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茲威堡攻略、上b》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安茲威堡攻略、上b》(SESSION)




( 14-Nov-2009 22:32:17 )

【芝M】: (呀是的……)
【芝M】: 不,沒多久那名士兵就無力地倒下了。
【芝M】: (第二位!)
【芝M】: (到用了3mp的依潔娜)
【依潔娜】 : TWISTER,另一位士兵。
【依潔娜】 4 D 6 + (0) ⇒ 3 + 1 + 1 + 3 = 8
【依潔娜】 1 D 6 + (0) ⇒ 2 = 2
【空無言】【依潔娜】 說: (囧)
【依潔娜】 : 8 +1 = 9, 怎樣弄那個加一?
【空無言】 : 打4d6+1
【依潔娜】 : 「呀!」看到法莉一擊就把那士兵殺掉,依潔娜在緊逼之下,慌亂地隨手就把小刀扔了過去。
【依潔娜】 : 「不要過來!」
【芝M】: 伊潔娜同樣的打出一把小刀,射中了第二名士兵的大腿,但士兵無視自己的傷勢。
【依潔娜】 : (唉...那些 6都擲掉了......)
【芝M】: (到空無言)
【空無言】 : (目標:受傷士兵2、主動行動:《PIERCING》、威力:2d6+9)
【空無言】 : (更正,2d6+8)
【空無言】 2 D 6 + (+8) ⇒ 6 + 6 = 20
【法莉絲蒂】 : (Chat神公演中)
【芝M】: 在依潔娜的飛刀打中士兵時,空無言乘勢躍前,一記殺人手刀直直貫穿了士兵的胸膛。
【依潔娜】 : 6是有限額的……你看我....
【法莉絲蒂】 : (不過為甚麼這些6不給我w)
【依潔娜】 : 「多謝你……」看著自己手忙腳亂的,根本不像是在戰鬥的樣子,依潔娜誠心地向空無言道謝。
【法莉絲蒂】 : (不過很巧的,兩個都是不多不少剛剛夠數死)
【空無言】 : 「…拔除…煩惱的根源…」空無言說罷,隨即衝到剛才受傷的士兵的面前,左手按著他的頸項,右手便狠狠地抓著那士兵那充血得堅硬無比的陽具,一個運勁的將那士兵整條陽具撕下來!
【芝M】: (呀呀忍殺~~)
【法莉絲蒂】 : (喂喂wwwwwwGJ)
【空無言】 對 3 說: (這是ms精神www)
【空無言】 : 「…歡迎…到天國來…」空無言說罷便隨手丟下手上血淋淋的陽具。
【芝M】: 當那名士兵因失去陽具而無助地噴血時,剩下的那名士兵還是無懼的衝到空無言的跟前,甩劍就斬下來。
【芝M】 1 D 6 + (0) ⇒ 6 = 6
【芝M】 2 D 6 + (+7) ⇒ 1 + 2 = 10
【芝M】: (/=口=\)
【法莉絲蒂】 : (Chat神自....)
【依潔娜】 : 還未說完,那一陣從士兵下身濺散在空無言衣服上的鮮血,濃烈的血腥味立即使依潔娜只能捂著了自己的嘴巴,制止著嘔吐的感覺,無法言語。
【依潔娜】 : 1+2……好樣的……
【空無言】 : (村姑要代擋嗎?@@)
【芝M】: (完全被擋了下來……)
【芝M】: (是空《AVOID》+法《GUARDING》吧?)
3: 空無言靈巧地避開了攻擊,士兵的劍順勢斬向旁邊無辜的法美特。
【法莉絲蒂】 對 【芝M】 說: 不行,只能用一個被動
【芝M】: (明白)
【空無言】 對 【芝M】 說: (不是,是當法代擋,她用shielding的話便是-8、盾牌ap-2,可以用cact)
【法莉絲蒂】 對 【芝M】 說: 所以法美特擋只能用guarding,10-8還是被刮花2度
【芝M】: (那麼要用cact嗎?)
【空無言】 : (到薄幸了w
【依潔娜】 : 號稱惱怒劍
【芝M】: (應該只是4-2=2ap吧?用不了CACT的話就到法美特了。)
[村姑冒險者]: 法美特見同伴起手神速便安心防守,用盾擋住直視下體的視線,回手砍下一劍,
[村姑冒險者] 2 D 6 + (+4) ⇒ 3 + 4 = 11
【依潔娜】 : 法美特見同伴起手神速便安心防守,用盾擋住直視下體的視線,回手砍下一劍,
【依潔娜】 : 2 D 6 + (+4) ⇒ 3 + 4 = 11
【芝M】: 士兵胸口被劃了長長的一刀,身邊的兩名同伴也於一迅間倒下了,卻仍然沒有退意。
【法莉絲蒂】 : (剩下的少許要加速嗎?沒開幕的話我報行動了)
【芝M】: 這個時候,森林中再有七個同樣的士兵走了出來,也齊齊拔出了劍,以不是語言的空洞咆哮並跑了過來。
【法莉絲蒂】 : (喔喔)
【芝M】: (IV: 法莉絲蒂(11) 依潔娜(11) 空無言(10) 士兵(4) 法美特(3)。hp:士兵3=14)
【法莉絲蒂】【依潔娜】 說: (有開幕嗎?)
【依潔娜】 : 「小心啊!」感受到士兵那明顯的惡意,依潔娜向著眾人大喊道。
【依潔娜】 : (飛)
【芝M】: (依潔娜要用開幕嗎?)
【芝M】: (好好)
【法莉絲蒂】 : 法莉看到對方的人數變多了,迅速的再丟出了兩刀。(Muti.Snipe+Twister)
【依潔娜】 : 四處傳來的咆哮聲,使依潔娜緊張地飛了起來。
【法莉絲蒂】 士兵3快死吧 4 D 6 + (+1) ⇒ 5 + 4 + 5 + 3 = 18
【法莉絲蒂】 士兵4食Crit吧! 4 D 6 + (+1) ⇒ 6 + 2 + 5 + 1 = 15
【芝M】: 剛才受過傷的士兵應聲倒地。
【法莉絲蒂】 : 對受傷了的士兵丟出了致命的一刀,法莉沒有任何遲疑就對後續衝來的士兵為首的一人再丟出了一刀。
【芝M】: (扣19吧?)
