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夢》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蝶夢》(cc)


參與角色:
露比
暗艾蘿

屬性:《繩子》《女裝男》《純愛》

到底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是誰的夢,誰夢到了誰?
誰是真實,誰是夢幻?
只有天知道。



聊天內容在 ( 13-Nov-2009 00:08:01 ) 開始紀錄

【露比】: 嗯……為甚麼好像涼涼的…我不是被艾蘿抱著睡覺嗎…
【露比】: 轉個身吧…好像不能動…艾蘿抱得有點太緊了喔…不過繼續睡吧…
【露比】: 不過為甚麼我的雙手是在背後的?完全不能動…
【露比】: 張開眼睛吧…嗯…還是不了…
【暗艾蘿】: 露比迷糊地張開眼睛後,發現自己已經不在艾蘿的懷抱之中。她的雙手被麻繩從手腕綁著,並且吊在天花板的橫樑之上,使得她只有腳尖才能勉強接觸著地面。
【露比】: (嗯嗯……艾蘿有心目中的綁法了嗎?)
【露比】: 不過…為甚麼我的右腳也被抱起來了…有點不對勁…
【露比】: (到了這個時候,露比終於張開眼睛了。)
【暗艾蘿】: 這時候,露比感覺到某些乾而粗糙的條狀物正在磨擦和纏繞著自己的右膝。
【暗艾蘿】: 露比看到艾蘿正正在她臉前,並且以有點奇異的微笑和她四目交投。
【露比】: (我心目中的是露比還有穿衣,手被反綁在自身背後,然後只有右腳被折起抬高吊在天花上,不過艾蘿的綁法也OK)
【暗艾蘿】: 她的身上除了黑色的羽翼狀頸飾以外完全一絲不掛,白哲的肌膚完全顯露在露比的眼前。
【露比】: (不過無論用那個綁法,看到自己的鏡子希望w)
【暗艾蘿】: 她的雙手正輕抱著露比的右腿,並且將一圈圈的麻繩套牢在膝蓋的位置並繫緊。
【露比】: 疑…艾蘿在做甚麼?
【暗艾蘿】: 在艾蘿的背後,露比隱約看到牆邊有一塊毫無瑕疵的全身鏡,角度剛好讓露比看到艾蘿的背面,以及被遮著的自己的全身。
【露比】: 我好像被綁起來了…疑疑!被綁起來了?
【暗艾蘿】: 在察覺到露比醒過來以後,艾蘿臉上的微笑變得更深。「起來了嗎,我的露比?」
【露比】: 「艾艾艾艾…艾蘿妳在……」
【暗艾蘿】: 「我在欣賞露比你美好的身體呀。」
【暗艾蘿】: 「是呀。」艾蘿輕輕撫摸著露比腿上的麻繩。「這是最適合露比身體的裝飾物呢,不是嗎?」
【露比】: (在這個時候,露比終於完全被驚醒了。)
【暗艾蘿】: 說罷,艾蘿慢慢拉起掛在一旁的麻繩。被綁緊了的露比右腿亦隨之慢慢升起,讓她兩腿間的異物在艾蘿面前表露無遺。
【露比】: 被麻繩吊起的雙手,以及支持著身體一半重量的腳尖,在這個時候,也開始傳來了陣陣的疼痛,使得露比的聲線也提高了一點。
【暗艾蘿】: 「露比的聲音何時也這樣好聽呢。」艾蘿笑著說道,並且將露比的膝蓋提至最高點。現在,露比的雙腿幾乎變成一條直線,讓她雙腿之間在艾蘿的面前一覽無遺。
【露比】: 「為…為甚麼是麻繩?」
【暗艾蘿】: 艾蘿將麻繩的另一端固定在露比腿上的繩結裡,並且輕輕拉了數下,確定它不會鬆脫。
【露比】: 「艾蘿不要開玩笑了,把我放下來,這樣很難受啊。」
【暗艾蘿】: 「我對露比你可是認真的呢。」艾蘿微笑著,並且輕輕撫摸著露比的臉龐。「因為你對我的感情也是認真的,不對嗎?」
