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縈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遊戲:米斯特尼亞戰紀
玩家:Reno
喜好一覧(請務必出現:◎ 也是可以的:○ 需要商量:△ 不要發生在我身上:× 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催淫]◎ [乳汁]◎ [尿意]◎ [排便]◎ [産卵]◎ [雙性]◎
[觸手]◎ [黏液]◎ [獸姦]◎ [近親]△ [輪姦]◎ [NTR]◎ [純愛]◎
其他推薦、NG事項:


水縈 Söüjiŋ

種族:人類
身份:半桶水魔法使
等級:2
總經驗:20(GM)+61+28=109
名聲:1
烙印:觸手少女(軍團)

年齢:20
身高:150
外觀:水縈看起來比一般的女生來得瘦弱,因此也沒有甚麼身材可言。她的肌膚看起來是相當蒼白的牛奶色,就像很久沒有出現在陽光之下一般。血紅色的雙眼看起來沒有甚麼精神,可是她的左眼卻是在不自然地閃耀魔力的光芒。
性格:看起來相當不習慣被別人注視,或是與別人交流。就像是很久沒有說過話一樣,她碰到別人後最常的反應,就是掛著白裡透紅的臉頰,一邊低頭道歉一邊往後退開。

能力值
__ __ +1 +2 :出身:魔術士
__ __ +1 +2 :肉體:好像白化病人一樣,擁有神秘又異樣的外表
+1 __ +1 +2 :性格:內向又怕羞的人
__ +1 +1 __ :追加
__ __ +1 +1 :成長
1 1 5 7 :總數

副能力值
HP: 26 = 1(體力)x3 +20+3(等級)
MP: 16 = 7(魔力) +2(等級)+5(魔力之泉)+1(《MIND SEEKER》)
CP: 0 =
IV: 6 = 1(運動力) +5(知力)
SP: 13 =
侵蝕: 1 = 13(SP)/10(round down)

道具
裝備名 魔素 射程
胸AP
判定
腰AP
威力
他AP
特殊效果
20 沒有 接近戰 2D6 [魔術]判定達成値+2。
《SHIELD》《BARRIER SPHERE》效果+2、雙手使用。
魔女服 20 8 6 0 [魔術]判定達成値+2。
以緊身上衣配上迷你短裙及斗蓬的典型魔女裝束。
一件相當大的斗篷,使得她幾乎一吋肌膚也不會曝露在陽光之下,只有身前的小縫顯露著內裡沒有任何裝飾的樸素純黑女魔法使服。
絕對領域 5 0 +2 0 <秘密的花園><沒穿內褲><沒有穿><被安裝的異物>的CP/SP各+1。
黑色的過膝襪。
純白之手套 10 0 0 0 [冰]屬性攻撃達成値+2。
獸耳 10 有關知覺的一般行為判定+1(奇襲感應判定亦有效)。
《WEAK POINT》、《ENEMY SCAN》+1修正。
另外《SEARCH TRAPS》的TP減少效果+1。
怎樣的獸耳可以自行決定。
純白色的兔耳,似乎會跟隨著水縈的心情而擺動。
尾巴 5 與運動有關的一般行動判定+1(奇襲感應判定亦有效)。
祝福之聖水 5 任何時間也不需要消耗行動作出使用宣言。
解除在自己身上的不良狀態[催淫][尿意][刑具]其中一項。
魔力之泉*5 45 每獲得一個[MP]+1。最多可以持有[魔力]+2的數量。
水縈的左眼不時在黑暗之中發出血紅色的魔力微光,就像是有些甚麼不自然的存在在裡頭一樣。
魔晶石:120/120.5(100+2+7(GM)+11.5)

魔法
魔法名 使用 分類 MP 射程 対象 備註
《MAGIC SENSE》 常時 沒有 沒有 自己 [魔法]攻擊威力+1,另外魔法《SHIELD》
及《BARRIER SPHERE》的效果+1。
這魔法可以重複獲得3次。
《MIND SEEKER》 常時 沒有 沒有 自己 得到[MP+1]。
消費5點魔素便可以獲得一個「魔力之泉」
(只限一次)。
經這個效果獲得的「魔力之泉」不需要理會
本身角色所持上限數的限界。
這個魔法可以重覆獲得3次。
《PRISMIC MISSILE》 主動 魔術 單體 2D6+[魔力]威力的[魔法]攻擊。
形象是按各人不同的顏色以純粹的魔力之塊
去攻擊敵人的魔法。
2d6+11
《SPLIT》 補助 魔術 沒有 自己 下一次[魔法]的對象由[自己][單體]變成範圍。
《SHIELD》 被動 魔術 單體 可以減少[魔力]數值的傷害。
6+1+2+2=11
《DIMENSION CONTROL》 開幕 沒有 任意 這個回合間,對象的攻擊射程變成「有」。如果對象下一次攻擊的是「範圍」的話,其範圍可以追加多一個鄰接的位置。擁有這魔法的話,《STEP》所需MP為0。