【法莉絲蒂】 : (士兵4那擊沒有Crit,只有15-防)
【芝M】: 另一名士兵的胸口中了一刀,讓他的空洞咆哮聲變得更顯空洞。
【法莉絲蒂】 : (雙6以上才Crit,Crit時每粒6加8)
【芝M】: (明白明白)
【法莉絲蒂】 : (對這些雜魚Crit了就一件了w)
【芝M】: (到依潔娜了)
【依潔娜】 : (目標︰士兵4, 5, 主動︰《MULTIPLE SNIPE》)
【依潔娜】 2 D 6 + (+1) ⇒ 6 + 4 = 11
【依潔娜】 2 D 6 + (+1) ⇒ 2 + 1 = 4
【依潔娜】 : 天!!!!
【芝M】: 依潔娜的第一刀,差點要了那名士兵的命。
【芝M】: 第二刀只擦傷了另一名的士兵。
【芝M】: (到空無言,請慎選敵人。)
【依潔娜】 : 這次鼓起勇氣的依潔娜學著法莉絲蒂的手法分別向著兩位不同的士兵扔出了飛刀。
【空無言】 : (目標:士兵4、攻擊:空手、威力:2d6+2)
【空無言】 2 D 6 + (+2) ⇒ 6 + 5 = 13
【依潔娜】 : (兵4︰重傷,3hp,兵5︰23hp)
【空無言】 : (\= =/)
【空無言】 : (gm那士兵4是不是死了,是的話偶寫rp了)
【芝M】: (是死了,死得很慘)
【依潔娜】 : (我太笨……應該先飛一刀,看結果。再決定下一刀飛誰……可以這樣嗎?)
【空無言】 : 「…到天國吧…」空無言再重施故技,先用右手腕力將那士兵的兩粒睪丸從春袋撕出來後,再一口氣將士兵整條陽具撕出來!
【法莉絲蒂】 : (其實留一點個位數hp敵人給前線也是OK的,她們可以不用魔法就擊殺對方,mp消耗會比較低)
【空無言】 : (抱歉偶想不到用什麼動詞...)
【芝M】: 另一名士兵也被解脫了。
【芝M】: 因為人多的關係,剩下的七名士兵們自然地展開了包圍之勢,分別攻向空無言與法美特。
【芝M】: (4-6>空無言)
【空無言】 : (不是6名嗎@@)
【依潔娜】 : (怎麼又有七位?....有鬼...)
【芝M】: (呀只有六人)
【芝M】: (5-7空無言)
【芝M】 2 D 6 + (+7) ⇒ 3 + 5 = 15
【芝M】 2 D 6 + (+7) ⇒ 3 + 1 = 11
【依潔娜】 : (兵5︰23/25 hp)
【芝M】 2 D 6 + (+7) ⇒ 5 + 6 = 18
【空無言】 : (村姑不用代偶擋)
【芝M】: (聲明什麼?)
【依潔娜】 : ( 大概是那兩次飛刀的目標?)
【芝M】: (同時聲明的話就當順次順計吧。)
【芝M】: (現在打算怎麼擋了?)
【芝M】: (呀應該也擲法美特的先?
【芝M】: (8-10>法美特)
【芝M】 2 D 6 + (+7) ⇒ 5 + 4 = 16
【芝M】 2 D 6 + (+7) ⇒ 3 + 4 = 14
【芝M】 2 D 6 + (+7) ⇒ 3 + 1 = 11
【空無言】 : (三擊被動行動:《avoid》、第一擊(15-6=9)及第三擊(18-6)=12胸ap、第二擊(11-6=5)腰ap、胸ap=16-9-12=爆甲、腰ap=12-5=7、使用cact<口辱>、<乳辱>、<雙峰的夾縫>、<太大的胸脯>)
【空無言】 : (合計cp+4,sp+3)
【依潔娜】 : 插一下空無言︰cast︰<貞潔的純情>
【空無言】【依潔娜】 說: (你太過份為什麼插偶~~~)
【依潔娜】 : gm很忙....xd
【芝M】: 空無言受著三人的奮力一擊,而被打跌於地上。同時,那名士兵已急不及待的以左手粗暴地抓著空無言的頭髮,並將自己那怒挺著的陽具硬塞在她的口中深處。
【芝M】: 士兵以其鍛鍊過的臂力與腰力,不斷地把空無言的漂緻臉龐壓向自己的胯間,重覆地以發漲的龜頭突刺她的喉嚨,
【芝M】: 讓她反射性地想以舌頭與喉頭之力把這異物吐出來,卻換來更興奮的抽插。
【芝M】: (嘩呀呀呀……)
【芝M】: (再來)
【法美特】 : (第一擊《guarding》16-8=8盾10-8剩2)第二擊14胸ap16-14剩2,第3擊 hp受46-11=35,發動cact《異形的交合》《被貫注的種》《flashback》)
【芝M】: 暗殺服胸口的網被劃開,讓擠壓已久的兩團巨大乳肉乘機釋放了出來,一對堅挺白嫩巨乳在黑色暗殺服的襯托下,無視主人的羞恥心而擅自在眾人面前跳動著。
【空無言】 : 「…嗚…!」雖然在《苦無》受訓時空無言已經習慣了被這樣粗暴地對待,但這次士兵的肉棒更與她一同訓練的男性成員更臭更髒。(未完)
【芝M】: 空無言因受了三人的奮力一擊,而被打跌於地上。同時,那名士兵已急不及待的以左手粗暴地抓著空無言的頭髮,並將自己那怒挺著的陽具硬塞在她的口中深處。
【芝M】: 士兵以其鍛鍊過的臂力與腰力,不斷地把空無言的漂緻臉龐壓向自己的胯間,重覆地以發漲的龜頭突刺她的喉嚨,
【芝M】: 讓她反射性地想以舌頭與喉頭之力把這異物吐出來,卻換來更興奮的抽插。
【空無言】 : (gm不要打得這樣快@@追不上了@@)
【空無言】 : (啊剛才是沒save啊?)
