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茲威堡攻略、上a》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安茲威堡攻略、上a》(SESSION)



喜好一覧
[催淫]◎[爆乳]○[尿意]○[排便]■[産卵]◎[雙性]■
[觸手]○[黏液]○[獸姦]◎[近親]×[輪姦]◎[NTR]×[純愛]×
其他推薦、NG事項:打×的是我怎也想不到可以怎樣出現的要素。

[GM]:芝
[PLAYER人數]:預計4人左右
[SESSION性質]:偵測調查任務
[注意事項]:有可能變成連續三個章節的故事,參加角色可能需要滯留在該地。

前言:
在帝皇領瘴氣災難之後,鄰居帝皇領的托爾洛斯公國被迫要對其作出應變措施。

因為邊境仍然會有瘴氣暴發的關係,托爾洛斯公爵在近接帝皇領的商業都市西蘭尼設置兵力,
派人巡邏邊境之處,盡可能在瘴氣漫延過來之前通知領民疏散搬離。

同時間公爵也盡量召集聖女,有計劃地派遣她們進入受瘴氣影響的地區作各樣的調查。

出發地點:北方大陸>托爾洛斯公國>西蘭尼市
目的地:北方大陸>法吉斯大公國>安茲威河谷>安茲威堡

安茲威堡,位於法吉斯大公國的東北部,地理上接近托爾洛斯公國,
坐落於安茲威山之上,面對著安茲威河谷(西格洛河)一帶。
這城堡並不太大,很久之前原本為軍事要塞,但後來改建而成為適合作為別墅的建築,
常是法吉斯大公的三子在閒暇日子前往度假之處,亦有傳他把這城堡用作收藏情婦之用。

在帝皇領瘴氣災難發生之後,不斷有一些魔物走入鄰近的托爾洛斯公國。
根據托爾洛斯公爵屬下的人整合數據之後,及於後來,
托爾洛斯的邊防巡邏隊遇上了從安茲威河谷一條小村落逃出來的村民,
更證實了安茲威堡大概是魔物的源頭之一。

其後,托爾洛斯公爵決定派遣聖女小隊前往安茲威堡調查。


本replay出現屬性:〔輪姦、獸姦、產卵〕
[GM]:芝
[SESSION性質]:偵測調查任務
登場角色:法美特空無言法莉絲蒂依潔娜‧凌



(14-Nov-200916:44:38)

【法莉絲蒂】 :「……」
【法莉絲蒂】 :是這邊嗎?
【法美特】 :「啊、有人了,幸會喔!妳們也是來參加任務的?」
【法莉絲蒂】 :「請…指教」
【法美特】 :「請多多指教…我是格理弗村的法美特。」(收起地圖)(哇啊…眼睛是紅色的哩…)
【依潔娜】 :(勾了後需要再按甚麼鍵嗎?)
【芝M】:(說起來,沒有法美特在場的組合,大概會是一個氣氛古怪的組合吧。)
【芝M】:(有兩名沈默寡言少與人接觸的成員。)
【法莉絲蒂】 :「法莉…絲蒂…」
【依潔娜】 :「太好了……這次有女生呢……你們好,我是依潔娜。請多多指教。」水藍色的頭髮在用力地點頭時,跟隨著動作而一晃一晃。
【法美特】 :「法莉絲蒂嗎?很高興認識妳。」
【法美特】 :「啊、依潔娜,妳好。」(啊…這個人的頭髮好漂亮…)「依潔娜妳是第一次參加聖女的任務啊?」
【法莉絲蒂】 :「…幸會」直到現在,法莉絲蒂的表情還是冷冰冰的,沒有變動過。
【依潔娜】 :正在閒聊著等待其他隊員時,依一邊談笑,一邊即拿著自己的筆記替眼前的兩位女生畫下速寫的樣貎和名字。
【法美特】 :「?依潔娜妳在畫甚麼喔?」
【依潔娜】 :「法莉……絲蒂……法……美特………啊,先前也有參加……」
【芝M】:(呀,既然在交流了,就先說說場景吧)
【芝M】:西蘭尼市的市政廳,在托爾洛斯公爵下令派兵處理邊境瘴氣災害時,它就成為邊防軍的主要指揮中心。
【芝M】:在清晨時份,市政廳中一間頗算華麗而面積不大的辦公室中,一眾接受任務的聖女們被招待了進去,會見邊防軍的伊霍克將軍。
【依潔娜】 :「這是我的冒險筆記……都記錄下每次我冒險時遇到的人和魔獸,希望怹日能出一本魔獸記錄。」說到這裡,依也不自覺地把常帶在臉上的笑容也收起來了。
【芝M】:因為伊霍克將軍還未出現,閒等著的聖女們便開始互相交流起來。
【法莉絲蒂】 :「……」法莉絲蒂注視著畫下自己樣貌的女生,在確認了她的眼神沒有透露出惡意後,才把頭轉正。
【法美特】 :「哇、不要啦不要啦、我的樣子又不好看。」(法美特揮手搖頭道)(好純的女孩啊…)
【依潔娜】 :「抱歉,因為學的是速畫,所以質量不太好……是不是有甚麼地方畫錯了?」被法莉絲蒂的正容注視著自己的筆記,依不免緊張起來。
【法莉絲蒂】 :「沒有…」
【依潔娜】 :聽到法美特的叫聲和法莉絲的冷淡回應,依卻向法莉絲蒂加以確認︰「不不……我打賭一定有甚麼不對的地方。」
【法美特】 :「這麼快就畫好了…也把特徵畫出來了呢…」見依潔娜把自己畫得很好辨認的樣子,法美特也差點笑了出來。「不過為甚麼想要畫魔物呢?」
【法莉絲蒂】 :「銀幣…」說著法莉絲蒂拋起了一個銀幣。「…不會騙人的。」啪!「是陛下的那一面…就沒有問題。」
【法莉絲蒂】 話畢,法莉絲蒂把蓋著銀幣的手打開。1D6+(0)⇒4=4
【法莉絲蒂】 :「是陛下…」
【依潔娜】 :看著法莉的動作,依潔娜也跟隨著在小頭像的旁邊畫上了一個正在翻滾著的小銀幣。「嘩!」
【依潔娜】 :「太好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了它們的樣子後,就可以更好地相處下去了。」把畫筆豎了起來的依,同時間又再點了點頭。
【法美特】 :「好好的相處下去…妳指魔物…?」在兩人沒察覺之下,法美特打了個寒顫。
【法莉絲蒂】 :「…」
【依潔娜】 :「等到瘴氣可以得到解決後,它們就不會胡亂攻擊大家了……」
【法美特】【法莉絲蒂】 說:(雖然說話很少…可是看來是個有趣的人呢?)
