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茲威堡攻略、上c》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安茲威堡攻略、上c》(SESSION)





聊天內容在 ( 25-Nov-2009 20:05:06 ) 開始紀錄

【空無言】 : 「……」
【法美特】 : 「我…先去洗個澡…」
【法莉絲蒂】 : (守夜中~)
【依潔娜】 : (現在是早上還是晚上?上次剛入睡)
【芝M】: 前文提要:四位聖女接受了任務前往安茲威河谷,第一步是要到達位於該處的小村,為準備攻入安茲威堡建立前線基地。
【芝M】: 而於第四天晚上休息時,遭上了一批受瘴氣侵蝕的士兵,還差點令其中兩名聖女失去戰鬥力。
【芝M】: (其實決定繼續休息或決定準時起行關係也不大的。)
【芝M】: (唔唔唔……就強來了。)
【芝M】: (因為現在是21:04了)
【法莉絲蒂】 : (看受了傷的兩位)
【芝M】: 把那些士兵們都解決掉之後,曙光也已經從樹木與山間透射出來。決定動身之後,聖女們便執拾行裝,繼續上路。
【芝M】: 一路上,偶爾可見一些士兵或村民的屍體,雖然好些都有被野獸咬食過的痕跡,但大概是因為被瘴毒積聚過度而亡的。
【芝M】: 第五晚,聖女們渡過一個安穩的晚上,前一天的疲勞讓負責守夜的人好幾次差點墜入了夢鄉。
【依潔娜】 : 看著身旁的空無言上身那雙乳房跟隨著步伐一晃一晃,依潔娜就感到自己的臉上有種熱熱的感覺。
【依潔娜】 : (請gm繼續)
【芝M】: 在第六天,聖女一行人進入了安茲威河谷的範圍。
【芝M】: 安茲威河谷並沒有被瘴氣所朧罩著,但是瘴氣仍然圍繞著這區,也不知什麼時候可能會再度蔓延過來。
【芝M】: 第七天日出後沒多久,霧氣就消散了開來。站在地形稍高的位置,可以看到整個安茲威河谷的壯麗美景。
【芝M】: 雖然還未到達安茲威堡的所在地,但可以想像得到為什麼以前的皇族會選擇這裡作為渡假之地。
【芝M】: (平安的過了幾天,以每天能補的最低值來看,眾人的HP也已經全滿了。)
【芝M】: 在第八天的下午,聖女們終於到達安茲威河谷的那條小村。
【芝M】: 村子座落在山腰之處一塊空地,外頭都是粗狀的大樹包圍著,所以要很接近時才會察覺得到村子的存在。
【芝M】: 外圍築了道以木柱作成的圍牆,約兩米高左右,大概是用來防野獸闖入的。但現在正門是打開著的。
【芝M】: 村子之內,有幾間屋子倒塌了,而半個村民都不在。
【法美特】 : 「呼…」法美特深呼吸了一下。「這裏…真的不像在瘴氣範圍內的環境呢…」
【依潔娜】 : 「請問……有人嗎?」雖然村子是一片的廢墟,但是依潔娜仍然禮貌地向著空無一人的村子喊了數聲。
【依潔娜】 : 上一次的戰鬥雖然為她帶來了不少的衝擊,但是幾天下來和幾位同伴之間的言談還有那幽靜的風景,慢慢抺去了她心中的不安。
【法美特】 : 「看來不像有人呢…村門口都大開了。」法美特道。
【芝M】: 沒有任何的回應,依潔娜更發現,連蟲鳥的聲音也消失了。
【法莉絲蒂】 : 「...」法莉只是警覺地留意著四周。
【依潔娜】 : 「嗯……」盡管同行了數天,但是依潔娜的目光仍然不太習慣向著空無言的同時,也要面對那讓她暗暗讚許的雪白乳房……
【空無言】 : 「…前線…基地…」空無言晃著毫無掩飾的一雙胸脯視察著。
【空無言】 : 「…瘴氣…太重…沒可能…」
【依潔娜】 : 「好像連蟲鳥的聲音也消失了……就好像幾天之前……」說到這裡,依潔媽的心中也微微冒出了汗水。
【芝M】: 忽然,從上游的方向傳來巨物擠過樹木的聲音。
【芝M】: 沒多久,有一隻身高3米多的灰褐色大型魔物,從木圍牆的正門走了進來。
【法莉絲蒂】 : 「!」
【芝M】: 雖然有八隻像昆蟲般的腳,但因為有個長長的頭頸,看起來並不像巨大蜘蛛。相比起來腹部很短,並摺疊在胸腔之下。
【芝M】: 這大概就是邊防軍所遇到的那種「大蟲」吧。
【法美特】 : 「甚、甚麼、那是!?」
【依潔娜】 : 「無可……!」還剛想回覆空無言的話,依潔娜立刻被那奇怪的聲音吸引過去。
【芝M】: 只不過細看之下,這隻「大蟲」其實不算很巨大,只是腳都很長很壯,站起來很高所以會有巨大的感覺。
【芝M】: 牠四處探頭,直到頭上的六只眼睛看見聖女們,就像看見獵物的獵食者那樣衝了過來。
【空無言】 : 「…目標…排除…!」空無言說罷,也不理會自己已經毫無防備,便衝上大蟲的方向去。
【法莉絲蒂】 : 法莉二話不說,就抽出了兩把小刀準備迎戰。
【芝M】: (各人先報個排位吧)
【法莉絲蒂】 : (後)
【法美特】 : 「無言小心啊!」看到無言祼著身子衝上去,法美特也拿出謹餘的武裝上前支援。
【法美特】 : (前陣)
【空無言】 : (前陣)
【芝M】: (現在再確認一下眾人的數值:眾人HP全滿;AP方面法美特只有腰2,空無言全0,其他人無傷;CP方面法美特與空無言0,依潔娜與法莉絲蒂2)
【依潔娜】 : (後)
【依潔娜】 : 不能看著同伴為自己流血的依潔娜也打算站到和法美特一同的陣線上,可惜,速度仍然沒有空無言的快。
【芝M】: (encounter開始,IV: 大蟲(12) 法莉絲蒂(11) 依潔娜(11) 空無言(10) 大蟲(6) 法美特(3))
【芝M】: 大蟲雖然巨大,但因著牠粗長的腿,讓牠能夠以比想像中要高的速度移動。
【依潔娜】 : 《ENEMY SCAN》開幕
【空無言】 : (這裡沒人會放電吧orz)
【芝M】: (大蟲(后) 騎士級 hp=102 mp=6 怕冰5、抗雷5 防御點+1 HP+8 【IV】+2 《HI-SPEED》《隔離攻撃》《旋風撃》《異形之託卵》《淫蕩的遊戲》)
【芝M】: 按依潔娜所知,這模樣的長腳大蟲是蟲后來的,比一般的同類大蟲都再來得大一點。
【空無言】 : 耶不用check智力嗎www
【芝M】: (呀我竟然忘了,即管再check一次吧。
【依潔娜】 : 「呀……大家小心!這大蟲」(它慬得寄卵!)