【依潔娜】 : (gibea是預先打好,再貼的。^^;;;)
【芝M】: 另外一名士兵也無視戰況的危險,把前面兩人一起推倒在地,自己坐到空無言的腰枝上,並把他那火熱的陰莖塞進空無言傲人的雙乳之間。
【空無言】 : (那再來吧)
【法美特】 : (怪不得gibea說prepare了很久…)
【空無言】 : (等gm寫完才回w)
【芝M】: 第三名士兵則急不及待地把手伸進去,粗暴地擠捏她那讓人為之驚喜的巨乳。
【芝M】: (四個CACT寫完……)
【空無言】 對 【芝M】 說: (可以用陽具拍打她的乳房哦gm)
【芝M】: (法美特的FLASHBACK要先自己來嗎?)
【法莉絲蒂】 : (昨晚對CACT的選擇優先確認...似乎是因為要為CACT各自寫描寫!?)
【空無言】 對 【芝M】 說: (或是直接用龜頭刺激她的乳頭也可以w)
【芝M】 對 【空無言】 說: (一個在頭一個在腰,位置會不夠哦?)
【依潔娜】 : (我的那個cact需要gm描寫嗎?)
【空無言】 對 【芝M】 說: (在左邊或右邊都可以啦)
【空無言】 對 【芝M】 說: (都是立在一邊便可以做的事w)
【依潔娜】 : (需要找情景圖的嗎?)
【芝M】: (那麼,)第三名士兵則走到空無言的則身,雖然那裡已經沒有位置可插,但他還是抓著空無言的左邊乳房,把自己的陽具不斷的突刺擠壓上面的乳頭。
【芝M】: 另一邊,法美特也被士兵群起而推倒在地,一只長腿被對方拉起來,阻止不到肉棒的粗暴插入。
【芝M】: 另一名士兵趁法美特被壓著,把他那擁有六角形劍首的劍柄硬生生地插進她的肉穴內,並粗暴地搖動劍柄。
【芝M】: (用劍柄,異形的交合)
【芝M】: (呀應該是:)另一名士兵趁法美特被壓著,把他那擁有六角形劍首的劍柄硬生生地插進她的肛門內,並粗暴地搖動劍柄。
【法莉絲蒂】 : (前後?)
【依潔娜】 : 「無言!法美特!」飛揚在半空中的依潔娜一時之間想不到那些士兵竟然對自己的同伴作出如此強暴的行為。
【芝M】: 第三名則走到前頭坐在她的臉上,陽具塞進了口腔中,一邊咆哮一邊抽插著法美特的小嘴。(外加這段可以嗎?)
【空無言】 : (很長...)
【空無言】 : 「…嗚…!」雖然在《苦無》受訓時空無言已經習慣了被這樣粗暴地對待,但這次士兵的肉棒更與她一同訓練的男性成員更臭更髒,在她口內的龜頭充滿著淫穢氣味的白色污垢,空無言在無意識間抵抗時,
【依潔娜】 : 前幾晚,無言守夜時的冷靜、還有法美特在門前和自己細訴被強暴的經歷一一在依潔娜的腦海中重現。但她們的求救聲卻把依潔娜拉回到現實之中。
【空無言】 : 舌頭的味蕾完全感受到那種只有男性才會有的精臭,這種氣味猶如一股海浪般侵蝕著空無言的理性。同時她也感受到自己巨大的雙乳被兩名士兵蹂躪著,騎在她身上那士兵龜頭所滲出來的淫汁,
【空無言】 : 猶如潤滑劑般讓士兵的活塞活動變得更快速,加上他用雙手緊緊地以空無言的乳房壓縮著自己的陽具,以及另一名士兵不斷以陽具刺激她左邊的乳房,同時三邊的攻擊完全令空無言招架不來,
【空無言】 : 乳頭不受控制地充起血來,同時陰道亦開始分泌出愛液,就連想用牙齒將口中的鐵棒咬斷也做不到,只是任由這三名渴望以久的士兵盡情蹂躪。
【芝M】: 經過一輪急促的撞擊,士兵把自己的身軀重重的壓著法美特,不待她意識到異常之際,把濃濃的精液噴灑在她那孕育生命的器官內。
【芝M】: (呼,差點忘了射精……)
【芝M】: (五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只有一人沒有的話,他就太可憐了。)
【空無言】 對 【芝M】 說: (gm到這邊噴射了www)
【法莉絲蒂】 : (可憐w)
【依潔娜】 : 從半空中看去,兩位少女的身體大部份都被獸化了的士兵掩蓋著了。只是依潔娜看著握緊了拳頭的手抓在了地面之上就已經感到萬分的心痛……
【法莉絲蒂】 : (GM要射很多次w)
【芝M】: 忽地,士兵以雙手用力把空無言的頭壓在自己的下陰,腥臭的肉棒在口腔內不斷地抖動,急不及待地把積存已久的白濁給她餵食。
【依潔娜】 : (w)
【空無言】 : (ぶっ掛け~ぶっ掛け~)
【芝M】: 以空無言兩塊乳肉擠壓著的陽具,也跟著失控地噴射著精液,讓白濁佈滿空無言的頭胸之間。
【法美特】 : 「又、又要來了!」雖然法美特一直都不敢直視士兵腰上的「長槍」,不過無論她腦海裏,嘴裏,以及腦海和下體裏,都烙印著那種令人噁心反胃的觸感。直至現在豬頭人的氣味、尺吋和形狀仍在她腦海之
【法美特】 : 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法美特】 : 士兵的長槍輕易的刺破了似有若無的泳衣,直接從下身貫入她體內,士兵那異常狂怒的脈動衝擊著法美特。不知從何時…也許打從這幾天濃厚的魔素聚集開始,在法美特沒有自覺之下,腔內似乎已經做好進入
【法美特】 : 準備。泳衣包裹著的恥部已然欲滴,大力啜吸著土兵的飢喝陽物。
【法美特】 : 「不夠…不夠…」對比起腦袋裏的印象,雖然近乎魔物化士兵已經殊不尋常,可是與豬頭人那狂野感覺似乎略有不足。
【法美特】 : 為了不讓不滿的句子說出口,法美特將一切都宣洩在口咬著的指頭上,可是連續的悶哼中卻隱藏著不悅的氣息。
【芝M】: 用陽具刺著乳頭的那士兵也不忍耐了,突然用盡力握緊空無言的左邊乳房,硬壓著乳頭的龜頭端令爆發出來的精液四處噴灑。
【依潔娜】 : xd
【芝M】: 受到法美特因快感而加強的吸吮力,把陽具塞在她口中的那名士兵也被提早繳械,連他自己也沒預備好的情況也就在法美特的嘴內狂洩了出來。
【芝M】: (好像全射了啦?)
