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社遊歷‧白子們的邂逅》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公社遊歷‧白子們的邂逅》CC

登場角色:
嘉露兒
水縈


(23:35:11)
【嘉露兒】: 嘉露兒拿著厚厚的書本路過,因好奇而停下來看個究竟。
【水縈】: 一名披著黑袍的人在門外望著,披風下的黑暗中只有一點紅光露出。
【嘉露兒】: 水縈同樣的紅色眼睛,吸引了嘉露兒的目光。
【嘉露兒】: 「請問…妳也是這裡的聖女嗎?」嘉露兒走到水縈的跟前。
【水縈】: 大概是被對方突然的行為嚇到,黑袍者不禁退後了一下,然後視線似乎向著地面,並且在發出微小得不能聽見的聲音。
【水縈】: 大概是被對方突然的行為嚇到,黑袍者不禁退後了一下,然後視線似乎向著地面,並且在發出微小得不能聽見的聲音。
【水縈】: 「……嗯。」她似乎輕輕點了點頭回應。
【嘉露兒】: 嘉露兒看見水縈與自己同樣是蒼白膚色與髮色,以及紅色的雙眼,不期然的覺得親近。
【水縈】: 不過,水縈的樣子看起來卻不怎自然,發出微光的硃紅色左眼明顯地望著地面而不是對方。
【嘉露兒】: 「竟然之前都沒機會看見妳呢,」嘉露兒以不徐不疾的語氣說,「大概因為我都躲在研究所那邊的關係吧。」
【水縈】: 「……我……很少在……」水縈似乎有點緊張,還是繼續望著地面輕輕唸道。
【嘉露兒】: 與水縈相反的,嘉露兒穿著白色的長袍,以沉靜的表情悠閒的看著水縈。
【水縈】: 水縈輕輕退了一步,表情看起來還是相當緊張和有點不安。
【嘉露兒】: 嘉露兒朝著水縈遞出了同樣雪白的左手,「妳看,與妳一樣的膚色啊。」雖然說話沉靜,但略為興奮的道。
【水縈】: 水縈似乎被嘉露兒突然的行動嚇到,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水縈】: 不過,水縈還是點了點頭,像是對對方的認知一般。
【嘉露兒】: 看見水縈的反應,嘉露兒讓自己的動作更加慢半拍的,「要摸摸看嗎?」
【水縈】: (水縈其實不是研究團隊的人,我想也不太可能會是)
【水縈】: 水縈輕輕搖了搖頭。「被我碰到的話……會沾染到我的不幸……」
【嘉露兒】: (反正嘉露兒沒在意這點)
【嘉露兒】: 「我與妳一樣的啊,」嘉露兒悠閒的微笑,「但我覺得在這裡遇見妳卻很幸運呢。」
【水縈】: 「不……不一樣的……」水縈搖了搖頭,紅色的奇異光芒亦跟隨著她的左瞳移動。
【嘉露兒】: 「呀,我真的大意,」嘉露兒忽然想起,「我叫嘉露兒,能告訴我妳的芳名嗎?」
【水縈】: 「……Söüjiŋ。」在遲疑了一下後,水縈輕輕唸出具有異國風味的名字。
【嘉露兒】: 「這樣的名字我很喜歡呢,」嘉露兒用手托一托眼鏡,「獨特的風味也很不錯啊。」
【水縈】: 水縈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嘉露兒】: 嘉露兒輕步悠悠地走到水縈的側跟,「水縈喜歡這裡嗎?」
【水縈】: 嘉露兒每進一步,水縈就輕輕往反方向退了一步,讓兩人之間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水縈】: 水縈以沉默回應。
【嘉露兒】: 嘉露兒徐徐的走到水縈的面前,以一貫慢半拍的把自己的臉貼近水縈的臉,以赤紅的雙瞳近看赤紅的雙瞳。
【嘉露兒】: 「很高興會在這裡認識到水縈妳呢,」嘉露兒挺直身子,稍稍甩一下頭髮,「可惜我有要事在身,要過去圖書館找東西,希望一會回來時還能在這裡見到水縈啊。」
【水縈】: 「……謝謝。」水縈以幾乎不能被聽見的聲音回應著。

