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織的過去》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交織的過去》《cc》


參與角色:
挪索‧撒加斯
[【菲奧娜】]
艾蘿‧科瑟
露比


聊天內容在(09-Nov-200900:36:03)開始紀錄

【挪索】:如此這般,留在缺乏水源的村子裏也難以洗掉身上的羊羶。因為一行人只能聽取村民們的意見,前往河上遊的湖,徹底清潔乾淨。
【挪索】:其實所謂的湖,亦只是在離剛才的決戰場的不遠處。
【露比】:「開始變得難聞了啊…」
【露比】:在前往湖的途中,露比發出了小小的抱怨。
【艾蘿】對【挪索】說:「因為快要變成乳酪了呀。」艾蘿開玩笑說道。
【挪索】:「對不起…害你們這麼狼狽…」挪索低頭道歉。
【菲奧娜】:「…嗯……羊…羊奶……」菲奧娜似乎不太習慣這種味道。
【艾蘿】對【挪索】說:「呵呵,不要緊呢。」艾蘿微笑說道,並且伸手摸了摸挪索的頭。
【露比】:看到艾蘿跟娜索開始變得親密,露比只是默默地抱著艾蘿的手臂。
【菲奧娜】:「主人說過除了咖哩以外羊奶是另外一種不可思議的食品……我開始能理解呢…」
【艾蘿】對【露比】說:艾蘿察覺到露比的動靜,亦伸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會吃醋嗎?呵呵。」艾蘿以半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挪索】:「所以還是…快點洗掉比較好…」雖然艾蘿細心安慰,但也難掩挪索失落的心情。「聽說人類也不太能受羊族的味道…不過,應該跟醋無關?」
【露比】:露比的回應是,把艾蘿的手臂抱得更緊,到了察覺兩人的行動都開始受到阻礙,才稍稍放鬆了一點。
【艾蘿】對【露比】說:艾蘿並沒有對露比的反應作出任何直接的回應,只是繼續微笑著輕撫她的頭。
【艾蘿】對【露比】說:同時,她亦張開其中一面羽翼,將她輕輕包覆著。
【菲奧娜】:「…說起來你們什麼時候都這樣恩愛呢…」
【艾蘿】對【菲奧娜】說:「這個嘛……好像見面後不久就是這樣了呢」艾蘿摸摸自己的頭,笑著說道。
【挪索】:當露比把艾蘿的身子拉到傾側的時候,挪索才發現露比好像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而菲奧娜的說話像及時雨一樣提醒了挪索。
【菲奧娜】:「就連滿身羊奶也可以這樣卿卿我我呢…我變得有點羨慕你們了…嗚……很怪的味道…」
【艾蘿】對【菲奧娜】說:「呵呵……」艾蘿露出有點靦腆的笑容。
【露比】:這個時候露比乾脆已經在艾蘿的身上,把大半塊臉藏起來了。
【挪索】:「唔…你不要不高興…」挪索側過身子來,想找找看露比的臉看著。「我不會搶走艾蘿的啊。」
【露比】:娜索看到的,是露比通紅的臉,聽到的,也是像嗚咽一般難以分辨的聲音。
【菲奧娜】:「說起來…挪索為什麼會這樣希望自己的胸脯變得大起來的……?」
【菲奧娜】:「不會是為了這些羊奶吧……嗚…」
【挪索】:「那是個約定…呃,真的有那麼討厭嗎…」【菲奧娜】對【挪索】說:「…抱歉…不過…這味道對我來說…有點……啊不,說回來…是個什麼的約定?」
【艾蘿】對【露比】說:艾蘿沒有說話,只是繼續輕輕地抱著她。
【挪索】對【露比】說:「唔…請放心啊,對於挪索來說,艾蘿就像姊姊一樣…所以露比…是嫂子吧?」
【艾蘿】對【挪索】說:「喂喂。」艾蘿以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挪索】對【菲奧娜】說:「是結婚的約定。」挪索抬頭,揚眼望到遠處。「啊…到了。」
【艾蘿】:艾蘿亦望向挪索所望的方向。
【露比】:(娜索的說法,對露比來說某程度上是一半中聽,另一半是很傷的w…)
【挪索】:沿著河流一直走到上游,翠綠色的草坡中有一個湖泊。聽說因為河流水位變少,所以最近才開始來這邊取水,是以暫時並沒有人工加建的設施,是個完完整整的大自然景觀。
【艾蘿】:「嗯~相當不錯的環境呢!」艾蘿以羽翼輕拍露比。「要看看嗎?」
【菲奧娜】:「…如果不是那魔物的話,村民都是來這邊取水用呢…」
【挪索】:「也許是…」挪索已經將她唯一的腰甲脫下來,直接走進水中。「啊、好冰…」
【露比】:露比沒有離開艾蘿的身上,但是艾蘿察覺到露比的帽子似乎轉動著。
【菲奧娜】:「那我也不容氣了…」菲奧娜看見挪索走入泉水當中,也解除了服裝,赤身露體的走入泉水當中,慢慢地洗去肌膚上的羊奶和汗水。
【艾蘿】對【露比】說:「唔……那麼露比要下去洗澡嗎?」