【芝M】 2 D 6 + (+6) ⇒ 2 + 4 = 12
【依潔娜】 2 D 6 + (+7) ⇒ 2 + 2 = 11
【空無言】 : (\=3=/)
【法莉絲蒂】 : w
【芝M】: (這個就先當送的吧(奸笑))
【依潔娜】 : wwww
【法莉絲蒂】 : (不過先確認,只看到一個目標是嗎?)
【芝M】: (那麼要強制依潔娜check到勝了為止?)
【法莉絲蒂】 : (強制又太屈了,不過情報控制有點麻煩)
【芝M】: 大蟲察覺到有兩人向著自己衝過來,便以自己的八隻長腳去踐踏她們。
【法美特】 : (對了…這邊的話盾破了就連殘渣都沒有了?)
【空無言】 : (當是gm放水好了啦~)
【芝M】: (為了公平一點,這次之後與依潔娜對擲的大蟲那邊只用2d6吧)
【芝M】: (呀算了,這個放水沒問題)
【芝M】 2 D 6 + (+8) ⇒ 2 + 1 = 11
【芝M】: (大蟲《旋風撃》,目標是前陣全部人)
【芝M】: (眾人的被動行動開始)
【法美特】 : (這情況下可以選擇守護,吃兩份的傷害嗎?)
【空無言】 : (被動行動:《avoid》、hp=26-(11-6)=21)
【芝M】: (理論上可以?)
【空無言】 : (應該不可以的因為每人都只有一次被動行動而已)
【空無言】 : 啊也不是
【芝M】: (是每個人每受一次攻擊只有一次被動行動,而不論是自己出的還是其他人給我被動行動?)
【空無言】 : 但你代偶的話便要直食2擊直擊啊,這不太好
【法莉絲蒂】 : 理論上是...實際上不建議
【法美特】 : (唔…那無言還有多少hp?)
【空無言】 : 偶是滿的啦~下面也列出數式了~
【法莉絲蒂】 : 隔了這麼多太,甚麼都full了
【空無言】 : 才5點~
【法美特】 : (唔…這一擊不太痛,就先這樣吃吧)
【法莉絲蒂】 : 天*
【法美特】 : (被動行動:《guarding》hp=46-(11-7)=42)
【芝M】: (在其他人準備被動行動時,法莉絲蒂準備攻擊行動)
【依潔娜】 : 「空無言!法美特!小心他的腳啊……」在後方作支援的依潔娜雖然內心焦急,但是只能有空喊的份兒。
【法莉絲蒂】 : (確認一下,只看到一隻敵人對嗎?)
【法美特】 : 聽到依潔娜的喊叫,法美特卵盡全力,橫起劍身把大蟲的腿壓擋下來。
【芝M】: (四處是沒有別隻魔物的啦)
【空無言】 : 「…沒問題…!」空無言雖然也吃了數擊,不過也成功迴避到致命一擊。
【法莉絲蒂】 : 雖然由於大蟲的速度太快,法莉無法好好瞄準,但是她還是將手上的一對小刀投向大蟲。
【法莉絲蒂】 : MULTI-FULL SNAP
【法莉絲蒂】 2 D 6 + (+1) ⇒ 2 + 4 = 7
【法莉絲蒂】 2 D 6 + (+1) ⇒ 1 + 5 = 7
【芝M】: (分兩擊的話,防禦也分兩次計的吧?)
【法莉絲蒂】 : 是彈刀對吧(苦笑)
【芝M】: 兩把小刀打中大蟲的甲殼,卻像打中石頭一樣的被彈開了。
【芝M】: (到依潔娜攻擊)
【法莉絲蒂】 : 「!」
【依潔娜】 : 「可惡……」由於開始戰鬥時使出了魔法,眼前的大蟲速度亦超出了自己的估計,依潔娜感到自己的魔力大概只能做出和法莉絲蒂攻擊一樣的結果……
【依潔娜】 : 小刀 + guts
【依潔娜】 3 D 6 + (+1) ⇒ 3 + 5 + 4 = 13
【依潔娜】 1 D 6 + (0) ⇒ 2 = 2
【芝M】: 依潔娜奮力一擊的小刀,刺中了大蟲甲殼之間的空隙。
【依潔娜】 : 「去吧!」以雙手的力量,集中於一把小刀上,依潔娜的叫聲跟隨著飛刀射向大蟲的甲背。
【芝M】: (空無言準備攻擊)
【空無言】 : (攻擊:《PIERCING》、威力2d6+8)
【空無言】 2 D 6 + (+8) ⇒ 1 + 3 = 12
【空無言】 : 空無言雖然看準大蟲打了一掌,但看來威力不大。
【芝M】: 「啪裂」一聲,空無言直擊甲殼之處,以衝擊力打裂大蟲的鎧甲。
【芝M】: 這個時間,眾人看到在大蟲的胸部下面,原來還寄生了一隻魔物,看起來也是大蟲的模樣但卻小巧很多。
【芝M】: 牠的身體一部份與大蟲的胸部合在一起,八隻腳盤曲著,頭部伸出來。
【芝M】: 牠把頭揮動了一下後,從口中噴出黏稠的液體,射向法莉絲蒂與依潔娜。
【依潔娜】 : 「是她的孩子嗎?」衝口而出的語氣中,依潔娜似乎不為意地流露出一點諒解的口吻,
【芝M】 2 D 6 + (+3) ⇒ 1 + 5 = 9
【芝M】: (後排兩人各9度)
【依潔娜】 : avoid,9-4 = 5 胸甲腰食5度,剩3ap
【法美特】 : 「小、小心啊!」看到蟲噴出毒液,法美特想回頭保護後排,但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法莉絲蒂】 : (avoid9-6=3)它AP 1/4 Cact 被玷污的肢體
【芝M】: (忘了說,中招的有請《七色之淫毒》)
【法莉絲蒂】 : (等等...七色是要花一turn的吧?)