【露比】: 「但是…為甚麼要把我綁起來?我的小腿好酸,快要受不了。」
【暗艾蘿】: 「因為我很喜歡露比的身體現在這個樣子喔。」艾蘿的十指從露比的臉頰滑下,並且輕輕撫著露比的胸部。
【暗艾蘿】: 「你也是這樣認為的,不是嗎?」艾蘿將身體移到一旁,讓露比看到全身鏡中自己被束縛著的身體。
【露比】: 「艾蘿…喜歡這樣的我?」在這個時候,嚴厲的緊綁已經令露比的小腿到達了痙攣的邊緣。
【暗艾蘿】: 「因為露比的身體這樣更加美麗呢。」艾蘿輕輕愛撫著露比的纖腰。「你也欣賞看看吧。」
【露比】: 「但是這樣好羞恥,好難受啊…」看著鏡中自己被束縛的模樣,露比竟然也興奮了起來--雖然主要是身為男性看到美麗的軀體時所特有的興奮。
【暗艾蘿】: 「是嗎?可是你的身體好像也很喜歡自己這個樣子呢。」艾蘿笑並將右手垂下,然後以手指輕輕撫弄露比兩腿間的肉槍。
【露比】: 「不…要…會…不…行…的…」在異樣的興奮之下,只是很輕微的刺激,已經令露比輕易就快要到達限界了。
【露比】: 在身體的退縮下,勉力支持身軀的左腳突然傳來了一陣痙攣,使露比從限界的邊沿稍稍的拉回來一點。
【暗艾蘿】: 「甚麼會不行呢?」艾蘿將臉靠近,並且輕吻著露比的臉頰。她的右手輕輕握住露比胯下的陽物。
【露比】: 「會…會受不了的…因為太舒服了…啊啊…」忍受著從腿上傳來的陣陣疼痛,露比勉力的回答著艾蘿的提問。
【暗艾蘿】: 「哪裡舒服呢?」艾蘿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並且繼續以指尖輕輕挑逗露比硬挺的異物,讓它保持在接近極限的狀態。
【露比】: 鏡中在疼痛之下抖動的身軀,竟然也挑起了露比嚐虐的快感…即使這是自已現在的軀體。
【露比】: 「被艾蘿握著的…好舒服…」
【暗艾蘿】: 「握著的甚麼?」
【露比】: 「……」短暫的沈默,只有露比難以自制的呼吸聲。
【暗艾蘿】: 「不說的話,我可不知道該怎樣讓你繼續舒服喔。你想要更舒服嗎?」艾蘿笑著說道,同時伸出舌頭,輕輕舔著露比的鎖骨,以及肌膚上的香汗。
【露比】: 「我想要…我想要…」
【暗艾蘿】: 「露比想要甚麼?」艾蘿用指尖輕輕彈著露比肉槍那毫無保護的紅色末端。
【露比】: 「露比想要…嗚…露比想要被艾蘿玩弄露比的…」在挑逗之下,露比幾乎想要把讓人感到羞恥的名詞說出來了。
【暗艾蘿】: 「露比想要艾蘿玩弄露比的哪裡呢?」艾蘿將頭移到露比的耳邊輕輕說道:「不用害羞的,因為你是我的愛人呀。」
【露比】: 「請艾蘿玩弄露比的小雞…小雞雞,露比快要…受…不…了…」正是因為對方是自己的愛人,露比對說出了這個名詞感到更加的羞恥,眼睛也因此流出了淚水。
【暗艾蘿】: 「露比真乖巧呢。」艾蘿的臉上露出了溫柔的微笑,然後伸出舌尖,將露比臉上的淚水舔去。「不用感到害羞的,因為你是我的愛人,所以一切也可以坦然地讓我知道喔。」
【暗艾蘿】: 「不過露比很好色呢,尤其是這裡。」在輕吻著露比臉頰的同時,艾蘿的手亦握緊了露比的肉槍,並且以姆指按壓著末端的小洞,使得她不能夠從快感之中解放。
【露比】: 「不行了…好色的露比已經不行了…艾蘿求妳…」露比的肉棒已經開始微微的抖動著,但是在艾蘿的壓制下,又停了下來。
【暗艾蘿】: 「露比想要怎樣?」艾蘿微笑了一下,然後向露比的雙唇吻下去。艾蘿的舌頭輕輕伸出,並且以舌尖侵入露比的嘴裡。同時,握住露比陽性之物的右手亦握得更緊,姆指亦將小洞堵得更用力,並且開始輕輕