【露比】:在紅色的帽子下,傳來了似乎是回答的嗚咽聲,艾蘿也感到露比的雙手好像放鬆了一點。
【艾蘿】:在得到露比的答覆以後,艾蘿慢慢收回翅膀,並且開始解下身上的衣服。由於背後那雙翼的關係,使得艾蘿必須離開露比數步,並且展開羽翼才能夠脫下身上的特製衣服。
【挪索】:挪索在湖裏打了一會兒寒顫,之後才坐到水裏。然後再向著艾蘿和露比的方向揮了揮手。
【艾蘿】:隨著那件繫有護甲的黑色衣服被脫下,艾蘿那相當美妙的曲線亦顯露在眾人的眼前。在那對比一般人類稍大的雙乳前,一個以半透明的藍色晶石雕刻而成的羽翼型頸飾在發出微弱的光芒。
【艾蘿】:艾蘿亦向挪索揮了揮手,然後轉頭望向露比。
【露比】:在放開艾蘿以後,露比似乎再也沒有做過動作,只是征征的站著。
【挪索】:菲奧娜與艾蘿的傲人身材相繼毫無摭擋的出現在眼前,挪索也不得不以羨慕的眼光看著她們。
【艾蘿】對【露比】說:「露比怎麼了呢?」艾蘿走向露比,並且輕輕撫著頭問道。
【露比】:在艾蘿的目光轉過來以後,露比似乎有意的把自己的目光藏在帽沿以下。
【挪索】:「怎麼了?他怕冷嗎?」看到露比毫無動作,挪索游回岸邊向艾蘿問道。
【艾蘿】對【露比】說:艾蘿在露比的耳邊小聲地說:「如果不想讓她們看到妳的身體的話,我們可以到一旁比較隱蔽的地方喔。」
【菲奧娜】:「哦?露比不過來嗎?」
【菲奧娜】:「露比你還是快點洗去身上的羊奶比較好哦。」
【露比】:雖然早就已經互相看過對方的全身,但是露比似乎也有點害怕再次向對方展示自己的身軀。
【露比】:不過相較於被其它人看到身體,露比更願意只被艾蘿看到,所以她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艾蘿】:艾蘿微笑著,在輕輕摸了摸露比的頭後便轉身向其餘兩人說道:「對不起,我們想到另一邊去洗,請見諒。」
【艾蘿】:說罷,艾蘿向兩人彎了彎腰,然後以羽翼抱著露比,慢慢走到一旁比較隱蔽的地方。
【挪索】:「啊、等等…」挪索聽到之後站起來想阻止,不過想了一想覺得自己好像沒有甚麼立場,只好目送著兩人遠去,悶悶的坐下來。
【菲奧娜】對【挪索】說:「就連洗澡都要二人世界呢…看到連我都變得有點羨慕起來了。」
【艾蘿】:艾蘿輕輕抱著露比,並且和她走到兩人不遠處的一些草叢。在草叢附近,一堆石頭剛好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屏障,讓露比的身體不會被兩人看見。
【艾蘿】對【露比】說:「這裡好嗎?」在將露比抱到草叢後,艾蘿在]她的耳邊輕聲問道。
【露比】:露比點了點頭,就把身軀背向了艾蘿。
【挪索】:「是呢…」因為剛才的失態,挪索不覺對嚴厲責備自己的艾蘿有了點依賴心。「菲奧娜也會羨慕嗎。」
【艾蘿】:艾蘿讓羽翼稍稍鬆開,使得露比的身體被遮閉著的同時,她亦有足夠的空間可以脫下衣服。
【露比】:在解除自己身上的裝束時,露比顯得有點忙亂,但是到了最後總算也到了一絲不掛的狀態了。
【菲奧娜】:「怎樣說呢…好像在小說中看到的情侶一樣的意境…有哪個女孩子不會嚮往呢…說起來主人也好像曾經有過這樣子親密的伴侶呢。」
【菲奧娜】:「雖然…這些事其實我一點也不懂就是了…」菲奧那說時臉上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挪索】:「菲奧娜的創造主嗎…?」挪索將半個頭泡在水中,讓銀藍色的髮線隨水浮蕩著。剛才菲奧娜提到的那位,似乎已經過身了。「那…菲奧娜有想念的人嗎?」
【菲奧娜】:「想念的人…那當然是主人了。不過…就算是我也知道主人已經不在世上多年了…」
【挪索】:「是啊…」想到如果想念的人不在的話,的確會是很難受的事。「所以露比才那麼緊張啊…」

【艾蘿】對【露比】說:在露比脫下所有的衣服後,艾蘿抱著露比慢慢走進湖裡,並且確保羽翼能夠將她最重要的身體部份都遮著。
【露比】:冰涼的湖水,讓露比打了個冷顫,但是也讓她從極度的羞怯中稍微清醒了點過來。
【艾蘿】對【露比】說:在兩人均走到石頭的背後以後,艾蘿輕輕將羽翼收回。
【艾蘿】對【露比】說:「怎樣,會覺得冷嗎?」
【露比】:「謝…謝妳…」終於,露比似乎又再度能發出有意義的聲音了。
【艾蘿】對【露比】說:艾蘿沒有回應,只是微笑著輕撫露比的頭。
【菲奧娜】:「但是緊張還緊張嘛…看著她們總覺得有點不是味兒…」
【艾蘿】:「那麼,我們開始洗澡吧。」在讓露比相對地平靜下來以後,艾蘿開始伸手將湖水撥到自己的身體之上。冰冷的天然水不禁讓艾蘿回想起自己的家鄉。
