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蘿‧科瑟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遊戲:米斯特尼亞戰紀
玩家:Reno
喜好一覧(請務必出現:◎ 也是可以的:○ 需要商量:△ 不要發生在我身上:× 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催淫]◎ [乳汁]○ [尿意]○ [排便]○ [産卵]○ [雙性]○
[觸手]○ [黏液]◎ [獸姦]◎ [近親]× [輪姦]◎ [NTR]○ [純愛]○
其他推薦、NG事項:[羞辱]◎[強迫侍奉]◎[侍奉]◎


艾蘿‧科瑟 (Airor Kothë)

種族:翼人
身份:旅人
等級:2
總經驗:62+2+20(GM)+20(GM)=104
名聲:1
烙印:無

年齢:20
身高:168
外觀:一頭及腰的長直髮,髮色和羽翼的毛色一樣是深棕色。瞳色為黃~暗黃色,膚色比奶油色深一點點。身材比普通的人類女性好一些。翼展約為2.5公尺,蓋滿了有點光澤的棕食羽毛。
為了方便活動,身上穿了一件比較單薄的翼人用貼身黑色衣服,並且在某些重要位置加上一點護甲以加強防禦力(女忍服)。頸項上掛了一條用普通幼繩繫著的藍色羽翼狀吊飾(魔力之泉)。手上帶著一柄和翼展長度差不多的木柄長槍。
性格:相當有自信,而且幾乎不會氣餒。相信隊伍(和友情)的力量比起各人單獨要大得多,因而也很相信和照顧隊友。有些時候(警戒狀態等)會比較冷淡。相信沒有靈魂的低等魔物是不可能打敗自己的。

能力值
__ +2 +1 __ :出身:翼人
+2 __ +1 __ :肉体:身高而好身材
+2 __ +1 +1 :性格:不受挫折的自信家
__ +2 __ __ :追加
+1 +1 __ __ :成長
5 5 3 1 :總數

副能力值
HP: 38 = 5(體力)x3 +20 +3(LV up)
MP: 6 = 3(知力) +2(等級) +1(魔力之泉)
CP: 0 =
IV: 8 = 5(運動力) +3(知力)
SP: 2 =
侵蝕: 0 = 2(SP)/10(round down)

道具
裝備名 魔素 射程
胸AP
判定
腰AP
威力
他AP
特殊效果
槍(長槍) 40 沒有 接近戰 2D6+6 雙手使用
女忍服 50 16 12 0 陷阱突破判定+1d6。
《AVOID》消費MP由3降至2に。
非常緊身的之餘再配上鎖鏈增加防禦力的防具。
魔力之泉 10 每獲得一個[MP]+1。最多可以持有[魔力]+2的數量。
一塊被雕刻成羽翼形狀的藍色半透明水晶。
這是數年前一個路過的吟遊詩人,為了鼓勵當時因為不會飛翔而氣餒的艾蘿而製作和送給她的。
也許是因為其中蘊藏的魔力,或是這個鼓勵所帶來的信念,艾蘿在戴上它以後很快就學會飛翔,
並且希望讓對方看到現在的她。當她不安的時候,雙手就會不自覺握緊這塊羽翼。
純潔之誓 5 未使用<純潔之証>才能裝備。
選擇口辱系、秘所系、屁股系的一個CACT、其CP/SP各+1。
裝置這個道具的場合,就算CACT欄中沒有<純潔之証>也可以使用。
<純潔之証>
魔晶石:105/109(100+4(S)+1(S)+2(GM)+2(GM))