【暗艾蘿】: 姆指亦將小洞堵得更用力,並且開始輕輕套弄著。
【露比】: 「…」露比剛想繼續說出乞求的語句,嘴巴卻被堵住了,她反射性地回應著入侵嘴裏的舌頭,但是卻也因此繼續受到被限制在邊沿的折磨,痛苦地快樂著。
【暗艾蘿】: 像是回應著露比的動作,艾蘿的舌頭繼續侵入露比的嘴裡,並且以舌尖舔著露比的舌頭。
【暗艾蘿】: 在輕輕吸吮著的同時,握著異物的手亦握得更緊,像是要將它握斷一般。
【暗艾蘿】: 隨著艾蘿的攻勢逐漸增強,她的身體亦與露比的身體相接,並且以大腿輕輕磨蹭著露比的左腿。
【露比】: 肉棒開始感到痛覺,但是沒法自主,也無從表達的露比,在舌頭的交纏上也處於了被動的地位,完全被艾蘿所掌控著。
【暗艾蘿】: 在品嚐過露比的汁液以後,艾蘿慢慢抽出舌頭,並且讓兩人的嘴唇慢慢分開。一條銀色的細線在兩人之間連起,然後慢慢消失在空氣之中。
【暗艾蘿】: 「露比真美味呢。」艾蘿笑著並放開了束縛著異物的手,然後跪在露比的腳前,伸出舌尖輕輕舔著它的頂端。
【露比】: 被緊壓著一段時間後放開,露比的肉棒稍微變軟了一點。但是在被放開了以後,很快的它又再次被充滿了起來。
【暗艾蘿】: 「露比想要將欲望發泄出來嗎?」艾蘿的臉頰慢慢泛起紅暈,而舔著露比本能的舌尖亦慢慢加快動作。
【露比】: 「…」完全專於身體的快感令露比的眼神開始失去了焦點,在鏡中的自己也開始變後模糊了起來。
【露比】: 「好想要…」
【暗艾蘿】: 「露比做得很好呢,所以這是獎勵喔。」艾蘿微笑了一下以後,就將露比的肉槍慢慢放進自己的嘴裡含著。在以舌頭輕輕地挑逗露比的同時,艾蘿的十指亦在露比的大腿上游走著。
【露比】: 「好舒服…」隨著露比的呼吸聲,吐出的多是無意義的聲音。
【露比】: 在兩面的刺激下,露比的肉棒也再次進入了微微抖動,即將到達界限的狀態。
【暗艾蘿】: 艾蘿將露比的分身完全含在嘴裡,並且不斷以溫熱的舌頭舔舐,同時亦貪婪地吸吮著末端的小洞。她的左手繼續愛撫著已經有點麻痺的小腿,而右手則是轉移到自己的兩腿之間,並且輕輕地愛撫自己的私處。
【暗艾蘿】: 在露比到達極限前的一剎那,艾蘿快速將露比的肉槍吐出,然後繼續以舌尖刺激著。
【露比】: 「不要停下來…求求艾蘿不要再停下來了…」又一次的在極限前停下來,露比的帶著哭腔懇求著,只想艾蘿盡快讓自己能發泄出來。
【暗艾蘿】: 艾蘿抬頭向露比微笑了一下,然後低頭以舌頭繼續進攻露比的異物,讓露比終於超越了快感的界限。
【露比】: 「射出來了…終於射出來了…」從未試過在射出前反復在界限前停留的露比,在此刻感到了一陣虛脫的喜悅。
【露比】: 身不由己的感覺,將快感帶到了另一個層次,雖然已經快要脫力,但是露比射出的份量遠遠超出了平日。
【露比】: 正面對著露比本能的艾蘿,面上身上自然也不能倖免。
【暗艾蘿】: 「露比真好色呢。」艾蘿伸出舌尖,輕輕舔著露比慢慢軟化下來的肉槍上的黏膜白液。
【露比】: 「都是因為艾蘿…露比才這麼好色的」露比的的眼前重新出現了焦點,並且向艾蘿望去。
【暗艾蘿】: 在為露比清理好陽物之後,艾蘿重新站起來,並且輕吻著露比。「要為你的愛人清理喔。」
【露比】: 「要…怎麼樣…清理呢?」
【暗艾蘿】: 「就像我為我的露比那樣清理呀。」艾蘿繼續輕舔著露比的嘴唇,而雙手亦分別在露比和自己的私處上輕撫著。
【露比】: 「可是…我這個樣子…沒有辦法呢」
【暗艾蘿】: 「對喔。」艾蘿微笑著說道:「那麼讓我把繩結解開後再繼續吧。」
【露比】: 「可是……」
