔物還是有機會再襲擊前往汲水的女性的,因此現在還請各位暫時忍耐一下。
【菲奧娜】: 不過,請大家注意的是,那魔物的外表其實是跟普通少女沒太大分別,而且她更會利用這個外表去引誘其他人追上去,從而令人墮進她所設的陷阱。
【菲奧娜】: 請各位務必要注意這點:就是在村外的地方如果遇上來歷不明的少女的話,一定要盡快逃回村內!
【菲奧娜】: 另外我們也向大家保證,直到魔物被消滅前,我們也不會離開這村莊的,請大家放心!」
【菲奧娜】: 聽到菲奧娜匯報的村民,有些感到懷疑,但有些認為聖女們沒有說謊,在「…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啊?」「謝謝聖女大人!」等吵雜聲之間不斷爭論起來。
【挪索】:在旁邊一直沒有作聲、支著巨槌而立的挪索,向菲奧娜點了點頭。如果靠她那根不靈活的舌頭,大概說上半天還是會被村民纏著。
【露比】:正在享受浪漫的露比,在聽到吵鬧的聲音時本來不為意。但是在聽到是和剛才出去的兩位聖女有關的事,而且情況好像有點不妙時,也動了動身軀。
【挪索】:不過跟先前見到她的印象不一樣,原本有如洗衣板一樣的胸前,有著並不自然的異物。
【露比】:「艾蘿,好像發生了甚麼事了?」浪漫的時刻似乎被打斷了,露比的聲音中透露出一點不願意的感覺。
【艾蘿】 對【露比】 說:「唔,看來她們已經回來了。」艾蘿輕撫著露比的頭。「那麼要出去看看情況如何嗎?」
【露比】:「嗯。」雖然不願意離開艾蘿的懷抱,但是露比也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菲奧娜】: 「另外,我身邊這位羊族戰友受了傷,希望可以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請問各位能夠提供個方便我們?」
【艾蘿】:在看到她們以後,艾蘿定睛望著她的隊友們。在看到那位羊族少女好像受傷了後,艾蘿輕輕拍了拍露比的肩膀,然後就放開她並離開旅館走向她們。
【露比】:露比跟在艾蘿的後方。
【菲奧娜】: 同一時間,有數名相信菲奧娜和挪索的村民送她們到艾蘿和露比住下來的旅館,四人在露比門口碰個正著。
【露比】:「情況很不妙呢...」
【菲奧娜】: 「嗯…要盡快為她治療才行…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很抗拒將胸內的毒素排出來…我在路上一直也呼籲她要盡快將毒素排出來的說…」
【露比】:「這個狀態被稱為『爆乳』,是由於某種特殊的毒素造成的...」
【艾蘿】:「唔……」雖然亂動身中毒素的患者並非好事,不過艾蘿還是伸手抱住挪索,並且護送她到房間裡去。
【艾蘿】:「先送她到房間休息吧?」
【露比】:「嗯。」露比跟著艾蘿,再次回到了房間。
【挪索】:挪索一直喘著氣,似乎因為毒素的關係,不斷冒出了冷汗,身體亦像難以支撐一樣。艾蘿將她往手中抱時,發現她的身體就像鉛塊一樣沈重。
【艾蘿】:「唔……」艾蘿用上全身的氣力,勉強將挪索放到剛才兩人纏綿過後的床上。
【菲奧娜】: 眾人回到房間後,菲奧娜露出嚴肅的表情說:「總之現在必須要將挪索胸內的毒素排出來。」
【露比】:「不過明明解除這種狀態的方法很簡單啊...為甚麼妳們不在路上就處理好?」
【露比】:露比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挪索】:落在床上,似乎因為胸部重量的關係,挪索的身子向橫倒去。「不…要…別…擠…」漸漸神智不清的她,說話也開始口齒不清。
【菲奧娜】: 「…這…這個…」菲奧娜露出難堪的表情,待挪索自行解釋。