【露比】:相比起艾蘿的大方,露比還是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她似乎把身軀再下潛了一點,在開始清洗在水下的雙臂。
【艾蘿】:在洗完鎖骨部份以後,艾蘿將頭浸入水中,並且在數秒後重新浮上,然後開始以頭髮裡的水份洗頭。
【艾蘿】:(艾蘿開始清潔在水下的雙乳以及腰部)
【露比】:在艾蘿還在清洗頭髮的時候,露比似乎也在抺著自己的身軀,但是艾蘿從露比的背影中看到她似乎連自己的身軀,也不敢注視。
【艾蘿】對【露比】說:艾蘿慢慢走向露比,並且伸出雙手輕輕抱著露比的腰。
【艾蘿】對【露比】說:「即使身體和其他人的不同也好,你也不用為了這樣而自卑的。」艾蘿在露比的耳邊輕聲說道:「要試著去接受它嗎?」
【露比】:「其實原因…」露比的身軀微微一動。「其實原因…有點難以啟齒。」
【艾蘿】對【露比】說:「那麼,你會介意把原因告訴我嗎?」艾蘿以幾乎不能被聽見的聲音說道:「我絕對會保守著這個秘密的,所以你可以放心說出來,這樣的話會比較舒服的。」
【露比】:「事實的全部…其實我連自己也不敢完全相信。但是如果是足以讓艾蘿明白的部份…」
【露比】:「可能也會奇怪得讓妳嚇一跳呢。」在這個時候,露比似乎反而變得平靜起來了。
【艾蘿】對【露比】說:「呵呵,有人說過現實比起故事還要奇異呢。」艾蘿笑著說道:「不過,只要你說這是真事的話,我就會相信。因為我的頭腦很簡單呢!」

【挪索】:「唔…」大概因為對於露比的態度覺得有點彆扭,這次挪索把頭整個泡下去,隔了一陣子才浮上來。「不過…菲奧娜,會去找情人嗎?」
【菲奧娜】:「…情人…嗎…」菲奧娜嘆了一口氣,「應該說我還未遇到嗎…主人也說過我也應該尋找自己的幸福…不過呢…」
【菲奧娜】:「情人這些東西也不是說想找便會找到的啦…特別是我們這些有特殊使命的…人來說…呢。」
【挪索】:「所以…強悍最重要。」挪索在水中握了一下腕。「不單要負上使命,還要和強悍的人生下強悍的孩子。」
【菲奧娜】:「孩子…嗎…」
【挪索】:「菲奧娜…?」從這個話題一開始,菲奧娜的態度就怪怪的,不像平時那樣開朗。
【露比】對【菲奧娜】說:(早就一直是了,只是沒人看到w)
【菲奧娜】:「………我這身體…生不出孩子來的啦……主人說過這也許是我們人造人不老的代價。」菲奧耶有點感嘆的向挪索解釋著自己的身體。
【菲奧娜】:「相比起由泥土造成的人類,我們人造人可是由糞便和精液製造出來的呢…那不能為人類誕下小孩子也很正常…呢。」
【挪索】:「啊,對不起,我不知道…」聽著菲奧娜訴說著人造人的原理,挪索也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想不到用來安慰的說話,她也只好學似艾蘿那樣,用身體靠著她想安慰的人。
【菲奧娜】:「哈哈,怎樣?想學艾蘿和露比她們一樣嗎?」菲奧娜看到挪索那笨拙的反應,心情變得好了一點,便輕輕的撫摸著挪索的頭髮。
【挪索】:「我也不懂…不過這樣很舒服。」看到菲奧娜笑起來,挪索就索性把頭枕在菲奧娜的肩膀。「說起來…具體來說,是怎樣才能變大呢?」
【菲奧娜】:「你說這個?」菲奧娜用左手將左邊的乳房托起來,說:「這個我也不知道呢,我被造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這樣子的了。」
【挪索】對【菲奧娜】說:「被造出來時已經這樣嗎…」挪索暗地讚頌菲奧娜的創造主仁慈。「這樣就只能問艾蘿了。」

【艾蘿】對【挪索】說:大概是因為聽到自己的名字,艾蘿轉頭望向了挪索一下。
【露比】對【艾蘿】說:「這樣的話,我就不對艾蘿有保留了…但是如果艾蘿覺得再聽不下去的話,請打斷我的說話吧。」露比知道在這一刻自己所下的決心,並不是在身後的艾蘿能輕易感受得到。
【艾蘿】對【露比】說:「好的,請說吧。」艾蘿重新低頭望著露比,並且輕輕抱著她說道。
【露比】對【艾蘿】說:「首先,艾蘿有聽說過,跟這個世界完全不同的另一個世界嗎?」
【艾蘿】對【露比】說:「嗯……我記得有人說過,這個世界其實只是無限可能的其中一個而已。雖然我不太清楚,不過請繼續吧。」艾蘿想了一下後答道。
【露比】對【艾蘿】說:「在不久之前,我就是因為某種原因,從另一個可能的世界,來到這一個世界裏…」
【露比】對【艾蘿】說:「就在不久以前…我本來應該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男性,但是來到了這裏以後,卻變成了這個樣子…」
【艾蘿】對【露比】說:雖然覺得露比所說的過去相當不可思議,甚至有點像她在旅途中聽過的奇怪故事一樣,不過留意到露比相當認真的表情以後,她還是先接受對方的故事,並且繼續靜心聆聽。