【法莉絲蒂】 : (如果是trap的話另計)
【芝M】: (七色當補助也可以的吧。)
【芝M】: (兩人在[催淫][爆乳][尿意][刑具]當中選擇一項吧。)
【依潔娜】 : ..
【依潔娜】 : 「爆乳], cact<射乳>
【法莉絲蒂】 : (那個是同時消耗主動&補助,令自己下一次攻擊有效果....不過in game不爭rules了)
【芝M】: (叫依潔娜再scan一下下面那隻蟲吧)
【芝M】: 黏液毒素的刺激下,引發了依潔娜的乳腺反應,異常地產生乳汁,讓整對乳房都腫大起來。
【芝M】: (法莉絲蒂要追加CACT嗎?)
【依潔娜】 : 還在說話時的依潔娜不遺意地吞下了那毒素。
【芝M】: (下一擊是輪到法美特的)
【法莉絲蒂】 : 選擇爆乳,不追加Cact
【法莉絲蒂】 : (就是只有 被玷污的肢體)
【依潔娜】 : 隨著身體的慢慢發熱,保護著上身的胸甲在緊束下,讓她感到自己的乳房變得異常地腫大。
【芝M】: (CACT的射乳好像沒寫是補助?)
【法莉絲蒂】 對 【3】 說: (AP/HP傷害也OK的)
【依潔娜】 : (所以是下一回合的開幕時被扣iv和魔法,然後才來cact?)
【法美特】 : (受傷害的同時使用也就可以了啦)
【法莉絲蒂】 對 【3】 說: (輔助、AP/HP傷害...不過如果計次序可能不能當下立即用)
【芝M】: (爆乳是「在這情況下身體的平衡力會變得差,因而所有「被動」魔法的效果-4修正。」)
【依潔娜】 : 「怎麼會……」還在驚訝之時,脹起的乳頭在胸甲的抑壓下,竟讓乳液慢慢把迷你裙給弄濕了一塊。
【芝M】: (射乳是「[爆乳]或[懷孕]狀態時、AP/HP傷害」吧?)
【法莉絲蒂】 : (啊對...沒有輔助)
【法美特】 : (其實如果錯失了射乳的機會,應該是要再被人打才能射的…)
【芝M】: (法美特準備攻擊)
【法莉絲蒂】 : 法莉那邊GM要追加描寫嗎?
【法美特】 : 法美特盡全力擋下了攻擊,沒有餘力揮劍,只能象徵式的砍下去。
【法美特】 2 D 6 + (+4) ⇒ 1 + 4 = 9
【芝M】: 同樣地,受到黏液攻擊的法莉絲蒂的乳房也腫了起來並越來越重。
【芝M】: 法美特還是能在大蟲的身上劃上傷口。
【法莉絲蒂】 : (那個毒液GM有指定顏色嗎?)
【芝M】: 大蟲甩著那長長的頭頸,以尖銳的聲音咆哮了幾聲,便恃其身高跨著法美特與空無言,用牠的腳去踐踏法莉絲蒂與依潔娜。
【芝M】: (……就橙黃色吧)
【芝M】: (22:25,第二回合,IV: 大蟲(12) 法莉絲蒂(11) 依潔娜(11) 空無言(10) 大蟲(6) 法美特(3),大蟲攻擊後排的人)
【芝M】 2 D 6 + (+8) ⇒ 6 + 3 = 17
【芝M】: (法莉絲蒂與依潔娜各17度,被動行動開始)
【空無言】 : (有兩尾呢)
【法莉絲蒂】 : 「唔...」雖然避開了大半,但是帶有透明光澤的橙黃色毒液也沾上了法莉的半身。(補上段)
【芝M】: (要說系統解釋的話,就是加了《隔離攻撃》啦。)
【法莉絲蒂】 : 疑疑,有射擊系的範圍技?(旋風擊是不能配隔離攻撃的...不過隨便)
【依潔娜】 : 小盾 爆 <==這樣就ok?
【芝M】: (找不到說旋風擊不能配隔遠攻擊的部份哦)
【法莉絲蒂】 : 如果判定不變,不使用被動技,它AP歸零, 使用魅惑之曲線
【法莉絲蒂】 : (因為遠隔攻擊是射擊系,不能配接近戰的旋風擊)
【芝M】: (系統上是把近接攻擊變成射擊的沒錯,只不過現在當為近接的話,大概只有「後排也能用近打」的差異而已?)
【法莉絲蒂】【法美特】 說: (隔離攻撃 是常時啦w)
【芝M】: (隔離攻擊是常時的吧?)