【菲奧娜】: 「…看來不行呢…她現在連話也說不清了…你們願意幫個忙嗎?」
【艾蘿】:「雖然這樣不太禮貌,不過情況再這樣下去的話,就只好強行替她擠出毒素了。」
【露比】:「雖然這個狀態的副作用不大...但是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艾蘿】 對【挪索】 說:艾蘿吞了吞口水,並且伸出雙手。「得罪了。」
【菲奧娜】: 「由我來按著她吧,至於排毒的功夫…就拜託兩位了。」說罷菲奧娜便從後按著挪索的雙手。
【挪索】: \
【露比】 對【艾蘿】 說:「讓我也一起幫忙吧。」露比也跪了在床邊,準備接過挪索的另一邊胸脯。
【艾蘿】 對【挪索】 說:在確定菲奧娜按緊挪索以後,艾蘿將雙掌輕輕放在羊族少女發漲的雙乳上,並且準備開始擠壓。
【挪索】:兩手雙手用力擠壓,而菲奧娜亦眼明手快的把挪索上半身按住,但這時賭上狠勁的挪索將有力的羊蹄亂踢亂揮。
【艾蘿】 對【挪索】 說:「對不起,不過我們一定要這樣做。」艾蘿說道,同時坐在挪索的雙腿上,嘗試以自己的體重壓住她。
【挪索】:「不要、這是…這是我的希望…不要擠!」
【艾蘿】 對【挪索】 說:與此同時,艾蘿的雙手亦不斷擠壓挪索的乳房。
【艾蘿】 對【挪索】 說:「不要被這種虛幻的東西迷惑!」
【露比】:在另一邊廂,露比卻沒有立刻開始擠壓。
【菲奧娜】: 「…!挪索你安靜一點吧。」菲奧娜轉個身,在挪索背後以自己雙手封鎖著挪索上半身後,同時以雙腳緊緊纏繞著挪索的雙腳,令挪索不能掙扎之餘,亦令她的胸脯更凸出來令艾蘿和露比更易將毒素擠出來。
【露比】:(大概是娜索側躺,菲奧娜在她背後,露比跪在床邊,艾蘿在娜索上邊)
【艾蘿】 對【挪索】 說:「如果真的那麼想要這樣的身材的話,就應該靠自己的努力!這種靠著毒素得來的東西是沒有意義的!」艾蘿叫道,同時用力不斷擠著挪索的雙乳。
【挪索】:「嗚~~~停、停下來!」乳汁在濟壓之下激射而出,因為毒素而顯得不純淨的初乳就這樣落在地上。本來看起來很堅實硬朗的她,現在就在像小孩一樣哭鬧起來。
【艾蘿】 對【露比】 說:(讓出比較接近露比的一邊)
【露比】 對【艾蘿】 說:(現在不用了w)
【露比】 對【挪索】 說:「最少有d級...跟之前相比,也很難怪...」跪在床邊,還在觀察著娜察乳房的露比,冷不防被娜察突然噴出的乳汁濺到了身上。
【艾蘿】 對【挪索】 說:「對不起,不過我們沒有其他辦法了!」說罷,艾蘿用雙手同時用力擠壓,想要將挪索剩下的全部乳汁擠出。
【挪索】:「這樣、這樣會、甚麼也沒有啊!!!!!」淚水與乳液不斷的湧出,菲奧娜狠狠的將她的手腳都鎮住,而乳房的大小亦漸漸回復正常。
【艾蘿】 對【挪索】 說:「想要這種身材的話,就靠自己努力!不要依賴這種……!」
【露比】:「疑疑?」被突然噴出的乳汁嚇倒,露比跌坐在地上,正好就比艾蘿繼續擠壓出來的大部份乳汁噴到身上。
【挪索】:「我也不想、我想不想啊!」被緊釘在床上的挪索作了最後的掙扎,不過被毒素所侵蝕的體力,最後令她放棄了抵抗。猛烈的哭鬧最後變成了抽拉。
【挪索】: (抽泣)
【艾蘿】 對【挪索】 說:艾蘿絲毫沒有理會滿身都是的白色汁液,只是繼續用盡全力擠壓著挪索逐漸化為零的雙乳。
【菲奧娜】: 「露比不要因為好奇而舐那些毒汗啊!」菲奧娜看到露比被乳汁噴到的畫面後,警告她說。
【挪索】:由於本來的身材實在太差強人意的關係,當擠到最後時,必須讓她向上躺。但這個時候,她已經放棄了掙扎,任由艾蘿替她擠壓了。
【艾蘿】:在將最後一滴乳汁擠出已經消失的胸部以後,不斷喘息著的艾蘿繼續坐在抽泣中挪索身上,並且提起手抹了抹對方臉上的白液。
【菲奧娜】: 「露比不要因為好奇而舐那些毒汁啊!」菲奧娜看到露比被乳汁噴到的畫面後,警告她說。