魔法
魔法名 使用 分類 MP 射程 対象 備註
《FLIGHT》 開幕 沒有 沒有 自己 飛在空中,可以維持一個場境或一場戰鬥。
可以將一個[飛行無效]的陷阱無效化。
另外在飛行中《AVOID》的傷害減少值+2。
《GUARDING》 被動 沒有 沒有 自己 可以減少[體力]數值的傷害。
這時候如果使用《POTENTIAL》的話
可以將傷害減少值增加至已使用的CP X 1D6。
《SHIELDING》 常時 沒有 沒有 自己 能夠同時使用《保護》和《GUARDING》或《BLOCK》。
另外《保護》的對象也可以是鄰接位置的角色。
擁有這魔法的話「盾牌」、「騎士盾牌」的AP+4。
《AVOID》 被動 沒有 沒有 自己 可以減少[運動力]數值的傷害。
這時候如果使用《POTENTIAL》的話
可以將傷害減少值增加至已使用的CP X 1D6。
《TWISTER》(旋風突刺) 補助 近身戰
射撃
沒有 自己 對象的下一次[近身戰][射撃]攻撃的攻撃力+2D6。
但是只能向所有IV低過自己的敵人使用。
「槍」2D6+6 +2D6
《MASTER GET》 主動 近身戰 沒有 範囲 可以向一個[範圍]進行[近身戰]攻擊

CRISIS ABILITY
CA名稱 使用 判定
分類
CP 射程 對象 效果
《POTENTIAL》 特殊 任意 任意 沒有 自身 這CA可以配合任何判定使用,
也可以與其他CA同時使用。

在投判定骰子前作出使用宣言,
消耗任意的CP令之後的判定+(消耗的CP)D6的修正,
另外也可以增加《GUARDING》、《AVOID》、
《BLOCK》這些特殊項目的傷害減少值。

在危機時引發出潛能的CA。
《FINAL STRIKE》 直前 任意 沒有 自己 攻撃判定時+5D6修正。

在面對危機時,使出必殺一擊的CA。

CRISIS ACT
名稱 獲得
CP
獲得
SP
所持條件 戰鬥中使用條件
<純潔之証> 3+1 2+1 處女、即用即棄 HP傷害
作為女性最重要的部份被又硬又熱的東西貫進來,痛楚與撕裂的感覺隨之而來。
到底是自己心甘情願的,還是被強行奪去的呢。
與面前的對手進行一生一次的契約時,
赤色的血伴隨著汗水一同傳達到肌膚之處。
<魅惑之曲線> 1 0 沒有 腰AP傷害
當你倒下想站起來時,你便讓其他人看到你像爬行般屁股抬起來的姿勢。
你充滿魅惑力的豐滿屁股之曲線足以令男性的眼光盯著不放。
<後面的處女> 2 2 即用即棄 HP傷害
本來不是用來性交的器官,現在被強行插入。
你的痛苦伴隨著這些根本想像不到的事而令你發狂。
<暴露的柔肌> 1 0 SP14以下 胸AP0、腰AP0
在敵人猛烈的攻擊下,你的衣服已不能發揮出防具應有的功能了。
從衣服的破處看到你的肌膚,便想像到你的下場會是怎樣的了。
<口辱> 1 1 SP20以下 AP/HP傷害
突然露出在眼出的男性象徵物。
當那東西強行貫進你的口腔內時,你條件反射性地以舌頭阻礙那肉塊的挺進。
這種舌頭的擺動決不是為了取悅對方,不過這種既笨拙又情急的樣子,
反而令男性更加興奮。
<那個人的幻影> 1 1 該玩家角色有喜歡的人 沒有
SP30以上獲得CP+1
到底是從你願意而生的幻覺,還是對於自己背叛了所愛的人的罪疚感呢?
被另外不是自己所愛的男性或生物所奪去,引發起這種墮落的快感。
推薦給NTR屬性玩家。
<自慰> 2 2 沒有 [補助]行動使用
使用時、解除[催淫]狀態。
你的心被波浪般的快感征服,開始自慰起來。
就算是在戰鬥中,在包括同伴和敵人的面前也好…
<笨拙的舉止> 1 1 SP14以下 沒有
你的身體並沒有已開發的性敏感帶。
也許是因為是未習慣的關係,反而有時也可以給予對方喜悅。
男性看到這種笨拙的舉止,反而重燃起他們的初心,並覺得有凌辱的價值。
<白板> 1 0 不可與<剃毛>同時所持、SP20以下 腰AP0
到底是被剃掉還是本身便如此呢?你的重要部位連一根毛髮也沒有。
看的人雖然覺得很美麗,但對你來說應該感到劣等感吧。
<抓著肉桃的手> 1 1 沒有 腰AP/HP傷害
SP30以上獲得CP+1
觸手、粘液—或是男性的手或肉棒,總之他們就是想品嘗你充滿光澤的屁股,
而移至你搖動的屁股肉上。
已棄用、