【依潔娜】 :一說到這些,依潔娜似乎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雖然魔獸的行為很殘忍,但是錯不在它們啊……如果能知道怎樣好好地避免無謂的死傷,那戰鬥一定會順利得多的。」
【法美特】 :「會、會這樣嗎…」法美特用手支著放在地方的大盾,捏著盾邊。(這女孩…讓她冒險會很危險…)
【法莉絲蒂】 :「…很危險……想法…」
【依潔娜】 :「好像上一次……原來它們只是在午飯,大家就不問情由地把全部魔物都殺掉了……」翻弄著筆記薄的依潔娜對二人的反應雖然並沒有太大的反感,但是說話的聲音卻也比剛才細小了一些。
【法美特】 :聽到法莉絲蒂一針見血的將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法美特用近乎欽佩的眼神看著她。
【法莉絲蒂】 :「午飯吃人那些…如何?」
【依潔娜】 :「不過,若是遇到做壞事的魔獸,那是一定要懲罰的!」努力地鼓起兩腮的依潔娜繼續說道。
【依潔娜】 :「戰後,我去看了一下……那些都是腐屍……」雖然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抵不過法莉絲蒂目光的她,不禁抱著筆記後退了一小步。
【法莉絲蒂】 :「賭注很大…人們不會相信…」
【法美特】 :「但也許牠們只是遵從本能做事…」法美特的雙腳好像開始顫得更明顯了。「只是天性,會危害到人而已呢…」
【法莉絲蒂】 :「相信了…有錯的話…會被吃掉…」
【依潔娜】 :「所以要記錄下魔獸的資料,那大家就不會搞錯,或者胡亂猜測了。」
【法美特】 :「也對呢…說要見識多一點的話也不是壞事…不過要有心理準備,看到的不一定是好東西呢。」法美特止住了顫抖。
【依潔娜】 :「殺了人,就要受到懲罰。但是胡亂進入魔獸地區,看不明樹上那些爪印、水痕的自己,又是否需要為無知負上一定的代價呢?」
【法莉絲蒂】 :「記錯了…還是會被吃掉…所以人們不賭…」
【法莉絲蒂】 :「人不會遷就…討厭的…就趕絕…」
【依潔娜】 :「我不會賭,但是我會相信你們。」依說著,就分別抓住了兩位初相識的少女的手。
【法美特】 :聽到話題開始偏向危險的邊鋒,法美特發覺有點搭不上話來。不過依潔娜突如期來的動作,倒也讓她的心不上不下的。「謝、謝謝啦。」(不好好保護她們不行啊…)
【依潔娜】 :「而且,你們也沒有討厭我啊!」
【法美特】 :藍髮女孩大刺刺的說話,可見她其實也知道自己說的話其實也很怪。不過這樣真言不諱也沒壞,法美特也率直的笑起來了。
【法莉絲蒂】 :「一口氣…說太多了…有點累」法莉絲蒂在這個時候,竟然真的開始微微喘息了起來。
【法美特】【法莉絲蒂】 說:「呃呃,妳沒事吧?」似乎法莉絲蒂真的很不習慣說話,不過會說到氣喘倒是有點誇張,法美特匆忙的拿了個水袋出來遞給她。
【依潔娜】 :順著法莉絲的喘息,依的目光略過了那細小的胸部時,筆記處不明所以地畫了一個細小的圓圈。
【依潔娜】 :「先坐著吧……」收起筆記的依,也立即在會議室中找來椅子。
【法莉絲蒂】 :法莉絲蒂習慣性的接過了水袋,但是一時卻沒反應過來。過了數百念頭,才打開了水袋喝了起來。
【法莉絲蒂】 :(數百念頭=幾秒鐘到十來秒)
【法莉絲蒂】 :「謝謝妳…」
【依潔娜】 :「幸好有你在呢!法美特!」看著法美特那速迅而體胋的反應,依潔娜自然而然地就說了出來。
【法美特】 :「啊、不用客氣呢。」法美特接回水袋,但對於剛才奇怪的停頓還是很在意。「剛才怎麼了?」
【法莉絲蒂】 :「想了一會才明白…」
【依潔娜】 :「冒險,無問題嗎?」依潔娜帶著關心的眼神望向法莉絲蒂。
【法莉絲蒂】 :「第一次…可以的」
【法美特】 :「這樣啊…」果然是個很奇怪的女孩。法美特托著腮子想。然後轉念看著門口,理應會出現第四名聖女的地方。
【依潔娜】 :「這是我冒險了幾次的筆記,雖然寫的東西不多,但希望可以提供一些幫助吧……」還沒有考慮魔,依就把那本記錄用的筆記交到了法莉絲蒂的手上。
【法莉絲蒂】 :法莉絲蒂接過了筆記,這一次她只過了幾瞬間就開始翻閱了起來。
【法莉絲蒂】 :(筆記簿的內容大概是些甚麼東西?)