【艾蘿】 對【挪索】 說:「有……有好點了嗎?」艾蘿輕撫著挪索的臉並小聲說道。
【挪索】:抹去了那些彷如夢幻雲霞一樣的乳汁,艾蘿的聲音告訴挪索:夢已經醒過來了。挪索止住了喘息…用虛弱的聲音回應著:「是…」
【露比】:「疑?」未來得及反應,噴向露比面上的汁液,已經由嘴角滲進露比的口中。
【挪索】: (其實在大家不為意的時候,挪索已經被少女調包了~~
【露比】:情急之下,露比倒抽了下口涼氣,這更令她自己把汁液吞下。「這...不會有甚麼副作用吧。」
【艾蘿】 對【挪索】 說:「已經好了嗎……抱歉。」說罷,艾蘿提起來原本正在輕撫挪索臉的手,並且打了她一個巴掌。
【菲奧娜】: 「…艾蘿…」對於她的舉動,菲奧娜雖然明白用意但也暗暗吃驚。
【挪索】:冷不防的一巴掌,讓挪索反應不及。臉上一陣赤熱的痛楚讓她呆了下來。
【艾蘿】 對【挪索】 說:「妳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妳嗎?」艾蘿以接近吼叫的聲音叫道:「說甚麼『這是我的希望』,難道你的希望是這些毒素能夠帶給妳的嗎!」
【艾蘿】 對【挪索】 說:「單純為了這種虛幻的東西,不但讓自己的身體陷入這個危險的狀態,還讓妳的同伴們擔心成這個樣子!」艾蘿揮手掃過其餘幾人。「難道我們在妳心裡就連它也不如嗎!」
【艾蘿】 對【挪索】 說:「要是真的想要這種身材的話,就要靠自己努力得到!要是單獨一人做不到的話,我們也很樂意會幫助妳的!知道嗎?」艾蘿喘息著,同時再次提起右手。
【挪索】:「我…」挪索的視線落天虛無的天花板上,落在眾人身上,落在滿床的母乳上,最後,落艾蘿上。
【挪索】:「不…不用再打了…我醒了。」挪索伸手握住艾蘿的右手。
【艾蘿】 對【挪索】 說:說罷,艾蘿的右手落下。可是並不是挪索所想的那樣,而是溫柔地輕撫著她被打紅的臉頰。
【艾蘿】 對【挪索】 說:「知道了嗎?」艾蘿的臉上重新露出微笑。「不要再讓大家擔心了……好嗎?」
【艾蘿】 對【挪索】 說:「歡迎回來,挪索。辛苦妳了。」
【菲奧娜】: 「…呼…沒事便好了。」看到挪索回復正常,菲奧娜亦鬆了一口氣。
【挪索】:艾蘿因用力而變得熾熱的手,落到挪索的臉上卻非常溫暖。「嗯…我回來了…謝謝妳。」
【挪索】: (是灑羊乳才對囧)
【艾蘿】 對【挪索】 說:艾蘿從挪索的身上慢慢爬下來,並且拿起毛巾和布開始替挪索擦掉身上的白液。
【露比】:「辛苦妳了,挪索。」
【露比】:「可是看來我們,都需要整理一下衣服呢。」
【露比】:「也辛苦妳們了,艾蘿跟菲奧娜。」
【挪索】 對【艾蘿】 說:「行了,我自己來…」挪索在艾蘿手上拿過毛巾,開始擦拭起來。
【露比】:說著露比低下頭來,看著自己的身軀。
【挪索】 對【露比】 說:「謝謝…啊,妳剛才…」「不、沒事了。」
【挪索】:「靠自己的方法…和別人的幫助嗎…?」挪索圍繞著房間內的眾人視事一下,「那麼…以後請多多指教了。」挪索向奧娜和艾蘿躬身。
【挪索】: (明晚就是露西的正場了啊)
【艾蘿】 對【挪索】 說:「也多多指教了。」艾蘿微笑說道,並且伸手摸摸挪索的頭。
【艾蘿】 對【挪索】 說:「也請多多指教了。」艾蘿微笑說道,並且伸手摸摸挪索的頭。
【挪索】:對於似
【露比】:露比看見自己的雙手被白色的羊乳所沾染,而自己的魔女服也被浸濕了,使胸部未發育過的形狀展現了出來。
【挪索】:雖然挪索對於被跟自己差不多高的艾蘿摸頭是有點抗拒,不過她還是乖乖的低下頭讓她摸。
【挪索】: (ntr=寝取る即是私通、用身體去搶走別人愛人的行為)
【露比】:晶螢的光澤,令露比現在的身軀,染上了一種誘惑的色彩。
【挪索】: (現在這種情況…就是挪索把露比把走吧?)