【芝M】: (劍你射給我看~~)
【法莉絲蒂】 : 持劍那位要用手嗎w
【芝M】: (完了的話就到第二回合最後行動的法美特了)
【空無言】 : 口腔、臉蛋和一整個胸部也充滿著奶黃色的精液,空無言趁著士兵們射精後的虛脫感,一個翻身把按她在地上的士兵推倒,然後一個翻滾後再立起來。
【空無言】 : 這時,她習慣地將還在口腔內的精液嚥下,亦不理會臉蛋和胸脯上濃濃的精液,只是充滿怒火地盯著他們。「…殺!」空無言內心充滿著殺意了。(end)
【芝M】: (士兵9:用手很空虛的說,雖然用劍柄也好不了多少,但至少視覺上很不錯~~)
【法美特】 : 突然肛口被用力一張,帶有危險氣味的金屬觸感穿過了括約肌,包裹著另一種充實感向上湧。受壓逼之下法美特感覺到全身劇烈抽搐,劇烈地壓逼著士兵的長槍。
【法美特】 : 「嗯、嗯哈呀~」法美特發出滿足的悅樂聲音。卻對於這種聲音感到羞恥和後悔。不遠處剛才自己誓然旦旦要守護的少女們,正以既憂心又不忍的視線向這邊看過來。
【法美特】 : 就在這時候,另一名士兵將她的嘴巴陼住了。
【空無言】 對 【芝M】 說: (好心士兵九打手槍打出來吧www)
【空無言】 對 3 說: (這叫訓練有素~~~)
【芝M】: (士兵9:我不要!我要輪著第二個去插!)
【空無言】 : (無言的陰道等候著士兵九的光臨wwwwww)
【依潔娜】 : 怨念
【空無言】 對 3 說: (女忍訓練嘛~~背景有寫的~~~)
【法美特】 : 士兵們奮力突入,法美特一邊沉浸著悅樂,一邊對感到羞愧。她慶幸著自己嘴巴被陼著,令她不再發出令她們失望的聲音。
【法美特】 : 過身體與精神在交擊下終於到達了頂峰。「嗯噗哇呀~~」異常漲大的陽物帶著濃烈的體味和魚腥味一口氣爆發出來。
【法美特】 : 精華一滴不漏的往她的嘴裏和子宮裏灌去。
【法美特】 1 D 6 + (+7) ⇒ 1 = 8
【法美特】 : (囧;;;;;;沒這麼快吧囧;;;;)
【芝M】: (是2d6的吧?)
【法莉絲蒂】 : (被一射中的了w)
【法美特】 2 D 6 + (+7) ⇒ 6 + 5 = 18
【依潔娜】 : 囧
【法莉絲蒂】 : (快擲多個1出來)
【法美特】 : (這…也是命…)
【依潔娜】 : 可惜
【法莉絲蒂】 : (安啦,其實有7很安全,只有1/36機會中招w)
【芝M】: (依潔娜少了個研究機會了。)
【芝M】: (那麼,到法美特的攻擊了吧?)
【法美特】 : 「嗄…嗚咳、嗄…」還沉浸在餘韻之中,白液從法美特的嘴邊累累漏出,模糊著視線的她…按著仍抱著她下體的士兵咽喉,一刀割去。
【空無言】 : (到村姑斬人了w)
【法美特】 2 D 6 + (+4) ⇒ 1 + 4 = 9
【依潔娜】 : 放心gm,我一定選2d6 加 體力來懷孕……
【依潔娜】 : 兵5, 23/25,法殺的是哪一個?....
【空無言】 : (是8910是但一個)
【芝M】: (法美特的是8-10號哦?)
【法美特】 : (gm選吧,總之下體的那個w)
【空無言】 : (當然是士兵9wwwwwwww)
【芝M】: (是8號)
【法美特】 : (然後…其他人的cact由我來守護!!(拖))
【依潔娜】 : 兵5, 23hp, 兵8, 18hp
【法莉絲蒂】 : (等會如果沒開幕,會用Muti-Snipe+Twister打9跟10)
【芝M】: 還未拔出陶醉在肉穴內的陽具,那士兵就被憤怒的法美特一劍突襲刺傷。
【芝M】: (那麼,第三回合了。)(IV: 法莉絲蒂(11) 依潔娜(11) 空無言(10) 士兵(4) 法美特(3))
【法莉絲蒂】 : (看來是沒開幕吧,法莉動了)
【依潔娜】 : 看到空無言重新站來起來還有法美特的攻擊時,依潔娜的心亦稍為定下來。只是二人身上那陣血腥混和著粘液的樣子,讓依潔娜感到一陣不寒而律的心跳……
【法莉絲蒂】 士兵9 4 D 6 + (+1) ⇒ 2 + 1 + 3 + 4 = 11
【法莉絲蒂】 士兵10 4 D 6 + (+1) ⇒ 6 + 1 + 1 + 1 = 10
【依潔娜】 : 唉.....選錯critical啦~~~
【芝M】: 另外兩名剛剛蹂躪法美特的士兵才站起身來,就被另一旁的法莉絲蒂一人一記飛刀打中。
【法莉絲蒂】 : 看到眼前的兩人各自被多人侵犯,因為羞憤而變得慌亂的法莉,小刀明顯地失去了準頭...
【芝M】: (到依潔娜了。)
【依潔娜】 : (目標︰9, 10,攻擊︰multi + twst。mp剩1)
【依潔娜】 4 D 6 + (+1) ⇒ 3 + 5 + 3 + 1 = 13
【依潔娜】 1 D 6 + (0) ⇒ 1 = 1
【依潔娜】 4 D 6 + (+1) ⇒ 4 + 2 + 1 + 1 = 9
【法莉絲蒂】 : (挑戰新低www)
【依潔娜】 : 「欺人太甚了!」半空中,依潔娜抖震著的手把兩把飛刀扔向了法美特的方向。
【芝M】: 兩人還未站穩,又各中多一刀。
【法美特】 : (嗚、因為我騙了妳們所以丟我嗎~~)
【芝M】: 但他們看起來仍然意猶未盡,胯下的肉棒仍然堅挺無比,並把獵食者的目光朝向法莉絲蒂及依潔娜身上。
【芝M】: (空無言了。)
【空無言】 : (目標:士兵5、攻擊方式:《PIERCING》配合「POTENTIAL」cp1點、威力=3d6+8)
【空無言】 3 D 6 + (+8) ⇒ 2 + 2 + 4 = 16
【空無言】 : (脫力了otz)
【芝M】: (還未死的)
【依潔娜】 : xd....