【露比】對【艾蘿】說:「呵呵…有點難以致信吧?」露比有點自嘲的說著。「在我本來的世界中,這一個世界也只是傳說。」
【艾蘿】對【露比】說:「那麼,你會想回到原本的世界嗎?」
【艾蘿】對【露比】說:「雖然聽起來相當神奇,不過也不是沒可能的呢。」艾蘿搖了搖頭說道:「無論如何,我也會相信我的同伴的故事的。」
【露比】對【艾蘿】說:「回去本來的世界嗎…如果是昨天的話,我會毫不猶疑的答是的。」
【露比】對【艾蘿】說:「但是如果是現在的話…我可能要好好的考慮一下了。」
【艾蘿】對【露比】說:「是嗎……」艾蘿思考了一下。「如果你決定要繼續在這個世界生活的話,那麼就要接受這個身體了喔。」
【艾蘿】對【露比】說:「即使你過去發生了這種……不太好的事,只要你努力的話,也是能夠創造幸福的未來的!」艾蘿在水下輕輕握住露比的手說道:「而且,你還有我們這些同伴呀。」
【露比】對【艾蘿】說:「即使不想留在這裏,我暫時似乎也沒有甚麼選擇呢…更何況,現在有艾蘿妳。」
【露比】對【艾蘿】說:「但是過去的習慣,還是讓我沒有辦法直視這一副身軀。」
【露比】對【艾蘿】說:「如果說幸福的未來…我現在不就是正在追求了嗎?」露比說著,把艾蘿的手握緊了。
【艾蘿】對【露比】說:「這樣嗎……」艾蘿想了一下。「新的身體總是需要時間習慣的,不過我想,能夠不再對自己的身體感到羞恥是很重要的第一步。」
【艾蘿】對【露比】說:「呵呵,那麼你願意用這副新的身軀來一起追求幸福嗎?」
【露比】對【艾蘿】說:「艾蘿說到這個份上的話,如果我還扭扭怩怩的,可能連我自己也不會再相信自己的過去的了。」
【艾蘿】對【露比】說:「相信自己吧,也相信相信你的我吧。」艾蘿微笑著說道,並且輕輕撫摸露比的手。
【菲奧娜】:「呵呵…挪索還真的是好孩子呢…那我也來幫助你一把吧…」菲奧娜說著,便待挪索一邊自我撫摸自己胸脯同時,將自己雙乳的乳頭輕輕觸碰著挪索的乳頭,四夥乳頭便不斷跟隨著挪索自我撫摸的節奏碰撞、磨擦著。
【艾蘿】對【露比】說:「雖然晚了一點,不過請讓我代表這個世界對你說:歡迎來到這個世界。」艾蘿半開玩笑地笑著說道。
【露比】對【艾蘿】說:「不過嘛…對我來說,有一個很大的難題,是必須現在就解決的。」
【艾蘿】對【露比】說:「是甚麼難題呢?」
【露比】對【艾蘿】說:「這麼長的頭髮,我完全不會洗。」
【艾蘿】對【露比】說:「啊,這個嘛。」艾蘿微笑了一下。「不介意的話,讓我來替你洗如何?」
【露比】對【艾蘿】說:「好的,這樣就拜託妳了。」
【艾蘿】對【露比】說:艾蘿提起雙手,並且輕輕撫著露比的長髮溫柔地撥動清洗著。
【艾蘿】對【露比】說:「洗頭髮的時候,要這樣輕輕梳理頭髮,並且將水慢慢流過呢。」艾蘿一邊洗著露比的頭髮,一邊教導這位剛剛成為女性的女孩如何保養自己的身體。
【露比】對【艾蘿】說:在艾蘿替露比清洗著頭髮的時候,露比終於開始第一次的正視著自己的身體。
【艾蘿】對【露比】說:(洗洗~)「然後如果要抹乾的話,要順著頭髮的方向抹才行呢,不然頭髮就會全打結了喔!」艾蘿變得像是姐姐一樣,開始變得喋喋不休起來。
【艾蘿】對【露比】說:察覺到露比的微小反應後,艾蘿微笑了一下,並且繼續替露比洗滌身體。
【露比】對【艾蘿】說:聽到艾蘿的解說,露比暫時把注意力放回頭髮之上。「是這樣的嗎?」露比說著也一邊學著艾蘿的手法,試著清洗著自己另一邊的的頭髮,不過顯得相當的笨拙。
【艾蘿】對【露比】說:「呵呵,這要自己實際感覺才能夠掌握的呢。」艾蘿笑著說道,並且將一點點水撥到露比的頭上。
【艾蘿】對【露比】說:「而且女性的肌膚比較敏感,所以洗澡的時候也要格外留神喔!」艾蘿輕撫露比的肩膀。「要像這樣輕輕地抹,不可以太用力呀。」
【艾蘿】對【露比】說:「說起來,有些人說,用奶來洗澡的話,會讓皮膚變得幼嫩喔。」艾蘿想起剛才大家滿身羊奶的畫面,半開玩笑地說道。
【露比】對【艾蘿】說:「真是花功夫呢…我以前還一直覺得女孩子都很喜歡浪費時間…」
【艾蘿】對【露比】說:「呵呵,愛美是女生的天性喔!所以我想這不算是浪費時間吧。」艾蘿笑著說道。
【艾蘿】對【露比】說:「對了……既然妳將自己的過去說了給我聽,作為交換,你也可以問我的過去的事喔,如果你想知道的話。」艾蘿突然說道。
【露比】對【艾蘿】說:「其實把它說了出來,我也感到輕鬆了不少呢。所以與其說作為交換,倒不如說這是艾蘿的康概吧。」
【艾蘿】對【露比】說:「呵呵。」艾蘿微笑說道,並且繼續替露比清潔身體。
【露比】對【艾蘿】說:「不過我可不會因此而客氣的呢,其實我對艾蘿所想念的那個人,也有很大的興趣呢。」
【露比】對【艾蘿】說:「畢竟他也不能不說是我的兢爭對手,不知道他多一點的話可不行呢。」