人脈(PC): 露比:5、阿蜜瑟絲蒂:1、挪索‧撒加斯:1
人脈(NPC):

〔角色、背景設定〕

原本是來自某座山上的某個翼人部落。原本是不會飛且相當容易灰心的小女孩,不過在某位吟遊詩人的鼓勵,以及贈予她的魔力之泉的影響下,艾蘿終於成功飛舞在天空之中。後來,她為了尋找不辭而別的這位詩人而出發四處旅行。

〔初期自我介紹〕

【艾蘿】「我的名字是艾蘿。艾蘿‧科瑟。」
【艾蘿】「就如你所見的,我是一個翼人,不過這也不算是特別吧?」
【艾蘿】「畢竟,即使我們在身體上擁有能夠飛翔的能力,要是不將靈魂解放的話,單是身體飛上去是沒有意義的。」
【艾蘿】「相比之下,即使身體不能夠飛翔,只要能夠放開心胸的話,靈魂就已經無拘無束地在穹蒼之下飛舞了。」
【艾蘿】「……雖然是這樣說,可是我似乎被那個小小的魔法使給纏上了呢……」
【艾蘿】「我是希望可以讓她也放開心胸的,不過目前她似乎只是著迷於我……吧?」
【艾蘿】「雖然我已經心有所屬,不過現在還是先讓她想清楚自己的感覺吧。這樣的話,無論結果如何,我想也會是一次很好的學習機會。」

〔經歷〕

(Session)《靈魂之翼與禁忌之紅》 人脈:露比阿蜜瑟絲蒂
CACT:<魅惑之曲線><辱罵><暴露的柔肌>
CACT轉換:
CP: SP:0 XP:(勝)62 魔素:4 名聲:1
【艾蘿】「今天想要去冒險者公會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小小的紅色魔法使。」
【艾蘿】「她的名字叫作露比。雖然她的身體相當纖細,而且也有點沒精打采,不過我不知道為甚麼相當喜歡她。」
【艾蘿】「正當我們在聊天的時候,一個無禮的青年想要對她上下其手!」
【艾蘿】「可惜的是我的速度來不及擋住對方,而且也讓他逃了。不過,最少我成功安撫了這位哭泣的新同伴。」
【艾蘿】「後來,我們在聽到女性的叫聲後就趕到後巷,結果被一群流氓埋伏了!」
【艾蘿】「也許我當時真的太衝動了,結果還連累了露比……對不起。」
【艾蘿】「那些流氓雖然沒有特別鍛鍊過身體,而且也沒有甚麼特殊能力。不過,最少他們也知道同伴的力量。」
【艾蘿】「在十多人圍攻之下,我們幾乎完全地輸了,而且還讓露比受到了不少的凌辱……」
【艾蘿】「最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無論哪部份也明顯地是一個女生的露比,在『那裡』竟然有男性的象徵物……」
【艾蘿】「幸好的是,那時候一個叫作阿蜜瑟絲蒂的魔法師介入了,並且將我們從可能的結果救出來。」
【艾蘿】「這次事件的最大教訓,也許就是要我不要太衝動吧?畢竟,我最不想做的事就是連累到同伴,尤其是那麼相信我的露比。」
(【Reno】「這就是所謂的『命運的邂逅』了吧?我們也沒想到對方會是自己角色的另一半。不過,這種邂逅的餘興節目也有點太糟糕了OTL。雖然說也不是差啦,可以讓大家互相瞭解多一些w。」)