【暗艾蘿】: 說罷,艾蘿再次吻向露比。在她將仍留有白液的舌頭伸進露比的嘴裡時,她的雙手亦將樑上的麻繩解下來。
【暗艾蘿】: 雖然已經不再被吊著,可是麻繩仍然將露比的雙手綁著。
【露比】: 露比的目光轉向了鏡子「這個樣子真的很可愛呢,不能多看一會真是可惜。」
【露比】: 雙手失去了繩索的支撐,但是仍然被吊起了單腳,露比整個身軀都靠向了艾蘿的方向。
【暗艾蘿】: 「呵呵,那麼想我再把我的露比再吊起來嗎?」艾蘿輕輕拉著麻繩問道。
【暗艾蘿】: 艾蘿張開羽翼,輕輕將無力的露比包裹進懷裡。
【露比】: 「呵呵呵…」露比不置可否的笑著。「只要艾蘿一直在身邊,想要把我吊起多久都可以呢。」
【暗艾蘿】: 「那麼,你要先為你的愛人清理喔。」艾蘿的臉上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露比】: 「要舔走…這個嗎?」露比稍微有了一點猶疑。
【暗艾蘿】: 「因為這些白液是你的那裡射出來的喔。」艾蘿以有點濕潤的私處輕輕磨擦露比的肉槍。「而且,我也是你的愛人呀。」
【暗艾蘿】: 「不舔走的話,我就把你吊在這一整天了喔。」艾蘿以帶點惡作劇的語氣說道。
【露比】: 「吊起來一整天嗎?其實也不是不能考慮呢…」露比故作認真的說著。「那麼艾蘿喜歡把我再吊起來一天,還是在妳的身上舔來舔去呢?」
【暗艾蘿】: 「呵呵,露比真是好色的壞小孩呢。」艾蘿輕輕親了親露比的額頭。「先把自己的白液舔乾淨,我再想怎樣料理你吧。」艾蘿輕輕抹了點臉上的白液,然後將手指伸到露比的臉前。
【露比】: 完全沒有思考,露比就伸出了舌頭,把艾蘿指尖的汁液舔走。
【露比】: 「其實也沒想像中的難吃嘛…」
【露比】: 甚至還有種怪異的香氣呢…雖然無論如何也不吸引…但是也不難接受…
【暗艾蘿】: 「真乖巧呢。要把我臉上的也舔乾淨喔。」艾蘿輕撫著露比的臉說道。
【露比】: 「那麼艾蘿能靠過來一點嗎?我已經快動不了呢。」事實上,露比的四肢也真的完全乏力,只能靠艾蘿支持著身軀了。
【暗艾蘿】: 艾蘿以微笑回應了露比的要求,然後將露比抱到床上放下,並且伏到她的身上,讓自己的臉頰正對著她。
【暗艾蘿】: (露比的雙手還是被綁住喔)
【露比】: 露比伸出了舌頭,在艾蘿的臉上舔著已經射出了一小段時間,快要開始凝固起來的汁液。
【露比】: 在清潔的途中,露比不忘間中用嘴吸啜一下艾蘿的耳鼻,或者讓舌頭在她的臉上打轉。
【暗艾蘿】: 作為回禮,艾蘿在微笑望向露比的同時亦慢慢將身體向下壓,使得自己的下腹剛好磨擦著露比的分身。
【露比】: 露比一路清潔完艾蘿的面孔,也開始移動到她的脖子下繼續的吸啜著。在這個時候,露比的分身也開始慢慢地充血,似乎可能會再次活躍起來。
【暗艾蘿】: 「剛剛才發洩完,現在又想要了。」艾蘿以濕潤的私處輕輕磨擦著露比的本能。「露比真是好色的壞小孩呢。」
【暗艾蘿】: 隨著露比開始向艾蘿反擊,艾蘿的臉頰亦變得更加通紅,私處亦越來越濕潤。
【露比】: 在艾蘿的磨擦下,露比的分身終於也再次活躍了起來,而露比的吸啜也由一開始的清潔,變成了單純的挑逗。
【露比】: 但是這一次露比並沒有著急,而是慢慢的想要挑起艾蘿的情欲。
【暗艾蘿】: 艾蘿的雙手輕撫著露比的纖腰,並且將束縛著露比雙手的麻繩解開。同時,艾蘿亦有規律地以私處磨擦露比的分身。
【露比】: 露比並沒有讓自己的雙手立即享受久違了的自由,只是讓它們平放在床上。而她的嘴巴,仍然只是在艾蘿的脖子附近遊走。