【芝M】: (沒問題的話,判定不變)
【法莉絲蒂】 對 【芝M】 說: (被改變的是武器射程...不是技能屬性)
【芝M】: (<魅惑之曲線>自己來吧)
【芝M】: 因被蟲腳踢開而跌個狗吃屎的,短裙的後擺被翻了起來,撓起屁股的就這樣被大家看見了。
【依潔娜】 : 大蟲突然的後方攻擊讓依潔娜大吃一驚,急忙下拿出不常用的盾子接下攻擊的一刻,手上的硬物亦同時化成了碎片。
【芝M】: 依潔娜的小盾為其主人擋了最後的一擊,完成了它的最後使命。
【芝M】: (空無言攻擊了)
【芝M】: (呀呀不是)
【芝M】: (法莉絲蒂攻擊了。)
【法莉絲蒂】 : 法莉看到大蟲前腿襲來,立即想要閃避,但是不巧的因為胸部變大了而令身體失去了平衡,直直的摔了在地上,而且是胸部著地
【法莉絲蒂】 : 「唔...」強烈的疼痛讓她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向後抬起來的屁股,若隱若現的內褲,構成了一幅不錯的圖畫。
【依潔娜】 : 「法莉絲蒂!你無事吧?」看到身旁的戰友是因為乳房的腫大而跌下,依潔娜那被戰鬥繃緊了的臉容也忍不住笑了一下……才趕急向戰友作出問候。
【法莉絲蒂】 : 「沒事...」法莉爬起來以後,狠狠的抽出了小刀,想要向眼前的敵人發泄心中的怒火。
【法莉絲蒂】 : MULTI-FULL SNAP, 第二擊附加Last Shot
【法莉絲蒂】 虛擊 2 D 6 + (+1) ⇒ 2 + 5 = 8
【法美特】 : 「法莉!」看到法莉絆倒,法美特向後一躍,架在兩人身前。「妳們沒事吧?!」
【法莉絲蒂】 實擊 9 D 6 + (+1) ⇒ 6 + 3 + 2 + 3 + 6 + 2 + 5 + 5 + 5 = 38
【法莉絲蒂】 : (第二擊再加16度,共54度)
【空無言】 : 「…臭蟲…!」空無言無奈地看著同伴被攻擊,自己想阻止也阻止不來。
【芝M】: 第一擊發揮不到什麼效用,第二把小刀卻深深的刺進了大蟲的體內,痛楚讓大蟲再次咆哮起來。
【法莉絲蒂】 : 心中的怒火,反而令法莉的精神更加集中,在腦裏演練了一次以後,法莉投出了兩柄小刀。
【依潔娜】 : 觀察下發現那大蟲胸前的似乎並不是剛成長起來的幼蟲,依潔娜的心中也再無保留,繼續集中精神與同伴一起作戰下去。
【芝M】: (伊潔娜準備攻擊)
【法莉絲蒂】 : 第一柄小刀只是輕輕的插進了大蟲的身軀,但是已經足夠讓牠感到痛楚,露出法莉期待的空檔。
【法莉絲蒂】 : 第二柄小刀穿過了甲殼的接口,深深的刺進了大蟲的體內。
【芝M】: (呀,問題來了,last shot的cp夠嗎?)
【法莉絲蒂】 : (現在CP歸零)
【法莉絲蒂】 : (剛好用了四個1 0的CACT)
【芝M】: (好好。)
【芝M】: (伊潔娜攻擊吧)
【依潔娜】 : MULTI-FULL SNAP + guts + 使用香木之塊 +《TWISTER》目標︰小蟲,
【依潔娜】 : (這樣可以嗎?)
【芝M】: (目標小蟲不能)
【法美特】 : (唔…寄生生物的話應該打不到的了…)
【法莉絲蒂】 : (嗯嗯...小蟲大概是寄生,應該不行)
【依潔娜】 : 呀...改改
【法美特】 : (它跟大蟲是共生體…不過當是role的話照打也是一樣的)
【芝M】: (role是沒問題啦,系統上大蟲吃damage而已。)
【空無言】 : (直接打大蟲打爆便好了)
【芝M】: (只不過大蟲不會吃Twister就是。)
【依潔娜】 : gut + MULTI-FULL SNAP + 《LAST SHOT》
【依潔娜】 : 集中在第二擊吧..
【芝M】: (Guts與Last shot也是直前來的)
【依潔娜】 : 看到法莉絲蒂的策略可行,依潔娜也同樣鼓起了力氣,瞄準著法莉絲蒂打開的傷口,希望擴大對大蟲的傷害。
【依潔娜】 : (那gut在第一擊,last shot在第二擊吧)
【芝M】: (一回合不能同時用的吧?)
【依潔娜】 : 發力把手上的一對飛刀直射出去,胸甲磨擦著令剛消腫的乳房,令依潔娜發出了半帶著呻吟的叫聲。
【依潔娜】 : (嗯嗯,那和法莉絲蒂一樣吧)
【依潔娜】 9 D 6 + (+1) ⇒ 4 + 6 + 1 + 1 + 5 + 3 + 6 + 1 + 6 = 34
【芝M】: (那擲吧。)
【依潔娜】 2 D 6 + (+1) ⇒ 6 + 1 = 8
【芝M】: 有如默契一般,依潔娜同樣地奮力的擲出兩把小刀,同樣地讓其中一把深深的刺傷了大蟲。
【芝M】: (到空無言了。)
【空無言】 : (攻擊:《PIERCING》、威力2d6+8)
【空無言】 2 D 6 + (+8) ⇒ 6 + 1 = 15
【法莉絲蒂】 : (如果能交換兩人的9d6就好了,兩人的出力都會多4度w)
【空無言】 : 「…機會…!」空無言看到同伴們的奮戰,也一記重擊打在大蟲的傷口上!
【芝M】: (恐怖的貫手攻擊……)
【依潔娜】 1 D 6 + (0) ⇒ 4 = 4
【依潔娜】 : 觀察著大蟲受傷時的動態,那胸前的小蟲竟然像是不痛不癢似的。有如發現甚麼的依潔娜立刻就想通了!