【芝M】: (大概被凌辱得沒力了吧。)
【法莉絲蒂】 : (疑疑,要留他們多玩一會嗎www)
【空無言】 : 「…殺!」空無言只是衝口而出一個字,便一腿朝向剛才將行把肉棒塞進自己的士兵轟過去,不過那士兵還有生命力。
【法莉絲蒂】 : (妳們人真好,留他們一命好有機會打穿前線過來凌辱法莉w)
【芝M】: 雖然兩人都掙脫了,大部份士兵也都在她們身上發洩過,但士兵們並沒有停手放棄的打算,體內的瘴氣驅使他們再來一發之後再來一發。
【依潔娜】 : 我要懷孕啊...
【芝M】: (仍然是空無言5-7、法美特8-10)
【芝M】 2 D 6 + (+7) ⇒ 3 + 4 = 14
【芝M】 2 D 6 + (+7) ⇒ 5 + 4 = 16
【芝M】 2 D 6 + (+7) ⇒ 5 + 4 = 16
【芝M】 2 D 6 + (+7) ⇒ 4 + 4 = 15
【芝M】 2 D 6 + (+7) ⇒ 6 + 6 = 19
【芝M】 2 D 6 + (+7) ⇒ 5 + 6 = 18
【芝M】 1 D 6 + (0) ⇒ 5 = 5
【芝M】: (請決定被動。)
【空無言】 : (幹~~
【依潔娜】 : (怎樣上前線?....)
【芝M】: (也有雙4哦。)
【依潔娜】 : 囧....穿了....
【空無言】 : (被動行動:打hp一擊(14度)《avoid》、腰ap他ap爆、hp=26-(14-6)=18、使用cact<灼熱的蜜壺>)
【依潔娜】 : 依可以上前線擋的嗎?...
【空無言】 : (結果等不到士兵9了w)
【依潔娜】 : (用保護嗎?)
【芝M】: (依潔娜等他們都決定好被動行動之後,再決定要不要上去硬食吧。)
【法美特】 : (被動行動:第一擊胸ap-2=>0、第二三擊hp=35-15-19=1cact《沒可能的插入》)
【芝M】: (另外,兩人能報一報「hp/胸/腰/他」嗎?)
【空無言】 自言自語地說:hp=26-(14-6)=18、ap全爆
【法美特】 : (胸0,腰16,盾2)
【依潔娜】 : 所以下一rd要移動....囧
【法莉絲蒂】 : (我會等他們被打穿了www)
【芝M】: 在被對方絆倒了之後,空無言被眼前的士兵壓在地上。那士兵把她的雙腿分開拉起,毫無前奏下就把自己灼燙的陽具塞入她還未濕潤的蜜穴內。
【芝M】: 修長的雙腿被士兵用力地撐開,緊緻的肉洞也被反覆地撐開,士兵無視因沒有潤滑而給陽具拉扯的痛楚,拚命地前後擺腰,帶著節拍以活塞運動拍打著空無言的臀部。
【芝M】: (法美特那邊的在苦惱……)
【空無言】 對 【芝M】 說: (gm修正~~無言已經有愛液的了~~)
【空無言】【依潔娜】 說: (用3點mp來移動吧~)
【依潔娜】 : (哈哈...)
【芝M】: 在被對方絆倒了之後,空無言被眼前的士兵壓在地上。那士兵把她的雙腿分開拉起,毫無前奏下就把自己灼燙的陽具塞入她已被淫水滋潤著的蜜穴內。
【依潔娜】【空無言】 說: (移動不需要mp,step才要吧?)
【芝M】: 修長的雙腿被士兵用力地撐開,緊緻的肉洞也被反覆地撐開,士兵藉著淫液的潤滑,拚命地前後擺腰,帶著節拍以活塞運動拍打著空無言的臀部。
【芝M】: (真的要撐開法美特的尿道嗎?)
【法美特】 : (唔…如果gm不能接受的話就換別的方法?)
【依潔娜】【空無言】 說: 鼻孔插入...
【芝M】: (因為有少少獵奇的感覺,要看在場的人接不接受啦。)
【空無言】【依潔娜】 說: 「…嗚嗚…!」與剛才相同,空無言在受訓時已經喪失了處子之身,她的身體已經懂得怎樣去接受來自雄性的插入。(未完)
【法莉絲蒂】 : (我想看w)
【空無言】【依潔娜】 說: 但是不能習慣的卻是這種粗暴的節奏所帶來的快感,空無言緊咬著雙唇,以免自己那受到快感而發的嬌聲衝口而出。
【芝M】: (其他玩家們表態一下,如果都能接受的話,就可以繼續下去。)
【空無言】 對 【芝M】 說: (go)
【空無言】【依潔娜】 說: (是的step才要mp不過你那回合便可以做多一個主動行動打人)
【依潔娜】 : (我ok)
【法美特】 : (應該不用我表態吧=w=;;;)
【依潔娜】 : 即用了step可以有兩個主動?
【芝M】: 法美特承受了士兵們奮力的一擊,造成短短數秒的眩暈並癱軟在地上。剛才使用劍柄侵犯她的士兵,比其他人都更早撲了出去壓著法美特。
【依潔娜】 : 哦...
