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之森的大宅、一a》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幻之森的大宅、一a》(Session)



喜好一覧:
[催淫]◎[爆乳]○[尿意]◎[排便]×[産卵]○[雙性]×
[觸手]◎[黏液]◎[獸姦]○[近親]×[輪姦]○[NTR]×[純愛]△

[劇情背景]:
在濃烈的活性魔素影響下,一個強大的意志正在將幻象成形……這是一座處於虛幻與現實之間的大宅。

布方涅伯爵領,是一個位處北方大陸西南部接近不歸之森的小型領地。這個偏僻的領地大部份由普通的農業村莊組成,唯一比較有名的,就是伯爵在不歸之森邊緣所修建的布方大宅。雖然並不是特別豪華,可是被樹海包圍的藍綠色別墅,據說擁有相當不錯的氣氛和感覺。可是在某一天,瘴氣突然在這座大宅的附近爆發,使得大部份的人也不能夠再接近那裡,而伯爵亦不知所終。

原本附近的村落對這也不以為然,可是隨著時間過去,村民們開始看到了可怕的幻像:尖銳的木條突然從地底竄出,然後將無辜的村民像行刑一樣直直地貫穿;枯萎的樹木伸出觸手,將路過的少女們吞噬……雖然這一切也只是幻覺,可是它們所造成的心理壓力不只讓大部份的居民逃離,甚至還曾經將部份的人活活嚇死。雖然人們大多也不清楚這種逼真的幻覺來自何方,不過魔物學者以及學者大多也同意,這些幻覺是由濃烈的活性魔素所產生的,而一個強大的意志則是將這些魔素轉化成這些強大的幻像。至於意志的所在地,種種跡象都指向最初被瘴氣吞沒的布方大宅。

隨著瘴氣爆發越來越頻繁,這些幻覺出現的範圍亦越來越廣,甚至開始威脅到鄰近的貿易城鎮佩斯珀。為了防止商人和居民逃離,在伯爵失蹤後就負責管理該鎮的佩斯珀子爵,決定招募能夠抵抗瘴氣的聖女到大宅清除那個「強大的意志」,從而使那些幻覺消失。


本replay出現屬性:〔催淫、觸手、黏液〕
[GM]:Reno
[SESSION性質]:清除魔物
登場角色:菲奧娜時風純菲莉西亞



(28-Nov-200921:53:39)

【GM】:那麼首先是一點背景的介紹:
【GM】:你們在冒險者工會聽說過,佩斯帕的管理者--佩斯帕的厄德加子爵,為了解決附近的幻象問題而在招募願意到森林深處的大宅探險的聖女。
【GM】:為各自的原因,你們都決定要接下這個委託,並且乘坐馬車向這個偏遠的小鎮出發。佩斯帕原本是布方涅伯爵領的一部份,並且由伯爵在他位於不歸之森內的布方大宅管理。
【GM】:可是,自從大宅被突然爆發的瘴氣包圍以後,伯爵一家就像從這世界上消失,而他未被瘴氣吞沒的領地,則是由他的姻親--佩斯帕的厄德加子爵接手管理。
【GM】:在瘴氣爆發後不久,位處森林邊緣的村落開始出現各種嚇人的幻覺,像是從地面冒出,將人活活穿刺的尖刺;或是會伸出觸手,將少女拐走的棺木。
【GM】:隨著瘴氣的漫延,幻象開始威脅到以商業作命脈的佩斯帕,使得子爵不得不招募能夠抵抗瘴氣的聖女們,深入瘴氣中心的大宅將幻象的源頭解決。
【GM】:背景介紹就這樣,然後劇情開始:
【GM】:在經過半天的車程後,你們終於到達了佩斯帕。一座灰白色的市鎮,坐落在一片幾乎沒有植被的灰白色土壤之上。而裝滿貨品的馬拉車則是不時出入這座城鎮。
【GM】:在進入了佩斯帕後,你們留意到街頭巷尾,也有不少提著一個個包袱的農民,憔悴地坐在街角或是四處張望。至於商人們的臉上亦偶然會掛著黑眼圈。
【GM】:你們到達了委託書上所著的地址,也就是佩斯帕的市政廳。這座灰白色的三層石製房屋,位於市鎮的中心點,亦是子爵辦公的地方。
【GM】:在市政廳的門外,一名有著紮起了的黑髮,並且身穿黑色女僕服的少女正站在門外。她一看到你們,就向你們微笑並且鞠了一下躬。
【菲莉西亞】 :(一開始的在場位置是在那裡的?)