【水縈】: 在嘉露兒離開了後,水縈一直在公社的大門前來回,像是想要離開又不想離開似的。
【嘉露兒】: 忽然,從水縈的後面傳來書山倒地的聲音。傳過頭看,看見雙手捧著一本書的嘉露兒,站在六七本厚皮書所組成的書堆之中。
【嘉露兒】: 「做人還是不能太貪心……咦?水縈還在呢。」嘉露兒這時才看見水縈。
【水縈】: 水縈向嘉露兒輕輕點了點頭,然後慢慢走到她的面前,開始替她收拾著地上的書。
【水縈】: 「……對不起。」在抬起了地上所有的厚皮書後,水縈好像想起了甚麼,然後小聲地道歉著。
【嘉露兒】: 「咦…呀…謝謝了,麻煩妳了,」這個時候嘉露兒才跟著撿起地上的書,「反而是我該說對不起呢。」
【水縈】: 「……我怕會把不幸帶給這些書。」
【嘉露兒】: 「這些書被我這樣不自量力的一次過拿出來,已經是不幸的了,」嘉露兒的視線落在書本上,「但卻能在這被另一雙溫柔的手去撿起,是幸運呢。」
【水縈】: 「……」水縈有點不知道該怎回應,只是繼續抱著手上的書。
【嘉露兒】: 「而還能在這裡遇到水縈,我也很幸運呢。」
【水縈】: 「不過……我會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幸……」水縈低下了頭。
【嘉露兒】: 「唔…我就常常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幸,」嘉露兒一副沉思的模樣,「就像剛才要麻煩水縈幫助撿書一樣。」
【水縈】: 「……會死的。」水縈的聲音似乎變得越來越小。
【嘉露兒】: 「哦啊?沒關係的…呀?」正想站起身來的嘉露兒,卻一下暈眩,失去重心而倒在水縈的身上。
【水縈】: 「!?」雖然下意識想要避開,可是水縈還是用自己的身體接住了嘉露兒。
【水縈】: 「啊……你沒事嗎……?」水縈有點慌張地問道。
【嘉露兒】: 「……又貧血了,蹲低時站起來還是不能太急呢,噢!對不起!壓著妳了!」雖然身體還是乏力,但嘉露兒儘可能讓自己翻滾開去。
【水縈】: 「不……不要緊……」在撞擊之下,原本覆蓋在水縈頭上的披風滑落,在陽光下顯露出她雪白的肌膚和大理石。戴在頭上的一對白色兔耳,則是仍然保持著垂下的狀態。
【嘉露兒】: 「呀…兔子……」以仰臥在地的角度看著水縈頭頂的耳朵,「……是免子啊。」
【水縈】: 「……」拿著書沒法用手的水縈,只是有點害羞地別開頭。
【嘉露兒】: 「兔子是幸運的象徵,兔子給我帶來幸運了呢。」
【水縈】: 「……我不會。」水縈否認著,並且重新站起來。
【嘉露兒】: 「水縈不能讓人變幸運的嗎?」嘉露兒坐起身來,同時撿起剩下的書。
【水縈】: 「……我只會帶給別人不幸。」
【嘉露兒】: 「唔唔唔唔,這個好像在那聽過……」嘉露兒沉思,「呀,以前也有很多人這樣說我的。」
【水縈】: 水縈以有點好奇的眼神望著嘉露兒。
【水縈】: 與此同時,一滴滴的雨水開始降下。
【嘉露兒】: 嘉露兒無語,以手摸著水縈的臉頰,看著她那同樣赤紅的眼瞳,感同身受而無奈的微笑著。
【水縈】: 水縈向後退了一下,避開了嘉露兒的碰觸。「……請不要碰我,我會感染到你的……」
【嘉露兒】: 「妳也是呢,辛苦妳了,水縈。」
【水縈】: 水縈搖了搖頭。「……太接近我的話,會死的……」
【嘉露兒】: 「沒關係啦…咦……」嘉露兒的身體左右搖擺,像會再次倒下似的。
【水縈】: 水縈還是抱著厚書望著嘉露兒。「……你沒事嗎?」
【嘉露兒】: 「午餐還是不能忘掉不吃的……」嘉露兒說,「又要拜託水縈…能不能扶我回寢室……」
【水縈】: 「……可是會讓你變得不幸的……不過……」雖然遲疑了一下,不過水縈還是試著扶著嘉露兒。
【嘉露兒】: 前往寢室期間,變得虛弱的嘉露兒被水縈扶著而行,也沒說什麼話的。
【水縈】: 在到了寢室後,水縈慢慢將嘉露兒扶到床上,並且在將書放在桌上後就重新戴上斗篷的帽子。
【嘉露兒】: 沒多久,水縈聽到沉靜的呼吸聲,嘉露兒安穩的睡著了。
【水縈】: 水縈的臉上露出了輕輕的微笑,然後就離開了房間。
(03:46:02)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