【依潔娜】 : 「大家集中攻擊那大蟲,小的那隻似乎是寄生物來的!」
【芝M】: 受到數擊深深的創傷,讓大蟲變得狂亂起來,而身下的大蟲也像感覺到痛楚似的一起咆哮著。
【依潔娜】 : (囧了)
【芝M】: (小一號的大蟲黏液攻擊:法美特、空無言)
【芝M】 2 D 6 + (+3) ⇒ 1 + 3 = 7
【芝M】: (嘔……)
【空無言】 : (可惡啊差一點/囧\)
【依潔娜】 : (6點才可以無傷……)
【空無言】 : (被動行動:《avoid》,hp=21-(7-6)=20,選擇bs[催淫]、使用cact<自慰>)
【法莉絲蒂】 : (自慰就真的是輔助only了w)
【法美特】 : 「喝!」法美特暴喝一聲,把黏液一口氣砍開。
【芝M】: (那就自慰到自己那回合好了~~)
【空無言】 : (啊是的,偶改一下)
【法美特】 : (被動行動:《guarding》7-8=0)
【空無言】 : (被動行動:《avoid》,hp=21-(7-6)=20,選擇bs[爆乳]、使用cact<射乳>)
【芝M】: (法美特就來乘勢一擊吧)
【法美特】 : 然後法美特再踏前幾步,再一刀砍在被無言破開的腿上。不過不敢深入,立刻又跳回兩人跟前。
【法美特】 2 D 6 + (+4) ⇒ 5 + 6 = 15
【空無言】 對 【芝M】 說: (芝m先處理這邊啊~~)
【芝M】: 黏液散落在空無言毫無保護遮掩的胸脯上,毒素迅速滲入,乳水像抑制不了的缺堤而出。
【法莉絲蒂】 : (加油!應該是致命一擊了w)
【芝M】: (法美特的role沒問題啦)
【芝M】: 因著傷的關係,讓大蟲的行動看起來不太穩定,甚至因為亂動而撞毀了其中一間房子。
【芝M】: (23:20,第三回合,IV: 大蟲(12) 法莉絲蒂(11) 依潔娜(11) 空無言(10) 大蟲(6) 法美特(3))
【依潔娜】 : 「差不多是最後一擊了!各位!」
【依潔娜】 : (開幕︰飛)
【空無言】 : 「…嗎…嗎!」面對被毒素影響而令本身已經有夠大的胸脯突然變得更巨型,猶如一雙銅鼎似的。(未完)
【空無言】 : 「…嗚…嗚!」面對被毒素影響而令本身已經有夠大的胸脯突然變得更巨型,猶如一雙銅鼎似的。(未完)
【空無言】 : 但是空無言並沒有猶疑,立即將雙手狠狠地猛烈地榨取著自己的乳頭,生理的快感同時侵蝕著她的理知。
【空無言】 : (未完)
【空無言】 : 「…嗚…!!」可能是因為焦急而用力過度的關係,隨著空無言一對雙峰而出,含有毒素的乳汁外,痛苦和快感也同時衝擊著空無言的感官。(完)
【芝M】: 大蟲轉過頭來,衝著空無言與法美特踐踏過去。
【芝M】 2 D 6 + (+8) ⇒ 6 + 5 = 19
【芝M】: 數隻巨大的蟲腳由上插下,不斷地踩向法美特與空無言。
【空無言】 : (被動行動:《avoid》、hp=20-(19-6)=7)
【依潔娜】 : 聽著空無言那舒暢的叫聲,依潔娜亦情不自禁地暗暗挺起了胸部,把突出的乳頭壓向拘束的胸甲上。「嗯……」
【空無言】 : 大蟲無情地以牠的足部攻擊著空無言,一記重記剛好擊中了剛才噴射出乳汗的胸脯,令空無言感到痛苦萬分。
【法美特】 : (被動行動:無,腰ap2-19=0)
【法美特】 : 法美特試著將蟲足格擋下來,不過在密集的攻擊下,雖然沒有受傷,但泳衣的剩餘部份卻被狠狠的扯下來。
【芝M】: 大蟲在踐踏數下之後,便把兩人都踢倒在地。狼狽著的二人卻沒有發展最後那幾次的踐踏把她們擠在了同一個位置上。
【芝M】: 這個時候,牠把原本摺疊著的腹部垂下來,並在腹部的末端伸出兩根像手臂那樣粗長的刺。
【空無言】 : (三段構えだと!?)
【依潔娜】 : 「空無言!來啊!……你這臭蟲!來攻擊我!」向著前方大喊著的依潔娜,運起空舞術,希望能把大蟲的視線吸引過去,以解同伴之危。
【法莉絲蒂】 : (打種w)
【依潔娜】 : (菲利....)
【依潔娜】 : (原來是斯路……)
【芝M】: 大蟲腹部的兩根巨刺擺動了幾下之後,便一邊用腳踢著她們,邊用巨刺硬生生的插入二人的蜜穴當中。
【芝M】: (《異形之託卵》)
【芝M】: (呀呀,法美特無傷……)
【芝M】: (改改)
【芝M】: 大蟲在踐踏數下之後,便把空無言踢倒在地。狼狽著的空無言卻沒有發現最後那幾次的踐踏把她的雙腿擠開了。
【芝M】: 這個時候,牠把原本摺疊著的腹部垂下來,並在腹部的末端伸出兩根像手臂那樣粗長的刺。
【芝M】: 大蟲腹部的兩根巨刺擺動了幾下之後,便一邊用腳踢著空無言,邊用其中一根巨刺硬生生的插入空無言的蜜穴當中。
【空無言】 : (狀態攻擊便不用啦)
【芝M】: (那也可以啦,換被動行動?)
【空無言】 : 反正之後打完偶要吃3d6=死(茶
【法莉絲蒂】 : (代吃的話,是連狀態也代吃的w)
【空無言】 : (會變成由薄幸也打種w)
【空無言】 : (也->來)
【法美特】 : (被動行動:shielding+guarding 守護,腰ap 2-19=0,hp 42-(19-8)=31)
【依潔娜】 : (然後法美特可以產卵了)
【芝M】: (還是不用被動的來一起被插?)
【法莉絲蒂】 : 那十多點&3d6會全數撥入ove...法美特的帳號w
【法美特】 : (對了…問題:盾表面上破了,但盾的bonus會不會在的?)
【芝M】: (不會消失效果的)
【空無言】【法美特】 說: (會)
【依潔娜】 : (在)
【法莉絲蒂】 : (其實裝備AP0只是大破,不是全滅啦w)
【法美特】 : (唔…因為gibea今次的規則不同嘛)
【芝M】: (那就變成是插法美特,而空無言沒用到mp來作被動行動吧?)
【芝M】: (AP0是當如發揮不到防禦效果就好)
【法美特】 : (嗯…那先寫打種的事情了喔)
【法莉絲蒂】 : (就是因為這個設定...AP0的防具更要有殘存部份...不然連粉也不能用了)
【法莉絲蒂】 : (另外...法美我一共受了兩次Damage?它這次好像不是範圍)
【空無言】 對 【芝M】 說: (嗯那當偶什麼都沒做過好了)
【法莉絲蒂】 : 特*
【芝M】: 大蟲在踐踏數下之後,便把把空無言推開了的法美特踢倒在地。狼狽著的法美特卻沒有發現最後那幾次的踐踏把她的雙腿擠開了。
【芝M】: 這個時候,牠把原本摺疊著的腹部垂下來,並在腹部的末端伸出兩根像手臂那樣粗長的刺。
【芝M】: 大蟲腹部的兩根巨刺擺動了幾下之後,便一邊用腳踢著法美特,邊用其中一根巨刺硬生生的插入法美特的蜜穴當中。
【芝M】: (空無言的HP變回20)
【法美特】【法莉絲蒂】 說: (其實法美特還是在前陣的…剛才那role是用來隨時給大家守護而已…守護其實沒有限射程的w)
【芝M】: (其實這場的攻擊每次都是範圍的)
【芝M】: 法美特感覺到突破了子宮頸的巨刺傳來有節拍的脈動,並不斷地在自己的子宮中塞入異物
【法美特】 : 「咿、咿啊!!!!!!!!!!!!!!!!!!!!!!!!!!」被扯下了泳衣,一絲不掛的法美特被翻轉過來,無情的巨刺一下了就深入了子宮深處。
【芝M】: (嗚喲……沒CACT的話就到法莉絲蒂)
【法美特】 : (現在可以用產卵?)