【小純】 :看著女僕的行禮,小純只是點頭的回應著。
【GM】:「各位聖女您們好。」在重新站直後,女僕再次向你們點了一下頭。「想必您們就是接受子爵委託的聖女們了。子爵正在等候三位,請跟隨法塔進來吧。」
【GM】:市政廳裡並沒有很多裝潢,只是比普通的民居寬敞一點,以及掛了一些燭台以及畫像而已。
【菲奧娜】 :「小姐你好。先想請教你的名字呢,我的名字叫菲奧娜,請多多指教。」
【菲莉西亞】 :身穿短裙式僧侶服的牛族少女,慢了半拍的隨著眾人後頭跟了進去。
【GM】對 【菲奧娜】 說:「我的名字是法塔,是子爵的私人女僕兼秘書。」女僕向你微笑點頭了一下。
【小純】【菲奧娜】 說:「......我叫『時風純』。」
【菲莉西亞】 :牛族少女深深的鞠躬,「我叫菲莉西亞,是見習僧侶,請多多指教!」
【GM】:在女僕的帶領下,你們來到了三樓,也就是子爵的房間前。「請各位稍等一下。」女僕彎了彎腰說道,然後輕輕敲門並且進入了房間。
【GM】:一會以後,女僕從房間出來,並且向你們再度鞠躬。「請各位進來。」說罷,她就將門拉開,並且引領你們進去。
【GM】:這間房間並不算大,只有約四公尺見方。兩旁的牆壁也是放滿了書的書櫃,而正前方則是放了三張椅子。在椅子前方的是一張紅木製的桌子以及椅子。
【GM】:你們看到一名年約三十的男子站在桌後並望向你們。他的身上穿著一件相當樸實的黑色禮服,並且擁有梳得相當整齊的黑色短髮。
【GM】:「各位聖女你們好,」男子向你們彎腰行禮。「在下是佩斯帕的厄德加子爵,這座小鎮的管理者。」
【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再次的向厄德加子爵鞠躬,「我是見習僧侶菲莉西亞,請多多指教!」
【小純】 :小純很單純的向子爵回禮道:「......我是『時風純』,你好。」
【菲奧娜】 :菲奧娜也向子爵點頭示意後,說:「我是菲奧娜,多多指教呢。」
【GM】:子爵向你們點了點頭。「因為時間緊迫,請恕在下直接進入話題。」他的語氣和臉似乎沒帶有甚麼的感情。「在下希望你們能夠進入布方涅大宅,將幻象的源頭除去。」
【GM】:「在瘴氣爆發以後,在下曾經帶領過這市鎮的學者們,對瘴氣以及它所產生的幻覺進行過研究。」
【GM】:「雖然我們還沒有得到確實的結論,可是目前種種的證據,都指出這些幻覺是由活性瘴氣所產生的,而這些瘴氣背後,很可能有一個強大的意志,操縱它們生成幻象。」
【GM】:「也就是說,只要將這個幻象的源頭消滅的話,這些幻覺也就會隨之而消失。」
【GM】:「所以,這就是在下的委託:進入大宅,找出並且將那個『強大的意志』除去。」
【小純】 :「幻象的源頭.......有頭緒嗎?」
【菲奧娜】 :「意志…呢。哎呀哎呀,看來這次遇上了很不得了的事呢。」菲奧娜轉身向兩位將要成為同伴的人說。
【GM】:子爵搖了搖頭。「我們這些一般人,只要接近大宅一日路程範圍內就會被幻象吞沒,在進入森林前,大多數人也會被它們迫瘋或是嚇死。所以,我們連大宅現在變成了甚麼樣子也不知道。」
【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其實覺得有點緊張,因為第一次以聖女身份參與的任務,竟是同兩位聖女前輩一起出任的。只不過她還是一副從容的模樣。
【GM】對 【小純】 說:「至於在瘴氣爆發時在大宅內的伯爵和他的親屬……」子爵似乎稍稍握緊了拳頭。「我們這麼久以來也沒發現到他們。」
【小純】 :「……有點棘手呢……」聽過子爵的回答後,小純像是自說自話般回應著菲爾娜。
【菲奧娜】 :「…對了子爵大人,有關那個伯爵大人的事…可否向我們提供你所知道的事情?」
【菲莉西亞】 :「……幻覺……尋找伯爵一家……唔唔……還要找幻覺的源頭……」菲莉西亞小聲的自言自語來幫助自己記憶。
【GM】對 【菲奧娜】 說:「布方涅伯爵他原本是這個地區的領主。當他不在巡視領地時,他就會在森林裡的布方大宅裡生活。」
【GM】對 【菲奧娜】 說:「不過,自從個多月前的某一天,那裡發生瘴氣爆發後……」子爵停頓了一下。「伯爵、伯爵夫人、隨從全都像是從這世上消失了。」
【GM】對 【菲奧娜】 說:「……」子爵的表情變得有點複雜。「既然各位聖女們問到了,」
【GM】對 【菲奧娜】 說:說罷,子爵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並且向你們鞠躬了一下。「請恕在下有一個不情之請。」
【GM】:也許是察覺到甚麼,原本在一旁守候的法塔靜靜地離開房間了。
【菲奧娜】 :菲奧娜只是望著子爵,等待他下一句說話。
【GM】:「其實,伯爵家除了伯爵和他的夫人外,他們還有一個女兒。」
【小純】 :「……女兒?」
【GM】:子爵將手伸進了黑色大衣,並且從中拿出了一張畫在紙上的素描。畫中的是一個擁有長直髮,並且正在微笑的少女。
【GM】:「是的,她的名字是費貝。」子爵將素描遞給菲奧娜。「實不相瞞,她也是我的未婚妻。」
【GM】:在對方接過畫像後,子爵轉身走到窗前,並且望向街外。
【小純】 :看著子爵手持的掃描,小純直覺這個長髮女性會跟這件事有關,於是開始記著女性的容貌。
【菲莉西亞】 :「哎呀哎呀。」
【GM】:「雖然事件已經發生了一個多月,在下也不會抱有甚麼幻想,可是……」
【小純】 :記著過後,小純轉頭問子爵:「她現在哪兒?」