【暗艾蘿】: 隨著艾蘿的動作越來越劇烈,她的臉頰亦變得越來越紅,而私處亦徐徐流出透明的愛液。
【露比】: 「可以嗎?」感受到艾蘿的渴望,露比只需要確認了她的心意,就會作出行動。
【暗艾蘿】: 「只要是你想的話,甚麼也可以喔。」艾蘿的臉上露出害羞的微笑,而說話亦開始喘息著。她慢慢立起上半身,讓露比的本能頂端剛好抵著自己的私處。
【暗艾蘿】: 「要溫柔一點哦。」艾蘿的臉上露出半帶惡作劇的微笑。
【露比】: 露比的雙手摸上了艾蘿的纖腰,然後開始微微的施力,示意由她自己控制力度。
【暗艾蘿】: 艾蘿輕輕點了點頭,然後慢慢將露比的分身推進自己的私處。濕潤而溫熱的秘所緊緊夾著露比的分身,刺激著幼嫩的末端。
【暗艾蘿】: 「啊……」艾蘿不禁發出了嬌羞的叫聲。
【露比】: 「不要緊嗎?」露比維持著輕微的施力。
【暗艾蘿】: 「不要緊的。」艾蘿繼續配合露比的施力,讓露比的本能侵入自己的身體。突然,露比感覺到自己的分身被一塊甚麼擋住了。
【露比】: 「這裏要用一點力才可以呢…」露比的雙手由艾蘿的纖腰移動到她臀部的旁邊扶著,為了幫助艾蘿的第一次作準備。
【暗艾蘿】: 「這裡……」艾蘿開始變得害羞起來。「請你大力一點吧。」
【暗艾蘿】: 「即使會痛也沒關係的……」
【露比】: 「準備好了沒有?」露比的雙手開始用力,然後突然用上了腰間的力量,對艾蘿的第一次作出突破。
【暗艾蘿】: 艾蘿沒有說話,只是以通紅的臉微笑點頭。
【暗艾蘿】: 「……啊啊!」突然從下腹傳來的那未曾感受過的痛楚,讓艾蘿不自覺地叫了起來。象徵處子之身的鮮血與愛液,徐徐從艾蘿粉紅色的私處中流出。
【暗艾蘿】: 也許是因為突然的痛楚使得雙腿無力,露比的本能亦在同時侵入了艾蘿那秘所的最深處。艾蘿深處的體溫,沿著濕潤的通道傳到了露比的身體。
【露比】: 露比在突破後,停留在最深處等候了一會,好讓艾蘿品味清楚第一次的感覺。
【暗艾蘿】: 「呼……呼……」仍然沉醉在剛才的痛楚以及快感中的艾蘿,坐在露比的下身上喘息著。原本相當潔白的肌膚,現在已經變得像蘋果一樣通紅。
【暗艾蘿】: 艾蘿慢慢提起雙手輕撫著露比的臉頰,然後慢慢將身體拉近露比,並且輕輕地吻上對方的雙唇。
【露比】: 露比把她的舌頭伸進艾蘿的嘴裏,然後緩緩的送出自己的氣息。
【暗艾蘿】: 艾蘿配合著露比的動作,亦伸出舌頭歡迎著對方的侵入。同時,她的蜜穴亦夾緊了露比的分身,並且輕輕地磨擦著。
【露比】: 在這個時候,她的雙手也輕輕的示意艾蘿開始移動身軀
【暗艾蘿】: 在貪婪地吸吮著露比舌尖的同時,艾蘿的腰部亦開始配合露比的動作來回動著,讓自己的秘所不斷磨擦著露比的本能。
【暗艾蘿】: 露比感覺到夾緊了分身的蜜穴變得越來越溫暖和濕潤。
【露比】: 感到艾蘿自發的擺動,露比的雙手開始在艾蘿身軀上其它地方遊走。
【暗艾蘿】: 「唔嗯……啊……露比……」隨著艾蘿的動作越來越快速和用力,以及露比雙手的攻勢,艾蘿的嘴裡開始發出含糊的嬌媚叫聲。
【露比】: 露比的舌尖,也開始挑撥著艾蘿的舌根。因為在下方的關係,露比由一開始送出氣息,變成也開始吸啜著對方的津液。
【暗艾蘿】: 從下身不斷傳來的強烈刺激,加上露比的挑撥,使得艾蘿的嘴巴在發出嬌喘聲的同時,津液亦不斷流進露比的嘴裡。同時,艾蘿腰部的動作亦變得越來越劇烈,羽翼亦慢慢張開起來。
【露比】: 雖然身處下方,露比也配合著艾蘿的節奏,小幅的移動著腰部。