【芝M】: 因為太急的關係,那士兵不斷把陽具硬撞法美特的陰戶,稍像塞得進之後就什麼都不理的強行推進,卻原來插的位置是她的尿道口。
【芝M】: 帶著撕裂的劇痛,被硬生生塞進男性性器的尿道,血流如注的把法美特的下體染紅了。
【芝M】: (仍然有點難想像。)
【依潔娜】 : (其實只是異物插入,不一定是用陽具的……)
【法莉絲蒂】 : (一般來說冷針一類程度已經很足夠了)
【法美特】 : 「~~~~~~~~~~~~~~~~~~!!!!」在肉裂底下的一個小縫處,一個不應該被碰觸的地方被異物直接衝擊。法美特發出了跟悅樂完全無關的慘嚎。疼痛令瞳孔收縮、雙目失去了焦距,
【法美特】 : 重傷以及體力消耗迅速讓她癱瘓、無力化,像要腐蝕她所有感官一樣。最後只剩下無力的掙扎與呻吟。
【法美特】 : (死魚眼模式on)
【芝M】: 壓著空無言狂野的抽插,陽具的主人因著興奮而高聲咆哮,在臨界點時更奮力地推撞著她的子宮口,讓精液在最深入的位置噴發出來。
【依潔娜】 : 「不要!那樣太殘忍了!」
【芝M】: 另一邊的法美特仍然被持續的過酷蹂躪著,士兵的陽具不斷地破壞著她的尿道壁,過度的緊窄感讓他也很快洩出白濁,但怎也混和不了那刺眼的鮮紅色。
【芝M】: (法美特還有戰力的嗎?)
【法美特】 : (還有喔)
【芝M】: (那就來吧。)
【空無言】 : 「…嗚嗚嗚!!」濃濃的精液噴進空無言的子宮中,陰道亦像是配合似的在不斷抽搐,為空無言帶來了一次高潮,她為了忍耐高潮而來的絕叫,就連嘴唇也咬破了。(end)
【法美特】 : (我還要好好報答士兵9呢(大心))
【芝M】 對 月銀 說: (其實那個CACT大概是給觸手之類用的,但只要突破了獵奇的界線,「沒什麼不可能發生的」……)
【法莉絲蒂】 : (我想那個士兵大概是冷針級...)
【依潔娜】 : (好在勃起了,才找到自己的根……)
【芝M】: (到法美特報仇的時間了哦?)
【芝M】: (尿道基本上是塞什麼進去都會痛的說。)
【法莉絲蒂】 : (據強者我朋友所稱...魚絲也會有輕微痛楚...)
【法美特】 : 當生命力正隨著法美特的致命傷漸漸流走時,法美特身上發出了一點光芒。原本已經被粗暴玩弄到要翻起來的部位彷彿生出了一層新的皮膚一樣,
【法美特】 : 除了已經被撕開了一半的泳衣外,法美特就像變回完好無缺似的。手上的刀刃重新成形。
【法美特】 : 她不發一語,向剛才那性急的士兵脖子,一刀砍下。
【法美特】 : (發動ressurection,hp全滿。近接攻擊《heavy attack》)
【法莉絲蒂】 : (法美特爆種了)
【法美特】 2 D 6 + (+7) ⇒ 6 + 4 = 17
【法美特】 : 再+4
【法美特】 : total21 damage
【芝M】: (人家九號剩5的情況下被人19度……)
【依潔娜】 : 太殘忍了
【芝M】: 剛剛(終於)在法美特身上爽過的那士兵,在餘韻還未來的時候就被法美特一劍把頭割了下來。
【依潔娜】 : (在食buger king)
【芝M】: (第四回合。IV: 法莉絲蒂(11) 依潔娜(11) 空無言(10) 士兵(4) 法美特(3))
【法美特】 對 【芝M】 說: (因為九號君從剛才一直都玩很很樂,樂得甚麼重口味都由他做啊…)
【芝M】: (大概沒「開幕」用的吧。法莉絲蒂先行。)
【法莉絲蒂】 : 法莉已經不能再直視法美特的方向了,她選擇轉而向空無言身上的士兵攻擊。
【依潔娜】 : .
【芝M】: (放棄了法美特~~)
【法莉絲蒂】 : (Muti-Snipe+Twister) 6號 7號
【法莉絲蒂】 6號 4 D 6 + (+1) ⇒ 1 + 5 + 6 + 2 = 15
【法莉絲蒂】 7號 4 D 6 + (+1) ⇒ 4 + 4 + 1 + 4 = 14
【法莉絲蒂】 : 法莉的攻擊已經變得機械化了,始終眼前的景像,實在太震憾了。
【芝M】: 正想上場去侵犯空無言,這兩名士兵卻被法莉絲蒂的小刀擊中,而採取回戒備姿勢。
【芝M】: (到依潔娜了。)
【法莉絲蒂】 : (小兵加油,一定要突破前線啊w)
【依潔娜】 : 「法美特!」在半空中,看著同伴的下身涌出了鮮紅的液體……下一秒士兵斷掉的頭腦倒在了法美特的身體旁邊。
【依潔娜】 : 以為法美特已經在自己的眼前被強暴至死的依潔娜只能立即衝到了前方。(step mp3,剩6。)
【依潔娜】 : 「死吧!你們這些魔物!」
【依潔娜】 : (目標︰兵10, multi, mp6)
【依潔娜】 2 D 6 + (+1) ⇒ 6 + 4 = 11
【依潔娜】 2 D 6 + (+1) ⇒ 4 + 4 = 9
【法莉絲蒂】 : (好像更殘忍了~連鞭屍也出現了w)
【芝M】: (9+7=16,死了。)
【芝M】: (依潔娜補上怎樣下手吧。同時,到空無言了。)
【依潔娜】 : 在情急之下,顯露出殘忍一面的依潔娜想也沒想,就把身上數十把飛刀扔向眼前的士兵。
【空無言】 : (現在偶身邊的2個小兵的傷勢怎樣?)