【菲奧娜】 :「未婚妻…」菲奧娜嚴謹地接過了素描,看到畫中的少女,說:「…希望在我們發現她之前不要被瘴氣所吞噬便好了…子爵大人,我只能說我會盡我所能去把這位女子救回來。」
【GM】:「如果你們在大宅中發現她的話,儘管是屍體也好……」子爵轉身,並且以憂愁的眼神望向你們。「希望你們能夠像她帶回來。」
【菲莉西亞】 :「好呀,」菲莉西亞爽快地微笑著答應,「姊姊我啊一定會幫子爵把她找回來的!」
【GM】對 【小純】 說:「雖然在下在事後曾經派員搜索,可是在哪裡也沒有發現她,所以她那時候應該和伯爵一起在大宅中。」
【菲奧娜】 :「但是子爵大人,有一點我想知道的是…在瘴氣爆發之時…也許這樣說有點失禮…哎呀哎呀該怎樣說呢…伯爵大人…有沒有什麼異常的舉動?」
【GM】:「有勞您們了。」子爵再向你們鞠躬了一下。「可是,最重要的還是將幻象解除。在下實在不能夠讓自己的私情影響到人民的未來。」
【GM】對 【菲奧娜】 說:「……」子爵停頓了一下。「其實,伯爵本來就和普通的貴族有點不同。也許是因為他本身也是魔物學者的關係,他平常也會自己一個在書房裡鑽研學問。」
【GM】對 【菲奧娜】 說:「除此之外,在下並不記得伯爵有甚麼突然的變化。」
【GM】:「那麼,關於委託的事,請問各位還有想要知道的事情嗎?」
【菲奧娜】 :「…魔物學者嗎…哎呀哎呀…」菲奧娜苦笑了一下後,便跟其餘兩位同伴說:「看來唯有到現場確認一下了。」
【菲莉西亞】 :「那麼,我們要作的,就是進入大宅當中,尋找幻像的源頭,想辦法解決它,並盡辦法把布方涅伯爵與及子爵大人的未婚妻費貝小姐帶回來,是這樣嗎?」
【小純】 :「……突然而來的巨變是不會有任何先兆的。」聽著子爵的回答,小純很直接的回應:「……已沒有留在這兒發呆的理由了。」
【GM】對 【菲莉西亞】 說:「是的。」子爵點了點頭。「不過在各位離開以前,請先要注意一件事:」
【GM】:「就像在下先前所說一般,我們誰都不能夠安然無恙地接近大宅。所以,在下最多只能夠用馬車,盡可能送各位接近那裡,然後的一切就只能靠你們的實力了。」
【GM】:「如果你們不幸地失敗了的話,在下也不會派出救援隊的,這點希望你們能夠理解。」
【GM】:「為了補償,在委託進行的期間,在下會支付各位的消費,而在委託完成後,在下也會給予你們滿意的報酬。」
【菲莉西亞】 :「姊姊我明白的啦,子爵大人放心好了。」
【GM】:「如果沒有其他疑問的話,在下的女僕已經準備了馬車在門外。她會盡力將你們送到接近大宅的位置的。」
【菲奧娜】 :「這點我們明白的,始終這才是聖女們的工作呢。」菲奧娜說罷便轉身向兩位同伴說,「那我們出發吧?」
【菲莉西亞】 :「嗯,我們現在就起行吧。」
【小純】 :「唔。」小純回應了一聲,就離開房間了。
【GM】:在回到市政廳外後,你們看到一部四人座的無頂馬車停泊在門前的廣場上。法塔坐在車頭,並且手持拖車馬的韁繩和鞭。
【GM】:在你們都上了車後,法塔揮動馬鞭,馬車亦徐徐加速,向著西方出發。
【GM】:在路程上,你們看到沿路的土壤逐漸從灰白色變為棕色,而植物亦變得越來越多。
【菲莉西亞】 :(很英的女僕哦)
【GM】:在經過兩小時的草原後,你們看到了一片片小麥田。雖然已經能夠收割,可是你們並沒有看到有任何的農民,或是人。
【GM】:事實上,你們這數小時裡,就只有看到數個疲憊的人拖著包袱向東方前進。
【菲莉西亞】 :「這一望無際的麥田,讓人覺得很舒暢哦!」
【小純】 :「……一個人也沒有……」
【GM】:「如果幻象再擴張下去的話,那麼佩斯帕很快就會變成死城了。」法塔這樣說道。隨著越來越接近森林,你們留意到她的身體似乎開始抖震。
【菲莉西亞】 :「法塔小姐覺得不舒服嗎?」見到法塔的動靜,菲莉西亞關心的問道。
【GM】:突然,馬匹驚叫了起來,並且連人帶車一下子拖了下農田之中。在掙脫束縛以後,驚慌的馬就頭也不回地向東方奔馳。
【菲奧娜】 :「法塔小姐…請你回去吧,接下來由我們前往便可以了。不是聖女的你不用勉強的。」
【小純】 :看見開始抖震的法塔,小純從後輕拍了一下法塔的肩膀。
【GM】:而在同一時間,法塔亦倒在泥土之上急促地呼吸著,並且以雙手抓著自己的身體各處。
【GM】:雖然你們沒看到甚麼,可是你們察覺到一鼓瘴氣漸漸包圍了她的身體。
【小純】 :「?!」看著馬匹跟法塔的異常情況,小純開始警戒四周
【小純】 :「小心!是瘴氣!」
【GM】:(請擲2d6+[任意能力])
【菲奧娜】 :「…切!」菲奧娜立即將法塔抱起來,向東方跑去。
【菲莉西亞】 :「咦呀?」
【菲奧娜】 :(是所有人都要還是找代表?)
【菲莉西亞】 1D6+(0)⇒1=1
【GM】:(抱著法塔的那位擲)
【菲莉西亞】 2D6+(+7)⇒5+5=17
【菲莉西亞】 :(呀不是我)
【菲奧娜】 2D6+(+6)⇒2+5=13
【小純】 2D6+(+7)⇒6+1=14
【GM】:在菲奧娜抱起法塔並向東方跑去的同時,你們留意到她的腳下似乎有甚麼在蠢蠢欲動。在它能夠向菲奧娜攻擊前的一刻,她成功察覺到,並且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了從地面冒出的條條尖刺!
【GM】:(所有人也看到這幻象)
【菲奧娜】 :「小心地下!」菲奧娜向同伴們大叫。
【GM】:(具體避過的方式,菲奧娜可以考慮用擲的能力來相配描寫)
【小純】 :「!!」菲奧娜的大叫,令小純將注意力集中在地下
【菲奧娜】 :(gm的描寫已經夠具體了w)
【菲奧娜】 :(現在法塔的樣子怎樣?)