【艾蘿】對【露比】說:「這個嘛……」艾蘿的臉上露出了有點苦澀的微笑。「真要說的話,這就要由很久以前的我開始說起了。這也許會有點悶的喔。」
【露比】對【艾蘿】說:「艾蘿的全部,我都想知道。」
【艾蘿】對【露比】說:「就像當初我所說的一樣,我小時候時,雖然擁有這對羽翼,可是卻在同伴都一一成功在空中飛舞時,自己還是連跳得高一點也不行的初生之犢呢。」
【艾蘿】對【露比】說:「雖然我的朋友和家人都沒有介意,不過那時的我,卻是每晚也因此縮在一角啜泣的喔。」艾蘿苦笑著。「看不出來吧?」
【艾蘿】對【露比】說:「雖然如此,我還是沒有放棄,只是每天不斷從高處躍起,並且用力拍動羽翼,希望自己也能夠自由地飛翔。」
【艾蘿】對【露比】說:「只是每一次的結果,也只是重重地摔落在泥濘之中,然後在痛苦和自責之中哭泣起來……」
【艾蘿】對【露比】說:「有一天,當我再次躺在泥濘裡,為自己的無力而哭泣時,一隻手向滿身穢物的我伸出。」
【艾蘿】對【露比】說:「那個沒有羽翼的男子將我抱起,並且把收傷了的我送回村莊裡去。」
【艾蘿】對【露比】說:「後來我才知道,那個人類是所謂的吟遊詩人。根據他自己的說法,就是『將一個人的故事告訴另一個人』的紀錄者。」
【艾蘿】對【露比】說:「然後每一天,當我在從高處躍起時,他也會在一旁看著我,並且說一些不太好笑的笑話,想要鼓勵失落的我。」艾蘿微笑著。
【艾蘿】對【露比】說:「然後在某一天,他帶著我走到懸崖旁邊的一顆樹上,將這個送了給我。」艾蘿輕輕握著繫在頸上的羽翼頸飾。
【艾蘿】對【露比】說:「他說只要握緊這對羽翼,他就會在我的背後支持著我,讓我的身體也能夠飛翔。」艾蘿輕輕握緊頸飾說道:「『這是給你的靈魂的羽翼,當你的靈魂飛起來時,身體也就會飛起來了。』這是他當時說的話。」
【艾蘿】對【露比】說:「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所謂的『魔力之泉』,也就是讓佩帶者體內的魔力增加的物品。」
【艾蘿】對【露比】說:「不知道是因為它的魔力,還是他給我的自信,我在那一天的黃昏算是跌跌撞撞地飛了一小段距離。」
【艾蘿】對【露比】說:「那時的我,高興得將他撲倒在地上,並且笑著感謝他。」艾蘿輕輕閉上了雙眼。「也許是因為年少氣盛吧?那時的我,真的覺得以後可以和他一起,在這世界裡自由地飛翔。」
【艾蘿】對【露比】說:「然後在當晚,在我回到家裡以前,我就像你一樣,說要送他一份禮物作為回禮。」
【露比】對【艾蘿】說:(專心聆聽中)
【艾蘿】對【露比】說:艾蘿臉有點紅地微笑著,並且將手指放在露比的雙唇上。「就像你一樣,我就在他措手不及的情況下獻出了自己的初吻。」
【艾蘿】對【露比】說:「現在想起來,他的反應比我還要慌張呢。」艾蘿以惡作劇的笑容說道:「然後我說出了和他一起的希望,不過他也說了我以前說的那句話。」
【艾蘿】對【露比】說:「『真正的愛情,是要有足夠的時間才能夠發酵的。』他這樣說道,並且將我送回家裡去了。」
【艾蘿】對【露比】說:「當晚,我幾乎是不能入睡的。那時還是情竇初開的少女的我,整晚也在幻想浪漫的美好將來。可是……」艾蘿臉上的微笑變得苦澀起來。
【艾蘿】對【露比】說:「當我在第二天醒來時,他已經離開了這條村落,到別處去旅行了。」
【艾蘿】對【露比】說:「我記得當時我哭了很久呢。然後還氣衝衝地在山裡四處飛行來找他喔。現在想起來,那時候我真的在拿自己的命在開玩笑呀。」
【艾蘿】對【露比】說:「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後來就成為了村裡最會飛行的鳥人,而自己的靈魂也不知不覺就飛到九霄雲外了。」艾蘿笑著說道:「也許是因為靈魂也愛上飛行了吧?」
【艾蘿】對【露比】說:「最後,某一天我再也忍受不了,就在大家也沒留意時留下了紙條,然後就帶著少許的東西飛離家園,並且向他口中的世界出發了。」
【艾蘿】對【露比】說:「我記得他說過,帝皇領是最多故事的地方,所以他也最喜歡待在那兒。」說道,艾蘿的臉上似乎蓋上了薄薄的一層灰色。同時,她的手亦不自在地在露比的身體上游走。
【艾蘿】對【露比】說:「所以我當時也花了大部份的時間在帝皇領裡四處旅行,並且打聽他的消息。只是,那個笨蛋卻是沒有甚麼明顯的特點。」
【艾蘿】對【露比】說:「結果,在我離開家鄉時,才知道皇族領發生了『那件事』。」艾蘿的雙手輕輕握緊了露比的手掌。
【艾蘿】對【露比】說:「就算再不想離開也好,我最後還是被迫逃到了北方大陸。」
【艾蘿】對【露比】說:「最初,我只是漫無目的地四處旅行,希望從逃亡到這裡的人們口中得到些甚麼。」