【依潔娜】 : 劍柄擊中的、插中了喉嚨的,擊破了眼珠的,還有扔倒在地上的,只見眼前是一片的血肉模糊。
【芝M】: (全部都傷得差不多,不算輕但又不是苟延殘喘。)
【依潔娜】 : (5-7, 9hp, 12hp, 13hp)
【空無言】 : (目標:士兵7、主動行動:《PIERCING》、輔助行動:《step》到「後衛」位置、修正「POTENTIAL」4點、威力6d6+8)
【空無言】 6 D 6 + (+8) ⇒ 5 + 6 + 6 + 2 + 1 + 1 = 29
【芝M】: (再殘忍的殺發來了~~)
【芝M】: (就算是無傷的士兵都能被一擊必殺的大招~~)
【空無言】 對 3 說: (we can run=3=)
【依潔娜】 : 無言無cri
【法莉絲蒂】 : (無言不會crit,這邊只有法莉會w)
【芝M】: (空無言的表演時間。)
【依潔娜】 : 擲到的無crit,有crit的又擲不到,就是這組的命運。
【空無言】 : 「…《苦無殺法…天.誅!》」空無言的怒氣引發出她的潛力,向其中一名直兵施展她在組織中苦苦練習也不太懂用的絕投:她先一個箭步跳向那士兵,以雙腳緊緊繞著他的頭顱,正當他為嘴唇接觸到空無言
【法莉絲蒂】 : 法莉只要有Crit下限就是28點,加上小刀後數最少29,已經不用看其它骰子了w
【空無言】 : 「…《苦無殺法…天.誅!》」空無言的怒氣引發出她的潛力,向其中一名直兵施展她在組織中苦苦練習也不太懂用的絕投:她先一個箭步跳向那士兵,以雙腳緊緊繞著他的頸項,
【空無言】 : 正當他為下巴接觸到空無言而感到興奮時,她右手雙指運勁直插那士兵的雙眼!士兵的眼珠當場被空無言插爆了。(未完)
【空無言】 : 正當那士兵發出慘叫的同時,空無言雙腳運勁,直接將士兵的頸椎夾斷了。整個動作完成後,她便往後翻了數筋斗,然後再退到法莉絲蒂的位置去。(end)
【空無言】 : (還是不寫得太獵奇了)
【芝M】: 現在已經變成聖女方的人數比士兵那邊還多,一般情況下如果己方本來人多勢眾、卻被打至人丁單薄,對方卻沒有耗損的話,應該都會選擇逃走的,
【芝M】: 但他們三人卻是被體內的瘴毒軀動著,仍然一心要把眼前的少女一一擊倒,好讓他們的熾熱的慾火能稍為被澆熄一點。
【依潔娜】 : 在空無言的腥風血雨旁,累得坐在了地上的依潔娜只能推開仍然騎在法美特身上那士兵的屍體,希望法美特不要在死後也被屍體一直壓著。
【芝M】: 這次,還想上前侵犯空無言的二人,卻被法美特攔住了。
【芝M】: (6-8對付法美特)
【芝M】 2 D 6 + (+7) ⇒ 6 + 2 = 15
【芝M】 2 D 6 + (+7) ⇒ 6 + 1 = 14
【芝M】 2 D 6 + (+7) ⇒ 1 + 3 = 11
【芝M】: (請選擇被動行動。)
【法美特】 : (第1擊盾(ap=0)第二擊腰,第三擊guarding)
【芝M】: (法美特補上行動之後(未有耐倒下吧?),就到第五回合了。IV: 法莉絲蒂(11) 依潔娜(11) 空無言(10) 士兵(4) 法美特(3))
【法美特】 : 臉上沒甚麼表情,也沒甚麼血的的法美特草草將數下攻擊擋下來。雖然那件奇異的衣服已然毀爛。但敵人已經不能在她身上佔到便宜了。
【法美特】 : (胸0,腰2他0hp 42)
【芝M】: (到法莉絲蒂了。)
【法莉絲蒂】 : 法莉繼續對眼前的敵人機械性的投出小刀,到了這個時候,她已經無法思考了。
【依潔娜】 : 也能獲得猶如奇蹟般的復活之CA。<====
【法莉絲蒂】 : Muti-Snipe,Twister 6,7
【依潔娜】 : 7死了!
【法莉絲蒂】 小兵6 4 D 6 + (+1) ⇒ 4 + 2 + 3 + 4 = 14
【法莉絲蒂】 小兵7 4 D 6 + (+1) ⇒ 4 + 3 + 2 + 6 = 16
【依潔娜】 : 剩下的是 (5, 9hp;6, 12hp和8號的 18hp)
【法莉絲蒂】 : 那5跟6吧,要重投嗎?
【芝M】: 就當5與6吧。
【芝M】: (都死了……)
【芝M】: (剩下八號了。)
【芝M】: (法莉絲蒂補行動,到依潔娜了。)
【依潔娜】 : (目標士兵8, multi-+ twist)
【依潔娜】 4 D 6 + (+1) ⇒ 6 + 5 + 1 + 2 = 15
【依潔娜】 4 D 6 + (+1) ⇒ 3 + 1 + 2 + 5 = 12
【依潔娜】 1 D 6 + (0) ⇒ 3 = 3
【依潔娜】 : 合共27點。
【法莉絲蒂】 : 對於兩名敵人在自己的小刀擊倒,法莉並沒有留露出任何情感,只是繼續形成小刀,準備再接下來的攻擊。
【芝M】: (八號也死了,全滅了~~)
【法莉絲蒂】【法美特】 說: 所以第二rd出來了7隻時,我已經說懷念露比了w
【依潔娜】 : 正當剩下的士兵把目光投向依潔娜時,被死亡的氣氛所感染的她出手也沒有了任何的猶豫。兩把飛刀就直接貫穿了對方的身體。
【依潔娜】 : 露比很恐怖
【芝M】: 最後一名倖存的士兵倒地,結束了這場凌晨的戰鬥。
【芝M】: 把這些士兵們都解決掉之後,曙光也已經從樹木與山間透射出來。
【芝M】: (有留的啦)
【法莉絲蒂】 : 我留了一份...現在還有還能留
【芝M】: (其實只進行了一部份,但要在這裡暫停的也可以啦。我是準備得太多沒錯。)
【依潔娜】 : 「法美特……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你沒死就好了……」看著一大堆的屍體,依潔娜只能呆呆地坐在地上。
【依潔娜】 : 喃喃自語。
【空無言】 : 「…完了…」看著剛才侵犯她的人變成了屍骸,空無言很快的便冷靜下來,清理上身的污穢。
【法莉絲蒂】 : (不如問問各位PL能不能繼續吧?)
【芝M】 對 3 說: (我的不正經嗎?)