【依潔娜】 :(大概是最基本的冒險者需要注意的資料。細小要注意的地方,都加了一些可愛的圖畫作注明。)
【依潔娜】 :在法莉絲蒂看筆記時,依潔娜走到法莉絲蒂的身邊︰「抱歉……剛才的說話,好像讓你想起些可怕的事了……」
【依潔娜】 :呀…是法美特的身邊
【法莉絲蒂】 :「…」法莉絲蒂默默的看著筆記本。
【法美特】 :「因為剛才妳說如果只是誤入別人的地盤,那就是人的責任呢…我也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吃過好多次虧…我不知道是不誤入別的地盤了,總之…幾次都是同伴死光了,我就這樣回來…」
【依潔娜】 :「啊……」聽到法美特的說話,依潔娜只能用手捂著了自己的嘴巴,望著眼前的少女。
【法美特】 :「雖然經歷過好幾次,也許感覺會麻痺掉吧…不過身體還是有點不期然…」法美特的話音雖然被強壓下來,但還是會感覺到她的不安。
【法莉絲蒂】 :「很不幸…也很幸運…」法莉絲蒂暫時把注意力移離筆記本,轉向身穿奇怪衣裝的少女。
【法莉絲蒂】 :「對了,這件衣服…會帶來幸運嗎?」
【依潔娜】 :不慬應該說些甚麼來安慰法美特的依,只能輕輕地用雙手握著法美特的手,把期許的目光投到了法莉絲蒂的身上。希望她能說些甚麼來安慰眼前梳辮的少女。
【法美特】 :「也許命硬是我唯一的優點啦。」法莉絲蒂的視線對上那胸前寫有不知名文字、質料奇特的異服。「自從覺醒之後就一直只能穿這件衣服了…無論我想穿斗篷還是斗笠一一都會被同化掉,這大概是命吧?」
【法美特】 :正常法美特想失訴依潔娜她沒事的時候,被突如其來的嗓音嚇了一跳。
【依潔娜】 :依潔娜也被唬得把筆跌在了地上。
【芝M】:遲來的一名黑衣少女,在職員的帶領下進入了伊霍克的辦公室。而辦公室內只有三名少女正在互相交談。
【空無言】 :「……來了。」
【空無言】 :「…任務…同伴…?」
【法美特】 :「是第四位啊…幸會?我叫做法美特。」
【法莉絲蒂】 :「法莉絲蒂…」
【空無言】 :(向三位點頭後)「…空無言」
【依潔娜】 :連忙彎下腰來的拾筆的依,這時也表明了自己的名字,只是那短小的迷你裙卻讓瘦長的大腿露出了不少……
【依潔娜】 :「我是依潔娜……」
【芝M】:過了一會,辦公室的門口打開,有兩名男子走了進來。
【芝M】:「對於我的遲到請容我說句抱歉,並讓我自我介紹,我就是伊霍克將軍,也就是委託妳們的人。而這一位則是我的副官羅布略。」
【芝M】:伊霍克將軍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個很有威嚴的壯漢,但其實也已經是個開始步入中年的男人。
【芝M】:身為統率幾個軍團的邊防軍總負責人,又兼上應負瘴氣事件的工作,工作量把他壓得更顯憔悴。
【芝M】:侍從把辦公室的門關上之後,伊霍克將軍先以客套的開場白打開話題。
【芝M】:「各位被世界所祝福的尊貴女士,我伊霍克很榮幸能在這裡會見妳們,」
【芝M】:「能獲得妳們特別前來相助,讓我代托爾洛斯公爵及我們公國的所有人民向妳們致謝。」
【法美特】 :法美特咕咚一聲吞了一下口水,然後畢直直都坐著。畢竟大人物不是經常能看到的。
【依潔娜】 :正把空無言也記錄在筆記中的依潔娜,也停住了手上的動作。
【空無言】 :空無言則站著不動,直視著伊霍克將軍。
【芝M】:伊霍克將軍踏前了一步,「各位漂亮的小姐,能否在此告訴我妳的名字呢?」
【法美特】 :「是、是的,謝謝你的謝謝,不,承蒙錯愛…」法美特的腦袋好像負荷不來這種氣氛。「我我叫做法美特,來自格里弗村…」
【依潔娜】 :被伊霍克將軍的口氣一說,依潔娜也連忙把筆記收在了腰後︰「你好……我是依潔娜‧凌,是魔物學者。」
【空無言】 :「空無言。」簡潔的一句。
【法莉絲蒂】 :「很體面…說話」對於這種正式的說話,法莉絲蒂並沒有太大的反應。「…法莉絲蒂」
【芝M】:在大家介紹過後,伊霍克將軍向你們交帶過有關安茲威堡及現在的大概狀況之後,便提出了任務目標:
【芝M】:《一》、先前往安茲威河谷的小村落,接觸尚未被瘴氣所影響的村民,
【芝M】:並嘗試在該處設立前線基地,為進入安茲威堡作準備功夫,及給予可能於後續派遣過來的人作中繼站。
【芝M】:如果戰力沒有被損耗而情況也許可的話,就派人回來邊境作出報告,讓我們能作出跟進的支援。
【芝M】:《二》、準備好之後,進入安茲威堡,任務目的是調查魔物的源頭,並嘗試找出城堡於瘴氣災難發生前最後的文書記錄。
【芝M】:雖然不予厚望,但如果能找出解決魔物問題的方法的話,也請在保障自身安全的狀況下去解決。