CRISIS ABILITY
CA名稱 使用 判定
分類
CP 射程 對象 效果
《POTENTIAL》 特殊 任意 任意 沒有 自身 這CA可以配合任何判定使用,
也可以與其他CA同時使用。

在投判定骰子前作出使用宣言,
消耗任意的CP令之後的判定+(消耗的CP)D6的修正,
另外也可以增加《GUARDING》、《AVOID》、
《BLOCK》這些特殊項目的傷害減少值。

在危機時引發出潛能的CA。
《FINAL STRIKE》 直前 任意 沒有 自己 攻撃判定時+5D6修正。

在面對危機時,使出必殺一擊的CA。

CRISIS ACT
名稱 獲得
CP
獲得
SP
所持條件 戰鬥中使用條件
<口辱> 1 1 SP20以下 AP/HP傷害
突然露出在眼出的男性象徵物。
當那東西強行貫進你的口腔內時,你條件反射性地以舌頭阻礙那肉塊的挺進。
這種舌頭的擺動決不是為了取悅對方,不過這種既笨拙又情急的樣子,
反而令男性更加興奮。
<灼熱的蜜壺> 1 1 非處女、SP23以下 HP傷害
並不是第一次迎接男性了,你充滿熱力脈動的器官正等待著男性的來臨。
這與你個人的意願無關,任何插進去的東西你也會淫亂地將其搾得緊緊的。
<菊辱> 1 1 屁眼被使用過、SP20以下 HP傷害
你後面的貞操再次被奪去。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也沒什麼可怕,
不過痛楚仍然存在,還有的是這種事為你帶來快樂的恐怖感…
<秘密的花園> 1+1 0+1 穿著短裙 沒有
到底是因為你的郁動還是敵人的攻擊呢?
在戰鬥中好像花瓣飄起來的短裙,在當中的縫隙中看到了某些東西。
就算是很慌忙地隱藏起來也好,敵人以及周圍的人也清楚看到。
<沒穿內褲> 1+1 1+1 穿著短裙 腰AP傷害
感覺到腰部的輕微衝擊後一剎那,你發現在你的腳邊滑出了本來是在短裙內的內褲。
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保護在短裙內重要部位了。稍有激烈的動作便會被看到…吧。
<被玷污的肢體> 1 0 沒有 AP/HP傷害
對於你美麗的肌膚來說,沒有任何東西較精液更適合作為淫蕩的化妝了。
<笨拙的舉止> 1 1 SP14以下 沒有
你的身體並沒有已開發的性敏感帶。
也許是因為是未習慣的關係,反而有時也可以給予對方喜悅。
男性看到這種笨拙的舉止,反而重燃起他們的初心,並覺得有凌辱的價值。
<那個人的幻影> 1 1 該玩家角色有喜歡的人 沒有
SP30以上獲得CP+1
到底是從你願意而生的幻覺,還是對於自己背叛了所愛的人的罪疚感呢?
被另外不是自己所愛的男性或生物所奪去,引發起這種墮落的快感。
推薦給NTR屬性玩家。
<自慰> 2 2 沒有 [補助]行動使用
使用時、解除[催淫]狀態。
你的心被波浪般的快感征服,開始自慰起來。
就算是在戰鬥中,在包括同伴和敵人的面前也好…
<異形的交合> 2 2 沒有 HP傷害
立即以[任意的能力值]進行目標值10的判定,失敗的話劇本結束時獲得[精神創傷]。
或是極粗的形狀、或是劍柄、或是直接插兩條陽具等等
一般而言沒可能的交媾方式和拷問等等,你的身體也一清二楚。
推薦給喜歡女角悲鳴的玩家。
已棄用、


人脈(PC):
人脈(NPC): 溫蒂 - nymph

〔角色、背景設定〕

一身雪白的肌膚,以及血紅色的雙瞳--在水縈的故鄉,這一切也代表她自誕生在這世界上的一刻起,就已經被「血魔」這種魔物纏身,並且會為她身邊的任何人也帶來不幸。

這一身不可磨滅的禁忌,加上水縈的母親在誕下她時難產而死,使得她成為了村落裡被排斥和奚落的存在和代罪羔羊。自她懂事以來,每一次村裡發生些甚麼壞事,她也逃不過整村人的羞辱,甚至毆打。

即使沒有發生甚麼事也好,她也常常被指派去作一些厭惡性或是體力勞動的工作。而在一天過後,她所得到的--除了失敗後受到的侮辱外--通常就只有吃剩的殘餘食物,以及冰冷的柴房作成的睡房。