【空無言】 : 「法美特!!」看著為自己擋下了致命一擊的空無言,內心引起無比的內疚感,看到本來應該是自己受到這種對待的法美特,更點起了她的無明火。
【空無言】 : (可以用哦如果有cact的話)
【法美特】 : (cact《產卵》發動…大家照落吧,可能會寫很久()
【芝M】: (理論上是受了damage之後才託卵的,只不過那樣的話,剛才的射乳其實也是弄錯的,所以……可以吧)
【依潔娜】 : (產卵後,會有小蟲加入戰團嗎?....www)
【法莉絲蒂】 : 如果判定不變,MULTI-FULL SNAP
【芝M】: (決定用CACT嘛~~)
【芝M】: (《淫蕩的遊戲》,進行[知力]對抗判定)
【芝M】 2 D 6 + (+6) ⇒ 2 + 3 = 11
【法美特】 無理~ 2 D 6 + (+1) ⇒ 1 + 1 = 3
【芝M】 2 D 6 + (0) ⇒ 4 + 2 = 6
【芝M】: (法美特再扣多6hp)
【法美特】 : (是3個1www)
【法美特】 : (hp=31-6=25)
【芝M】: 法美特感覺到貫穿著自己的那一根,末端好像伸出了一些東西出來,咬著她的子宮頸並不斷進入子宮,讓整個子宮都發熱了起來。
【空無言】 : (果然是薄幸www)
【芝M】: 這樣的感覺讓她覺得很美妙且極度的興奮。
【芝M】: 大蟲的刺讓法美特的下體有著無比暢快的充實快感,在越過了頂點之後就把刺拔了出來。
【依潔娜】 : ..
【芝M】: (產卵吧)
【法美特】 : 蟲卵與潤滑液隨著管道一下一下的壓逼著法美特的下體。下腹以驚人的速度澎漲,將她的肚皮撐成扭曲的的形狀。子宮裏不斷攪動、混和的蟲卵,與子宮壁融和在一起,卻湧出了擬似生產的幸福感。
【法莉絲蒂】 : (可以在牠拔出前射擊嗎w)
【芝M】: (產完卵就到法莉絲蒂了)
【芝M】: (沒問題,打吧打吧)
【依潔娜】 : 「這就是……產卵嗎?……」半空中的依潔娜看著大蟲的活動,本是著急的她看到地上的法美特卻露出興奮的表情,好奇心讓她停止了對大蟲的攻擊。
【芝M】: (依潔娜有起飛嗎?)
【法莉絲蒂】 那麼大蟲死吧 2 D 6 + (+1) ⇒ 5 + 1 = 7
【法莉絲蒂】 2 D 6 + (+1) ⇒ 5 + 5 = 11
【法美特】 : 法美特彷如垃圾般被託完卵的巨蟲丟在地上,盤骨開始為生產而張開,黃綠色的液體隨著分泌物不斷湧出來。「唔、唔…」子宮頸無視法美特的掙扎而抽搐著、希望將那異物排放出來。
【法莉絲蒂】 : 看到法美特如此被大蟲侵犯著,法莉急忙的向大蟲丟出了兩柄小刀,希望阻止它的行動
【依潔娜】 : (嗯)【芝M】: (23:20,第三回合,IV: 大蟲(12) 法莉絲蒂(11) 依潔娜(11) 空無言(10) 大蟲(6) 法美特(3))<==這句後邊。
【芝M】: 第一把小刀一如以往的被彈開,第二把卻刺了進去腹甲柔軟之處。
【芝M】: (其實要起飛是沒什麼所謂的啦)
【芝M】: (到依潔娜攻擊)
【依潔娜】 : 小刀 + guts
【法美特】 : 「不、不要看啊、啊啊啊」哇啦一聲,透明綠色像翡翠一般的圓渾蟲卵從下體湧出。法美特想用力按住卻完全支持不下去,子宮頸強烈的收縮一下子讓她體驗到就像生產和性交一般的愉悅,汗水、淚水、唾
【依潔娜】 3 D 6 + (+1) ⇒ 6 + 5 + 5 = 17
【法美特】 : 唾液都毫不自制地湧出來。
【法美特】 : (暫完)
【依潔娜】 1 D 6 + (0) ⇒ 2 = 2
【依潔娜】 : 與法美特的視線對上時,依潔娜像是被發現做錯事的小孩般,呼吸亦急速起來。回過神的她在半空中,逃離開法美特的眼睛,就向著大蟲射出了新的一把飛刀。
【芝M】: 依潔娜的一刀刺進了大蟲的頸項中,大蟲極痛而一甩的把依潔娜拋開,在原地掙扎了幾下之後,便隨著落地的巨響整個蟲軀軟倒在地上。
【芝M】: (總算在臨死前有託過卵……)
【法美特】 : (依潔娜需要補finish hit comment嗎?>w</)
【空無言】 : (偶要報仇啊~~~)
【芝M】: (法莉絲蒂與依潔娜還是沒傷過HP的……)
【芝M】: (結果還是太易了……)
【依潔娜】 : 看著地上一個個的卵,依潔娜喃喃自語地說話︰「順利生出來了……所以請安心地走吧……」
【法美特】 : 過了一陣子,法美特終於站起來,甩了甩身上滿滿的綠色黏液。帶著失去焦距的目光,走到碧綠色的蟲卵跟前,跪下來。
【法莉絲蒂】 : 不過它AP被打掉了
【芝M】: (各人先自由role一下吧)
【空無言】 : 「…殺…!」看到大蟲被依潔娜的飛刀插死後,空無言便一個轉身,運勁地一腿將法美特剛誕下來的蟲卵給踏破!