【芝M】:「完成了之後就回來到邊境的臨時巡邏站報到,再回到這裡向我們報告。」
【芝M】:「請儘可能全身回來,不論任務成敗與否,妳們每一個人對我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芝M】:「其餘的事,就交給了副官羅布略。因為有要事在身,請容我先行告退。」
【芝M】:站在旁邊的是副官羅布略,因為常會作為將軍的代言人處理事務,所以在外界頗為人所熟悉。
【芝M】:在聖女們初到西蘭尼市的時候,也是羅布略來接見聚集眾人的。
【芝M】:一頭啞金色稍長的頭髮,蓄著修整過的鬍鬚,年紀大概三十多吧,只不過同樣有著軍旅生涯的滄桑味道。
【芝M】:注意力稍為好一點的,會注意到他面對聖女時,神情都變得有點像個少年般興奮的。
【芝M】:羅布略接手之後,他就向眾聖女交帶一些如路線圖之類的細部事項。
【依潔娜】 :在伊霍克將軍的說話之時,依潔娜也把他的容貎畫進了筆記當中。然後就是簡要地把任務的重點記錄下來。
【芝M】:「我會與妳們同行,一起到達邊境。在我們起行之前,妳們有沒有什麼問題想問的?」
【空無言】 :「…任務…了解。」空無言對著伊霍克將軍說。
【依潔娜】 :依著頭的依潔娜,不停地讓筆在紙上發出的磨擦聲。似乎完全沒有發現低垂著的水藍色髮絲讓白晰的脖頸曝露在羅布略的目光之下。
【法美特】 :「這個…」法美特怯生的舉一舉手。「有關那邊的魔物…我們知道多少…?」
【芝M】:「魔物嘛,聽邊境那邊的報告,好像是一些巨型的大蟲,幸好不是會飛的,所以邊防軍還可以攔著牠們。」
【芝M】:「另外,因為那邊是帝皇領的關係,瘴毒的受害者也多,就如往常一樣需要注意。」
【空無言】 :「…蟲…有毒汁和觸手…?」
【法莉絲蒂】 :法莉絲蒂只是用自己新發現的能力重覆形成與收藏小刀的動作,確認無誤後,就再次停了下來。
【芝M】:「並沒有聽說有觸手的報告,毒方面就不大清楚了。」
【法美特】 :「蟲…啊。」法美特鬆了一口氣似的,因為她短期來也不想見到亞人種了。「那…如果同時發現瘴毒者和生還者,我們該怎樣處理?」
【空無言】 :「…侵襲…模式…?」
【芝M】:羅布略停了一下再說,「請各位以自己的安危為優先事項。或許對他們很抱歉,但要把生還者安全帶著越過瘴氣區域是不可能的。
【依潔娜】 :參與這和平時冒險任務不同的軍事計劃時,依潔娜也明白到,那關係到邊境處村民的安危,暗中提醒自己千萬不可以因為個人的事而影響了邊境後方大家的安危。
【芝M】:「按報告所指,大蟲是以牠的腳與軀體及牙齒來襲擊人的,就像野獸一樣吧。」
【芝M】:「因為並不是我們親眼所見的,所以實際的情況如何我們也不大清楚,有請妳們要加倍小心了。」
【芝M】:會面完結之後,羅布略帶領一眾聖女離開辦公室,而在前庭已經有一輛官員用的馬車為大家準備好了。
【依潔娜】 :「有曾前往邊境而仍然生還著的軍人嗎?」了解到羅布略告知的情報,依相信他們並不是第一隊接觸那裡的人。
【法美特】 :「即是救不了嗎…」屹今為止暫時都還沒有能有效驅散瘴氣的方法。法美特也只好沉默不語了。然後在羅布形容到魔物的外型時,腦裏就浮現出一些巨大螳螂、獨角仙等巨形昆蟲出來。
【芝M】:羅布略讓聖女們先上馬車,「那邊仍然有軍人,但聽聞遭遇那些大蟲的部隊死傷不少的。」
【空無言】 :「討伐…出發…」
【法美特】 :「昆蟲還是有點不妙呢…」法美特嗲嗦著對依潔女娜道。
【芝M】:一行人(包括羅布略)離開了西蘭尼市,乘著安排的馬車,由國道前往位於接近邊境的臨時巡邏站。
【芝M】:「到安茲威河谷的小村大概要一星期多,從那到安茲堡的話不用一天就到。而為妳們準備的行裝,也會在邊境之處給你們準備好的。」
【芝M】:在途中,好幾次遇上相反的人流,他們都是托爾洛斯公國的邊境難民,因為邊境的瘴氣暴發日益嚴重,所以選擇逃離家園。
【依潔娜】【法美特】 說:「若有甚麼事,大家都會互相照應著的……對吧?」
【芝M】:大量的難民對托爾洛斯公國造成不少的麻煩,而對那些難民來說更是他們人生上的大麻煩。
【芝M】:「媽,她們是聖女大人嗎?」看見坐著馬車朝邊境方向的女性團體,有些小孩與年青人帶著好奇或崇敬的目光看她們,
【芝M】:但大多數的成年人都選擇無視,畢竟他們面對過的過去與將要面對的未來,都讓他們無心再理其他的事。
【依潔娜】 :看著一批批逃離的平民,依潔娜也只能以沉默來面對他們。
【法美特】 :法美特垂著眼看著人流。其實就在不久之前,她的家人也是順著這條「人河」離開的。
【法莉絲蒂】 :「真不幸…」