到達等級:2 所需XP:50 剩餘XP:14
能力值加分:體力、運動力
新魔法:《MASTER GET》
新CA:
更換CA:

(CC)《露比的憂鬱?》 人脈:露比
CACT:
CACT轉換:
CP:0 SP:0 XP:0 魔素:0 名聲:0
【艾蘿】「最後,我們還是成功到達冒險者公會,並且接下了委託。」
【艾蘿】「在這附近有一條小小的村落,最近因為去河流汲水的少女連番失蹤,使得農田的水源受到威脅。」
【艾蘿】「因為少女失蹤的地點發現了魔物活動的痕跡,所以就由身為聖女的我們接下了委託,並且向那裡出發。」
【艾蘿】「我們在路上遇到了挪索和菲奧娜,原來她們也接到相同的委託。」
【艾蘿】「後來我們到達了目的地,遇到了佩莉以及其他三位鳳凰騎士團的騎士。」
【艾蘿】「從他們分享的情報中,我們知道了這隻魔物對男性的氣味很敏感,不會在氣味方圓一百公尺內現身。」
【艾蘿】「因為露比的……特殊狀況,所以她是不可能可以一起去清除魔物的了。」
【艾蘿】「雖然事先和同伴們承諾過要一起清除魔物,可是我實在不能夠將露比單獨一人留在這裡。而且,大概因為我和她這幾天也在一起,所以我也許也會沾到氣味。」
【艾蘿】「雖然有點遺憾,不過我還是決定陪伴露比。我相信我的同伴們是有足夠的能力消滅那隻魔物的!」
(【Reno】「其實這原本是測試CC的,沒有干擾主任務的想法,只是不知不覺間就www。另外這也是GM避開玩弄扶她角色的方式。」)

(CC)《棕色羽翼下的紅色帽子》 人脈:露比
CACT:<笨拙的舉止>、<那個人的幻影>
CACT轉換:
CP:2 SP:2 XP:2 魔素:1 名聲:0
【艾蘿】「在她們得到村民的祝福出發以後,我就和露比一起回到旅館的房間等待。」
【艾蘿】「在回到房間後,露比突然說想要報答我,並且叫我把雙眼閉上。」
【艾蘿】「雖然我不太知道她想要給我甚麼驚喜,不過我還是閉上了眼睛。只是,沒想到她……」
【艾蘿】「她和我接吻了。不,也許說是她強吻我也沒有錯……」
【艾蘿】「如果我和她是素未謀面的路人的話,我大概會立即將無禮的她推開。可是,不知道為甚麼,我卻完全沒有應該出現的厭惡感覺。」
【艾蘿】「也許是想要將她伸進嘴裡的舌頭推開,或是靈魂深處的欲望偷偷逃出,我的身體亦開始配合露比的動作,和她熱吻著。」
【艾蘿】「在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他。露比就像是數年前那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一樣,將自己的初吻突然獻給了對方。」
【艾蘿】「雖然這個承諾對不少人來說也只是玩家家酒時的結婚宣言一樣虛無,可是,我心裡某處仍然相信,自己終有一天會和他一起在藍天下自由地飛翔……」
【艾蘿】「這大概也是為甚麼我的心臟那時會感到異常的灼痛感,也是為甚麼我還是結束了這段感覺不算太差的熱吻。」
【艾蘿】「雖然只認識了短短幾天,可是眼前的這位小女孩就已經以堅定的眼神向我表白了。」
【艾蘿】「的確,和她相處的這幾天,我感受到相當的快樂。可是,我始終認為真正的愛不是短短數天就能夠萌芽的。」
【艾蘿】「可是,我還是答應了和她繼續一起,直到她能夠向我證明她對我的愛。」
【艾蘿】「我也不太清楚為甚麼已經心有所屬的我會許下這個承諾。也許是為了給她一個機會吧?也許,我也想給自己一個選擇未來道路的機會。」