【菲莉西亞】 :(菲奧娜就是以體力老跑逃開的吧。)
【GM】:在其餘兩人的腳下,條條的尖刺亦突然冒出,像是在瞄準她們的腿間一般飆升。不過憑著感應瘴氣的流動以及同伴的警告,她們也成功在最後一刻避開了。
【GM】:在失手後,尖刺就像是初春的雪花一樣消失在空氣中,而菲奧娜懷裡的法塔亦慢慢回復正常。
【GM】對 【菲奧娜】 說:「啊……呀啊……怎麼了……?」仍然在喘息的法塔慢慢張開雙眼望向菲奧娜。
【菲莉西亞】 :「這些是什麼來的?」菲莉西亞疑惑的說道。
【GM】:原本包圍著你們的瘴氣,在這時亦悄悄地消失了。
【小純】 :「......這就是幻象嗎.......」
【小純】 :小純再去看看法塔的狀況
【菲奧娜】 :「呼…法塔小姐,前方應該有魔物。請你現在立即往城方向逃跑吧。這邊由我們來應付。」菲奧娜說罷便將叉塔放回在地上。
【GM】:「是……是的,對不起……麻煩你們了。」似乎仍然有點神智不清的法塔,低頭緩緩說道。
【菲莉西亞】 :「沒事的,」菲前西亞給法塔一個擁抱,「法塔小姐,保重了。」
【GM】:「只要沿著這條路往西走……在黃昏時應該就能夠到達了。」法塔的身體和聲線仍然再抖震著,雙手亦不自覺地磨擦著自己的雙臂。
【GM】:說罷,法塔向你們鞠了一下躬,然後就頭也不會地跑向東方。
【菲奧娜】 :看到法塔無事離開視線後,菲奧娜轉身向兩人說:「好了…工作的時間到了呢…」
【小純】 :法塔離開後,小純改為向眾人道:「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菲莉西亞】 :「剛才菲奧娜前輩的表現,讓姊姊我很感動呢!」菲莉西亞向著比自己高一個頭的菲奧娜說。
【小純】 :「……」小純沒說什麼,就繼續向西面走了。
【菲奧娜】 :「多謝你呢,菲莉西亞。不過剛才小純也說得對哦,此地不宜久留。」
【GM】:在沿路上,你們感覺到瘴氣的濃度越來越高,而且向著西方不自然地流動著。雖然你們並沒有看到剛才一般的幻覺,可是路上的樹木似乎變得越來越扭曲。
【菲莉西亞】 :(感想)「這裡的風景好像有點奇怪哦?」
【GM】:就和法塔所說一樣,你們在黃昏時到達了不歸之森的邊緣。在橙黃色的樹海之中,你們看到不遠處有一個藍綠色的屋頂。
【小純】 :「……是瘴氣的影響……嗎……」
【GM】:在道路兩旁的樹木,樹幹現在已經變得像是棺材一樣。
【菲莉西亞】 :(插話)「就是那一座宅舍吧?」菲莉西亞被建築物吸引了目光,沒留意到旁邊樹木的形狀。
【菲奧娜】 :「應該是呢…我們上吧。」
【GM】:在穿過林海之後,你們終於來到了布芳大宅的門外。這座藍綠色的大宅,大門和窗戶都被奇怪的樹木和藤蔓封住。可是,在大宅旁不遠處的一座墓穴入口,卻是異常地乾淨。
【菲莉西亞】 :「正門不通嗎?……」
【菲莉西亞】 :「那邊的墓穴入口好像能進去,前輩們要一起去看看嗎?」
【小純】 :「……異常乾淨墓穴……就像是邀請我們入去一樣……」
【菲奧娜】 :「不吉利也有個程度啊…看來這是陷阱來的吧…」
【小純】 :小純再在周圍看看有沒有其他可能的出入口
【GM】:你們留意到一名身穿女僕服的少女,突然出現並正站在墓穴的門前望向你們。
【GM】:小純發現所有可能的出入口也被封死了。
【GM】:她的外貌和身型,看起來和法塔相當接近,可是,她的女僕服相對上比較曝露,白哲的大腿和鎖骨,分別在短裙和低領處表露無遺。
【GM】:她的手中提著一個頭顱骨製成的吊燈,黃色的光芒從眼孔之中照向你們。
【小純】 :小純沒有任何的行動,只是一面觀察著女僕的行動,一面警戒著。
【菲奧娜】 :「…!」菲奧娜反射性地將手按在劍上,瞄著那個女僕。
【菲莉西亞】 :「唔…呀……妳好?」菲莉西亞對那女僕說。
【GM】:在確定你們都看到她後,她向你們招了招手,然後就走進墓穴之中。
【小純】 :「……我去看看,你們在後面跟著。」小純留下一句說話後,便慢慢走向女僕的方向。
【菲莉西亞】 :「原來這裡還有人管理呢,前輩我們要一起去嗎?」
【菲奧娜】 :「…萬事小心。」菲奧娜也跟上去了。
【GM】:(請各位現在先排好前後排@@/)
【菲莉西亞】 :(如果沒被要求的話,菲莉西亞也會走前排的)
【菲奧娜】 :(應該都是前列的吧?w)
【GM】:(OK)
【菲莉西亞】 :小純走在前面,另外兩人卻急步上前,一左一右的伴著小純一起行動。
【GM】:墓穴裡沒有甚麼裝飾,只是有一條通往地底的樓梯。你們留意到那詭異的提燈光芒似乎在盡頭出現。
【GM】:(要向下走嗎?)
【小純】 :(向下走吧)
【菲莉西亞】 :(向下走吧)
【GM】:在經過一段相當昏暗的走廊以後,你們來到了一個地下墓室。這個不大的空間裡,牆壁全都是傾斜或是倒在地上的老舊棺木。
【GM】:奇怪的是,雖然你們沒有看到任何的光源,可是卻能夠相當清楚地看到墓室內的東西。
【菲莉西亞】 :(有屍體的嗎?)
【GM】:在你們的正前方,那名女僕站在一副棺木前,在向你們微笑了一下以後,就像是鬼魂一般穿過了那副緊閉的棺木。
【GM】:(闔上了,你們看不到)
【菲莉西亞】 :「咦咦?」菲莉西亞唯一的反應。
【GM】:突然,你們背後的厚重石門重重地闔上,並且發出了響亮的撞擊聲。
【菲奧娜】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
【小純】 :「……」看著女僕穿過棺木,小純亦移向棺木。(向前move)
【小純】 :「?!」
【菲奧娜】 :「果然是陷阱!大家小心!」
【GM】:即使用盡全身的氣力也好,石門也不為所動。
【GM】:兩旁的棺木突然打開,並且冒出了兩株黑色的小樹。樹上掛滿了和指頭差不多大小的光滑果實,而你們亦感覺到那些果實正在發出高濃度的瘴氣。
【菲奧娜】 :「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了!大家準備戰鬥吧!」
【小純】 :小純注視著最近自己的一棵樹,並擺著戰鬥架式戒備
【GM】:(BATTLESTART!)(IV:純>果樹*2>菲奧娜>菲莉西亞)
【GM】:(樹都是敵後排)
【小純】 :(先問:兩棵樹是在左右各一面嗎?)