【依潔娜】 :目光輕輕一一略過旁邊的隊員,雖然外表堅強但是卻曾遇到不少殘忍事情的法美特,第一次冒險就遇上這種特殊任務的法莉絲蒂,還有從說話中讓她感到做事很有力量的空無言……
【空無言】 :看到流動中的人流,作為殺手的空無言並沒有太大感觸,只是一心想著接著下來面對的任務。
【依潔娜】 :她相信只要大家共同努力,一定可以保護後方的這些流離失所的村民的。
【芝M】:大致中午左右,馬車到達邊境的臨時巡邏站。這裡並沒有建築物,也沒有民居,就只是個野戰營地。
【芝M】:只不過因為不是在面對敵國的戰場中,裡面的氣氛感覺上比較悠閒,軍紀也明顯的鬆懈。
【法美特】【法莉絲蒂】 說:「走得出來會比困在瘴氣裏面好啊…」
【芝M】:下了馬車之後,四周的軍人都把其注意力集中到聖女們的身上。雖然不明顯,但卻讓人感覺到他們的淫穢目光。
【法美特】 :法美特感受到一鼓寒意。雖然沒有像豬頭人首領那般露目,但法美特感受到將她視為「母豬」的視線。(cact:被貫通的視線)
【法美特】 :「這些人…到底在想甚麼…」法美特感受到一鼓噁心。那些並不是魔物,而是人類,還是人們所仰賴的守城兵。
【依潔娜】 :把耳邊的髮束掃下來的依潔娜掩蓋著自己的臉頰,主動地走近法美特的身旁。
【空無言】 :「…瘴氣…影響…」空無言而對這種目光,聯想起有關瘴氣的事,「…小問題…」不過對性暗殺有一定認識的她來說並不是什麼一回事。
【法美特】 :法美特不安的變換著坐姿。雖然聽到空無言的說話,但心裏面卻無法安靜下來。
【依潔娜】 :「空……無言……」一手以筆記按著自己迷你裙的下端,一手也拉近著法莉的柔手,依也希望叫新來的同伴互相之間站得近一些……
【空無言】 :看到同伴們的反應,空無言只是定晴地看著她們說:「…聖女…這些程度…不是問題。」
【法莉絲蒂】 :不習慣坐馬車的法莉絲蒂,下車時並沒有好好注意自己身上的短裙,所以在跳下馬車時,隨風揚起的短裙,暴露出在裙下的內褲。
【依潔娜】 :雖然不明白那些目光中的意思,但是卻讓少女的身體感到一絲寒氣,感到混身的不舒服。
【芝M】:「喎啊……」圍在四周的士兵看到這一幕,都不期然發出不禮貌的贊歎聲,無視聖女們的感受。
【法莉絲蒂】 :雖然只是一瞬間發生的事,但是如果當時有注目,士兵們會看到帶蕾絲的紫色。(cact:秘密的花園)
【芝M】:下了馬車之後,羅布略帶著一行人前往其中一個帳蓬,前往會見這裡的負責人並向他報告。
【芝M】:有一名把軍服隨便掛在身上的男人從帳篷中走了出來,與羅布略互打招呼。
【芝M】:「羅布略老兄!你帶了女人過來啦?這邊境現在很缺女人,你正來得好呢。」
【依潔娜】 :「他們……是看到甚麼了嗎?……」不明所以的依潔娜唯有向看起來見多識廣的空無言發問……
【法美特】 :「不、不要刺激他們了、」法美特趕忙把法莉絲蒂藏在背後,可是她自己那煽情的裝束其實令人覺得羞恥。
【芝M】:士兵並沒有很接近,但聖女們都聽到不少人在拿她們作談論對象,內容大概也好不了多少。
【芝M】:羅布略向大家介紹,「這位就是軍團長伊穆爵士,是這裡的負責人。」
【芝M】:「妳們就是來幫忙的聖女吧,歡迎!歡迎!」
【芝M】:眼前這位一臉鬚渣、穿戴不整的輕佻男人,用了大概一秒的時間看過眾聖女的臉之後,「妳們…還是處女嗎?」
【芝M】:伊穆爵士眼光就稍為移下,視線不斷的掃著眾人的胸脯、大腿,而絲毫沒有在意聖女的想法。
【空無言】 :「…身體…乳房…女陰…性慾的幻想。」空無言以她對男性的認知回應依潔娜。
【法莉絲蒂】 :在這樣的注視下,法莉絲蒂不由得感到一陣羞恥的慎怒。
【空無言】 對【芝M】說:「…與你…無關…」空無言無表情地回應伊穆爵士一句。
【依潔娜】 :就算身穿著胸甲,依潔娜彷彿被眼前的這位爵士的目光看穿了自己身體的每一寸。雖然心中自然地生出了憤怒的感覺,但是強烈的羞恥感卻讓依潔娜動彈不得。
【芝M】:「沒什麼特別的,問問看而已。」伊穆爵士以一句不負責任的說話來回應她們,之後便召來他的手下,並交帶他們紀錄之類的工作。
【法美特】 :「我們到底一直在相信甚麼啊…」法美特忽然感到一陣虛脫。不過既然邊境因為瘴氣失陷,就算團長英偉不凡還是包胚子也沒分別。看到依潔娜和法莉絲蒂的樣子,法美特便擋在前面:
【芝M】:他手下的士兵們走到聖女們的跟前,詢問並抄下她們的資料。與伊穆爵士比較起來,他們沒那麼讓人覺得猥瑣就是了。
【芝M】:(呀呀先補回吧)
【依潔娜】 :「與你無關……」學著空無言的說話回答依潔娜夾緊了兩腿的站姿在超短的迷你裙下,內褲的痕跡表露得明顯不過。
【法美特】 :(唔…也不用啦,就讓她擋在前面就行了。)
【芝M】對 【法美特】 說:(還是就這樣?)