【挪索】: (當然,這是沒可能的www)
【露比】:看見自己的狀況,露比暗自感到一點點興奮,甚至想要尋找一面鏡子,好好的看清楚這樣的自己。
【露比】 對【艾蘿】 說:「先等一下,聽說羊乳有滋潤肌膚的功效呢。」
【挪索】:「有這樣的事嗎。」挪索抹乾身子後,將毛巾交還給艾蘿。
【艾蘿】 對【露比】 說:「那個嘛……你不介意的話就行啦。不過這些乳汁也許會有留下毒素喔。」
【露比】 對【艾蘿】 說:「既然娜索這麼辛苦,我也不想太浪費呢。」露比走到了一面鏡子前面,打算好好的觀察一下自己現在的樣子。
【艾蘿】:(艾蘿則是毫不在意地繼續抹乾淨自己的身體)(「我對自己的身體倒是相當滿意呢。」)
【露比】: (對了,剛才是用汚された肢体跟濡れ透け)
【挪索】:「還是抹掉比較好…」說到剛才那難堪的狀況,挪索也不禁吞吐起來。「啊?那是…」娜索發現濡濕的魔法袍中間,並沒有貼身的位置。
【露比】 對【艾蘿】 說:「毒素嗎....待會直接泡個澡好了。等妳抺乾了身軀以後,也給我抺吧。」聽到兩人的說法,露比也沒有繼續堅持下去。
【艾蘿】 對【露比】 說:「呵呵……放心吧,我會把妳抹得乾乾淨淨的。」艾蘿笑著摸摸露比的頭。
【挪索】:「唔唔…」挪索歪著頭的看著鏡前的兩人,一副不解的模樣。「啊、算了。」
【露比】 對【挪索】 說:露比似乎沒有會意挪索的疑問,站起來乖乖的讓艾蘿幫自己擦乾身體。
【艾蘿】 對【露比】 說:艾蘿拿起不知道從哪來的毛巾,開始替露比擦拭著身體。
【挪索】:挪索坐下來,放鬆地看著兩人,然後開始用魔力修補腰間的鎧甲。「對了…妳們…這陣子會有空嗎?」
【艾蘿】 對【挪索】 說:「最近應該不會有甚麼事,怎麼了?」艾蘿轉頭望向挪索,不過雙手仍然在替露比抹身。
【挪索】:「這樣的…剛才我們所討伐的魔物,雖然是被我們趕走了,但她還是抓了一個路過的女孩。」挪索的神色變回平時那沈穩的狀態,似乎她已經恢復過來了。
【挪索】:「那個女孩似乎是被迷惑了…所以不單阻止我們攻擊,還跟那麼物一起逃走。」
【挪索】: (cp好像會計經驗?)