(【Reno】「表白了!這是真正的閃電交往!雖然說艾蘿在很多方面也比露比更為男性化,而且也比較像保衛者的角色,不過……1)露比有『本能砲』,艾蘿沒有;2)露比的攻擊力比艾蘿高很多;和,3)交往的話艾蘿大概被露比吃定了www」)

(CC)《The day after combat (I) White Dream》 人脈:挪索‧撒加斯
CACT:
CACT轉換:
CP:0 SP:0 XP:0 魔素:0 名聲:0
【艾蘿】「」

(CC)《交織的過去》 人脈:露比
CACT:
CACT轉換:
CP:0 SP:0 XP:0 魔素:0 名聲:0
【艾蘿】「」

(CC)《蝶夢》 人脈:露比
CACT:
CACT轉換:
CP:0 SP:0 XP:0 魔素:0 名聲:0
【艾蘿】「在經過今天發生的那麼多事後,我們在洗完澡回到旅館之後都已經很累了,所以就各自回到房間裡睡。」
【艾蘿】「從剛才起就一直和我形影不離的露比,堅持要被我抱住才能夠睡著。嘛,就由她好了。」
【艾蘿】「可是在睡到一半時,好像有點濕而暖和的東西,抵住了我的……」
【艾蘿】「在睜開眼後,我看到露比尷尬的臉孔就在我的眼前。」
【艾蘿】「那時不知道她說甚麼的我,低頭望向了我的下身。」
【艾蘿】「被我抱得緊緊的露比,她下身的……『那個』完全挺立起來,並且流著黏液頂著我的內褲……」
【艾蘿】「……看起來就和想要強行進入沒分別。」
【艾蘿】「不過,我相信露比不會對我做出這種事,所以我沒有將下身縮開,並且等待她的回覆。」
【艾蘿】「結果,她也沒有真的侵犯我。相反,她突然哭著向我道歉了。」
【艾蘿】「似乎是她來自的那個世界的想法,她認為這種情況下,無論如何也是『男方』有錯。」
【艾蘿】「不過,我是相信她是無意的,而且……」
【艾蘿】「我實在不忍心責備樣子那麼可憐的露比。」
【艾蘿】「在答應我不會離開她後,她似乎沒有那麼害怕了,不過眼淚仍然囤積在她的眼角之中。」
【艾蘿】「她說她夢到了我,所以覺得很幸福。不知道在她夢裡的我是怎樣的呢?」
【艾蘿】「為了讓氣氛不這麼尷尬,我以懲罰她無禮為理由,彈了她的額頭一下。」
【艾蘿】「雖然好像有點痛,不過能夠看到露比重新笑著,這樣就好了。」
【艾蘿】「雖然床單和身體也被露比弄污了,不過還沒有休息足夠的我,決定在睡飽了再說。」
【艾蘿】「從這些事看來……也許露比對我的感情,真的是認真的呢。」
【艾蘿】「而且,我也似乎不知不覺間,被這位獨特的紅色魔法使吸引著……也許,我的旅程可以比想像中早一點結束。」

(Session)《幻之森的大宅》 事件:GM XP:20 魔素:2

(Session)《逃出幻之大宅》 事件:GM XP:20 魔素:2


留言

  • 其實初期我也覺得是展開得太快的…不過看著看著就覺得越來越自然了… -- 華忍 (2009-11-08 12:37:06)
  • 紅色是一種信仰!速攻!強襲!高機動! -- Ruby (2009-11-08 14:27:47)
  • 原來露比不知不覺之下做了很多艾蘿以前做過的事哩wwwww -- 華忍 (2009-11-09 15:31:31)
  • 嗯嗯...似乎艾蘿會被吃定了的說法,也不是一定的呢w -- Ruby (2009-11-14 06:45:41)
  • 啊啊啊…艾蘿似乎真的開始動心了哩>w< -- 華忍 (2009-11-21 04:10:50)
名前:
コメント: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