【法美特】 : 她高舉起手上的長劍,凝視著那些還帶著體液和黏膜,剛從她身體來孕育出來的東西。「啊啊啊啊!」最後還是沒有揮劍,只是抱著旁邊的依潔娜痛苦哭號。
【法莉絲蒂】 : 看到戰鬥完結了,法莉向法美特的方向走去,但是突然變得沈重的胸部讓她相當不習慣,走路的步伐也失去了平日的輕巧。
【法美特】 : 無言每一次踩下去的破裂聲,都彷彿是從法美特的心裏破開一樣。可是她沒有阻止,只是死命的抱著依潔娜。
【芝M】: (依潔娜甩開了法美特?)
【空無言】 : (??
【空無言】 : (不是只誕下一個嗎?是複數嗎?)
【法美特】 : (原來是為了生態研究www)
【法莉絲蒂】 : (不過因為是BS下完Combat,法美特還要吃3d6 w)
【芝M】: (Imperial Geography)
【空無言】 : (不不已經誕下了才完戰鬥的所以不用吃)
【芝M】: (雖然是不需要吃的,但反正也吃得下就是了)
【芝M】: (這個大屁股法美特還真能生)
【法美特】 對 【芝M】 說: (擲骰時已經說她很好生養了w)
【法莉絲蒂】 : 疑疑...原來即場CACT產了嗎w
【空無言】 : 「…讓開…」腳踏著破爛的蟲卵,空無言盯著依潔娜說。
【芝M】: (要PVP嗎?)
【空無言】 : 「…瘴氣…魔物…」空無言指著蟲卵說。
【芝M】: (是學者的話,就應該知道「託卵」其實應該算是「寄生卵」來的而已)
【法美特】 : 「……了…謝謝妳…」法美特拖著虛弱的身子,重新站起來。「聖女…是不應該對魔物仁慈的…」她再次舉起顫抖的劍,將剩下來的蟲卵都砍破。「謝謝妳們…謝謝妳們…」
【空無言】 : 「……」雖然沒有說話,但看著法美特不受一時情感所控而作出理性的決定,內心感到很安慰。
【法莉絲蒂】 : 「...」法莉只能默默的看著這一幕,她很想安慰法美特,但是完全想不到應該說些甚麼。
【芝M】: (好,快點快點完了這部份的rp吧)
【法美特】 : 濺出來的墨綠色汁液落在法美特的身上,不過她沒有抹走,只是按著小腹,閤上眼默禱。
【法美特】 : (ok,可以回程了)
【芝M】: 大蟲倒下了一段時間之後,聖女們看見正門那邊有一名獵人在探頭,看到裡面的情況之後,便一副安心模樣,與三隻獵犬一起走了進來。
【法莉絲蒂】 : 發漲的胸部令她十分不習慣,這令她更說不出任何話來。
【法美特】 : (竟、竟然有人當事後警…orz)
【芝M】: 「妳…妳們是聖女吧?這……」這個年輕的獵人看著法美特身上破爛的衣服,再看見空無言裸露出來的巨乳,結果就是臉紅著的再移不開了視線。
【空無言】 : 「…誰…?」空無言還保持著警戒的狀態。
【芝M】: 直至依潔娜阻擋了他的視線,他才能擺脫自己的失態,「我…叫歌勒,原本是住在這裡的。」
【芝M】: (理論上「安全」的人類一個)
【芝M】: (獵犬們也同樣理論上「安全」的)
【空無言】 : (很可疑www)
【法美特】 : 法美特也總算結束了她的抽泣,由於歌勒在前,她也被擋在依潔娜身後,便將視線移到法莉身上。
【芝M】: 歌勒有點年青人特有的傻氣,但雙眼卻像個一流獵人般凌厲。
【空無言】 : 「…瘴氣…沒事…?」對於在這鬼地方突然出現的年輕獵人,空無言覺得難以理解,因此還是保留著警戒的狀態。
【法莉絲蒂】 : 「...」沒想到竟然還有其它男性存在的法莉,低著頭稍稍挪動了身軀,但是沒想竟然看到自己漲大了的雙乳原來一直隨著自己的動作抖動著,不禁輕輕的驚叫了起來。
【法美特】【法莉絲蒂】 說: 「法莉…妳沒事吧…」看到法莉絲蒂的胸腫漲,半掩著身子的法美特拉了她一下。
【芝M】: 「真大…唔!這裡沒有瘴氣,這河谷平時都不會有瘴氣的,所以我現在才敢回村子看看。」
【芝M】: 大概是太緊張的關係,眾人都忘了在幾天前進入安茲威河谷時,已經感覺到瘴氣並沒有朧罩著這一區的。
【芝M】: (「第六天」那時有提過的了)
【法美特】 : 「平時…都沒有瘴氣?那為甚麼你們的村子…」法美特借著依潔娜的背蓋住身子,越過她的肩膀問道。
【空無言】 : 「…理智…保持…沒問題…」空無言確認對方有正常的的溝通能力後,便解除了警戒。
【芝M】: 「但是因為還是會有機會出現瘴氣,所以我們要回村的話,都會帶著幾隻獵犬一起的。」
【法莉絲蒂】 : 「我...」不懂得如何處理自己變大了的雙乳,法莉實在沒法子說出"沒事"這兩個事。
【芝M】: 這時候大家才發現,歌勒是放任那三隻獵犬各自在村子四周亂跑的。
【芝M】: 「我們的村子也是曾受瘴氣暴發所襲擊,但……大概算好運吧,瘴氣暴發都只在近河區域發生,而我們這些獵人是常常待在山中好幾天的,所以我們好些獵人都逃過了一劫。」
【法美特】【法莉絲蒂】 說: 「這、這個呢…要擠出來才行啊…」法美特又縮回依潔娜身後,用歌勒聽不到的聲線在法莉的耳邊說。「擠出來…捏著前面…擠出來。」
【空無言】【法莉絲蒂】 說: 「…榨出…毒汁…」空無言看著法莉絲蒂的苦楚,便勸說她快點將胸脯的毒汁排出來。
【芝M】: (那個scan就是看到正常人一個)
【法美特】【依潔娜】 說: (理論上「安全」的人類一個)<=scan的答案是這個喔?