可是,即使大部份人也排擠水縈,教堂裡的聖職者--奧佩雅還是願意把她當作普通的小孩一樣照顧有加。從來沒有感受過愛的水縈,很快就將奧佩雅當成自己的母親一般。

但是在某一天,奧佩雅卻神秘地消失了。

雖然沒有任何人知道她發生了甚麼事,可是水縈還是一如以往被指為元兇。隨著謠言越傳越廣,村民甚至開始懷疑水縈把奧佩雅殺死後顯給了她的血魔。

到了這一刻,一直以來也抑壓著自己所有負面感情的水縈崩潰了。她頭也不回死跑進森林之中,不斷詛咒著這個有如地獄的故鄉。

「要是大家都不存在的話就好了!」

在經過數天的哭泣以後,稍微冷靜過來的水縈悄悄回到自己的村落。可是,她所看到的畫面卻讓她完全反應不過來。

整條村落唯一剩下的,就只有一遍被燒焦了的黑色泥土和焦炭。一切她所知道的東西,已經不再存在了。

可是,面對已經消失了的家園,水縈卻是意外地放鬆。最少,在這十多年來一直待她如糞土的大家,也已經化為了一片片的焦炭。就這樣,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微笑著的水縈就離開了這片土地,並且在廣大的世界裡尋找一個會接納自己的新家。

可是,沒有了勉強讓她存活著的村落,沒有一技之長的水縈就只能夠靠著野果和雜草維持生命,並且顛簸地在市鎮之間來往。雖然她特異的身體不再受到歧視,可是完全沒有任何能力和倚靠的小女孩,是不可能獨自生存的。

最後,筋疲力竭的水縈倒在森林之中。在黑暗奪取她的意識之前,她感覺到快要離開人世的這一刻,是她的人生中最快樂的時間。

在她再次回復意識時,水縈發現自己來到了一間石製的地下室之中,並且被坐在床邊的一個男子微笑地望著。

雖然水縈不太理解對方的說話,不過他似乎願意收留她住在這裡,並且從他那學習如何使用魔法。「你很有當魔法使的潛質呢。」他這樣說著。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她一直沒有離開過這座在地底的住宅。即使生活不算是富足,可是她最少能從男子那得到足以飽肚的麵包,而且他也願意向水縈傳授自己的魔法知識。

隨著時間流逝,水縈漸漸學會如何使用魔法,而日漸成熟的少女心,也讓她愛上了眼前這位現在唯一可以依靠的男子。在她十八歲生日的那天,她向男子表明了心跡,並且將自己的初夜獻給了對方。

只是,就像是故鄉的血魔不欲放過她一樣,厄運還是再一次降臨在水縈的身上。

在不久之後,男子就像是受到了某種惡毒的詛咒一樣,身體變得日漸虛弱,甚至不時會咳出暗淡的血色。在與對方以肉體立下誓言後的三個月,水縈的愛人就在她的懷中離開這個世界。

再一次失去了所有的東西,水縈唯一的反應就只能夠在蒼白的屍首旁不斷地哭泣著。過往的惡夢最終還是沒有放過她,並且讓她再一次在心裡築起高牆。

最終,她放下了懷中的身軀,並且離開了這間曾經是她的天堂的地下室。已經不想自己被詛咒的身體傷害其他人,水縈披上了遮閉住自己大部份身體的黑袍,然後開始了漫無目的的流浪。

不過,在她沒有終點的旅程當中,她漸漸察覺到了一點東西。在經過所謂的瘴氣污染區域,當所有生命也受到瘴氣影響而失去了本性的同時,她自己卻是沒有感覺到些甚麼。

「大概是因為我已經失去了靈魂了吧。」她自嘲道。

雖然這樣說,不過在看過無數的村落因為瘴氣爆發而變成了魔物的棲息處後,她開始覺得自己的能力也許能夠做些甚麼。

也許是為了讓他賦與自己的能力能夠被使用,或是也許是潛意識中不想再有更多的村落變成和她故鄉一樣的無人之地,或是她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原因,水縈開始試著幫助這些受害的人……在不會將自己的不幸傳染給對方的前提之下。

〔初期自我介紹〕


【水縈】「那、那個……我是水縈。」
【水縈】「啊……我的左眼嗎?我也不太清楚……不過……聽說這是因為裡頭住了惡魔呢。」
【水縈】「所以……請不要太接近我……不然的話你也會變得不幸的……」

〔經歷〕

(Session)《救贖與重生》 事件:GM XP:20 魔素:2

(Session)《採陰記》
人脈:溫蒂 - nymph
烙印:
CACT:<秘密的花園>、<沒穿內褲>、<口辱>、<笨拙的舉止>、<那個人的幻影>
CACT轉換:
CP:7 SP:6 XP:61(勝) 魔素:7 名聲:1

到達等級:2 所需XP:50 剩餘XP:31
能力值加分:知力、魔力
新魔法:《DIMENSION CONTROL》
新CA:
更換CA:

(Session)《觸手少女,初獵》
人脈:
烙印:觸手少女(軍團)
CACT:<秘密的花園>、<沒穿內褲>、<被玷污的肢體>、<那個人的幻影>、<口辱>、<笨拙的舉止>
CACT轉換:
CP:8 SP:7 XP:28(敗) 魔素:11.5 名聲:


留言

  • lv3才有新CA哦~ -- 名無しさん (2010-01-25 09:21:24)
名前:
コメント:


ツールボックス

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

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
ヘルプ /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