【GM】:純回合開始
【GM】:(在你們面前有兩棵,分別在女僕進入的棺木左右)
【GM】對 【小純】 說:(一主動一補助)
【小純】 :(行動:《PIERCING》+《ICEEDGE》,後排攻擊)
【菲奧娜】 :(目標}xxx、主動行動:XXX、補助行動/直前行動:YYY(如有的話)、攻擊總數值)
【菲莉西亞】 :「前輩!讓我用法術來保護妳們!妳們就放手去打吧!」
【菲莉西亞】 :見到二人擺起戰鬥架式,菲莉西亞也抓緊自己的法杖,準備迎戰敵人。
【菲莉西亞】 :(貼回剛才的)「咦咦咦?」被石門的聲音吸引了轉頭,菲莉西亞走到石門面前,嘗試把厚重的石門打開。
【小純】 :(目標:樹A、主動行動:PIERCING、補助行動:ICEEDGE、攻擊總數值:2D6+13)
【小純】 2D6+(+13)⇒6+5=24
【小純】 :為了試探兩棵樹,小純隨意的向其中一棵樹用力投擲一把小刀。
【GM】:樹A被小刀刺穿後就突然化成黑煙,並且消失在空氣之中。
【小純】 :「!……消失了?!」
【GM】:(菲奧娜請擲2d6+[知力])
【菲奧娜】 2D6+(+2)⇒3+5=10
【GM】先擲為敬2D6+(+6)⇒6+5=17
【菲莉西亞】 :(突襲嗎?)
【GM】:在樹A消失的同時,原本仍然緊閉的那座棺木突然打開,並且釋出一鼓強烈的瘴氣!在菲奧娜能夠反應之前,大量被白色黏液覆蓋的觸手就從棺木中衝出,並且瞄準菲奧娜的身體攻擊。
【GM】:(魔物《本能之棺》出現)
【GM】:(目標:菲奧娜、主動行動:《BINDING》、補助行動:《侵蝕攻擊》、攻擊總數值:(2d6+2)/2)
【GM】2D6+(+2)⇒3+6=11
【GM】:(菲奧娜吃5點傷害,直接作用在HP中)(BS[拘束])
【菲莉西亞】 :(陷阱是不能用被動來防的吧?)
【GM】對 【菲莉西亞】 說:(可以,不過侵襲攻擊是直接加在HP吧?)
【菲奧娜】 :(被動行動:《GUARDING》、hp=46-(6-5)=46、bs效果無效)
【GM】對 【菲莉西亞】 說:侵蝕*
【菲莉西亞】 :(侵蝕攻擊指的是不經ap而直接入hp,還是連被動的都防不了?想確認一下而已)
【GM】:(唔,算式應該是[11-6]/2=2)
【GM】:(因為好像是傷害處理後才減半)
【菲莉西亞】 :(是的沒錯)
【GM】:所以應該是:(菲奧娜吃2點傷害,直接作用在HP中)(BS[拘束])
【菲奧娜】 :(啊是的)
【菲莉西亞】 :「菲奧娜!」
【菲奧娜】 :(那偶改一下)
【菲莉西亞】 :(那麼改為菲莉西亞支援吧)
【菲奧娜】 :(被動行動:《GUARDING》、hp=46-(11-6)/2=44、cact<灼熱的蜜壺>)
【菲莉西亞】 :(被動:《BARRIERSPHERE》、(11-10)/2=[0])
【小純】 :「……嘖!」
【菲奧娜】 :(那用芝那個吧ww)
【GM】:(囧好的)
【GM】:(小數點後不計)
【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見狀,立即支起法杖,以障護法術保護菲奧娜免於觸手的侵襲。
【GM】:(樹B回合)
【菲莉西亞】 :(摸清系統之後,現在才覺得《BARRIERSPHERE》有夠貴的)
【菲奧娜】 :「呼…謝謝你呢,菲莉西亞。」
【GM】:(目標:時風純、主動行動:《侵蝕攻擊》、補助行動:《刑具之詛咒》、攻擊總數值:(2d6+1)/2)
【GM】2D6+(+1)⇒2+5=8
【小純】 :(被動行動:《AVOID》,(8-7)/2=0)
【GM】:在觸手被魔法擋下,然後縮回棺木中的同時,剩下那株黑色的果樹亦開始反應。一個個細小的果實就像是有自己的意志一樣,脫落並飛向純的身體。
【菲莉西亞】 :(剛才自己忘了報MP-5)
【菲奧娜】 :(這邊的防禦真的有夠硬的www)
【GM】對 【小純】 說:(沒有描寫的話就繼續了?)
【小純】 :小純用盡全身的力氣,回避飛過來的果實。
【菲奧娜】 :(小純耍帥吧~~~)
【GM】:(菲奧娜回合)
【小純】 :「哼……」
【GM】:在果實的攻擊落空以後,那些像是彈丸的果實亦溶解在空氣之中。
【GM】對 【菲奧娜】 說:(可選擇目標:樹B、本能之棺)
【菲奧娜】 :(本能之棺是traps還是魔物?)
【菲莉西亞】 :(棺是當怪打的啦?)