【空無言】 對 【芝M】 說: 「…幫助…建立…基地…」看到獵人沒危險的反應,空無言便邀請他來幫助建立前線基地。
【法美特】 : (旁邊是有樹林的?)
【芝M】: 「基地?什麼基地了?」對於空無言的片字隻語,歌勤還未能習慣理解。
【芝M】: (四周都是樹林)
【法莉絲蒂】 : 「擠...?」完全沒有這個經歷的法莉,托著自己的雙乳注視著法美特,但是卻不懂得如何作出行動。
【法美特】 : (啊、還有屋吧?)
【芝M】: (有屋的,大部份都沒有損壞)
【法美特】 : 「這、這裏先交給妳們吧!」法美特牽著法莉的手,選最近的一間房子跑進去。)
【空無言】 : 「…遠程…探索…需要…補給…基地…」空無言盡量向對方解釋。
【芝M】: 歌跨的頭臚與視線不受他自己控制的隨著法美特她們的遠去而移動,直至她們進屋後,才回過頭來。
【芝M】: 「那麼…你們是來逃我們的嗎?」
【芝M】: (打錯字)
【芝M】: 「那麼…你們是來救我們的嗎?」
【法美特】 : 「這裏他們應該看不到了…」法美特舒了一口氣。然後對法莉說:「先脫下衣服…不然會弄髒的。」
【法莉絲蒂】 : 被法美特牽著手,法莉跟著法美特跑進了房子,但是奔跑令乳房產生的抖動令法莉一路上發出微微的嬌喘聲。
【空無言】 : 「…說明…拜託…」空無言覺得自己不太適合做這些說明的功夫,便拍拍依潔娜的肩膀後,離開他們獨個兒找了家空房子休息去了。
【空無言】 : (先睡了@@/)
【芝M】: (大家預定這部份想role多久的?)
【法美特】 : (那麼說明fast fw,擠奶這邊之後當cc好了?)_
【法莉絲蒂】 : 看著法美特的表情,法莉呆了一下,但是也聽話的把身上的裙子脫掉。
【芝M】: (是可以用敘事式去交代跟著的部份的。)
【法莉絲蒂】 : (當作CC吧w)
【法美特】 : (ok~)
【芝M】: 按他所說,村子最初出現瘴氣暴發的時候,剛好有部份村民出外狩獵,逃過了一劫。
【芝M】: 幸運地沒受瘴氣影響的村民,都只能躲入山上樹林中的一個山洞,因為其他的村民都瘋了。
【芝M】: 好些村民都會像他那樣,嘗試回到村子去取回一些必須品、食物等,但有少數並沒有成功回到山洞處。
【芝M】: 也有些村民忍受不了,選擇逃離此地,碰運氣嘗試趁瘴氣散去時離開河谷。
【芝M】: 按他所說,就算到現在還偶爾會有發生瘴氣暴發,但幸好次數不多,而且只限於地勢較低之處,
【芝M】: 所以他們也覺得可以冒險進村,而且原本在這的人也不見了。
【芝M】: 回去村莊時,他們都會帶上三條獵犬,並讓牠們先行,好讓萬一瘴氣暴發,也能有個先兆通知他們逃走。
【芝M】: 但是大概只能讓自己安心一點而已,因為仍然有些村民與獵犬一起一去不回。
【芝M】: 他也有遠遠見過有些像大蟲的生物,是從安茲威堡那邊走過來的。
【芝M】: 「大概我們不再可能住在這村子中的了,因為我們抵擋不了瘴氣。」
【芝M】: 「倖存的村文除了我之外還有十二人,他們都是獵人來的。」
【芝M】: 「妳們如果需要住在這村子的話也隨便吧,畢竟我們已經住不了在這裡。」
【法莉絲蒂】 : (所以過了好些時間,法美特帶著快要走不動了的法莉走了出來w)
【芝M】: 「我不知道……四周的瘴氣虛無縹緲,現在沒有的卻可能一會就湧現,而且一失敗就回不了頭……」
【法莉絲蒂】 : (還是說乾脆讓依潔娜一個問就好了?)
【芝M】: 「暫時而言,我們現在所住的山上還未有瘴氣吹過來,而且靠我們的狩獵技術,暫時還是可以生活的。」
【法美特】 : 「辛苦了…」法美特對法莉絲蒂說。出來的時候法美特身上蓋了一張床單。
【芝M】: 「而我們需要回村拿的東西都已經拿走了,我走回來也只是回來看看老家而已。」
【芝M】: (所以村子中是沒有食物的)
【芝M】: (但歌勒還是很樂意留在這裡交談)
【法美特】 : 「那麼你們現在住的地方在哪兒?如果這邊裏好了基地的話…可能可以讓軍隊接濟你們的啊。」
【芝M】: 「軍隊?能有軍隊開進來嗎?……還是都是聖女們嗎?」歌勒有點越說越興奮的。
【芝M】: 如是者,眾人閒談了很多的話題,由重要的到不重要的。
【法美特】 : 「嗯…我想應該會是邊境的正規軍吧?聖女還沒有能多到夠組成軍隊呢…」
【芝M】: 「剛才我也只敢遠遠的看,畢竟有大蟲走了入村子之中嘛,我是等到大蟲靜了下來之後,才敢走近村子的。」
【芝M】: 也再談了不少時間,歌勒忽然說,「我也是時候要回山上了,不然他們會以為我也出了事。」
【芝M】: 「怕他們會以為我也瘋了,不讓我回去呢。」帶著傻笑的歌勒,有點依依不捨的召回獵犬,準備起行主開。
【芝M】: 起行離開。
【法美特】 : 看著他離開之後,法美特才鬆口氣下來。「不過…知道還有村民活著就太好了…」
【芝M】: (大概再決定在村子的行動之後,今天就可以在這裡完了。)
【法莉絲蒂】 : 法莉只是默默的目送著歌勒的離去。
(在「駐紮」了這裡之後,聖女們也就比較能順利來回邊境與這裡,角色可以選擇「當一切穩定下來之後離開」的。)
「我們要快些設立好基地呢……」

(26-Nov-2009 01:50:02)


名前:
コメント: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