【法美特】 :(go~)
【法莉絲蒂】 :「你們…無恥…下流…」不擅言詞的法莉絲蒂,被激怒了以後的怒罵也只有數個詞,但是她不知道這樣子的怒罵,對男性來說似乎會造成相反的效果。
【芝M】:「聽聞聖女的性能力都很…那個的是不是?哈哈哈哈……」
【芝M】:其間,伊穆爵士說了不少性騷擾的說話,也不理聖女們的反應,以還有事務要處理為由,把大家丟下而自己離開了。
【法莉絲蒂】 :(CACT:辱罵)
【法莉絲蒂】 :在罵完了幾個詞以後,法莉絲蒂已經是面紅氣喘的狀態了。
【芝M】:只不過究竟回到帳篷內之後,他會幹什麼事就大家都不願去想了。
【芝M】:之後,那些一臉對女性饑渴模樣的士兵們,幫各位聖女準備好一星期多來回旅程的乾糧與行裝。
【芝M】:前往營地另一邊出口的一路上,羅布略嘗試替伊身爵士作解釋。
【芝M】:「在這裡的人,都開始變得這樣了。雖然常有人說是瘴氣的影響,但……」
【芝M】:「他的小隊我也認識,現在的隊員有半數以上是新加入的……我想,就算不是瘴氣影響,這樣下去任誰都會變得怪怪的吧。」
【依潔娜】 :暗地裡為法莉絲蒂喊著加油的依潔娜只望她能多罵幾句。
【法美特】 :「啊啊、等一下」法莉絲蒂似乎真的不適合說太多話。法美特又再拿出了她的水袋。
【芝M】:[pass]
【空無言】 對【芝M】說:「…你…沒事?」空無言故事提高沒事的音調,似是向羅布略問道。
【法美特】 :「這樣下去,就算真的找到生遠的邊境村落,都會先糟央啊…」
【芝M】:「……我沒事的,」羅布略有點感謝空無言的關心,「大家也慢慢以自己的方式,去適應這個現狀了。」
【法莉絲蒂】 :這一次法莉接過了水袋以後,就立即大口的灌了起來,但是在灌完了水袋的幾分後,她也沒有平復下來。
【依潔娜】 :「這……太過份了……」皺起眉頭的少女,在清麗的臉容下反而有另一番的可愛。
【芝M】:「每次看見你們聖女,我就深深的覺得,其實男人並非那麼堅強的。」羅布略有所思的說。
【法莉絲蒂】 :只是沒法子繼續灌下去了,法莉倖倖然的把水袋還了給法美特。
【芝M】:「所以,」這句是向著法莉絲蒂說的,「請讓我代他們向妳說聲對不起……」
【依潔娜】 :「那麼……我們可以相信你嗎?」
【芝M】:「這個嘛…好像有點危險,畢竟我也是個男人來的。」羅布略帶著無奈的苦笑,在營地出口給眾聖女送行。
【空無言】 對【芝M】說:「…任務…繼續…」空無言催促著。
【芝M】:「前面開始就是瘴氣暴發的危險區域,為免會得罪各位,我就只送行到這裡吧。」
【芝M】:「祝妳們武運亨通,並……一定要回來啊,我會掛念著妳們的。」
【法美特】 :法美特點了點頭,揮手向他道別。這樣的男人在這兒可說是不可多得了。
【依潔娜】 :「多謝羅布略你的送行……這是給你的。」把羅布略的速畫送到他手的依潔娜笑了笑。
【依潔娜】 :(ww~)
【芝M】:把畫接到手中,羅布略皺了一下眉頭,但並不是在嫌什麼的,而是像忍著某些感情而作的反射動作。
【芝M】:(是羅布略)
【法莉絲蒂】 :聽完羅布略的說詞,法莉稍稍平復了一點,但是也沒有再作出表示。
【芝M】:羅布略並沒有留在門口待她們離開,就自個兒背對著她們,邊舉起一隻手揮動邊低頭回到軍營之中。
【芝M】:就這樣,聖女們開始獨自踏上了旅途。
【芝M】:(進廣告)
【法美特】 :「唉…他的說話總讓我不知怎麼回答好呢…」遠離了軍營之後,法美特嘆氣道。
【依潔娜】 :「我都是黎自賓賓的,點解她可以入黎既?」「因為她是黎自德成嘛……」
【法美特】 :德成女傭,融入家中。葉謝鄧律師行尊代辦離婚手續,
【依潔娜】 :「他是一個好人呢……法美特。」
【空無言】 :「爸爸…你用這些魔晶石來交住院費吧…」「不行!這樣我便沒魔晶石學芭蕾舞!」
【芝M】:在瘴氣暴發的危險區域,就算騎馬也會變得很危險,所以只好徒步向著邊境發進。
【芝M】:越過一片用作分界線之用的樹林,一行人正式進入了法吉斯大公國。
【空無言】【法美特】 說:「…瘴氣外的人…在這裡久了…也一樣…」
【芝M】:眾人按之前的指示所說,沿著國道前行,穿過用作適別邊界的樹林,大概太陽下山前就會到達現已成廢村的希瑟村。
【芝M】:大概被戰火洗禮的村莊就是這個模樣的吧。雖然瘴氣本身沒有破壞力也不會燃燒物件,
【芝M】:但被侵蝕的人的瘋狂,與及害怕被侵蝕的人的瘋狂,讓眾多這樣的城村從此化為烏有。
【法美特】 :「可是我最不會認付那類型了…」法美特垂頭喪氣道。
【芝M】:希瑟村建於西格洛河河畔兩岸,以河水作灌溉之用。
【芝M】:西格洛河是一條大河,只不過現在的所在地屬於上游地帶的其中一支分流,寬度目測大概20米。
【芝M】:連接兩岸的橋樑被燒毀了。河水並不算急,大概也不算深,但看起來要游過對岸並不容易。
【法美特】【空無言】 說:「這樣又太可惜了吧…」
【芝M】:目的地位於上游的另一邊,渡河是必須的。
【芝M】:只不過根據羅布略所說,只要沿河往上游方向前進,到達目的地之前,便會先到達一座獵戶所建的橋。
【芝M】:雖然眼看上游地帶都長滿樹木,但因為氣候與土質的關係,這地區並不太適合耕作,目的地安茲威河谷的小村落只能以狩獵為業。
【芝M】:當晚,在蔚藍的星空下,眾人在這村子中度過了第一夜。
【芝M】:(睡前自由時間)
【依潔娜】 :由於要回去作出報告,依潔娜也盡可能地畫出路上走過時較為重點的地理要點,方便之後的支援。
【空無言】 :「…守夜…」空無言說出這個單詞後便站起來四周戒備起來。
【依潔娜】 :在沒有任何蟲鳥聲音下的森林,讓依潔娜在整理筆記時,也不自覺地把身子縮小了點。「這裡……好靜呢……」
【法美特】 :「那拜託妳了。」法美特讓空無言守衛,她亦開始利用破村的一些資源來準備晚饚。
【法美特】 :「聽說有瘴氣的地方,小動物都會事先走避…或者已經變成不是小動物了呢。」法美特一邊攪著鍋子,一邊切削著還能用的食材。
【空無言】 對【芝M】說:(發動《SEARCH TRAPS》,查一下附近有沒有什麼可疑的陷阱。)
【法莉絲蒂】 :法莉默默的跟著法美特去尋找材料,回來了以後,就找了一個角落拋起了銀幣來。
【芝M】:(擲「2d6+知力」吧)
【空無言】 2D6+(+2)⇒2+6=10
【法美特】 :「法莉很喜歡拋銀幣呢…為甚麼?」法美特將弄好的東西端出來。雖然物資不足,但有熱騰騰的暖湯總會比吃乾糧好。
【芝M】:空無言仔細地巡視過整條廢村,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的。雖然找到一些腳印,但相信並非近期留下的。
【依潔娜】 :整理好筆記的依潔娜施展開飛舞術,靠著樹木的掩護察看著村落和河岸附近的地區,有沒有魔獸的痕跡。
【法莉絲蒂】 :「銀幣不會說謊…」
【空無言】 :巡察一周後,空無言覺得這裡沒有異樣,便回到眾人的地方繼續看守著。
【芝M】:(依潔娜也擲個「2d6+知力」吧。)
【法美特】 :「哦…?是跟占卦一樣嗎?」法美特看著她手上的銀幣。「那…問他前程會靈驗嗎?」
【依潔娜】 2D6+(0)⇒6+6=12
【依潔娜】 1D6+(0)⇒6=6
【法美特】 :看到空無言回來,法美特就向她招了招手,然後拿了一碗熱湯過去。
【依潔娜】 :囧……知力(7)
【依潔娜】 :三個6……不祥……
【法美特】 :(@口@chat神目重@口@)
【依潔娜】 :12+7=19
【法莉絲蒂】 :「跟占卜不同的…但是…它很少會錯的。」法莉再次拋起了銀幣。「這一晚…平安嗎?」
【芝M】:抵受著夜間的冷風,依潔娜漂浮到半空之中,觀察村子四周的地區。
【芝M】:什麼異常都沒有……不,什麼都沒有的話,反而像是某種暴風雨的前夕。但是,眼所見之處並沒有任何危險之物存在。
【依潔娜】 :超短的迷你裙在寒風中並沒有提供任何的保暖作用,只能讓依潔娜的大腿起了一陣的雞皮。那是因為寒冷,還是其他的原因呢?