【GM】對 【菲奧娜】 說:(這隻是魔物)
【菲奧娜】 :(目標:本能之棺、主動行動:《HEAVYATTACK》、威力:2d6+11)
【菲奧娜】 2D6+(+11)⇒4+4=19
【GM】對 【菲奧娜】 說:(砍觸手吧~)
【菲奧娜】 :「吃我一劍吧!」菲奧娜猶如反擊般向斬斷了由棺木放出來的觸手。
【GM】:隨著菲奧娜重重的一擊,數條來不及迴避的觸手瞬間被利劍割斷,白色的汁液亦四灑在她的劍上。
【GM】:與剛才的果實不同,被砍下來的觸手並沒有消失,只是在掙扎數下後就停頓下來。
【GM】:大概是受到痛楚的刺激,剩下的觸手似乎變得更為活躍。
【菲奧娜】 :「這個棺木才是本體!攻擊它吧!」菲奧娜見狀後大叫道。
【GM】:(沒特別的話就菲莉西亞回合了)
【菲莉西亞】 :(目標:本能之棺 主動《AURABLADE》mp5、2d6+12)
【小純】 :「只有樹不是實體嗎......」
【菲莉西亞】 2D6+(+12)⇒6+6=24
【菲莉西亞】 :2d6+12=[24]
【GM】對 【菲莉西亞】 說:(好痛!)(砍吧)
【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讓魔力凝聚在法杖之上,引臂一揮,橫掃由棺中伸出來的觸手。
【菲莉西亞】 :(呀呀原來max了……)
【GM】對 【菲莉西亞】 說:魔力形成的利刃如入無人之境,乾淨地將更多的觸手砍斷,可是,棺木裡還是繼續伸出更多蓋滿黏液的完好觸手。
【GM】:(沒有補充的話就GM回合了)
【菲莉西亞】 :(沒了)
【GM】:突然,本能之棺內噴灑出大量的瘴氣,填滿了整間墓室。
【菲莉西亞】 :(一房精液味)
【GM】:就像是被瘴氣吸引而來一樣,四周磚塊間的空隙緩緩滲出了各種不同色彩的黏液,並且流到了地面之上,將你們包圍。
【GM】:隨著黏液和瘴氣濃度升高,黏液逐漸分成八分不同色彩的黏液,並且開始向你們移動。
【GM】:(史萊姆*8加入戰場,全是敵前陣,紅白黃藍各兩隻)
【GM】:(紅史萊姆A回合)
【菲莉西亞】 :「這…這是什麼……?」菲莉西亞對四周湧出來的黏液,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GM】:(目標:時風純、主動行動:《侵蝕攻擊》、補助行動:《淫毒》、攻擊總數值:(2d6+2)/2)
【GM】:在你們還沒反應過來前,其中一隻紅色的史萊姆突然躍起,並且撲向純。
【GM】2D6+(+2)⇒4+4=10
【GM】對 【小純】 說:(要行動嗎?)
【菲莉西亞】 :(現在是10個攻擊源嗎?)
【GM】對 【菲莉西亞】 說:(「現在」是10個沒錯)
【菲莉西亞】 :(防得一下就一下,讓菲莉西亞來吧這下)
【小純】 :(被動行動:《AVOID》,(10-7)/2=1,HP:26-1=25,狀態催淫(?),CACT:)
【菲奧娜】 :(不用cact嗎囧)
【GM】對 【小純】 說:(是的,催淫吧w)
【小純】 :(CACT:口辱,辱罵)
【菲莉西亞】 對【思樂蒂@旁觀席】說:(盡人事也無不可)
【GM】對 【小純】 說:雖然用盡全力避開,可是還是有部份的黏液沾到了純的身體。在她能夠將黏液撥開前,淫毒就已經從中分泌到純的體內了。
【菲莉西亞】 :(只不過吃了一次有BS之後,其他的侵蝕攻擊又好像沒大價值去擋了……)
【小純】 :「鳴……這是……淫毒?!」小純在沾到黏液的一瞬間,發現某些東西趁機入侵自己的身體
【小純】 :隨著淫毒經由血液在身上遊走,小純身體的每一處也開始敏感起來。
【小純】 :(END)
【小純】 :(不是GM先開頭寫的嗎?)
【菲奧娜】 :(口辱和辱罵哦=3=)
【菲莉西亞】 :(GM開頭會比較能自己沒弄錯魔物在作什麼啦)
【菲莉西亞】 :(辱罵就玩家自己來吧)
【菲奧娜】 :(gm先,player接,gm再補充,player再再補充這樣子)
【菲莉西亞】 :(只不過史萊姆口辱……)
【小純】 :(……好問題…)
【菲莉西亞】 :(GM覺得不適合的可以拒絕的就是)
【小純】 :(那麼這次不用CACT了)
【菲莉西亞】 :(口辱都不用?)
【小純】 :(因為連玩家也想不通囧)
【菲莉西亞】 :(那就GM下一步吧)
【小純】 :(辱罵嘛……現在不用)
【GM】:(紅史萊姆B回合)
【菲莉西亞】 :(這些史萊姆的IV很高……)
【GM】:(目標:菲奧娜、主動行動:《侵蝕攻擊》、補助行動:《淫毒》、攻擊總數值:(2d6+2)/2)
【菲莉西亞】 :(想起很久以前的七彩霉麵包……)
【小純】 :(第一TURN未完囧)
【GM】:在純被黏液中的淫毒感染後,第二隻紅史萊姆亦配合它的同類,向菲奧娜的身體撲過去。
【GM】八史過海2D6+(+2)⇒1+5=8
【菲莉西亞】 :(現在是第一turn的話,那菲莉西亞沒mp用了)
【GM】對 【小純】 說:(其實純的也是撲過去)
【菲奧娜】 :(被動行動:《GUARDING》、hp=46-(8-6)/2=45、cact<灼熱的蜜壺>)
【小純】 :OTL
【菲莉西亞】 :(不是摸乳溝了~~)
【菲奧娜】 :(你的黏液不會變硬嗎w)
【GM】對 【菲奧娜】 說:(另外基於GM道德,我還是想說:其實菲奧娜的GUARDING應該會減7點傷害)
【GM】對 【菲奧娜】 說:(囧又不是化學暖袋裡的那些液體)
【菲奧娜】 :(啊是的www)
【GM】對 【菲奧娜】 說:(所以菲奧娜其實沒中招)
【菲奧娜】 :(被動行動:《GUARDING》、hp=46-(8-7)/2=46,bs狀態無效)
【GM】:……可是,整隻史萊姆卻被菲奧娜的騎士盾牌硬生生擋下,然後無力地滴回地面。
【菲莉西亞】 :(看你會不會覺得吃啫喱而感覺興奮啦)
【GM】:(白史萊姆A回合)
【GM】:(目標:菲奧娜、主動行動:《侵蝕攻擊》、補助行動:《爆乳》、攻擊總數值:(2d6+2)/2)
【菲奧娜】 :(其實可以當榨果冷般的www)
【GM】對 【菲奧娜】 說:菲奧娜雖然擋下了紅史萊姆的攻擊,可是同一時間,一旁的白史萊姆卻看準機會,一下跳向還沒反應過來的菲奧娜。
【GM】對 【菲奧娜】 說:囧
【GM】2D6+(+2)⇒3+4=9
【菲奧娜】 :(被動行動:沒有、hp=46-9/2=42,bs《爆乳》、使用cact:<射乳>)
【GM】對 【菲奧娜】 說:防禦的動作來不及轉換,使得白史萊姆毫無障礙地黏附了在菲奧娜的身體之上。黏液滲入了女神鎧甲之中,並且向菲奧娜那曲線相當美好的雙乳進攻。
【菲莉西亞】 :(GM哦?)