【暗艾蘿】: 「啊……咕……露比……呀啊……」在這種陌生的強烈快感衝擊下,腦袋快要變成一片空白的艾蘿,無意識地叫喚著愛人的名字,而身體亦開始依從欲望,緊緊地和露比的肉槍結合並不斷地抽動。
【露比】: 隨著艾蘿的動作變得越來越激烈,露比開始弓起了腰部,使自己更能配合對方的動作。
【露比】: 「要…一起去了嗎?如果艾蘿…快要高潮了,就叫出來…吧。」
【暗艾蘿】: 「是……呀啊……露比……要去了……啊啊!」在露比將白液注進子宮的同時,艾蘿亦達到了第一次的絕頂。
【暗艾蘿】: 大量的愛液從私處的狹縫中流出,而腦袋已經被快感完全控制的艾蘿,就只是身體不斷地抖震著。
【露比】: 「艾蘿…很舒服是吧?」
【暗艾蘿】: 「是……是的……」還未從剛才的高潮中回復過來的艾蘿,不斷喘息著說道:「因為進入的是你呀……」
【露比】: 露比看著艾蘿的樣子,也露出了一個滿足的笑容。
【暗艾蘿】: 「……謝謝你。」艾蘿的手輕輕握著藍色的羽翼頸飾,通紅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露比】: 「現在的艾蘿,是在跟誰道謝呢?」
【暗艾蘿】: 「當然是和你呢。」艾蘿笑著說道:「我是在握著你的羽翼道謝呢。」
【露比】: 「我的羽翼?這不是…?」露比的表情中,透露著小許不解。
【暗艾蘿】: 艾蘿沒有回應,只是臉上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露比】: 「那個明明是…」露比突然感到一陣心痛,就在這個時候,她「再次」的張開了眼睛。
【艾蘿】: 在她眼前的,是正在抱著她的腰睡覺的艾蘿。她看起來似乎沒有在剛才醒過來。
【露比】: 為甚麼…這…剛才…?
【艾蘿】: 你留意到艾蘿胸前的羽翼形頸飾,好像在發出一點點的微光。
【露比】: 這是夢嗎…但是為甚麼是這樣的真實…
【露比】: 在這個時候,露比開始感受到自己身下濕潤的感覺。
【露比】: 似乎真的是夢了…可是不好了…我竟然在跟艾蘿同床時…
【露比】: 當露比發現了自己身處的尷尬狀態後,她試圖在不驚醒艾蘿的情況下離開對方的懷抱。但是在失敗的嘗試後,她放棄了。
【艾蘿】: 艾蘿沒有察覺到懷裡的異像,倦意使得她無意識地將露比抱得更緊。
【露比】: 「不…不要,會沾到的…」
【露比】: 露比只好盡量嘗試把自己的下身移離艾蘿。
【艾蘿】: 「我還想再吃……」艾蘿似乎還沒有醒來,並且一邊說著夢話一邊抱著露比。
【艾蘿】: 艾蘿抱著了露比的腰,讓她不能夠將下身移遠很多。
【露比】 : 不要再靠過來了,沾到了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了…
【艾蘿】: 「咕嗯……雞翅膀……」艾蘿繼續抱著露比的腰作著美夢。
【露比】 : 對於露比來說,這似乎是第一次迫切的感到想要離開艾蘿的懷抱吧。
【露比】 : 露比在這個時候,只能讓僵著身體,儘可能避免任何的動作。
【艾蘿】: 隨著夢境越來越深,抱緊露比腰部的雙手亦將她拉得更進艾蘿的懷裡。現在,露比和艾蘿的身體只有不足一掌長的距離。
【艾蘿】: 在夜深人靜的房間裡,露比察覺到艾蘿身體有一點點微弱的花香味。
【露比】 : 這個時候,露比只好試著轉動身軀,以避免再次拉近時,下身的濕潤真的接觸到艾蘿的身軀。
【艾蘿】: 艾蘿似乎沒有察覺到自己裙擺上的黏液,只是繼續抱著露比入睡。淡淡的花香繼續刺激著露比的嗅覺。
【露比】 : (是第一次感覺到的嗎?)