【空無言】 :空無言無言地向法美特點了點頭後,便接過熱湯後坐下慢慢飲下。
【芝M】:(在這裡已經半小時多了,可以說多一些之後就去睡吧。)
【芝M】:(除非覺得很值得繼續下去的話,就繼續吧。)
【依潔娜】 :(半空中可以發現我們的暫居點嗎?)
【法莉絲蒂】 :啪!「…是陛下…這一晚…應該沒事發生吧…」法莉看著手背上的硬幣,對汎美特說道。
【芝M】:(沒當依潔娜飛很高的。)
【法莉絲蒂】 :法美特*
【依潔娜】 :自知作戰的經驗和遇到敵人的經驗沒有法美特和空無言多,回到大家身旁的她把自己剛才的感覺一一訴說了出來。
【法美特】【法莉絲蒂】 說:「嗯…那希望是認驗呢…」
【芝M】:(那就安心去睡吧~~)
【法美特】 :「其實我也不如妳所想般有經驗啊…」法美特苦笑。「不過聽說那是不會飛的蟲…如果是很巨大的蟲的話應該走起路來會很大聲吧?」
【空無言】【法美特】 說:「…蟲…夜行性…多…小心…」
【空無言】 :「…不過…放心休息…我…守夜…」
【依潔娜】 :「嗯嗯……」一邊聽著法美特的說法,安心的熱湯剛進肚。空無言那淡淡的說話更讓依潔娜感到安穩。
【依潔娜】 :(睡~)
【依潔娜】 :還在公司?
【法美特】 :「嗯。那麻煩妳了。也信得過法莉絲蒂的銀幣呢。」法美特準備好被舖,然後對空無言說:「累的話可以叫我換更喔。」
【法美特】 :@@/~
【依潔娜】 :蟲來了!攻擊!!!
【依潔娜】 :我怎麼感到這鳥滿腹是蟲~~~
【空無言】【法美特】 說:空無言又只是向她點了點頭,便站起來繼續守夜了。
【芝M】:當晚,在蔚藍的星空下,眾人在這村子中度過了第一夜。
【芝M】:在深夜時份,聖女們感覺到有一股異樣的興奮感。
【芝M】:瘴氣隨著夜霧,開始暴發起來。
【芝M】:只不過整個晚上都看不到任何人影,也沒有動物出沒,更不見有魔物的蹤影。
【芝M】:
【芝M】:第二天的清晨,瘴氣與霧氣仍然朧罩著整個村子。聖女們打點好行裝之後便上路了。
【芝M】:沿著西格洛河而行,穿過村子旁荒廢了的田地,便進入被針葉林所覆蓋的地帶,約一星期左右就能到達安茲威河谷。
【芝M】:因為村民們以對面河岸的小徑作為兩村交流的通道,聖女們所行經的那邊河岸並沒有任何道路可言,幸好地面的叢木不多,除了不平坦而盤根錯節外並沒有什麼穿越的障礙。
【芝M】:入夜時份,聖女們燃起了營火,驅除晚間的寒意,並輪流警戒四周的環境。
【芝M】:連續兩晚都如此安然渡過。
【芝M】:(有沒有什麼期間會作的事要補一下?)
【依潔娜】 :把斷橋與大家改道一事,加入筆記中。
【芝M】:(就是那種活性魔素充斥於空氣間的狀況,幾天都是這樣。)
【芝M】:(就是待在瘴氣中的「一般」感覺。)
【法莉絲蒂】 :(大概了解了)
【芝M】:(那繼續了啦。)
【芝M】:在第四天上午,聖女們終於到達那條獵戶所用的繩橋之處。
【芝M】:雖然是條腳踏位只有一條繩子的簡陋繩橋,但看起來還能好好使用。
【芝M】:越過了橋,到達對岸,稍為進入樹林之中,就會看見那條小徑。
【芝M】:沿著小徑而行,大概三天後就會到達目的地的安茲威河谷的獵戶小村。
【芝M】:在第四天的晚上,聖女一如以往的把營火生起,席地而睡。
【依潔娜】 :「這幾天以來,好像都很順利呢!」
【依潔娜】 :為了方便回來的行程,依潔娜在過橋時,順道拉多了一條繩在繩橋的旁邊。
【法莉絲蒂】 :「運氣還算不錯…」
【法莉絲蒂】 :[村姑冒險者]:連日來都忍受著濃厚,局束的感覺,法美特覺得並不好受。看到繩橋的時候她總算鬆一口氣了。(補記錄)
【芝M】:大概在接近清晨的時份,負責警戒的聖女,聽到了由河岸相反方向的森林深處傳來一些零星的腳步聲,朝聖女那邊走過來。
【芝M】:(不,無言與妳們一起的。)
【芝M】:待聖女們都清醒過來後,眾人看見有三名身法吉斯士兵裝束的男人,從森林深處走了過來。
【空無言】 對【芝M】說:(怎樣子的?)