【艾蘿】對【露比】說:「後來,在一次相當偶然的機會下,我發現了自己對那些所謂的『瘴氣』有相當的抵抗力。也就是說,我是人們口中所說的『聖女』。」
【艾蘿】對【露比】說:「我本身對這個稱號沒有甚麼感覺。不過,能夠比普通人更容易消滅魔物的我,察覺到聖女是最有可能回到帝皇領的人。」艾蘿的雙手繼續無意識地抱著露比的腰。
【艾蘿】對【露比】說:「所以,我就想要去接相關的委託,在鍛鍊自己的同時,希望能夠在任務時發現一些甚麼。」
【艾蘿】對【露比】說:「除了想要知道『他』身處何方以外,我也開始察覺到,要是只為了追求他而步上旅程的話,是浪費了他讓我得到的自由。」
【艾蘿】對【露比】說:「以普通人的說法,我就是在尋找自我的目標呢。」艾蘿打趣說道。
【艾蘿】對【露比】說:「最後,當我想要去接第一宗委託時,就讓我碰上了這個小小的紅色魔法使了呢。」艾蘿輕輕敲了敲露比的頭。
【艾蘿】對【露比】說:「這就是我的故事了。哎呀,原本是要說他的故事,結果就變成我在自吹自擂了呢,對不起。」
【露比】:「呵呵呵…」露比在這個時候,只是傻傻的笑著。
【艾蘿】:在這時候,艾蘿才發現自己的雙手在大腦緬懷過去的時候,已經伸到了露比的纖腰之上。
【艾蘿】對【露比】說:「啊,不小心對你毛手毛腳了,呵呵。」艾蘿自我解嘲道:「無論如何,這就是我這個普通的翼民的故事了,希望不會悶到你吧!」
【露比】:在艾蘿有機會把在自己身上的雙手放開前,露比已經把它們抓住了。
【艾蘿】對【露比】說:「啊呀?」艾蘿對露比突然的行動有點吃驚。
【露比】:「艾蘿的過去,一點都不普通呢。最少在我的眼中一點也不簡單。」
【露比】:「為了另一個人而踏上沒有目的地的旅程,這是大多數人都難以想像的事吧?」
【艾蘿】對【露比】說:「呵呵,所以說我其實是個笨蛋呢。」艾蘿微笑說道。
【露比】:「但是艾蘿到了現在都沒有放棄過,我的對手似乎是難以想象的強勁呢。」
【艾蘿】對【露比】說:「因為這是個古舊的誓言呢。就算他已經忘記了我,或是已經遭遇不測也好,我也想要再一次看到他,並且讓他看到現在已經能夠自由飛翔的我。」
【露比】:「但是這樣的話,我就更加不能放開妳了,不然我大概就沒有任何機會了呢。」
【艾蘿】對【露比】說:「呵呵,那樣就請你更加努力吧。」艾蘿笑著說道。
【露比】:「說起來,其實我也算是一個『不會飛的魔法使』呢。」
【艾蘿】對【露比】說:「如果你不會飛的話,我會抱著你一起飛,直到你的靈魂能夠展開雙翼為止喔。」
【艾蘿】對【露比】說:「就算是身體沒有羽翼也好,只要放開靈魂的話,也是能夠自由地翱翔的呀。」
【艾蘿】對【露比】說:被露比抓住的雙手,繼續停留在露比的纖腰上輕撫著。
【露比】:「這樣的話,就暫時拜託妳了。」「直到我跟艾蘿一樣,能夠展開靈魂的羽翼時。」
【艾蘿】對【露比】說:「呵呵,我們一起努力吧!」
【露比】:「嗯嗯,一起努力吧!」
【挪索】:「唔、啊!!」一把有點耳熟,卻又比平時高了八度的聲音從不遠處傳過來。

【菲奧娜】對【挪索】說:「不過…在旅途上我也想到一個方法…」說罷菲奧娜便輕輕地撫摸著挪索的一對小蜜乳,說:「聽說…胸部越是被撫摸得多,便會變得越來越大哦。」
【挪索】:「唔、這個我也有聽、!」突然被菲奧娜碰到胸部,剛才因猛烈射乳而顯得紅腫的小乳頭忽然衝血起來,引起點點疼痛。而這時候,挪索猛然發現遠方艾蘿的視線正對過來。(cact:被貫穿的視線)
【菲奧娜】:「哎呀哎呀…?看來挪索的雖然細小但好像很快便有反應呢…」菲奧娜心中不其然覺得越來越有趣,撫摸挪索胸脯的動作也變得大一點起來。

【挪索】:(由於私隱權的關係,以下對白被掙扎的水花聲全部蓋掉w)/
【挪索】:「等、等等,這樣、好痛、」挪索掙扎著要離開,不過菲奧娜立時改變了手法,將逗弄改成按摩,從她腋下慢慢推按著胸前簿弱的肌肉。「這樣…真的會變大嗎…」
【菲奧娜】對【挪索】說:「我也不知道啦…不過有方法的話嘗試一下也不是壞事哦。」菲奧娜不斷重覆著剛才的動作的同時,間中也將雙手推前至挪索的胸脯前,雙手輕輕抓著以乳頭為中心的位置作內圓向打轉的撫摸。
【挪索】:「那…還是、」挪索交緊牙關,忍受著刺痛和刺激交集的快意。泡在水裏的身子縮起來像是要抗拒一樣,但體溫卻相反開始飆高。
【菲奧娜】:「還是…挪索還是覺得要自己撫摸才好?」菲奧娜看到挪索的反應,突然想出個壞主意,便用指尖輕輕拈起她那對開始重新充血的乳首後,便把動作停下來。
【挪索】:剛才撫弄的餘蘊仍然存在,挪索想調和混亂的氣息,可是被一些事物干擾、令精神無法集中。她意會到的時候手已經隨著剛才菲奧娜的動作繼續郁動了。