【艾蘿】: (是的,因為寂靜的房間和黑暗讓感官變靈敏了)
【露比】 : 好香…那個是甚麼香味來的呢…
【艾蘿】: 隨著露比的身體越來越接近艾蘿,露比感覺到那氣味似乎是從艾蘿的身體傳來的。
【艾蘿】: 「唔……我沒尿床……」繼續沉醉在夢鄉中的艾蘿,將其中一隻腳抬起,並且輕輕夾住露比的雙腿。
【露比】 : 因為距離已經太近了,所以露比也發現自己沒法子轉動身軀。在這個時候,她只得嘗試吧自己的手放到兩人之間作為緩衝。
【露比】 : 妳是沒有尿床…但是我可…這次完蛋了…
【艾蘿】: 隨著艾蘿的睡相變得越來越差,露比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被她的四肢纏繞著了。她動了動腿,使得露比的雙手剛好碰觸到艾蘿的肌膚。
【露比】 : 嗚…誰來救救我…已經避不過了嗎…
【艾蘿】: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露比的求救,還在睡夢中的艾蘿低下頭,使嘴唇輕輕碰到露比的額頭。
【露比】 : 這個時候,露比已經被纏得動彈不得了…
【艾蘿】: 在經過數分鐘的磨擦以後,艾蘿的四肢似乎開始慢慢放開。
【艾蘿】: 不過,艾蘿那件女忍服的下擺,已經被沾上了一道道的黏液了。
【露比】 : 不知道是因為被緊抱帶來的温度,還是因為緊張的緣故,露比已經出了一身大汗。
【露比】 : 在這個時候,露比也顧不了太多,只能小心翼翼的再次嘗試轉動身軀。
【艾蘿】: 「唔嗯……」繼續夢囈著的艾蘿動了一動,膝蓋剛好向上抵住了露比的本能。
【露比】 : 「呃…」像是被蛇盯上的獵物一樣,露比的身軀完全僵起來了。
【露比】 : 這個時候,露比已經肯定艾蘿已經沾上了自己身上的濕潤,
【艾蘿】: 大概是感覺到自己觸碰到甚麼,艾蘿的四肢再次無意識地收緊,使得露比的分身開始感受到壓力。
【露比】 : 會被吊起來一天嗎…我怎麼在想這個了
【露比】 : 想到自己在夢中的樣子,加上外在的刺激,露比的分身竟然不期然的稍稍有了點反應。
【艾蘿】: 「唔……」也許是感受到身體上那些奇異的濕潤,艾蘿的身體開始磨擦著露比。除了將露比完全抱進懷裡以外,艾蘿的大腿亦觸碰到了露比的分身。
【露比】 : 我不敢再想了…
【露比】 : 雖然很舒服…但是艾蘿…
【露比】 : 這不會是另一個夢境吧…希望是夢吧…
【艾蘿】: 除著艾蘿身體無意識的活動,光滑的大腿肌膚繼續磨蹭著露比慢慢起反應的本能。同時,艾蘿帶有香味的吐息亦慢慢覆蓋著露比的臉。
【露比】 : 在這個時候,露比的分身已經完全的挺立了起來。
【艾蘿】: 隨著露比分身的直立,一道道黏液的軌跡被抹上在艾蘿的大腿之上。同時,露比亦感受到分身的末端好像抵著某些布造的東西。
【露比】 : 要把她弄醒嗎…不把她弄醒的話會出事的啊…
【露比】 : 但是現在這個樣子…無論如何也會被討厭的吧…
【艾蘿】: 「唔……?」也許是被露比的本能觸碰到某處,半睡半醒的艾蘿稍稍張開雙眼。
【露比】 : 露比張開了嘴唇,想要吐出喚醒艾蘿的語句。
【艾蘿】: 「唔……露比還沒睡嗎……」仍然不太清醒的艾蘿含糊說了數個單字,然後就重新閉上眼睛。
【露比】 : 「艾蘿…醒醒…有點不妙…」在剛鼓起了的勇氣消散了前,露比嘗試把艾蘿叫醒。
【艾蘿】: 「唔……?」艾蘿重新張開一點眼睛。「怎麼了?」
【露比】 : 「我…我…」露比完全不敢直視艾蘿。
【艾蘿】: 「沒事的話我就先睡了喔……」還沒有睡醒的艾蘿朦朧地說著。
【露比】 : 「先…先不要睡…」
【艾蘿】: 「唔……怎麼了?」艾蘿有點疑惑地望著露比。
【露比】 : 「我…我在剛才無意識的時候…」
【露比】 : 「而且…艾蘿已經沾上了…」
【露比】 : 越說下去,的聲音就變得越低,這個時候露比已經快說不出話來了。
【艾蘿】: 經露比一提起,艾蘿也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點不對勁。出於本能的反應,艾蘿將頭向下身望過去。