【芝M】:在營火的照耀下,能看清楚他們雙目深陷、口部鬆弛的可佈表情,帶著有如迷途者找到水源一樣地望著聖女們。
【依潔娜】 :《ENEMY SCAN》+《GUTS》
【芝M】:他們似乎沒在在意自己的褲襠破裂開來,胯間的污穢陽具高亢的抖動著,有如擁有自己的生命一般。
【依潔娜】 :被軍營中的士兵那舉動所影響,依潔娜緊張地在一看到他們時就發動了察敵的魔法。
【芝M】:(依潔娜擲吧)
【依潔娜】 1D6+(0)⇒2=2
【依潔娜】 3D6+(0)⇒5+4+6=15
【芝M】1D6+(0)⇒3=3
【依潔娜】 1D6+(0)⇒6=6
【芝M】2D6+(+2)⇒2+4=8
【依潔娜】 :(呀…知力7)
【芝M】:按依潔娜所知,他們都是被瘴毒所侵蝕,而被強烈的性慾驅使著的人。
【空無言】 :「…這幾個人…危險…」空無言警告著她的同伴們。
【依潔娜】 :和先前的冒險完全不同的對手出現在眼前,依潔娜那堂而皇之的理想就變成了空談。不知如何應付的她,唯有望向了同伴。
【芝M】:他們承受著身體積累過多的瘴氣,但又未能魔化,結果其過多的性欲慢慢侵蝕著他們的意志,也迫他們四處找尋能用以發洩的女性。
【法美特】 :“各位…站在我後面”
【法美特】 :(可以替我補嗎?><
【依潔娜】 :【22:14:13】
【芝M】:(士兵的hp=25,防=2,給予傷害常時+1、《OFFENCE》、《ARMOR》)
【依潔娜】
【空無言】 對【芝M】說:(要報iv嗎?)
【依潔娜】 :咦?…我補不了?
【法莉絲蒂】 :看到眼前幾人淫穢的模樣,法莉完全沒有想到他們可能也是受害者,而是再次感到了一陣羞怒。
【依潔娜】 :“又,又來啦”本來還以為不會碰到滿腦性慾的亞人類,怎料今次竟然是人類…空氣中散發著的費洛蒙帶來異的刺激,法不服氣地握著佩劍準備反抗
【依潔娜】 :法美特︰“各位…站在我後面”
【法莉絲蒂】 :[村姑冒險者]:“又,又來啦”本來還以為不會碰到滿腦性慾的亞人類,怎料今次竟然是人類…空氣中散發著的費洛蒙帶來異的刺激,法不服氣地握著佩劍準備反抗 (補)
【法莉絲蒂】 :[村姑冒險者]:“各位…站在我後面”
【芝M】:士兵們看見聖女,用力的張開口,發出空洞的「呵哦」聲,就拔劍衝了上前,明顯的意圖制服聖女以供洩慾之用。
【芝M】:(開始encounter了。)(IV:依潔娜(11)法莉絲蒂(11)空無言(10)士兵(4)法美特(3))(這個沒錯嗎?)
【依潔娜】 :(嗯,法莉先吧。)
【芝M】:(有陣法的嗎?誰站前誰站後?)
【法莉絲蒂】 :(法莉後排)
【依潔娜】 :飛起需要計陣法嗎?
【芝M】:(飛起要,而且請在「開幕」是用。)
【芝M】:(因為我還未算很熟流程,所以請大家多多包涵。)
【依潔娜】 :(後方)
【法莉絲蒂】 :(因為用了E.Scan,依潔沒法同時飛起來)
【法莉絲蒂】 :(下回合吧)
【芝M】:(呀,依潔娜的FLIGHT在角色表是寫錯了的,這是「開幕」而不是「被動」的。)
【依潔娜】 :呀…對對…
【空無言】 對【芝M】說:(gm,暫時法美特的行動由我來報)
【芝M】:(現在是法莉、依潔娜後排,其他人在前排?)
【空無言】 對【芝M】說:(前排是空無言和法美特)
【芝M】:(法莉開始先吧。目標士兵1、士兵2、士兵3)
【法莉絲蒂】 :如果沒有其它開幕,
【法莉絲蒂】 :法莉開始行動了.
【法莉絲蒂】 :<<MULTIPLE SNIPE+TWISTER>>
【法莉絲蒂】 :(先擲再描述)
【法莉絲蒂】 第一擊,士兵14D6+(+1)⇒3+5+1+4=14
【芝M】:(擲吧)
【法莉絲蒂】 第二擊,士兵14D6+(+1)⇒5+4+4+1=15
【依潔娜】 :[村姑冒險者]:(法美特只會用guarding守護其他人)
【法莉絲蒂】 :看到士兵們衝上來,法莉想也沒有想,就對為首的一個拋出了兩柄小刀。
【法莉絲蒂】 :沒有任何驚喜,法莉的小刀就平穩的射向了那人的胸前。
【法莉絲蒂】 :(mean&mean-1,真的沒有驚喜w)
【芝M】:三名士兵中其中兩名被小刀打中了胸腹,小刀刺入得很深,但還未能阻止他們的行動。(扣了13,12)
【空無言】 對【芝M】說:(應該剛剛插死)
【芝M】:(改)三名士兵的其中一名被兩把小刀打中胸口,兩刀都插得很致命,但那士兵還是頑強地慢慢走過來。
  • 14-Nov-200922:31:05-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