【挪索】:「不…慢著、」在菲奧娜的推動下,挪索的腦袋好像幪上了一層白霧。感覺上有點似層相識,好像有東西要從後面竄上來似的。
【挪索】:在菲奧娜還沒有察覺之下挪索把手指探到自己後面--就是先前被毒蔓藤大舉入侵的地方。
【菲奧娜】:看著挪索的表情,菲奧娜也感受到自己徐徐升高的體溫,便輕輕的將她抱在懷內。二人的身體緊緊地纏在一起,乳首、小腹、就連陰部的花蕊也不斷地在磨擦著。「…嗚…呼呼…舒服嗎?挪索…」
【挪索】:帶著催情效果的毒素,令挪索的腰身不住擺動起來。無論是菲奧娜還是湖底石頭的磨擦都深深烙在挪索的腦海中,本來想把毒索搜挖出來的手指,開始貪婪地向裏面鑽探…
「嗚…!停…停不下來,很奇怪的感覺哦…」
【菲奧娜】:「…唔…對呢…剛才戰鬥時挪索的那裡也受了攻擊呢…必須要清潔得乾淨才行呢…。」說著菲奧娜便一邊保持著磨擦的動作,一邊將右手沿著挪索沒有肉感的小屁股,與挪索的手一同探索著那充滿毒汁的小肉洞。
【挪索】:「菲、菲奧娜!那…那邊不行啦!嗚!」感覺到自己身體以外的異物在深入自己的後菊,從來未有過的緊張感刺激著挪索的大腦,但是隨同而來的,是她更未曾經驗過的強大快感。隨著她們兩個人兩隻手在菊內鑽探,魔物所噴出來的毒汗慢慢從挪索的後面的小洞中傾流出來。
【菲奧娜】:同時,菲奧娜的秘洞也不斷在抽動,洞內的肉壁亦不斷流出淫慾的果汁。她利用汁液潤滑的作用,加快了與挪索身軀磨損的速度,以及在挪索屁穴中手指的扢動。「挪索…我…我快不行了…!」菲奧娜的腦海開始變得白茫茫一遍了。
【挪索】:「菲…菲奧娜!很怪哦!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啊!」
【菲奧娜】:「我也是啊!要去了嗎…!?一起去吧!一起去吧!!」
【挪索】:「啊啊啊啊!!!!」菲奧娜和挪索同時尖叫出來,喜悅的叫聲傳遍了整個湖泊。


【艾蘿】:「唔,剛剛那好像是挪索的聲音?」想起這裡是魔物曾經襲擊村民的地方,艾蘿立即轉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挪索】:回頭望向剛進來那方向的湖邊,只見菲奧娜和挪索軟軟的癱著,兩人不住香汗淋漓的在喘息。
【露比】:「那個她們…不會又被襲擊了吧?」
【艾蘿】:「看起來不太對勁,我們去看看她們吧!」沒等露比反應,艾蘿就躍離水面,並且飛向兩人所在的湖邊。
【艾蘿】:在飛到她們的身旁以後,艾蘿半跪在她們的身旁,並且尋找可能的魔物襲擊痕跡。
【挪索】:艾蘿的落腳處就在兩人旁邊,兩人身上皆沒有外傷,不過似乎精力耗盡了,吐息繫亂,一浮一沉的躺在水裏。
【露比】:露比在跟隨著艾蘿的時候,也不忘讓魔素形成新的衣服才離開水面。
【露比】:但是在這個情況之下穿上的衣服,少不免會被完全沾濕了。
【艾蘿】:「唔……好像沒有受到物理上的傷害……」艾蘿簡單檢查了一下。「不過總不能讓她們繼續待在這裡!」說道,艾蘿握住兩人的手,並且盡量以不傷到她們的方式,將她們半拉半抱到岸上。
【挪索】:而這時被拉到一半的挪索好像要醒過來。「艾、艾蘿…我…我…」
【艾蘿】對【挪索】說:「挪索你沒事嗎?剛剛你們發生甚麼事了?」艾蘿緊張地問道。
【挪索】:「請…請教我別的豐胸方法…!」沒有半點平時威嚴的挪索一頭撞進艾蘿的懷裏,不甘心地哭起來。
【艾蘿】對【挪索】說:雖然完全不能理解剛才發生甚麼事,不過從挪索的反應看來,她們應該沒有受到襲擊。
【露比】:濕透了的魔法使裝束,勾勒出露比纖幼的身軀,令露比也不禁想到,自己現在的身軀以乎相當地誘人。<CACT濕透>
【艾蘿】對【挪索】說:「豐胸方法嘛……」艾蘿思考了一下。「我天生就是這樣,沒有甚麼豐胸方法」雖然比較正確,不過也對挪索傷害太深了,所以艾蘿並沒有說出這句話。
【露比】:「怎麼了,她們沒有甚麼事嗎?」看到娜索鑽進艾蘿的懷裏,露比向艾蘿詢問著。
【艾蘿】對【露比】說:「唔,她們似乎不是被魔物襲擊呢,不過實際發生甚麼事就……」
【菲奧娜】:「哎呀呀…看來沒什麼效果呢…」菲奧娜似乎也恢復過來了。「因為說起豐胸的方法,我便嘗試在挪索身上實踐在旅途上聽過的方法而已。」【艾蘿】對【挪索】說:「雖然我不太清楚,不過我想飲食習慣也有關係吧?」艾蘿說道:「聽說,如果食物有很多油或是脂肪,以及奶和蛋等等的話,胸部也會發育得比較多。」
【艾蘿】對【挪索】說:「不過如果不相應多作運動的話,就會連不想變大的地方也會變大了喔。」
【挪索】:「飲食習慣…如果是飲食習慣的話…即是沒救了…」挪索垂頭喪氣道。「我的食量是一般人的五倍…以前是因為太會吃才會被送出去的…」
【艾蘿】對【挪索】說:「唔……試試多吃點奶和蛋吧?」想起挪索剛才還在不斷噴出乳汁的畫面,艾蘿感到自己的這句話有點殘忍。