【GM】對 【菲奧娜】 說:白色黏液分泌出來的特殊淫毒,使得菲奧娜的乳房開始分泌出大量的母乳。
【菲莉西亞】 :(沒事了)
【GM】:變得越來越肥大的乳房,在胸甲和史萊姆的擠壓和玩弄之下,已經開始變得腫痛起來。
【GM】:(角色要補充嗎?不然就直接噴了)
【菲奧娜】 :「嗚…!又是毒汗嗎…令我想起上次跟羊小姐的冒險呢…!」菲奧娜感覺到身體正分泌出大量的乳汁後,便一時將一對變得巨大的雙乳從女神之甲中挪出來。(未完(
【菲莉西亞】 :(還是在等角色補充期間,繼續推進下一步?)
【GM】:(其他人有沒有意見?@@)
【菲奧娜】 :然後她便以雙手緊握著自己的乳房,狠狠地將乳房內的毒汁榨取出來,這種久違的快感又再度侵蝕她的身心。(完)
【菲奧娜】 :(gm說噴完便可以下一位了w)
【GM】:被搾出來的新鮮乳汁很快就被同樣是白色的史萊姆吸收。在搾乳結束了後,史萊姆亦慢慢流下到地上,看起來好像大了一圈一般。
【GM】:(白史萊姆B回合)
【GM】:(目標:菲莉西亞、主動行動:《侵蝕攻擊》、補助行動:《爆乳》、攻擊總數值:(2d6+2)/2)
【菲奧娜】 :(其實gm可不可以讓史萊姆一口氣攻擊?@@這樣一下一下來好像很花時間@@)
【GM】:也許是受到菲奧娜噴出的乳汁影響,第二隻白史萊姆也向菲莉西亞襲去。
【GM】對 【菲奧娜】 說:(因為八隻的效果和目標也不同,所以還是要分開來)OTL
【菲莉西亞】 :「呀…!不要!」
【GM】2D6+(+2)⇒4+3=9
【菲莉西亞】 :(兩隻兩隻來吧)
【菲奧娜】 :(orz)
【菲莉西亞】 :(被動:沒有、hp:37-(9/2)=33、BS:爆乳)
【GM】:(這樣會弱很多的)
【GM】:魔力還沒回復過來的菲莉西亞,在能夠避開以前,服侍裝胸部的位置就已經被白色黏液完全佔據了。大量的淫毒穿過薄薄的布料,並且刺激著她的乳房,讓已經相當偉大的雙乳變得更加誇張。
【GM】:(黃史萊姆A回合)
【菲莉西亞】 :原本已經夠巨大的一雙乳房,在充滿了乳汁之後變得非常誇張,那件見習僧侶的制服也被撐至破裂的極限。
【GM】:(目標:時風純、主動行動:《侵蝕攻擊》、補助行動:《排泄之詛咒》、攻擊總數值:(2d6+2)/2)
【菲莉西亞】 :嬌小的菲莉西亞被一對變得非常不合比例的巨乳,讓她的胸肺被緊壓著之外,還失去平衡而跌倒在地上。
【GM】對 【小純】 說:在菲莉西亞的胸部擴張的同時,其他的史萊姆亦開始反應:一隻黃色的史萊姆瞄準純的雙腿之間,並且開始變形向她襲去。
【GM】2D6+(+2)⇒6+3=11
【小純】 :(《排泄之詛咒》是?)
【GM】對 【小純】 說:(尿意)
【小純】 :(被動行動:無,hp:25-11/2=20,狀態:尿意)
【小純】 :(cact:無)
【GM】對 【小純】 說:毫無遮蔽的女忍服下擺,很快就被黏液完全沾濕。在挑逗純的私處的同時,它分泌出來的淫毒亦進入了純的體內,並且化為尿意注入她的意識之中。
【小純】 :原本身體已經非常敏感的小純,受到黃史萊姆的挑逗後,下體開始濕了起來(未完)
【小純】 :加上身體再吸收了史萊姆分泌出來的毒液而帶出來的尿液,令小純開始站不穩了(完)
【小純】 :*尿意
【GM】對 【菲奧娜】 說:同一時間,剛剛才在毒素的影響下榨出乳汁,還未從快感之中復原的菲奧娜,幾乎在同一時間被黃色和藍色的史萊姆鎖定並撲上。
【GM】:(黃史萊姆B回合)
【GM】:(目標:菲奧娜、主動行動:《侵蝕攻擊》、補助行動:《排泄之詛咒》、攻擊總數值:(2d6+2)/2)
【GM】2D6+(+2)⇒6+6=14
【GM】1D6+(0)⇒2=2
【GM】:(藍史萊姆A回合)
【GM】:(目標:菲奧娜、主動行動:《侵蝕攻擊》、補助行動:《薄絹之詛咒》(泳衣)、攻擊總數值:(2d6+2)/2)
【GM】2D6+(+2)⇒4+4=10
【菲莉西亞】 :(先計起那邊的數?)
【菲莉西亞】 :(菲奧娜>被動行動:沒有、hp=42-7-5=30,bs[尿意][泳衣])這樣?
【菲莉西亞】 :(菲奧娜>被動行動:《GUARDING》mp3、hp=42-(14-7)/2-5=36,bs[尿意][泳衣])
【菲莉西亞】 :(是怕過了數天之後連到什麼回合什麼數也忘了啦)
【菲莉西亞】 :至少先計出所有行動數字,rp可以後補,完了這回合的)
【GM】:(那麼菲奧娜用不用GUARDING?)
【菲莉西亞】 :(先當沒用吧,等有能擋得下的才用?)
【GM】:(OK)
【GM】:(跳過菲奧娜RP部份)
【菲莉西亞】 :(一次過決定所有剩下來的魔物的行動吧。)
【GM】:(藍史萊姆B回合)
【GM】:(囧可是這樣會弱很多)
【菲莉西亞】 :(怎麼會弱?因為玩家可以選來擋?)