【艾蘿】: 露比已經完全挺立的本能伸進了艾蘿的裙擺之下,並且輕輕抵著艾蘿的內褲,而她的下身幾乎都已經被露比的黏液沾污。
【艾蘿】: ……看起來就像是想要強行進入不遂的樣子。
【艾蘿】: 「呃……」一瞬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的艾蘿抬頭望向露比。
【露比】 : 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個情況的露比,顯現出來的,已經由尷尬轉變為驚慌。
【艾蘿】: 艾蘿繼續望著露比的雙眼等待對方的回應。同時,原本纏繞著露比下身的腳亦已經縮開,不過抱著露比的雙手並沒有移動,而艾蘿亦沒有縮起像是要被進攻的下身。
【露比】 : 「對…對不起…」在嗚咽著的言語後,連露比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開始哭起來了。
【艾蘿】: 艾蘿伸出雙手,並且輕輕抹著露比的眼淚。「為甚麼要道歉呢?」
【露比】 : 「在這種情況…是…男性的錯吧。」
【艾蘿】: 「妳不是說,這是無意識的嗎?」艾蘿微笑說道,並且繼續替露比抹淚。「呵呵,你來自的那個世界真奇怪呢。」
【露比】 : 「但是…但是這…吃虧的完全是艾蘿…在這裏不也是這樣的嗎…」
【艾蘿】: 「可是這是無意識下做出來的,不是嗎?」艾蘿輕撫露比的臉頰。「如果你心懷不軌的話,剛剛你就已經侵犯了我了吧?」
【艾蘿】: 「所以,我是相信露比的。」
【露比】 : 「謝謝妳…這麼相信我…」
【艾蘿】: 「因為我們是同伴呀。」艾蘿輕撫露比的臉,然後稍稍望向下身。「而且,你也證明了自己是值得信任的,不是嗎?」
【露比】 : 「可是…我真的…很怕…」
【露比】 : 「害怕…失去艾蘿…」
【艾蘿】: 艾蘿沒有直接回應,只是伸出雙手,再次將露比抱在懷裡--只是,這次是有意識的。「不用害怕的。我答應過你,在你想清楚對我的感情前,我也會在你的身邊的。」
【露比】 : 「剛才…我夢到艾蘿了…夢裏面好幸福…」
【艾蘿】: 「呵呵,那樣很好呀。」艾蘿摸了摸露比的頭。
【露比】 : 「所以無論如何,我也不能失去艾蘿。」
【露比】 : 「因為失去了艾蘿,我會好痛苦。」
【艾蘿】: 「不過呢……」艾蘿將手掌移到露比的額前,然後露出半惡作劇的笑容。「要是我是別的女生的話,這樣就很無禮的了,所以還是要懲罰一下。」
【露比】 : 「艾蘿要怎樣懲罰我都可以…都可以的…」
【艾蘿】: 說罷,艾蘿用手指彈了彈露比的額頭,
【艾蘿】: 不知道應該怎樣回應的艾蘿,只是默默地用羽翼和雙手將露比抱緊。
【艾蘿】: 「再無禮的話就會彈你的額頭了喔。」艾蘿半惡作劇地笑著。
【露比】 : 「啊?」露比的腦筋竟然一時之間轉不過來。
【艾蘿】: 「還是你想要被拉臉蛋?」
【露比】 : 「如果是由艾蘿來執行的話,這些可都是獎賞呢。」在這個時候,露比終於破涕為笑。
【艾蘿】: 「只要能讓你笑就好。」艾蘿亦露出了微笑,並且輕撫露比的頭。
【露比】 : 「不過…現在這些…」露比再次露出了尷尬的表情。
【艾蘿】: 艾蘿惡化作劇般揑著露比的鼻子。「床單的話你也要負責清理喔。我自己的部份就我自己來處理。」
【露比】 : 「好的…希望這裏有備用的床單吧…無論如何也要早上才能洗了…」
【艾蘿】: 「唔……索性等早上再說吧。」倦意再次的侵襲,使得艾蘿重新躺在床上閉上眼睛。
【露比】 : 「真的可以嗎…」看到已經睡下了的艾蘿,露比也感到了強烈的倦意。
【艾蘿】: 「你不介意的話我就不介意。」艾蘿閉著眼,可是仍然能將手放在露比額前。「不過亂來的話會被彈額頭喔。」
【露比】 : 看到如此信任自己的艾蘿,露比的心裏出現了要不要令瘴氣暫時形成一件拘束衣的念頭,但是她最後也沒有實行到。
【露比】 : 最少,在露比熟睡之前,她也沒有再動過。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