【艾蘿】對【挪索】說:「然後……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剛才做了甚麼,不過其實胸部是不會被揉大的呢。」艾蘿有點尷尬地說道。
【挪索】:「啊、啊!?」挪索一副被騙了的樣子,而菲奧娜則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說:「這個方法我也有聽過哦,不過感覺上好像剛才的方法比較有較…嗯,看來不是呢。」
【艾蘿】:大概已經知道兩人剛剛在做甚麼了後,艾蘿的臉變得有點紅。
【艾蘿】對【露比】說:「我想我們可以先讓這兩個小笨蛋休息一下。」艾蘿開玩笑說道,並且輕輕摸摸挪索的頭。「要加油呢。」
【露比】:看到菲奧娜的表情,露比也反應過來了,不過這一次她並沒有露出害羞的表情,而是吃吃的笑了起來。
【菲奧娜】:「哎呀哎呀,看來剛才打擾了妳們的二人世界了哩。唔…」然後她看了看露比,意味深長的一笑。「不過我想你們也過了很美好的時光吧?」她無視挪索怨恨的目光,露出微笑道。
【艾蘿】對【挪索】說:「呃?呵呵……」艾蘿亦以模稜兩可的方式帶過。
【露比】:「嘻嘻…」露比也在一邊繼續笑著。
【挪索】:挪索一臉無奈的,但也只好接受艾蘿「奶和蛋」和「多運動」這個提案。
【露比】:「不過話說回來,胸部被揉真的不會變大的嗎?」露比悄悄的向艾蘿問道。
【挪索】:兩人神秘的笑容讓挪索一頭霧水,大概是不知道兩人的牽絆一下子加深了不少吧。
【艾蘿】對【露比】說:「不,我想是沒用的。」艾蘿有點無奈地回應道。
【菲奧娜】:「妳就騙騙他說可以嘛。」耳朵利的菲奧娜用挪索沒聽到的聲音說。
【艾蘿】對【挪索】說:「騙人是不好的行為喔。」艾蘿輕敲菲奧娜的頭。
【挪索】:(實際上她的確是怎揉也揉不大orz)
【挪索】:(菲奧娜讓不會被我玩壞了性格吧…@@;;)
【露比】:「雖然我對胸部不是太在意,只是在好奇啦…」感到好像有點被誤會的露比在解釋著。
【挪索】:(那…剛才那句去掉好嗎@@)
【露比】:(我覺得有點像小奈的風格w)
【艾蘿】對【露比】說:「呵呵……」艾蘿已經不知道應該如何回應了。
【露比】:(小奈的啊,會說隨便吧)
【挪索】:挪索在湖邊洗了把臉,似乎總算回復了狀態。然後對著露比說:「人類也許比較不在意…但獸族之中…這是關乎一輩子的命運…」
【挪索】:(他的確像會這麼說…)
【艾蘿】對【挪索】說:「唔……」沒有相關經驗的艾蘿也不能說些甚麼,只是伸手輕拍挪索的肩膀。「我相信只要努力的話,沒有甚麼事是不可能的!」
【挪索】:(意、意志力啊…?)
【露比】:(露比不會這樣希望的,第二她似乎未必有這意志力。)
【露比】:(不過我不介意有人來玩弄她的胸部w)
【挪索】:「嗯、嗯!」「艾蘿說的對…如果像上次那樣因魔物毒素而起的胸部…就算有乳汁也不能用來哺育…那就沒意義了…」
【艾蘿】對【挪索】說:艾蘿沒有直接回應,只是微笑望向挪索輕輕點頭。
【挪索】:「所以…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露比】:「胸部關乎命運的話…似乎就真的要好好的努力了,雖然這似乎不比我能回…」說到後面的部份,露比的聲音似乎也變小了。
【艾蘿】對【挪索】說:「嗯嗯,大家一起努力吧!」
【挪索】:「我會繼續努力的…你說回…?」
【露比】:「沒事…妳聽錯了。」
【挪索】:「如果搜尋行動不果的話…你們會到哪兒去?」挪索在下山時忽然問道。
【露比】:「我會跟著艾蘿的,所以由她決定吧。」
【艾蘿】對【挪索】說:「唔……如果真的沒辦法的話,就只有放棄這委託了吧?」艾蘿苦笑說道:「不過,我還是希望最少能夠找到先前提到的那個少女的。」
【菲奧娜】 對 大家 說:「我一定會救出那個被帶走的少女。」菲奧娜露出了堅決的眼神。
【露比】:「不是因為我的話…」
【艾蘿】對【露比】說:「不,這不是你的錯。沒人會想看到這種事發生的。」艾蘿輕撫露比安慰道。
【挪索】:「如果你再這麼說的話,我會代艾蘿打你了。」挪索道。
【露比】:「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似乎沒甚麼法子幫忙了…
【挪索】:「讓她跑掉是我們的責任…不是因為你…」「你們幫忙尋找他們的蹤跡就已經很足夠了…」
【艾蘿】對【露比】說:「就算是沒有甚麼法子幫忙,最少也應該盡自己的能力呢。這樣的話,才不會對不起同伴們呀。」
【露比】對【艾蘿】說:「這樣也對呢……」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