【GM】:(目標:菲莉西亞、主動行動:《侵蝕攻擊》、補助行動:《薄絹之詛咒》(泳衣)、攻擊總數值:(2d6+2)/2)
【菲莉西亞】 :(只不過沒辦法啦,一隻一隻來太花時間了。)
【GM】:(因為史萊姆攻擊的角色是不同的)
【GM】2D6+(+2)⇒5+4=11
【菲莉西亞】 :(一次過選定八隻打誰,再一次過擲八隻的骰,之後就可以一起去計,而不用一隻隻回應。)
【菲莉西亞】 :(被動:沒有、hp:33-5=28、BS:[泳衣])
【GM】:趁著菲莉西亞還沒從地面起來時,最後一隻還沒行動的藍史萊姆亦撲向倒下了的她。
【GM】:這樣就OK
【菲莉西亞】 :(雖然會變成玩家可以看情況來選擇怎麼防守,但這個bonus不算影響大就是了。)
【GM】:藍色的黏液沾濕了服侍裝,並且很快就將整件衣服沾污。隨著瘴氣在布料之中流動,原本的服侍裝逐漸變得非常貼身,就和泳衣一般無異。
【菲莉西亞】 :(這個看起來我連RP都不用補~~)
【GM】:正當三位聖女正在被各種不同的黏液覆蓋和玩弄的時候,兩個比較細小的棺木憑空從本能之棺的一旁冒出,並且亦伸出黏稠的觸手。
【GM】:(小本能之棺*2加入戰場,敵前方)
【菲莉西亞】 :「呀呀…討厭……」變得貼身的衣服把菲莉西亞的身材徹底地表露無遺,因為充滿乳汁的巨乳而撐起的胸前布料也變得隱約透明化。
【GM】對 【小純】 說:(快出完的了)
【菲莉西亞】 :(歡迎回陣)
【菲奧娜】 :(嗯)
【GM】:(那麼菲奧娜的RP遲些再補,先決定會不會用GUARDING吧?)
【GM】:在她們還未能夠從這無盡的地獄中反應過來前,大量的觸手就向菲奧娜和菲莉西亞的身體襲去。在她能夠反應之前,觸手就已經纏繞住她們的四肢,並且伸入已經被沾污的防具內裡,然後開始在身體各處游走,使得她們的肌膚沾上了一道道白色的黏液。
【GM】:(陷阱,BS[催淫][拘束])
【菲莉西亞】 :(陷阱判定用什麼?)
【GM】:(似乎是一定會中的?)(對付陷阱用突破)
【菲奧娜】 :(第一回合的話沒mp了用不到GUARDING)
【GM】:隨著穢液沾污兩人身體各個敏感的地方,淫毒很快就被她們的身體吸收,並且開始影響她們的理智。
【菲莉西亞】 :(因為如果按正式流程的話,是先「突破」,之後才「效果」的吧?)
【菲莉西亞】 :(雖然兩邊都很吸引~~)
【GM】:(可是突破是主動行動,要在角色的回合才可以做吧?)
【菲莉西亞】 :(這個也是)
【菲莉西亞】 :(傷害呢?)
【GM】:同一時間,綑綁著她們身體的觸手,一邊在刺激她們的敏感帶,一邊想要將她們拖入棺木之中。
【GM】對 【菲莉西亞】 說:(這陷阱無傷害)
【菲奧娜】 :(感覺上現在前線好像很熱鬧似的@@)
【菲莉西亞】 :(那麼大概只能用<淫亂的緊縛>了。)
【菲莉西亞】 :(被動:沒有、HP:28、MP=0、BS:[爆乳][泳衣][催淫][拘束])(CACT:<淫亂的緊縛>)
【菲奧娜】 :(應該很快會死掉ww)
【菲莉西亞】 :(本能之棺竟然不會入洞……)
【GM】:拘束著菲莉西亞的觸手不斷扭動,並且以相當大的力量,強行將她的雙腿拉開並綁成M字。同時,其他的觸手亦勒緊她的身體,使得因為淫毒而變得肥大的乳房變得更為凸出。
【GM】:(要入的話可以入)
【菲莉西亞】 :「…不要!……」被觸手拉扯綑綁成羞恥的姿勢,讓菲莉西亞變得滿臉通紅。
【菲莉西亞】 :(不用了,留給下隻魔物好了)(如果不是滅團的話)
【菲奧娜】 :(被動:沒有、HP=30、MP=0、BS:[泳衣][催淫][拘束])(CACT:<秘密的花園>)
【菲莉西亞】 :(理論上沒傷害的東西沒力進入?)
【菲莉西亞】 :(如果GM會有其他會插入的魔物的話,我不介意留給下一次的)
【菲莉西亞】 :(重新補狀態)(被動:沒有、HP:28、MP:0、CP:3、SP:1、BS:[爆乳][泳衣][催淫][拘束])
【菲奧娜】 :(還有嗎囧偶想問可以完了這回合便save囧)
【GM】:捕穫了菲奧娜的觸手沒有照樣將她以羞恥的方式綁起來,只是不斷撥動和拉扯她下身的迷你裙,使得沾滿白色黏液的臀部和私處在人前表露無遺。
【菲奧娜】 :「可惡…這些觸手…!」菲奧娜擺脫不到觸手的扭動,無奈地將恥部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GM】:(純請擲2d6+[任意能力])
【GM】先擲為敬2D6+(+6)⇒3+3=12
【GM】:(唔,不用擲了)
【小純】 :2D6+(+7)⇒3+5=15
【菲莉西亞】 :儘管怎麼掙扎,菲莉西亞也不能將她的大腿合起來,私處的兩片肉被拉開,讓內褲卡了在陰唇及兩片臀肉之間,爆湧出來的淫水也讓內褲漸漸變得透明。
【GM】:正當純想要將她的同伴救出時,她的腳下浮現了一個圓形的光圈。然後,一支支的尖刺就從地底冒出,並且從她的私處直接貫穿身體。
【GM】2D6+(0)⇒1+2=3
【GM】:(唔,還是不要加這個陷阱?)
【菲莉西亞】 :菲莉西亞覺得身體發熱起來,尤其是陰部及乳房,在衣服的摩擦刺激下變得異常敏感。
【小純】 :請繼續吧,出了與沒出也沒差。
【GM】:(第一回合結束)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