【艾蘿】 對【挪索】 說:「唔……」考慮到被魔物抓走的少女的下場,艾蘿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那麼我們要盡快找到她們了,不然就會太遲!」
【挪索】:「那魔物很狡猾…而且是很懂得利用地形和陷阱的一類。所以…如果你們碰到她的話,也切記要小心。」
【露比】 對【挪索】 說:「有這回事?你指女孩阻擋了妳們對魔物的攻擊?」
【挪索】:「我們沒有傷害她…但她最後還是坦護著她…我沒能說服她…」挪索似乎對於自己口齒不靈光感到很悔恨。
【艾蘿】 對【挪索】 說:「不,你已經盡力了。」艾蘿微笑拍拍挪索的肩。「即使要悔恨,也在把她救出後再說吧。」
【挪索】:「如果碰到她的話…希望妳們可以說服到她…」挪索暗淡的道。「我相信…妳們可以的。」
【挪索】:「謝謝妳…」挪索最後還是嘆了一口氣。
【露比】 對【挪索】 說:「那麼妳知道為甚麼那個女孩會坦護著那隻魔物嗎?」露比對挪索所形容的情景,感到有點怪異。
【挪索】:「唔…」挪索開始回想那個狀況。「似乎是受到魔物的目光影響…開始想著性事…然後就將她當成給她快樂的人吧…對了,那女孩是個貓族。而魔物也是長得像人類女性。」
【挪索】:「那魔物似乎是以女性的體液為餌食…也許是因為聖女的魔力吧?」挪索不自然的挪動著她的後腰。
【挪索】:「她阻止我們的時候…也是嚷著『她想我們快樂而已』之類的說話…啊啊…」「這樣說來…」挪索開始為自己剛才的行為覺得慚愧。
【艾蘿】 對【挪索】 說:「唔……」「這樣的話就有點麻煩了,最壞的情況也許就要同時和兩人交手了。」艾蘿伸出手輕撫挪索的頭。
【露比】:「這樣說來,那個貓族的女孩,缺乏常識到了一個地步了呢。」
【挪索】:「她…也是追逐著幻影嗎…?」挪索抖動著身體。
【艾蘿】 對【露比】 說:「也可能是貓族和人類的常識不同呢。」
【露比】 對【挪索】 說:「不知道魔物與人類的不同,最壞的下場,是被帶回巢穴去長期囚禁著吧...」
【艾蘿】:「要是她沉迷太久的話就很難重新清醒過來了,所以我們要盡快把她救出來!」
【挪索】:「唔…每一個種族,都有其他種族所不知道的事…」挪索望了望自己近乎絕望的胸口,繼續道。「那女孩看似是自願跟那魔物回去似的…」
【挪索】:「如果現在出去就太危險了。」挪索看了看窗外的天色。
【艾蘿】 對【挪索】 說:「嗯……白天的話我們的優勢會比較多,畢竟那是她的巢穴呀。」
【艾蘿】 對【挪索】 說:「而且大家也已經累了,今晚還是好好地休息,等明天回復好後再出發吧。」
【挪索】:挪索點了點頭。「對不起…因為我不成熟為妳們添麻煩了。」
【露比】 對【艾蘿】 說:「!...」(如果沈迷太久,就很難重新清醒過來?說起來,從上一次開始,我的想法也開始慢慢的轉變著...這是因為戀愛的關係,還是因為我也已經開始被魔素所侵食呢?)
【艾蘿】 對【挪索】 說:「不要緊的,因為我們是同伴呀。」艾蘿笑著說道。
【艾蘿】 對【挪索】 說:「不過下次再這樣的話,我就會拉妳的臉了喔!」艾蘿以有點開玩笑的語氣說道,不過眼神卻是異常認真。
【挪索】:「這…放過我好了。」挪索也罕見的笑了起來。
【露比】 對【挪索】 說:「說起來,很大程度可能也是因為我的拖累呢...妳就不要太怪責自己了。」
【艾蘿】 對【挪索】 說:「呵呵,那麼就要好好聽話喔!」艾蘿輕輕摸摸頭。
【艾蘿】 對【露比】 說:(說罷,重新替露比抹身)
【挪索】 對【露比】 說:「不,如果我沒有碰上妳們,我只會成為菲奧娜的負累而已。我還是要謝謝妳們。」
【艾蘿】 對【挪索】 說:(伸手拍了拍挪索頭)
【挪索】:「嗯…是的…」
【挪索】:「還是黏答答的…妳們要不要去洗個澡?」挪索把毛巾搭在肩上。
【艾蘿】:「總不能一身羊奶就睡呀。」艾蘿苦笑說道。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