【依潔娜】 : (那個太爆笑)
【法莉絲蒂】 : 還沒理解到戰鬥已經完結了的法莉,直到這一刻還繼續一刀一刀的向還在地上抖動著的敵人攻擊著。
【依潔娜】 : (我也不行了……)
【芝M】 對 3 說: (其實在我眼中,空無言的招式都很獵奇。)
【芝M】: (那麼就在這裡大家進行終場roleplay吧。)
【法美特】【依潔娜】 說: 這時候有人拍了拍依潔娜肩膀。
【依潔娜】 : (未能懷孕,是這集的遺憾……)
【依潔娜】 : 「呃?……」水藍色的髮絲早已被血沾染了大半,被身後那一陣奶白色的腥臭所吸引注意力而回頭的依潔娜,雙眼仍然帶著了淚水。
【法美特】 : 「妳找甚麼…?」
【依潔娜】 : 「嘩!……是你嗎?……法美特?……我剛才看到……」
【空無言】 : 「…休息…?」空無言向著同伴們問道。
【法美特】 : 「所以我才說…每次最後都只剩下我一個哦。因為我的命很硬呢。」
【依潔娜】 : 「太好了!」顧不上法美特身上血色和粘液,依潔娜高興得直接就擁向了她。
【法莉絲蒂】 : 法莉還是繼續一刀一刀的投著,其中有些小刀在兩人擁抱時,落在她們旁邊還沒死透的士兵身上。
【芝M】: (怎麼在鞭屍了?)
【法美特】 : 「等等、很髒啦…還臭啊…」
【空無言】【法莉絲蒂】 說: 「…停手…冷靜…」空無言走向法莉絲蒂前跟她說。
【法莉絲蒂】 : (因為還沒反應過來打完了,機械式動作中)
【法莉絲蒂】 : 看到空無言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法莉幾乎立即想把小刀投向她,但是在最後一刻,她止住了。
【依潔娜】 : 高興下的依潔娜在擁抱下,竟帶著法美特半浮在了空中打轉。
【芝M】: (原來法美特最矮的,雖然也只差3cm。)
【空無言】【法莉絲蒂】 說: 「…戰鬥…完了…休息…」
【法莉絲蒂】 : 終於意識到戰鬥已經完結了的法莉,虛脫般的跌坐在地上,然後呆呆的看著前方。
【依潔娜】 : (那個無用到的cp,是留著下次用?還是全歸零?) 因為我用了<貞潔的純情>
【法美特】 : 「呃、這樣好高…不要…」剛才還好像很強硬的法美特現在只是一臉膽怯的被拖到空中動彈不得。
【空無言】 : 全歸零吧,下次當是新session的了
【法莉絲蒂】 : 「......」雙目無神的法莉,久久才吐出了一句說話。「人...殺死了」
【空無言】【法莉絲蒂】 說: 「…殺人…正常…」
【法美特】 : (那、那邊兩個人還真的溝通到的啊囧!!!)
【法莉絲蒂】 : 「...殺人...折磨...被殺...」
【空無言】 : 「…該殺…殺…沒問題…」
【芝M】: (兩對都是「完好無缺x全身破爛」……)
【法美特】 : 「好、好啦、放我下去啦,都腳軟了…」
【法莉絲蒂】 : 「...不該殺...折磨...被殺...」
【依潔娜】 : 從半空中聽從地把法美特放下來後,依潔娜本也想把這份喜怳與空無言及法莉分享。 只是剛邁出第一步,她就停住了。
【空無言】【法莉絲蒂】 說: 「…妄念…」說罷空無言便一掌打在法莉絲蒂的臉蛋上,說:「…妄念…死…」
【法美特】 : 「?」看到依潔娜的視線,法美特才望過去那對電波特殊的組合上。
【法莉絲蒂】 : 「不要死...不要折磨...沒有妄念...」被打了一掌,法莉好像突然領悟到些甚麼似的,迅速的向後立了起來,手上的小刀形成了戰鬥的姿態。
【芝M】: (讓要昏迷的人昏迷,然後找個地方休息?)
【法美特】 : 「等、等一下!」見法莉忽然亮出兵器,法美特立刻上前阻止。「為甚麼要打起來…妳們在說甚麼?」
【法莉絲蒂】 : 重新聚集的目光,鎖定了眼前的人,然後又重新平靜了起來。
【法美特】 : 老實說,剛才兩人所說的東西法美特連半句也看不明。
【法美特】 : (聽不明)
【空無言】【法莉絲蒂】 說: 「…停手…冷靜…」空無言再重覆她剛才說的話。
【法莉絲蒂】 : 手上的小刀,再也沒有被看見。
【法莉絲蒂】 : 「我沒事...」
【法莉絲蒂】 : 「謝謝妳...雖然很殘忍...我明白了」
【依潔娜】 : 「不要這樣啊……」與法美特一同上前的依潔娜,同樣站在了二人的中間。
【空無言】【法莉絲蒂】 說: 「…剛才…危險…瘴氣…侵蝕…休息…」
【法莉絲蒂】 : (果然大家都會錯意了w)
【法美特】 : 「??咦…?」剛才的情景就像幻覺一樣不復見,兩人還是一副沒甚麼表情一樣,不知道還真覺得她們是兩姊妹。
【空無言】【法美特】 說: 「…沒事…休息…」空無言轉身朝向法美特和依潔娜說。
【法莉絲蒂】 : 「我沒事...妳休息」法莉看著空無言身上的傷勢。
【法美特】 : 「因為瘴氣嗎?」法美特掩住被劃成兩半的泳,若有所思的說。「嗯…也是,先休息吧。」
【依潔娜】 : 看到大家也休息起來,依潔娜的精神一鬆弛,就感到了自己的身體也快到極限了。
【空無言】【法莉絲蒂】 說: 空無言轉身向你點了點頭,再確認法美特和依潔娜沒大問題後,便將自身已破損的女忍服還元成魔素再生成相同的衣服後,便坐在地上閉目養神了。
【空無言】 : (空無言之後不說話啦~~先退了~~88~~
【芝M】: (大概聖女們都會選擇這一天找個安全地方休息一天吧?)
【法美特】 : 法美特接住快掉下來的依潔娜。「不要太勉強自己啦。」看來這一場普通的戰鬥已經對這女孩帶來很大衝擊了。
【法莉絲蒂】 對 【芝M】 說: 原地問題大不大?因為空無言已經原地休息了。
【法莉絲蒂】 : 「妳們休息...我還可以...」
【芝M】: (最後的部份,加上你們的行動決定之後,今次就當完成一個session吧。)
【芝M】: 法美特的hp最低點到過1的說。
【芝M】: 我反而在法美特差點倒下那時抹了一把冷汗。
【依潔娜】 : 把這天的事都記錄下來的依潔娜,在睡夢中慢慢才把當日抑壓的恐懼一一消化掉……

(15-Nov-2009 03:30:48)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